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野蛮引产事件 谁是卖国贼?

【新唐人2012年6月27日讯】【热点互动】(778)野蛮引产事件 谁是卖国贼?惨不忍睹,激起了民众广泛的愤怒。

主持人:观众朋友,关注全球热点,与您真诚互动,欢迎您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

陕西安康市怀孕七个半月的妇女冯建梅被野蛮的强制流产事件,引发国际媒体和 国内网友的愤怒和震惊,与神九上天形成了鲜明的对照。目前这件事情有新的进展,镇政府组织人力到冯建梅家挂横幅要“痛打卖国贼,驱出曾家镇”,在罪恶暴行还没有得到清算,痛苦还没有结束的时候,再增仇恨和攻击。

在这起恶毒的人身攻击的背后,究竟谁是幕后的指使?谁是幕后的操办?这起事件究竟谁又是卖国贼?围绕着这一系列的相关话题,我们将和观众朋友展开讨论。那么在讨论之前首先请大家观看一个背景短片。

(影片播放开始)

据报导,今年3月20日,曾家镇计生站查出冯建梅已怀孕;5月30日冯建梅付不出4万元人民币押金。3天后在没有监护人的情况下,被强制签字按手印施打毒针,使七个半月的胎儿流产,导致受害人精神严重受损。

冯建梅的丈夫邓吉元:“(冯建梅)身体恢复得还好,就是心情和情绪都不太好,她老不讲话,现在都憋得我们急死人了。”

本台记者13日向安康市人口和计划生育局法规科,核实该事件。

记者:“如果要没有准生证,需要强制堕胎是吗?”

安康市人口和计划生育局法规科:“嗯,没有,那要看情况。”

记者:“冯建梅这个事件她为什么要强制堕胎呀?”

安康市人口和计划生育局法规科:“嗯,那个事情具体情况,我们还正在调查。”

据了解,冯建梅已经有一个5岁女儿,遭强制引产的7个月大胎儿是男婴,因为婆婆癌症治疗花光家里积蓄,因而交不起生二胎的4万元罚款,镇坪县曾家镇政府人员强行将她押到医院堕胎过程中,她因为挣扎,遭到殴打,导致两个膝盖受伤。

维权律师李天天:“前一段时间还听说过8、9个月了去引产,引出来的都是活胎,甚至以前(发生)生下来的他(计生人员)都给你溺死,那直接从法律的角度就是杀人罪,政府就这么干的,共产党现在已经疯狂了。”

北京律师姜杰:“强制堕胎肯定是违法,肯定涉及到民事赔偿,主要看证据;现在她(冯建梅)自己说她有一个手机当时现场她录的像,手机让人抢走了;官方说(堕胎)是自愿的,她(冯建梅)认为非自愿的,是被强制按手印做的手术。”

贵州民众蒋亚林(结石宝宝家长):“他们犯下的最严重的反人类的罪行,我觉得生命天赋人权,任何人都不可以剥夺。”

深圳当代社会观察研究所所长刘开明教授:“而且行政力量可以随意决定人生育的这种行为,随意的决定人生存的状态,这显然是不符合现代政治伦理的。”

人权活动家汤志敏:“这是什么政策?这是地狱里杀人的政策!杀掉中国人的后代,这是罪不可赦的。”

据报导,陕西省安康市当局在事件引发社会极大的民愤之后,近日对外称将对相关责任人停职调查,追究责任。并公布调查处理结果。

陕西安康曾家镇7个月孕妇冯建梅,因为缴不出4万元超生费,遭地方官员绑架堕胎,她的丈夫邓吉元坚持对施暴者追究责任,但官方迟迟不做决定,邓吉元于是针对此事接受外国媒体采访;近日,曾家镇政府组织人员在邓家门口挂出写有“痛打卖国贼,驱出曾家镇”的大横幅。

维权律师唐吉田:“公民向任何一家媒体去披露事情的经过都不违反现行法律。当地政府及相关人员,限制他甚至在他接受采访之后这种报复羞辱的行为,无论从现行法律也好,还是从道义上都是不可接受的。”

