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3日【中国禁闻 】完整版

【新唐人2013年03月05日讯】3月3日【中国禁闻 】完整版

提要
中共军费再攀升 军队腐败加速
重庆被通缉商人李俊 起诉公安局
英媒数据库曝光中共官员派系网络

两会维稳升级 贴身警戒

中共的“两会”3月3号在北京开幕,大陆警方对维权异议人士的警戒控制也全面铺开。有维权人士表示,这次受到的监控,比之前的敏感日有所升级。

北京知名社会活动人士胡佳3号在推特上说,这次人大、政协两会的警戒和骚扰升级了,便衣们不仅守在他家楼下院门口,还直接待在四层的家门口,一开门就与便衣面对面。这种方式前所未有。

据互联网最近几天传出的消息,很多大陆维权异议人士两会前被控制。如北京的江天勇律师3号下午被一群国保控制、上海知名网友李化平同一天被派出所带走,上海民运人士杨勤恒2号被警察无辜殴打等等。

第二批联署 呼吁人大通过人权公约

中共“两会”召开前,第二批大陆学者、前官员、律师以及活动人士签署联名信,呼吁中共“人大”尽快批准加入《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中文网报导,第二批签名者约百人,包括前官员鲍彤、前新闻出版署署长杜导正、律师滕彪、学者高瑜、杨继绳和女性活动人士叶海燕等。

联名信指出,这个国际公约代表人类对权利、自由和尊严的普遍诉求,大陆当局应当尽快批准。

在此之前,已有120多知名学者、律师等签署了这封联名信。

王薄案小说法国脱销

法国最近出版的一本关于王立军、薄熙来案的法文小说,引起法国社会关注,小说一度在法国一些大书店脱销。

这本名为《浅滩之虎》的小说,利用各类角色对白,揭出了薄熙来的“黑打”真相、巨贪黑幕,以及薄伙同周永康、曾庆红、江泽民针对习近平的“政变”篡权阴谋,还揭出了王、薄、周、江等残酷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特别是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

小说作者、法国教授菲力普•德赛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部小说的核心观点是﹕“王立军事件引发出的一切都与法轮功话题有关联”,而且,“对世界历史进程产生了决定性影响”。

中共自爆军方攻击海外法轮功网站

在中共军方的网络间谍活动引起全球关注,中美两国互相指责,舆论沸沸扬扬的时候,中共自己的媒体却自行泄露了中共军队网络攻击系统的秘密。

香港《凤凰网》3月2号转载了《湖北卫视》前一天的节目“长江新闻号”内容,其中有关“网路黑客”的节目单元里,一名社科院军控中心人员介绍网络黑客攻击方法时,萤幕显示“攻击目标”为海外“法轮功网站”列表,其中包括:法轮大法在北美、阿拉巴马地区法轮大法、法轮大法网、明慧网、法轮功见证站点(一)等。

编辑/周玉林

中共军费再攀升 军队腐败加速

两会前,中共军方人士向外界释放增加军费的讯息,预计今年中共的军费将高达7500亿元人民币,比30年前增加30倍。评论认为,中共每年增加庞大的军费开支,不仅不能达到维稳保政权的目地,反而会直接加速军队的腐败,更给人民带来沉重的经济负担,社会矛盾也将进一步激化。接下来请看报导。

中共国防专家3月1号表示,由于中国与邻国爆发连串领土争议,军方今年提出,希望“两会”能批准中国军费增长11%到12%。也就是,今年的军费将达到7500亿元人民币,约1200亿美元。

时政评论家蓝述认为,中共增加军费,不是因为中国受到了多边国家的威胁,或钓鱼岛等领土争端问题,最根本的原因是﹕中共要收买军队,巩固自身政权。

蓝述:“中共作为共产极权专政,枪杆子里出政权, 枪杆子,是维持它政权稳定的一个基本要素。 第五代(中共领导人)刚刚取得中共的最高领导权,他们首先要稳定在军队中的权威,所以军费保持两位数增长是不奇怪的。”

