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2年10月24日讯】(新唐人记者剑彤综合报导)为了铲除一切妨碍中共建立独裁统治的障碍,中共动用国家政权,进行超大规模的语言整肃,且穷尽一切手段把党话推行到全国。不过,中国艺术研究院学者吴祚来近日却在一次研讨会上演讲时表示,如今的共产党在语言上已经穷途末路。

吴祚来:共产党在语言上已穷途末路

吴祚来的这番演讲是在2012年10月初,在纽约举行的胡耀邦赵紫阳精神和宪政改革研讨会上作出的。

吴祚来介绍说:共产党在语言上已经穷途末路,他们一直使用个性化的语言,特色的语言,而不使用符合政治哲学的语言。过度使用这样的语言之后,使他们在理论思维上出现困顿,最后是无话可说。胡锦涛曾经有“科学发展观”,“维稳”这些关键词。到了习近平时代,大家就在替习近平想他的“关键词”该是什么?他的时代该怎样定性,但现在找不到词了。

他列举了30年来中共提出的一系列政治口号并进行分类:从“两个凡是”到“五不搞”,从“不争论”到“不折腾”,从“摸著石头过河”到“一心一意谋发展”,从“三个代表”到“科学发展观”,从“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从“四项基本原则”到“稳定压倒一切”,其实都是一种强盗逻辑。

因此,吴祚来认为,总的来说,所有这些口号都回避了普世价值的语言。“一个执政党一不倡导正义,二不倡导民主,三不坚持宪政,而这些本是表现执政党元素的承诺,全被回避掉了,只是有时作为点缀才出现在一些文本当中,完全是淡化的。政治家最应该追求的是价值,但被他们环顾左右而言它。”

他还提到,08年中国出现关于“普世价值”的大讨论,温家宝也在国外多次表示对“普世价值”的认同,但由于背后的压力和阻力,迫使胡锦涛温家宝,特别是胡锦涛回避“普世价值”的话语,最后内部文件通知不允许讨论“普世价值”。

中共“党话”本质不变

实际上,《解体党文化》一书中提到,中共的那套“党话”,主要有六个主要来源:成批翻译、党魁制造、组织伴生、系统编纂、文人帮闲、大众合作。

其中的党魁制造,书中指出,由于几乎每一任中共领导人都留下了血债,因此他们的下任有必要跟前任保持一定距离,但他们又不能突破中共作为一个整体预先设定的底线。

如华国锋就是没有摆正两者的关系,没有撇清和毛的关系,提出“两个凡是”以后不久就被迫下台。

而《解体党文化》亦提醒读者,要透视党文化,则需注意其中的变和不变。因为“共产党的理想大旗在变,方针政策在变,打击对像在变;但其专制独裁永远不会变、邪教属性永远不会变,流氓手段永远不会变。”因此,虽然不同阶段的党话与中共的政治运动紧密相关,呈现不同的特点,但其间存在着一个坚硬的内核,这个坚核更能代表中共的本质特性。

共产党不可能改变

此外,对于中国改革的可能性,吴祚来指出:中国共产党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主义,是暴力革命改变世界格局,除非共产党改叫共和党,否则是不可能改变的。所以他认为:从意识形态来讲,中共领导人是不可能完成这一革命性的变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