自愿为邓吉元提供法律援助的北京律师张凯,25日在微博上披露,邓吉元已经失踪24小时,而他失踪前,每次出门都有多人跟踪。北京计生专家杨支柱在微博上回复:我认为邓吉元昨天就被非法拘禁了。

独立评论人士邢天行:“(计划生育政策)实际上是中央的政策在庇护它、在纵容它,这才是中共的本质。它一向在推行一项不得民心的政策的时候,它就是用这种暴力的、血腥的去做,才能达到它的目的。”

据张凯披露,邓吉元准备前往北京接受港媒采访时,来了几十辆车几百个人,把他拦住殴打并限制自由。他的妻子现在还在曾家镇的医院,不许出院,被人24小时监视。

(影片播放结束)

主持人:好,观众朋友您现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的热线直播节目,今天我们探讨的话题是“野蛮引产事件,谁是卖国贼?”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646-519-2879参与讨论或发表您的见解;同时您也可以通过Skype与我们语音或文字互动,Skype的ID是RDHD2008。中国大陆的观众朋友可以拨打我们的免费热线电话:400-670-1668,接通之后再拨899-116-0297。新唐人电视台通过三大频道,国际频道、中国频道和亚太频道,通过卫星和各地的有线电视向全球播出。

同时我们的节目也可以通过网路即时收看,收看的网址是:www.ntdtv.com;中国大陆的观众朋友也可以通过爱博电视即时收看,而无需翻墙软件。爱博电视的下载方式,一种是通过动态网、无界网等翻墙软件登录到www.ippotv.com下载该软件;另外一种方式您也可以通过海外的电子邮箱给ippotv2011@gamil.com发送一封电子邮件,该邮件的主题是“1234”,您就可以收到最新版本的爱博电视软件。同时我们的节目也可以通过拨打电话即时收听24小时的节目,电话号码是832-551-5015;那么如果您有iPhone或者是iPad,或者是Android的手机或者平板电脑的话,您可以下载iNTD软体来即时收看我们的节目。

今天在现场的嘉宾也是大家所熟悉的政论家陈破空先生。我们回到这个话题,其实是一个非常悲惨的故事,我们刚才片子中看到了这个孕妇七个半月大,被强行引产的这样一个野蛮的事件。针对这件事情,我不知道您还有什么补充?

陈破空:刚才的新闻中对这件事情介绍得已经比较充分了,我要补充的话就是说,面对这一起野蛮的血腥的引产事件,屠杀婴儿的事件,当时受害人冯建梅丈夫的姊姊邓吉梅,把这个被医务人员杀死并被抛到一边的死胎,她把他拿了回来,放到床上,跟冯建梅做一个合影留念。这张照片迅速的就传到了网上。那么大家在照片上可以看见,这个胎儿四肢健全,面目清晰可辨,而且是个男婴,所以一下激起了中国网民,东南西北的网民愤怒的怒吼和愤慨,非常的悲痛欲绝,就因为网民的怒吼才使这件事情曝光,才使这件事情见诸于国际媒体。

我们就想如果这件事情没有被曝光,还有多少类似的事情没有被曝光,千百万这样的事情没有被曝光,无数的中国的婴儿每天都在被屠杀,所以这样的事件是有巨大的代表性,只不过是因为被网友全面的曝光而已。

主持人:好的,我们再关注一下关于这件情的一些最新的情况。新华网在6月26日报导,陕西省安康市通报了对镇坪县的妇女冯建梅大月份引产事件的调查结果和处理的决定,对一些相关的干部进行了处理。我们看一下这个图卡,它对镇坪县政府分管计生工作的副县长于延媚给予记大过处分;撤销镇坪县人口计生局局长江能海职务;撤销主持曾家镇全面工作的镇党委副书记、镇长陈抨印副书记及镇长职务;对曾家镇人大主席袁昌勤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对曾家镇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龙春来给予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对曾家镇干部张学松给予记大过处分;对镇坪县医院院长潘益山给予记大过处分。

针对最新的这些通报的调查处理的意见,您觉得这样的处理,对于冯建梅一家来说,这种强制引产的事情是否公平?

