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又七一 中共岌岌可危?

【新唐人2012年7月3日讯】【热点互动】(781)又七一 中共岌岌可危?中国各地民怨沸腾,大陆民众抢着退党。

主持人:观众朋友,关注全球热点,与您真诚互动,欢迎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

七一前夕,6月30日党媒《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指出伟光正,同时也承认了中共的四大危险。在6月29日新华社的评论文章,也承认了中共的四大考验。那么又是七一,在中共建党91周年之际,中国各地民怨沸腾,究竟说明了什么?香港40万民众的大游行又预示着什么?党媒此举是否招致中共的岌岌可危?围绕这一系列的相关话题,我们将和观众朋友展开讨论。在开始之前,首先请大家观看一个新闻短片。

(短片播放开始)

《人民日报》的社论,虽然依旧称中共伟光正,但也承认了它们现在面临着精神懈怠、能力不足、脱离群众、消极腐败四大危险,同时还有理想信念不坚定、作风不正、为政不廉等问题。

就在党媒发表这篇社论的同时,广东省中山市爆发了大规模的民众反抗中共暴政的事件,数万老百姓用酒瓶、石块还击前来镇压的警察和军队。东南大学法学教授张赞宁认为,中国的问题远远不止是这四点。

张赞宁:“可能存在问题,远远不只这些,还没有完全把问题讲清楚,之所以腐败就是权力不受监督造成的,要开放党禁、报禁,如果权力不受监督,腐败只能是越反越腐。我觉得一个党,是不是光荣伟大,那个应当由人民来评论,而不应当自己给自己评。”

社论中还重复说,中共是马克思主义政党。

大陆网友针对《人民日报》社论,发推特解读中国社会现阶段四大矛盾,其一是民众日益提高的智商和官员不断下降的道德底限之间的矛盾;其二是中央不停的喊着反腐败,和地方官员拼命腐败之间的矛盾;其三是官员不断的公布真相,和人民越来越不信任之间的矛盾;其四是官员口口声声为人民服务,和人民越来越怕“被”服务之间的矛盾。

7月1日当天,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正在香港访问,而参加七一游行,抗议中共暴政的人们,在出发前已经站满了五个足球场。

另外在华文推特上,最热的帖子是,梁小军女士的行为艺术,她表达了中共在屠杀中国人民的涵义。

(短片播放结束)

主持人:观众朋友,您现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今天我们探讨的话题是“又七一,中共是否岌岌可危?”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646-519-2879参与讨论或发表您的见解;同时您也可以通过Skype与我们语音或文字互动,Skype ID是RDHD2008。中国大陆的观众朋友可以拨打我们的免费热线电话:400-670-1668,接通之后再拨:899-116-0297;新唐人电视台三大频道,国际频道、中国频道和亚太频道可以通过卫星,和全世界各地的有线网络向全世界播出,同时我们的节目可以通过网络即时的收看,收看的网址是:www.ntdtv.com。

中国大陆的朋友可以通过爱博电视即时收看,而无须翻墙软件,爱博电视的下载方式有两种:您可以通过动态网或者无界网翻墙软件,登录到:www.ippotv.com下载该软件;那么另外一种方式,是您通过海外的免费电子邮箱的邮件往:ippotv2011@gmail.com发送一封邮件您就可以收到最新版的爱博电视软体。

同时我们的节目,也可以通过拨打北美的电话号码即时收听我们的节目,该电话号码是:832-551-5015;如果您有 iPhone,或者是iPad、Android的平板电脑或手机的话,您可以下载iNTD来即时收看我们的节目。

好,我们今天在现场有两位嘉宾,一位是民主大学的校长唐柏桥先生,另外一位是时事评论员横河先生。刚才我们已经看了这个片子,在中共建党91周年前夕,6月29日还有6月30日,两大党媒分别发表了它们的社论和评论一些文章,有一点就是同时承认了四大危险,究竟对这个四大危险怎么解读?它这个四大危险提出来是:精神懈怠、能力不足、脱离群众、消极腐败。我不知道两位对它承认这四大危险是怎么样一个解读?

唐柏桥:我觉得这个四大危险是指出了一个,可能中共有十大危险,有一百个危险,它只是挑了一些皮毛,这是第一。第二,它已经挑了一些它无法回避的一些问题,就像我们在大学的时候,经常看到学校内某一个党官的腐败问题被暴露出来以后,我们学校大学副校长他被抓了,然后他们会召集党员开会说,对,我们存在腐败问题问题,但是,它说这个腐败现象是极少数党的领导,所以整个党的主流是好的,所以你们要有信心。这是中共一贯的搞法。就是当一个东西露出来以后,它会承认一点,事实上是十点。今天你提了四点,你说消极腐败,什么叫“消极腐败”?消极腐败就是那个机制中间出现了一些问题,是当时文化出现的一些问题,现在事实上中共最消极腐败啊,是最大规模、全面的腐朽腐败,而不仅仅是政府腐败,全民都在腐败。