军方为了造势宣传,官方《人民网》在两会前还公布了一项民调,声称﹕中国九成网民认为军费增长合理。

针对这项民调的可靠性,蓝述表示质疑。

蓝述:“中共的民调是在没有媒体自由的情况下,在中共一面倒的官方宣传下,做进行的民调,老百姓并没有足够的知情权,所以老百姓的回答,很大程度上是受到中共官方媒体宣传的影响。”

近三十年来,中共在具有重要战略意义和丰富资源的东海、南海海域上,态度日益强硬。去年中共宣布军费开支增幅为11.2%,相当于1060亿美元。但据美国五角大楼估计,去年中共军事实际支出在1200亿到1800亿美元之间。

据报导,中共军委主席习近平已经批准了新规定,支持将军事开支更多的用到发展高科技武器装备和开展军事训练上。

前大陆史学教授刘因全认为,中共增加军费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中国军力落后的问题。

刘因全﹕“中国从俄罗斯购买二流武器,这样的军费你增加得再多有什么用处呢﹖从长远看,只能是增加一些是破铜烂铁,没有用处。购买二流武器,充不了门面,反而会增加国内极大的财政负担。”

《德国之声》评论说,中共增加军费的同时,也面临着预算难题——腐败蔓延。就在中共中央召开两会前夕,解放军四总部还联合印发了厉行节约严格经费管理的规定。

蓝述:“军费的增加不会解决中国军队的腐败,只能加速它的腐败,中共最大的问题,就是共产党它必须依赖军队去巩固中共的统治,这种情况下,军队就成了一个特权阶层,所以你给军队再多钱,实际上它也就腐败得越厉害。”

相对于逐年递增的巨额军费支出,很多迫在眉睫的民生问题,却因资金投入过少而不能解决,甚至被忽视。最近北京等多地的雾霾污染问题,当局几乎束手无策。

中国权利运动网站负责人胡军:“北京人都不能呼吸了,他们还会维持这个政府吗?会支持这个政府吗?”

中国权利运动网站负责人胡军分析认为,军费的增加,也是维稳费的增加,将会加剧社会矛盾的激化。同时,增加军费的每一分,都是苛捐中国老百姓的杂税,这个沉重的负担,严重伤害底层和中产阶层。胡军担忧,中国社会的裂变,随时都会爆发。

采访/易如 编辑/许旻 后制/萧宇

三位女性映出人大制度真面目

大陆官方最近公布了新一届全国人大代表名单。名单的变化凸显出三位女性分别入局、出局和连任的不同境遇。外界分析指出,这三位女性在“人大”中的沉浮,表明“人大代表”资格只是中共内定的政治犒赏,从中折射出大陆“人大”制度的真实一面。

大陆当局对外公布的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名单,总共2987名,其中,中共官员有1042人,约占35%。女性代表699人,占总数的23.4%。

3月2号《法国国际广播电台》中文网发表文章指出,这一名单反映出三位女性的特殊际遇。她们分别是:刚入局的年轻“90后”代表铁飞燕,和被出局的著名女律师迟夙生,以及高龄连任、从未投过反对票、被网民称为“化石级人大代表”的申纪兰。

文章认为,这三名女人在“人大”制度中的浮沉,折射出大陆“人大”制度运行规则的真实一面,表明“人大代表”这一称号,“很大程度上仍然是一种私相授受的政治犒赏”。

中国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两会就是一个橡皮图章,只是一个样板工程。中共做一些事情也规定一些程序,也规定了一些必经之路,但是程序就是个形式和做样子。”

大约三年前,时年18岁的铁飞燕曾在四川绵阳救助4名落水工人,并收养弃婴。如今,刚刚步入社会、对参政议政颇感陌生的铁飞燕,突然成为“全国人大代表”,这不仅让铁飞燕自己觉得“非常惊讶”,也让外界更加质疑:“人大代表究竟是不是选出来的?”

