三妹:中国人民的赋税

【新唐人2013年3月19日讯】那些曾对中国的“经济发展”欣喜若狂的人们,那些总是像护犊子一样护着强权中共的海内外共奴,面对今天中共国的污染雾霾和中共政府昏天黑地的腐败,该如何说?

我们反共人士早就看到这个结果,因为我们早就知道,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中共这个不受监督的政府也不例外。今天已经得到充分证实,中共这三十年鼓吹的“经济发展”与当初鼓吹的“人有多大胆儿,地有多大产”的大跃进是一样的荒谬无稽,只不过换了一种形式而已。只不过机会主义和实用主义的晚期更具欺骗性而已。

中共国这种晚期极权的特征也早在四十年代就被西方研究极权制度的政治学者们预见和预言到。

早期极权与晚期极权的不同在于,早期极权是僵化教条的(当初的拥毛疯狂即是),晚期极权是机会主义和实用主义的(今日的所谓“经济发展”即是),中共国这近三十年的所谓“经济发展”即是极端机会主义和实用主义的典型晚期极权的发展形式。他们敞开大门把中国的有限资源如此无限地消耗,把中国美丽河山如此不管不顾地肆意破坏,以致今天人人都生活在毒气室中。这种“经济发展”是建立在践踏人权和不顾人命的极权特征的基础上。

如果说,这种表面辉煌的窗口式经济发展有其架桥铺路盖楼的建设成果,那也是勤劳隐忍的中国人民的功劳,而不作为的中共极权政府的功能只有一个——榨取吸食人民的血汗。中国人民养著一个无比巨大的蛀虫利益集团,这个蛀虫利益集团对人民横征暴敛巧取豪夺,越来越肆无忌惮无法无天,这就是杰弗森在“独立宣言”中以其激扬的笔调愤然抨击的政府。他写到:人民有权利推翻这种对人民横征暴敛巧取豪夺的政府。

看看下面所举的旧资料,足够惊心动魄,而今天的中共政府远比十年前更加邪恶和贪婪。

“二000年到二00四年政府财政收入翻了一番,从1.3万亿元上升到2.6万亿元。可是百姓工资占GDP的比例,却从一九九九年的16%,下降到了二00三年的12%。城市越来越辉煌底层民众却越来越贫困,政府越来越有钱却也越来越腐败,这个腐败透顶的政府对人民应尽的责任却趋于零。二00六年的政府财政总收入上升到四万亿元,而二00六年政府花在与人民生活有直接关系的教育、卫生和文化事业的开销却只有政府财政总收入四万亿元的2%。(数据来自二00七年三月五日人大代表会议温家宝总理做的二00六年政府财政报告)。同年,全国党政官员公款吃喝、出国培训旅游、招待送礼却花掉了二00六年政府财政总收入的一半的两万亿元(数据来自二00六年十二月二十五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中纪委、国务院研究室和监察部的联合报告)。”

一个如此腐败透顶邪恶贪婪的蛀虫政府会自我改革吗?绝对不会。他们只会拚命地维护自己的即得利益,他们只会本能地继续掠夺人民的血汗财产。正因为此,他们处处以人民为敌,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生活在毒气室中的中国人民已经没有退路,唯有人人认清共产党,人人喊出时代的最强音:“打倒共产党!”才突显出中国人的血性和脊梁,才能救自己。

二0一三年三月十八日

--作者来稿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