为什么叫“全民腐败”?一个火车站的卖票员,他不是政府官员吧,他在大陆叫服务员,他也腐败啊,那个实名制,他卖火车票,10块钱卖出去、100块钱卖出去,这样卖出去然后倒赚一手,就是各方面的腐败,而这腐败就是“上梁不正下梁歪”,这种腐败是非常积极的,医生也在腐败、学校老师搞招生也在腐败。这在美国文化里没有医生敢腐败,就说做手术,你不给他钱他也给好好的开;在大陆你不给钱,我就把你开死了,所以说你要给钱我才给你好好开刀。这些事情我只是举个例。

还有什么精神懈怠,不是今天懈怠的问题,是整个全民在做坏事,不是说它不积极去帮助别人,因为政府的功能就是一个服务性的功能,它不去帮助人民,所以现在老百姓说,就刚才影片上有人说的四大矛盾的其中一个。共产党要为人民服务,可人民不需要共产党服务的矛盾,就你给我服务,到我家来抓我。西藏人是最典型的了,你服务就是给我送四张照片过来,毛泽东的、邓小平的、江泽民的、胡锦涛的,到他们寺庙里去挂,免费的;人家不用挂你的,几千年来没有挂什么政治领导人,挂的是达赖喇嘛的像。这叫什么服务?所以这些东西都在在的说明,它只是摆出一点冰山一角的东西,中共从来没有否认它有腐败现象。

所以说它根本没有真正的面对问题,以前日本的石原他讲过,一个国家或一个民族,敢于去面对它的缺点的时候、敢于承认它的缺点的时候,甚至于敢于去承认这种羞辱的时候,这个国家才有前途。比如日本人就写了一本书叫《丑陋的日本人》,他是模仿美国人写的《丑陋的美国人》,后来也有个可惜不是大陆人,叫做柏杨,台湾人,写了本书叫做《丑陋的中国人》,就是我们80年大学时代深以为认同,认同之后,中国人就认为我们要改变这种现状,因为我们太丑陋,到处随地吐痰、大声喧哗、酱缸文化,但是现在谁敢,共产党不承认这个东西。所以我觉得这是问题的关键,现在问题我们等会可以展开谈,这问题远远大于这所谓的四点。

横河:但是我认为,即使是这样的话,今年的七一社论啊,因为一个是社论,一个是平面文章,但不管怎么说,今年的整个调子比往年要低的多,而且要悲观的多。虽然它举了两个例子,什么一个是神九上天,一个是蛟龙入海,但是紧跟着就谈到一些它认为可以讲出来的困境,但是从它可以讲出来的危险来看,这个危险在我们大陆中国人和海外中国人看来,是大大淡化了中共的矛盾,但是即使这样的话你也可以看到,这四大危险当中的任何一个危险,要是出在一个民主国家、一个选举出来的政党的话,它立刻就下台了。

精神懈怠,就不要讲它精神到哪里去了,所有的官员都是百分之百的开足马力在贪钱,所以精神懈怠就是做你该做的工作,任何一个执政党如果有精神懈怠的话,人家马上要选它下去,甚至就是不要选,现在就下台,它有各种各样的程序。所以这里的任何一条你要拿出来的话,就不能执政了。说能力不足,能力不足你执什么政啊?你让有能力的人来。它是挑最弱的、无关紧要的,但是你只要稍微看看全世界大的潮流,就是这里面每一条,作为任何一个执政党都是致命的,尽管是最轻的。

主持人:好的,刚才是它承认的四大危险。那么在6月29日新华社的评论员文章中,它同时也承认了这四大危险,另外它也承认了有四大考验,这四大考验分别是长期执政、改革开放、市场经济、外部环境。我不知道两位对它所提出的这个四大考验有什么见解?

横河:我觉得四大考验是一个废话,那个根本就不能叫考验,长期执政那是你自己赖在上面,你要是不赖在上面,让别人来跟你竞争一下,不就没有这个考验了嘛,那是你自己硬要赖在位置上,然后还用所有的社会资源,霸着社会资源来保证你赖在这个位置上,然后你把这个说成是一个考验。这些都不是,什么改革开放,改革了30年了,你也把它作为一个考验,什么考验?考验什么?那你不改革,就没有考验了。还有什么市场经济,中国现在不是市场经济,所以不存在考验的问题。实际上这30年没有真正实行过市场经济。

最后一个是外部环境,任何一个国家在任何一个时期都有外部环境的问题,这叫什么考验?所以我觉得这是造出来的,一点意义都没有的,让人家觉得你好像有这么一些考验,你能够过去。它是让人家觉得有这个感觉,实际上这是没有意义的。

唐柏桥:我觉得如果从这四个考验讲,其实它归纳起来只有一句话,但这句话它不敢说,就是如何维持这个专制统治,这是它们的考验。你看一看,长期执政那不就是专制吗,美国民主党从来不会说我们有个考验,我们要长期当总统,你讲这个话的话,你就滚蛋了,那我共和党就永远没机会当了吗?你长期执政,8年你就滚蛋,没有这个考验。改革开放,你改革开放的原因就是,大前提就是专制,长期永远执政,然后你想修修补补,修修补补的目的还是为了长期专制。