江西独立参选人刘萍:“如果仅仅是凭见义勇为就能当选人大代表的话,这是一个笼统的概念。更何况是全国人大,寄托了全国人民对她的期望。如果她都感觉意外的话,说明她根本没有当选人大代表的愿望。”

与铁飞燕遭遇相反的是,曾经连任3届全国人大代表、积极参政的女律师迟夙生,她这次被淘汰出局,未能进入全国人大。

报导说,现年57岁的迟夙生作为著名女律师,因为在办案过程中敢于挑战当权者、追求法治化,而被当局视为“异类”。近年来,她曾深度参与了一些重要案件,包括:广西北海四律师被诬陷案、李庄律师申诉案、贵阳小河黎庆洪案等。

迟夙生是“黑龙江夙生律师事务所”主任,“中国政法大学”博士。她在贵阳小河案中,因抗议法院违法而被逐出法庭,迟夙生气得当庭昏倒。网上分析说,这三个案件促使迟夙生最终被全国人大“逆向淘汰”。

“黑龙江夙生律师事务所”主任 迟夙生:“因为我是做律师的,我会一如既往的为推动法制建设继续工作。我现在正在工作著,倒无所谓拿不拿掉(全国人大资格)的。网上说的那些是属实的,没有问题。”

而另外一位女性是,现年83岁高龄的申纪兰,她再次“当选”全国人大代表,成为连任12届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活化石”。

申纪兰在几十年的人大任期中,只要是“党的决定”她统统举手赞成。

中国公民监政会发起人郭永丰:“共产党执政,共产党说的话永远都是对的。不管执政时犯下多大的错误,都是对的。她永远都是赞成政府、支持政府的。只要这个政府不垮台、她永远得到重用,直到她死亡的那一天。”

《德国之声》中文网的报导也指出,中共牢牢掌控著“人大”这个所谓的“民主代表制度”,也就是,所有代表人选都由中共组织部门圈定,而被选出来的所谓人大代表,也没有参政议政能力,只是按照执政党的意思举举手、鼓鼓掌。

采访/易如 编辑/李谦 后制/陈建铭

重庆被通缉商人李俊 起诉公安局

被重庆市前市委书记薄熙来打成黑社会老大的重庆商人李俊,日前,在他名下的置业公司向重庆法院起诉“重庆沙坪坝分局”,指控公安局扣押公司公章的行为违法,并要求公安局返还没收的财产,以及赔偿损失。李俊目前流亡国外,他被通缉的命令还没有取消。而李俊的亲戚和公司员工三十多人,在2010年被重庆当局打成黑社会,还遭到判刑。

2月28号,“重庆俊峰置业有限公司”法人罗皓,代表李俊起诉重庆市公安局沙坪坝分局,北京律师李庄以委托代理人和公司副总经理的身份介入,他派出的两名律师已先后到达重庆高院和一中院,但高院没有接受申诉状,而中院人员只是留下了文字材料,他们说,需要等待上级指示,才能决定是否受理此案。

根据起诉书,李俊请求撤销沙坪坝公安分局的两份追缴决定书,并确认扣押公章的行为违法、判令公安局返还李俊财产6,680.38万元、赔偿损失6,957.66万元。

重庆俊峰置业有限公司法人罗皓:“也就是还在取证侦查阶段,就毫无道理的从公司账上把6680万划走了。当时既没有法院判决书,什么都没有,就是那个专案组搞的。第二,法院后来的判决书上,判决李修武放高利贷违法所得6680万,但是那个是一个担保公司,他直接划走钱的公司是置业公司,跟这个案子没有任何关系。”

罗皓表示,当时薄熙来“唱红打黑”,花了很多钱,地方政府和重庆政府不堪重负。他认为,薄熙来就是通过打击民营企业,没收企业资产来搞钱。他说,薄熙来并不满足于仅仅掠夺“俊峰公司”的6680万,而是图谋吞并整个“俊峰置业公司”。

罗皓:“最最主要的,他们一直在做这么一件事。就是想把俊峰置业公司完全据为己有。就想把俊峰置业公司以及俊峰置业名下几百亩土地给卖了。比方说他卖20个亿,30个亿,这个钱直接就是他的了。他们是这样想的。”

2009年12月4号李俊被警方逮捕。重庆当局以“涉嫌行贿”等罪名羁押李俊,并要求他承认是黑社会老大,犯下行贿、贩卖枪支、组织卖淫、放高利贷以及支持非法宗教组织等罪行。李俊遭到残酷的刑讯逼供。

