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当剑:包青天难道也转生到美国去了?

【新唐人2012年11月5日讯】2012年10月30日,中共喉舌《人民日报》发文称,自2005年以来,中国非正常信访连续七年下降。有网友戏称,不是信访数量下降了,而是截访的水准和技术连续七年提高了。也有网友称,上访的人数虽然减少了,但黑监狱、学习班、精神病院、劳教所的人数却增加了。御用“砖家”不是代表官方宣布99%的访民都是神经病吗?

但是,从10月25日美国《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笔者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原来减少的中国访民都跑到美国去告状去了。从年初重庆市副市长兼公安局长王立军出逃美国驻成都领事馆,到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投奔美国驻华大使馆;从美国彭博新闻社爆料即将接任中国最高领导习近平家人的财富,到美国《纽约时报》报导“中国总理温家宝家族敛财27亿美元(约209亿港元)”的消息;从被中共暴力拆迁的中国访民到美国联合国总部门前抗议,到法轮功学员向美国总统候选人递交有关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真相的信函;……这一切仿佛让人们觉得如今中国“天下乌鸦一般黑”,已没有了以不畏强权,铁面无私,深知民间疾苦,断案公正严明而著称于世的包青天。难道前一阵子包大人忙完以后,也飘洋过海转生到美国去了?

于是,有人调侃说,2012年让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一夜之间成了“感动中国”的著名人物,并额外多了一个“驻北京最高信访办主任”的头衔。也有人建议新任美国总统除了在中国设立使领馆之外,还应在各地增设一个信访办,以方便中国访民就近上访。

中国是世界上唯一设有庞大信访体系的国家。一个国家的公民,无论是执掌生杀予夺大权的中共公安局长,还是双目失明的维权律师;也无论是中共高层内部相互攻击对方的各个派系,还是被中共打压的普通民众。均不上“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的自己国家的信访局去上访,却偏偏冒着生命危险往“人权状况至少比中国差五倍”的美国跑,并强烈要求美国人来干涉中国人的内政。这不让人“丈二和尚摸不着头”吗?正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指出的,“中国的人权状况到底是怎么样,中国人民最有发言权。”

尤其是十八大召开前夕,中共内部各派斗得你死我活,纷纷通过海外媒体放风,互揭老底,企图搞垮、搞臭对方。这一切充分说明,中国如不抛弃一党独裁专制体制,中共最终将像最近网上流传的一段视频“实拍饥饿大蛇吞食自己身体” 一样,自食其恶果。

下面我们不妨对中美两国的政治体制做一简单的对比,让读者自己去判断到底孰优孰劣,中国到底该走向何方?

——中共从1921年诞生到目前还不到一百年,党内路线斗争就经历了十多次,而且无一不是围绕权利交接而展开。仅就中共建政后的和平时期来看,就先后出现高岗、饶漱石,彭德怀,刘少奇,林彪,四人帮,胡耀邦,赵紫阳等多次内斗。如果没有年初王立军出逃美领馆,将江、周与薄熙来密谋篡权的惊天黑幕披露出来,习近平很有可能成为中共历史上的第二个赵紫阳。但美国从1789年华盛顿担任首任总统,到2008年奥巴马当选为美国第43位总统这220多年间,美国历史上没有发生过一次类似中共内部狗咬狗的权力斗争

线民评论:在很多国人短短的半辈子里,几十年一遇的洪水见过N次,百年一遇的旱情见过N次,千年一遇的地震也见过两次,唯独四年一遇的全民大选还没见过。更糟糕的是,在天灾无情人祸更甚面前,我们正遭遇五千年一遇的政府。

——1987年11月17日,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秘书长、法制工作委员会主任王汉斌,在第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三次会议上指出:“一些国家规定公务员应当申报财产收入,我国对国家工作人员是否建立申报财产制度问题,需在其他有关法律中研究解决。”然而,一晃20多年过去了,在中国这个“阳光法案” 却迟迟见不到阳光。今年5月出版的中央党校机关报《学习时报》特别发文指出,中国有效实行官员财产申报制度至少还需要等待10年。但美国上层人包括总统财产基本公开,收入、税务和账单,都是媒体极度关注的焦点。如有偷税漏税,轻则受舆论谴责,由税务机关罚款,重则落入牢狱之灾。

线民评论:我敢打赌真正实行并且有如香港台湾及国外一样做到位的话,立马会出现下面的几种情况:

A:大半或者小半的官员买上机票出国考察,考察周期不设定;
B:社会混乱到超过文革,因为领导岗位都建制不全了,还怎么个运作呀!
C:大批的公司倒闭,楼市崩盘,因为领导们“私有财产”在市场经济中占的比重不可忽视;
D:大批上街游行的将会出现,出现新五四运动!

——中国的上层人享有目前世界上最好的隐私权。健康状况、家庭关系甚至成为国家机密,受到最严密的保护。任何牵涉到上层人隐私的报导和市井谣言会马上被删除封杀,当事人则备受惩罚,轻则拘留,重则劳教。但美国上层人包括总统几乎没有隐私权,一举一动都要受到媒体监督,通常连谎话连篇、沾花惹草的“自由”也没有。养了二奶、小三,一旦媒体曝光,成为全国讨伐的众矢之的,甚至会遭罢免或者坐牢。

线民评论:在万恶的旧社会好像还有击鼓鸣冤,当今我们有冤哪里申?现在的社会更黑。杨乃武与小白菜:“江南无日月,神州无青天”。 杨大侠:“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

——中国上层人有绝对的言论自由。而他们说的话,一句顶一万句。通常被印成红头文件,当做政令传发,所有机关、部门和学校,甚至全国人民都要组织学习、领会精神、贯彻执行。美国上层人只有有限的言论自由权,不是不能说、不愿说,而是不敢说,说错一个字、念错一个音,就被媒体口诛笔伐,受国民的耻笑。

线民评论:一个国家的报纸,竟然不能批判政客。一个国家的人民,竟然不能自由迁徙。一个国家的纳税,竟然没有公开透明。一个国家的官员,竟然没有监督问责。一个国家的政权,竟然没有竞争选择。一个国家的言论,竟然受到监视。一个国家的司法,竟然没有公正独立。

——中国上层人政治权利极大。官员不必为任何天灾人祸负法律责任,而只付领导责任。天灾来临,他们也可以不做任何实事,只会站在事故现场,侃侃而谈,讴歌上级领导,赞美感恩精神,并使全国人民从哀痛中振作起来。美国上层人的政治权利十分有限。一方面要为各种各样的事件负法律责任,充满风险;一方面重大事件发生,立马变成了千夫所指,只能到处道歉、游说和谢罪。

线民评论:【中国官场潜规则】甲乙两县长同时上任。甲县长带领全县修缮水利工程,数月高品质竣工,乙县则无动静。夏天,洪水如期而至,甲县固若金汤,乙县四处汪洋。抗洪抢险,记者云集乙县。县长频频在救灾一线出镜,名声大噪。数月后,乙县长提任某市委常委兼甲县书记。甲县长悟然,从此不修水利,天天盼洪涝。

总评:有桥不走,有船不坐,为什么要摸著石头过河?如果说,二百多年前第一批过河的国家是摸著石头过了河,二百多年来,100多个国家过河是从桥上走过的,或者是乘坐渡船过去的,没有谁傻乎乎地放着现成的桥不走,非要下水去摸石头。除非,除非他不想过河。

(新唐人首发)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