市场经济也是一样,因为大锅饭搞不下去了,人民要饿死了。你再长期这么专制统治下去,老百姓都死了你统治谁啊?所以还是那句话,它不能真正走上市场型经济,也不能真正搞改革开放、搞民主,真正的改革开放就是民主,它也不敢搞。

最后一个是外部环境,外部环境就更明显了,全世界要求你民主化。现在全世界70%以上的国家是民主化了,140几个国家,联合国总共才180几个国家,然后你还在那里搞专制,而且还是最独裁的专制共产国家。包括北韩,现在全世界仅有的几个共产国家,那外部环境当然很恶劣了。现在亚洲建立一个亚洲民主联盟,把整个中共包围起来了。

前几天搞了一个亚太的军事演习,22个国家,它不跟你中共玩了,全是中共周边的国家,这不是摆明了外部环境吗,根源在哪里?你要搞专制,你要跟人民为敌,你要在世界上制造麻烦啊!所以这个才是根源,我觉得。

主持人:既然是他们评论员发表的文章或者社论,它这个七一正是对中共91周年建党日的评价,和给予官方媒体正面肯定的意味。那么它在歌功颂德,歌颂伟光正的时候,举出的例子就是不久前的“神九上天,蛟龙下海”这个成就,这个是不是可以算成是中共建党91周年的成就,它没有列举其它成就,这是为什么?我们想听听两位的解读。

横河:我觉得这个就是一个形象工程嘛,问题是它是谁的形象工程?它不是人民的形象工程,不是国家的形象工程,是中共的形象工程。所以它把这两件事情都放在七一之前完成它,而不是在其它任何时候,如果说它把它看成是一个国家的形象工程的话,它怎么也等到十一以后再去做。所以这个工程最容易讲出来,但是它没有实质意义,因为真正任何一个国家,最注意的实际上是民生问题,就是老百姓的生活怎么样,这才是一个国家、一个执政的政权需要注意的事情,而不是说上天。

为什么没有人去搞上天?以前美国、苏联搞,是冷战的时候,实际上是太空竞争;到了冷战结束以后,你可以看美国和苏联都没有兴趣了,慢慢慢慢都冷下来了,这是40年、50年前的技术,并不是一个新技术。那么要把它拿出来,现在中共是搞得最热门的,其实还有至少5到10个国家是有这个技术,或者是单独搞,或者是联合搞,为什么人家不搞,是因为是劳民伤财的工程,没有人做,所以它这个完完全全是一个形象工程。

它现在已经举不出来,就是说改革开放30年以后,民生有多大的可以解决的问题,因为你要知道它把这个合法性建立在做了什么事情的基础上,所以它列举了这两个。但是你要知道过去30年可不是讲这个,讲的是“发展是硬道理”,讲的是GDP,现在为什么不讲GDP了,不讲经济发展了,是因为经济衰退已经在面前了,而且它知道绝大部分人没有从这得益,所以它不能举这个。最后就举了一个谁也沾不到光的东西,只有它自己能沾到光的这两个东西,把它举出来。我认为是这样的。

唐柏桥:我觉得神九和蛟龙下海实际上刚好是对中共的羞辱,中共现在集13亿国民,世界GDP总产值达到第二,你吹什么,你跟印度都没办法比,印度的航天技术都超过中国;这第一个。第二个,你比这个东西干什么,这个是40年以前“阿波罗号”美国就上到月球走了很多回了,人家美国现在干什么,是到太阳系以外去。然后你说围绕外太空转的话,美国前不久刚降落一架飞机,是它们国防部的,在外太空飞了7个月,转了7个月,然后在里面就是一小时之内全世界任何地方都可以打到,它准备大批生产;而且美国政府还有很多秘密武器。

就说你拿这个东西刚好是拿美国的长处去别苗头,你说要跟越南比,或者说你要跟缅甸比,可能还有得一比;以你现在在国际上的地位,五大安理会国家比,英国、法国、俄罗斯,然后再加上中国、美国,你跟哪个国家能比啊?你无论从技术上,人文上、人均收入各个方面,你不管上天也好,下海也好,人家还有一个例子就是说那个神九,神九有个叫刘洋嘛,有个刘旺,人家说加起来就是“旺洋”,留住旺洋就是留住那个李旺阳;嘲笑的。

后来刘旺跟刘洋那个照片一发下来的时候,别人看见说两个怎么站在那个神九里面,美国人都是飞来飞去,因为它是动的嘛,那中国人怎么站在里面,好像排队在那照相,给别人感觉就是非常奇怪,这里边好像有很多东西,甚至在国内有些人还开玩笑说“背景”没搞好,意思说可能在沙漠里面拍的,但我不这么讲。也就是说你玩这个东西,你看神五、神六的时候,像一个铁球,“砰”!扔到内蒙古,缩在里面就像一个蚌壳,就那个东西你跟西方人玩,西方人觉得非常好笑。