据了解,专案组在李俊被刑讯逼供几周后告诉他,如果他所购买的某个地块,愿意补偿军方四千多万元人民币,就可免受皮肉之苦。2010年3月,李俊缴交所谓“罚款”后获释。而跟他有关的警方审讯人员,则拿到军方单位给的10万元奖金。

李俊目前流亡国外。他的妻子、家族成员、员工都被逮捕。接手他资产的哥哥和外甥,分别被判18年和13年徒刑,其他人则被判几个月到几年不等的刑期。罗皓指出,薄熙来构陷李俊公司为“黑社会”,就是为了方便没收资产。

罗皓:“黑社会不可能就是一、两个人就成为黑社会。他得有组织架构,他们就是拼凑人头,把公司副总啊,财务总监啊,都给变成黑社会成员,把公司保安,也变成黑社会成员,就这样拼凑了二、三十个人。这样看起来才像一个团伙。他搞涉黑,最重要的一条,为什么要让你涉黑呢?只有你涉黑之后,他才能够很方便的没收资产。”

罗皓还表示,薄熙来谋划通过“托管”的方式,达到侵吞的目地。后来由于发生王立军夜奔美领馆事件,“俊峰”的事才缓下来。“十八大”之后,情况发生变化。去年9月30号,公章归还公司﹔11月底,解冻公司账户。

李俊曾经是重庆最富有的商人之一。投资领域广泛,包括房地产、加油站、夜总会、金融业和酒店管理,年收入约10亿元人民币。他估计,当时的总资产约有45亿元人民币。

采访编辑/秦雪 后制/周天

英媒数据库曝光中共官员派系网络

“两会”召开前夕,有英国媒体在网上公开了一个筹备1年多,有关中共权力高层的人事、组织、社会关系和派系关系的数据库,以网路页面的形式揭开了中共官场的种种关系纠葛。让我们一起来看看。

日前,英国《路透社》公布了一个名为“链接中国”的数据库(网路链接为connectedchina.reuters.com)。这个数据库采用了网络技术的新概念,以大量互动式的图表和链接,系统化的呈现出中共官场的真实面貌。

《路透社》宣称,数据库经过一年半左右的时间研发,包含成千上万个项目,收录的中共官场人物、组织和活动等,构成超过三万种关系网络。

香港《动向》杂志主编张伟国:“虽然过去二、三十年里面,陆陆续续已经有一些参与原来共产党政治运作的一些官员、秘书、研究人员出了一些介绍内幕的情况,但是由于各种各样的条件限制,所以整体上系统性的、全面的对这种问题的揭示还是一个空白。《路透社》这个东西出来,应该在这方面有抛砖引玉的作用。”

数据库收录的人物资料,包括从中共最高层核心,到市级地方官员,清晰展示了官场内谁和谁关系良好、官员获谁的提拔擢升、派系身份、家庭成员、亲属任职等情况。甚至连官员的秘书、曾经表扬过何人、社会关系等底细、状况,也加以整理并——呈现。

比如,对中共前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的权力来源,数据库是这样描述的:江泽民在周永康的政治生涯中扮演了关键角色,两人也是重要的盟友。周永康由曾庆红推荐给江泽民,并在1999年镇压法轮功时取得了江的信任,成为江的“左右手”……

张伟国:“中共原来的那种愚民政策,要想继续用封闭的那种手段去垄断新闻资源,继续搞内幕的交易,变得代价越来越大。这也是中国政治机制与现代文明发展潮流相碰撞的结果。”

加拿大时事评论员刘淇昆认为,在正常的社会,媒体是“三权分立”之外的第四权力,但是中国大陆的媒体在中共的操控下,无法发挥这种作用。

加拿大时事评论员刘淇昆:“结果出现一个很耐人寻味也颇为可笑的情况,就是外国的媒体充当起中国的第四权力来了。他揭露中国官场的情况,他对中国的官场起到了某种监督作用。或者由于他的揭露,中国老百姓能够了解到官场的一些运作情况。”

刘淇昆还表示,《路透社》的数据库有助于外界进一步了解中共的政治黑幕,不过对于中共当前的权力结构不会有重大的影响。

刘淇昆:“即将召开的两会,我觉得并不是太重要,因为政协就不用说了,政协不过是个政治花瓶而已﹔就是人大,法律上说是国家最高权力机构,而谁都知道它不过是个橡皮图章,真正重大的人事任命,在十八大召开之前就解决了。”