那个时候胡锦涛还是江泽民到美国来访问,带那个杨利伟来嘛,神五的时候,后面临时取消,不带来了。因为他到美国来炫耀的话,美国人打开新闻一看,什么意思啊?你跟我们炫耀?你跑到越南去炫耀,可以。

主持人:观众朋友您现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的热线直播节目,今天我们探讨的话题是“又七一,中共岌岌可危?”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646-519-2879,参与讨论或发表您的见解。我们继续刚才的讨论,请横河先生来分析。

横河:我想谈两个例子,都是和神九上天有关系的,也是媒体上报导的。一个就是刘旺的父母亲,他回来了嘛,神九回来了,父母亲要到北京去看他,结果买不到火车票。就是说这是一个最基本的民生的问题,任何一个人在任何时候都应该能够买到火车票,结果刘旺的父母要到北京去看他,买不到火车票。当然这个媒体报导是把它作为一个正面事情,就是他一呼吁说买不到火车票以后,就出动了很多人,包括当地派出所所长、火车站站长,大家动用了无数力量,最后帮他弄到两张票。这是一个。

另外一件事情就是刘洋,那个女航天员,当他们全家和村子里面,还有一些记者都在他们家看电视,看她怎么样上天的时候,当地的政府来慰问了,一个副市长慰问,嫌里面人多,他不愿意进去,于是就由副市长或者他手下人在门口吆喝,说:领导来了,你们都不出来迎接一下?!

这是两个中共现在最最重视的神九航天员,代表中共形象的,结果这两人的家属就是这样子的待遇。这还是在平常就捧到天上去的人,还包括他们家里人,如果是一个普通老百姓的话,出门更难;还有一个就是见领导,领导来了以后要怎么样招待,该有多困难。这两人是中共最高层的最高级别的重点对象,都还是这样子。

所以你可以比较一下,真正中国人民需要的是什么,是你这个神九吗?连神九上天的宇航员都得不到一个正常人的待遇。

主持人:好的,我们现在先接一下观众朋友的电话,我们接听一下纽约的罗先生,罗先生您好。

罗先生:你好。我想讲一点,就是“七一”这件事情,我看不用过太久,它会成为所有人都不敢开口的字眼,因为实在太羞耻了。中共做的恶太多了,这里我想讲一个现象,就是你们常常讲的这个“血债帮”。毛泽东1949年窃取大陆的时候,大概也很难人们就认为他是血债帮,他这个血债还没有出来嘛,或者以前做得不多,但是到他结束的时候,他是完完全全的一个血债派。大跃进,体制内体制外,国际国内的统计,死了4千万人,尸首摆起来要摆多久多长我就不知道了。文革也是,2、3千万人;大跃进4千万人。

第二代邓小平上去的时候,威望还满高,结束的时候是血债派,六四屠杀,公然的屠杀。然后第三代江泽民上台之后,大概还有存一点幻想吧,但最后也是血债派。所以这不是一个现象,我相信这是一个规律了,所以现在胡、习,我不说胡、温了,温其实挺多是个财政部长算了。胡、习估计也要有这样一个概念。

主持人:好的,谢谢罗先生。我们请现场嘉宾针对几位观众朋友的见解,集中的回应一下,同时我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它指出来有这些危机和这些考验,那么中共真正面临的危机究竟是什么?是不是它说的那些?

横河:我先回应一下纽约罗先生,他谈到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就是将来大家谈到七一就是个耻辱的问题。其实最近我注意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大家有没有注意到,七一这次是敏感日,就是国内很多很多的维权人士,或者是异议人士,七一之前就被看起来了,然后就不停的有国保去请喝茶。这是一个。另外,6月30日凌晨在北京抓了十几车访民,在南站就抓了十几车的访民,所以它把它变成了一个敏感日了。所以我以前就有一个想法,中共的敏感日最早是迫害人权,就是被迫害群体认为值得纪念的日子,是作为敏感日的。

包括六四,包括法轮功上访的4.25,包括被迫害开始的7.20,都是以这个群体为主的。但是中共到最近几年有一个很奇特的现象,就是中共自己歌功颂德的日子变成了敏感日,从2009年的时候建政60周年庆祝活动是敏感日,连护城河工程都启动了,就是说当它自己庆祝的日子都变成敏感日的时候,那中共实际上是走投无路的时候,就是它要灭亡的时候。还不仅仅是这一个现象。第二个现象就是网络封锁的敏感词,早期都是各种反共的言论,或者是共产党不喜欢的言论;发展到最近这两年,你可以看到一个很重要的特征,就是中共的领导人和中共的重大政策都变成敏感词了。

所以中共领导人也被封了,他和异议人士一样的被封;这跟“七一”变成敏感日实际上是一个道理。就是说中共越走到最后的时候,它就越把自己给困住了,所以它现在是走投无路的时候。所以我觉得罗先生讲的很有意思。另外刚才最后一位罗先生讲的,这个问题其实我们已经讲得很清楚了,就是说当这个航天员他自己的父母都买不到火车票去看他的时候,当地方一个副市长来看他的时候,大声吆喝说怎么都不出来欢迎他的时候,我们怎么能谈人民的幸福生活。

唐柏桥:刚刚横河先生评论得很精彩,我就把他刚才讲的话,给他罗列一下。现在这个中共的敏感日,我随便讲一些吧,原来就是“6.4”,现在什么5.12四川地震也敏感日,3.14西藏人抗暴也是敏感日,然后4月15日胡耀邦去世也是敏感日,4月5日清明节也是敏感日,8月1日建军节也是,10月1日……现在敏感日越来越多,每个月有好几个敏感日。如果再这么发展下去,我们假设老百姓也不去推翻共产党,再过50年的话,365天天天是敏感日,那老百姓怎么活?这第一个。

第二个就是网路封锁,原来是我们的名字,我的名字一直在上面,毫无疑问的,百度我也打过,现在你封锁得越来越多的时候,比方说“中山”现在也被封了,“沙溪”也被封了,“孙中山”你打也不行了,又屏蔽了,前不久中山发生事情了。你打“七一”不行了,因为七一香港游行。然后现在更恶劣的是什么呢?你打“胡”也不行了,原来打“胡锦涛”不行,被封锁,现在你打“胡”也不行,9个政治局常委的姓都不行了;你打“江”,江泽民的“江”,打个“江”,它说信息过不去。

然后你发QQ的时候,你打“江”也不行了。所以“胡萝卜”也不行,你说胡萝卜,它就知道你“胡”,还有打“77”也不行,因为胡锦涛说过房租77块钱一个月。现在很多事情都不行了,所以老百姓生活就感觉到好像你走路出门一样的,你不知道哪一个是门,一会跳窗户,一会从门,一会从狗洞爬出去,但你从狗洞爬出去以后,它也要把你掐死。因为像“江”,你写“长江”,它也把你掐死了,有美国人搞调查。所以说这样的一个社会,它不可能再维持很久的,其实中共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一点。

主持人:好,我们接听一下观众朋友的电话,夏威夷的孙女士,孙女士您好。

孙女士:我以前在上海住了45年,然后移民到美国来的。中国共产党真是不像样,一个局长他们家有5、6套房子,他们的子女都是公务员,医生、警察什么事业单位啊,6、7千块,什么退休金。中国老百姓,农村里的人200块钱一个月的生活,贫困的人1亿多,他们都死人不管,看病都没有钱。那个共产党都是为自己着想,他们的子孙后代,子子孙孙都有房子,我们老百姓家里祖宗三代都住十几个平方,三代同堂,真是不像样,什么事情都是为自己考虑。

现在又搞延迟退休,延迟退休就是对公务员有利,65岁退休,企业单位退休多少钱,才不到2千块,1千多;离休干部退休金要8千多,真的是不像样。腐败!样样腐败!

主持人:好,谢谢孙女士,我们明白您的意思了。我们再接几位观众朋友的电话,大陆的杨先生,杨先生您好。

杨先生:你好。我记得当初纳粹德国希特勒就曾经说过那么一句话吧,他说宏伟的建筑是消除我们这个民族一切自卑的因素,它必须是让我们和敌人都能够看得到的。看了希特勒的这些话之后,我们就可以豁然理解,今天中共的那个什么神九啊,那个蛟龙啊,这也就是给我们老百姓造成一种错觉嘛,你看看我们那个神九升天,中国这么强大啊,在这个情况下,早就把我们的民生全部都给掩盖,都被忘记了。其实现在很多中共的作法,也就是跟当年的纳粹德国比较类似。

只不过有一个不同点就是,纳粹德国的话,当初希特勒给国民的福利待遇都非常非常好,这是肯定的;但是中共它给国民的是什么?这我不用说,你们也知道。所以说它就是想这么宣传,但是它没有那个,即便已经失去下层很多老百姓的支持,它这个宣传也不可能长久。这是我的观点,谢谢。

主持人:好的,谢谢杨先生。我们再接听一位纽约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王先生:你好,你们大家好。这个岌岌可危是百分之百绝对的。为什么呢?你看最近菲律宾,中共不也是派几艘军舰要跟人家打嘛,结果现在就回来,回来以后就怎么讲呢?我们现在要和平,菲律宾你不要乱来啊,现在要和平。我记得有一个将军在电台上讲话,有人说:小菲律宾,我们打他好了,他敢动?如果要打就打他好了。

结果那个老将军就讲,你们大家不要冲动,我们不要上他们的当。我们一打就完了,不是他们完了,是我们完了。这个老将军真的有智慧。你打得完吗?菲律宾、越南、日本、韩国、印度哪一个不想吃你中共这块肉?还有我们中国内部老百姓,恨你入骨。内外交恶,你打谁啊?人家不打你就好了。谢谢。

主持人:好的,谢谢王先生。针对刚才观众朋友所提出各种问题,我们请现场嘉宾集中回应一下,同时刚才我们都提到7月1日香港大游行又是塑造了历史,40万人上街,用脚走出反共的步伐。究竟香港这些大游行又预示什么?结合观众朋友所提出的问题,想听听两位嘉宾的见解。