数据库的发布也引来了网民的议论。有不少人称赞数据库的资料全面深入,可能成为新一轮反腐利器,揭发更多的中共贪官。目前,《新浪》微博已经将数据库名称列为敏感词,不予显示相关内容。

采访/常春 编辑/李明飞 后制/李智远

【禁言博客】春晚 俗文化之集大成者

无地权 不纳税

最近,中共政府决定出台新的“国五条”楼市调控政策。其中提到,要扩大个人住房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对此,网上有篇署名韩青的文章评论说:房产税,被认为是替代限购政策的有力工具,可以使地方政府,摆脱对土地财政的依赖,同时遏制房价连年上涨的趋势。但要想让房产税登场,还需要先解决法理上的正当性问题。首先,无地权,不纳税。征收房产税的国家,土地持有人,多数有永久产权,征收时也是房、地合一,可中国城市的土地,都是国有土地,业主只有70年的使用权,相当于交了70年的土地租金,而“租的房子”不需要缴纳住房保有税。不然民众会质疑,为什么只在征房产税上与国际接轨,而不在房屋产权上和其它国家看齐呢?

其次,无代表,不纳税。政府要从民众口袋中掏钱,先得告诉民众,准备提供什么样的公共产品或公共服务,征得民众同意后才能征税。税收应由法律决定,这就要求,征税要经人大审议,而不能由政府自行摸索。如果说,从前,税种、税率由政府制定,还有一些历史合理因素的话,在纳税人意识苏醒的时候,政府发个文件就收税的路,已然不通了。

再次,有重复征税之嫌。民众的商品房房价中,已包含了不菲的土地出让金,房价中有将近四成都是地价,地方政府已经从土地开发中获得了大量收益,甚至六成以上财政收入,来自于土地出让金,此时再收房产税是否算重复征税?这是想稳、控房价,还是想扩大财源?最后,从重庆、上海的试点来看,由于当前征收对像有限、税率不高等多方面原因,并没看到对稳控房价起到多大作用,反倒由于政策的粗糙,误伤了一些普通民众,在这种情况下,不应贸然扩大试点范围。文章最后说,房产税不能由政府想征就征,而是要先说服民众,同时保证税收的正当性、合法性和必要性。

春晚——俗文化之集大成者

网上有篇署名张泽佳的文章,对2013年的央视春晚评论说,我一直觉得,春晚主持人报幕词,只需要小学六年级的文化水平就足以写出来,陈词滥调的说辞,简直就是要把老祖宗传下来的古老文字糟蹋到底的感觉。虽然是直播,但几位主持人在此之前,经过了十几次彩排,所以在台上无须任何临时应变能力,只需要保证让自己像一台机器正常运行就可以了。

春晚的导演的水平更不用说,由于导演的后面,还有基本没啥文化的领导把关,所以选择导演唯一的标准,也是能像一台机器一样正常运行。文章说,年年的春晚,都在加固我的一个观点:小品上了春晚,小品被践踏了﹔相声上了春晚,相声被践踏了﹔舞蹈上了春晚,舞蹈被践踏了﹔美声上了春晚,美声被践踏了。其中,最大的受害者是美声,在很多国人的印象中,美声已然成了一种,为官场、为政治歌功颂德的钦定艺术形式,每年的春晚,都会出现几个穿着军服显然是文工团的歌手,唱着嘹亮的美声,歌曲的内容不是歌颂党就是歌颂政府,总之,多半都是把一年中取得的所谓“成就”好好歌颂一番,自己夸自己,最让人反感。

我恳请央视领导,千万别把春晚的节目拿到国外给外国人看,中国人丢不起这个脸,作为一个中国人,我羞于被外国人误认为,中国人都是一群莫名其妙、滑稽的无趣人种,请别剥夺我作为中国人的最后一点自豪。文章最后说,我在想,怎么能用一个字,来淋漓尽致的概括今年的春晚,我搜肠刮肚都想不出,哪个字能有此功效,因为春晚,怎一个“俗”字能了得。

观众朋友,感谢收看本期的中国禁闻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