唐柏桥:刚才有一位朋友说得很好,中共一直做了很多欺骗宣传的面子工程,就像希特勒那个故事。确实是这样的。中共从建政以来,在这方面尝到很多甜头,你看它执政以后搞了十大工程,就是人民大会堂、革命博物馆等等那些。你现在到北韩平壤去看看,几乎一模一样,那个广场也是那么大。北韩才3千万人口左右,4千万人口不到,他可以建得跟北京一样。所以北京这个工程不能说明任何问题的,这是第一。第二个是阅兵,你中共阅兵,很多被洗脑、被共产党愚弄的人觉得壮观,当你去北韩平壤看看,他的阅兵比中共的阅兵还要整齐还要壮观,还有很多队形中共组不出来,就像开花一样转来转去。那北韩人数是中共三十万之一都不到,北韩的生活水平多差。

北韩有一句话宣传到了极点,现在中共也是一样。我记得前两天看到的,北韩官方这句话说:“难道吃饭比国家还重要吗?”这话听起来觉得很荒唐,但是那国家天天就这么说。它意思是国家比吃饭还重要,你要爱国,宁愿不吃饭你也要爱国,如果你说你宁愿吃饭你不爱国,它就觉得你这个人很荒唐。你这个话你拿来美国试试看,那饭都没得吃爱什么国啊?国家在哪里啊,国家就是在提供饭的。

第二,你看现在共产党宣传到什么程度,连香港报纸《大公报》昨天就宣传了,心急了,中共外围报纸到香港也这么干了,所以香港人受不了,所以香港有40万人起来。它们整个表演是中共拿着对付大陆老百姓的方法去对付香港人,最后它就丑态百出。我随便举个例子,香港《大公报》,亲共的报纸,7月2日报导说:7月1日40万人看烟花。它没有说40万人游行抗议,说40万人在维多利亚公园看烟花。人家2点半就去了,有些通知1点就去了,晚上看烟花?人家有病呀?游行到市政府前面去,然后看烟花就用中指去骂人“可耻”。香港人都看见了,一个家人去一个,一家如果5个人加起来就2百万人,几乎全部出动了,然后回到家以后,第二天报纸一打开,说40万人去看烟花了,你说这些人心里会怎么想?就是你公然欺世盗名到这种程度,掩耳盗铃几近荒唐。

第二个,你看胡锦涛去,搞的什么水马,一堆2米高,像临时砌了一个长城一样的,比当年秦始皇还害怕。你怕香港人干什么?香港一百多年来,香港人是最平和的,他在英国统治时从来没造过反,英国女王来都没搞像这样一根绳子就把外面记者挡住了。然后小孩子给英女王抱,跟她玩得开开心心,每张照片都有。你胡锦涛来了,连作秀都不敢跟一个小孩握手,整个2、3天就像老鼠一样到处钻,从后门进去然后看不到。搞了一个示威区,就那么一个弹丸之地,全世界最荒唐的一件事情,说可能有几万人、几十万人示威,搞了只能容纳几百人的这么一个小圈。整个宣传策略就是非常荒唐,把它在大陆对付老百姓的方法拿到香港,所以才造成香港40万人起来大游行。

主持人:观众朋友,您现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今天我们探讨的话题是“又七一 中共岌岌可危?”欢迎您播打我们的热线电话:646-519-2879参与讨论或发表您的见解。我们请横河先生继续分析。

横河:我觉得这里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可以看出来的就是,香港现在移交15年了,但是香港除了一次反23条人数最多以外,总的趋势你可以看到越来越多,不是越来越少,香港的抗议卷进去的人越来越多,而且口号也越来越清楚。

那么香港实际上是“一国两制”,两制的话是中央直接管的,这是任何一个地方当局管不上香港的,那香港15年治理到这一步,香港现在变成了在中国土地上争取民主的最先锋,这个我想在15年前移交的时候香港人也没想到,大陆人也没想到,共产党也没想到,英国人也没想到。

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说明中共治理香港的政策彻底失败。就是不管是哪一个理由的失败,作为中共是很想把香港做出一个样板来的,“一国两制”的样板来,也就是说在中共决心要把它建成一国两制样板的情况下仍然失败了。

可想而知,中共统治之术已经完全失败了,就是它没有这个能力,也没有这个力量去把香港变成一个它想变成的样子,不管它想把香港变成什么样子。显然它不是想把它变成跟中国大陆完全一样,完全一样的话它就不需要一国两制了,它是想把香港作为一个遮羞布,作为一个它进一步到台湾去建一国两制的一个样板。

那么在花这么大的精力的情况下仍然失败了,可想而知它的统治之术,今年“六四”和“七一”,香港是晴雨表,就香港人民的态度,从香港人民的态度就可以看出中共它的统治之术今年比以往任何一年来说的话,中共实际上更惨。

唐柏桥:我补充一下。有一个数据,从90年开始,香港不是有“六四”纪念活动吗?那一年是16万、17万,91年也是15万左右,然后在97年回归那一年差不多有20万,然后中间一般都是5万、4万,那么今年18万,将近20万。也就是说就算是共产党刚开枪的第2年或者第3年都没有像现在这么热情。这第一个。

第二个就是23条那个,七一的历史是这样来的,反23条那一年,那个恶法是针对香港人的,不是大陆的,不是中央政府,是纯粹针对香港。所以7月1日那一天,过去每一年都是只为香港人他们自己的福利和香港的制度来争取,比方普选,或者他们香港的一些福利政策。

那么今年有个本质上的不同就是主要矛头对到中央去,就中共这个政权。比方李旺阳这个事情对着胡锦涛去,而且很多人说要推倒这个独裁政权,要它们滚蛋!就这个怒火完全升了。你比方同样是40万人,这个40万人就不是那个40万人了,那个40万人是说我们香港你只要23条不搞,我就不反抗你了。

但今年这个,你共产党没有实现民主之前,李旺阳的事情,迫害的事情没有停止之前,香港人他会跟你没完的。所以我叫它二次六四革命,其实就是香港拉开了序幕,全国人将来都会模仿香港人这种作法,香港人做了好表率,他们可以做到有理有节,进退自如,也没造成大的问题,为什么中国人不可以这么做?这个问题是很关键的,今年7月1日。

主持人:说起香港这个问题,我们在上周一的时候,我们在《热点互动》节目中也做了香港七一游行的主题,当时谈到上街的各种诉求,无论是反对“西环治港”,还是反对土共梁振英的统制,还有很多香港人不认同中共的统治,可以说各个条款都是剑指中共的。好,我们先接一下加州曲先生的电话,曲先生您好。

曲先生:大家好。其实我觉得不光是看七一。第一个,你看到这警察跟军队的人数,几乎比老百姓的人数还多;第二个,现在大家都在讲真相,中国大陆的老百姓渐渐明白是共产党在迫害法轮功,中国人也渐渐知道中共的本质,这是中共怕的,谢谢。

主持人:谢谢曲先生。我们再接一位加拿大的何先生,何先生您好。

何先生:现在流行的说法是“反腐亡党,不反腐亡国”。其实中共早已名存实亡,众所皆知。中共现在是理论危机、信仰缺失,只能靠“邓理论”、“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等风马牛不相及的所谓理论妆点门面,苟延残喘。它们真正信奉的只剩下利益而已。一个没有信仰,犹如没有灵魂的人,没有灵魂的人是行尸走肉,一个没有信仰的党只剩下腐朽的空壳,这样的党已经失去其存在的价值。

现在中共权贵利益集团妄图以党的名义来维持其非法统治,以党的名义绑架中华民族,但是它们已经完全丧失了党心民心,现在已有近一亿两千万人三退,所以说中共早已名存实亡。现在每个人必须做出选择,是为中共陪葬,还是退出邪党以求新生,如何选择其实只在善恶一面之间。谢谢大家。

主持人:好,谢谢加拿大何先生。我们再接一位新泽西的彭先生,彭先生您好。

彭先生:主持人、嘉宾好。我讲一个现象大家一起笑一笑吧。前几天我看到胡锦涛在七一的讲话,他睁眼说瞎话,说香港的一国两制实践的很成功。我说这完全是反过来的,这么多年游行,现在越来越多的人对一国两制是不信任的,从一开始时候是没办法,只好接受,到现在是不信任。这个难道叫做越来越成功吗?完全不可能!

主持人:好,谢谢彭先生。我们再接一位洛杉矶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丁先生:主播好,横河博士好,唐柏桥博士好。香港人胆子真的很大,很勇敢,我看得出来他们胆子的确比大陆同胞、台湾同胞都大。又是开烛光晚会,又是示威游行,长此以往,就像新闻里面播的一样。谢谢。

主持人:谢谢丁先生。我们再接一位纽约的周先生,周先生您好。

周先生:嘉宾好,主持人好。我记得华尔街有几千人游行的时候,中共一直在那里报;这一次香港40多万人游行的时候,它们为什么不报?它们是不是只喜欢干扰别人的内政,不喜欢关心自己的内政?另外就是奥巴马他可以在自己的国家任何一个地方,他可以上街吃热狗或者点一个外卖,那胡锦涛敢不敢在自己国家任何一个地方轻易上街去买一个外卖?谢谢。

主持人:谢谢周先生。我们再接一位纽约的罗先生,罗先生您好。

罗先生:你好。我想讲一点,其实最根本的一点就是它们是窃国大盗的一伙,所以政权从来不是为人民的,从一开始就不是,所以这些原因大家就很清楚了。几代的中共领导人都是血债派,像“六四”血债派的事情很可能还会再发生,王薄事件无非是一个权力斗争。

另外刚才有一位先生讲的非常好,基督教《圣经》在中国已经被它们定性,不能够传播。但是在这时候出现一个很了不起的现象,所谓“天灭中共”,这些窃国大盗它们是岌岌可危,不会太久。谢谢。

主持人:谢谢罗先生。刚才我们接了很多观众朋友的电话,他们也提出各种各样的问题和发表各种见解。我想先挑出一点,刚才有一位观众朋友说香港人民非常勇敢,其实我想在最近的七一,大陆这些访民们其实更加的勇敢,因为那还是在暴政和强权之下的遭遇。在北京有很多访民走出来,上海就直接打出“结束一党专制”(标语),对共产党的喊话。我们先看一下新闻片段。

(影片播放开始)

中国大陆全国各地访民,7月1日一早便云集在北京两办排队上访,长长的人龙几乎看不到尾。

河南访民贾拥:“我们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要人权、要尊严、铲除腐败,维护我们最基本的权利,我们所反映的问题不同,但是我们遭受的迫害都很类似,在维权的路上我们走得很艰难。”

7月1日下午,就在香港40万人游行反对中共专政之际,河南访民贾拥等10多个来自不同地区的访民,在北京的永定门城楼下也拉起横幅,声援香港民众,一边也展示自己的冤情。

7月1日是中共建党纪念日,同时也是上海维权人士陈小明被迫害致死的忌日;30多个上海民众在举行祭奠后,齐喊:“打倒共产党,共产党必须灭亡”。

谭兰英:“国民党没抢我们老百姓的房子,日本鬼子也没抢,你共产党暴政、瞎党,把我们老百姓的房子给抢了去了,所以我公开说:‘打倒共产党、消灭共产党’”。

上海强拆户顾国平上访11年;7月1日他和几个访民在北京一个麦当劳外,遭到警方拦截。

上海访民顾国平:“这路过的人都看到啊,就是穿着制服光天化日之下把这个访民拳打脚踢,完了之后我们要(被)拉到久敬庄,一个访民不注意把一个公交车的门一拉,哎哟一上去5、6个警察就是拳打脚踢,死命的摁着打”。

访民不满的说,为什么贪官违法,受害民众却要被关、被打;访民说,现行的政治体制和社会制度必须改变,必须实现自由民主、依法治国,百姓的苦难才有终结的一天。

(影片播放结束)

主持人:那么在七一前夕,世界各地访民纷纷的长途跋涉来到北京,中共中心所在地进行陈情,人数高达上万人。我们再看一下这个新闻片段。

(影片播放开始)

7月1日前夕,中国各地访民纷纷长途跋涉来到北京,前往最高检察院及最高法院信访中心陈情,人数高达上万;不过,29日下午他们在国家信访局登记时,被告知已经停止受理,大量访民于是聚集到北京南站。

在民众拍摄的视频发现,在火车站内有3名北京警察将一个男访民按倒在地上,双手反扣,最后3人将他抬离现场,访民则用虚弱的声音抗议着。

在北京南站外聚集的1,500多上访无门的各地区访民,男女老少都有,他们高喊:“打倒腐败、拯救中国、还我人权。”

上海访民:“老百姓诉求没地方去说呀。政府做了流氓,现在做无赖,他们给你们开听证会,还终结你们,不让你们上访。”

天色逐渐暗下来后,警方开始增加警力,突然爆发访民一阵阵的鼓噪声,似乎有访民又遭警察殴打。

上海访民:“昨天(29日)晚上,这个警察就是打人啦,打上海的访民,还有第一天(28日)在检察院,在门口,北京警察打上海访民,用雨伞的尖头戳他们。”

据博讯网报导,29日傍晚,警方调来8、9辆大巴,将访民拉到久敬庄,有超过600人被拉走;30日上午,有访民向记者透露,他已经在遣返路上。

外地访民:“现在有点不太方便。我现在在车上呢,现在武装人员已经给我往回押呢。”

27日,有访民在北京南站外打横幅,抗议当局违法使用黑监狱关押访民,他们要求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维权者。

(影片播放结束)

主持人:观众朋友,刚刚我们看了这两个新闻,中国各地的民怨沸腾,究竟说明了什么?我想请两位分析一下。

横河:其实这里只是访民在这个七一前后有几起大的事件,包括中山沙溪、四川什邡,另外还有其它的一些地方,都发生了重大的事件,就是大规模的抗议活动,就是在七一这几天它都不能够稳定住。所以呢,中共如果只剩下最后一个手段,就是高压维稳的手段的话,那就是说它已经不仅仅是岌岌可危了。

唐柏桥:我看这个录像,包括这一次香港我最大的感触就是,我想通过这个电视台说一句话,美国独立精神最精髓的是,当一个国家腐败到了极点的时候,黑暗到极点的时候,人民最后的最基本的权力就是起来反抗、还击,这是最基本的人权。所以中国人现在需要拿起这最基本的人权去反抗暴政。

主持人:好的,英国《电讯报》发表了社论说:胡锦涛周日受到的追问是一个提醒。那么在胡锦涛参加梁振英就职典礼上(发表讲话)被一个来宾高声的打断,来宾喊出了:“结束一党专制”!我想这恐怕是很多人的呼声。好的,非常感谢今天现场两位嘉宾的点评分析,也感谢观众朋们的收看和参与,我们下期节目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