陈破空:这样的处理,就是说有些干部被撤职,有的干部被警告,有的干部被记大过,这个是最轻微的一种处理,根本不算什么处理。因为这是在民间,尤其是网友的巨大的社会舆论压力下,中共当局和陕西省地方当局,安康市地方当局被迫做出的一个姿态。但事实上这是一起谋杀案,毫无疑问是一起谋杀案,就连央视主播白岩松都说了,这就是一个杀人案件,很明确。一个七个半月的婴儿,大家都知道人类是怎么来的,每一个人都是从娘胎里出来的,十月怀胎,一日分娩那么容易吗?

一个生命就是那样出来的,在母亲的体内成长,最后瓜熟蒂落,发育得四肢俱全,心脏、眼、耳、鼻、身,什么都有,成了一个真正的生命,结果就被屠杀了,谋杀了,而胎儿仅仅因为他无力反抗,仅仅他是世界最小的,最弱的弱者,就这样被残忍的屠杀了。所以这种屠杀拿到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一种谋杀,而且是一级谋杀罪,这是完全要送上刑事法庭的,这些人是要判死刑的,按中国的法律。就是你要说不判死刑的话,这些人都是无期徒刑,至少是有期徒刑,所以这个情况,这些处理非常简单,而且这里面还涉及到谋财害命,还不是一般的谋杀。

他们(受害者)是要求什么?我们先不说中共的计划生育有多么的反人性,反人道,就说这个计划生育他们并没有去执行,他们拿钱在执行。比如这件事情,当地的干部给冯建梅说,你如果交4万元保证金,把这个第二胎的生育证办好,就让生下来。结果冯建梅因为家里母亲得了癌症,用尽了钱,交不出来,不能交,他们就把她强行绑架去,就把孩子屠杀了。也就是说如果你拿钱来换,你交给我们这些干部4万元,你的孩子就保住了;你如果4万元不交出来,孩子就要杀死。这是什么样的一个政策?即便是叫作“政策”,这简直是个土匪政策,或者说土匪在执行的一个政策。

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讲,它都是一个谋财害命,一级谋杀,所以这样的处理完全不能得人心。所以说冯家和她丈夫邓家绝不同意这样的处理结果,他们要求的是直接惩办凶手,惩办责任人,所以才导致后面一系列的悲剧出来。

主持人:我们知道他们曾经接受了媒体的采访,同时他们通过微博和其它的方式也透露他们目前的情况,您能否给介绍一下冯家、邓家目前透露的有关他们的最新情况。

陈破空:对,现在最新的情况就是说,自从这个事件发生以后,他们作为受害者不仅没有得到应有的补偿,或者是报仇雪恨,或者是把这个当事人凶手绳之以法,而且他们自身又成了另一种受害人。比如说现在冯建梅还被变相的关押在医院,她虽然是以治病为由,在医院被24小时监控。她丈夫的大姊邓吉梅,妹妹邓吉彩都被监控在医院,而她的丈夫邓吉元自从见了德国记者之后,失踪了,一天、两天过去了都没有消息。另外,有人组织所谓的游行示威,到他门口去喊打倒邓吉元的口号,挂什么“痛打卖国贼,驱出曾家镇”这些横幅,上演文革闹剧。

这个时候他的表弟邓吉明去拍了几张相片,就被人殴打。他们家里人说,上厕所都是4、5个人跟着,随时出门都是二十几个人跟着,完全被封锁,被监控。也就是说他们作为受害者,不仅没有得到受害者申冤起码的一个权利,或者发出他们的声音,反过来他们成了被监控的对象,被限制行动自由,甚至被殴打、迫害的这么一个对象,这简直是本末倒置,无法无天了,完全是黑白颠倒的这么一个世界。这是他们家的情况。

主持人:对,刚才您也讲到了,就是说现在镇政府最新的情况,我们在片子中也看到了,镇政府组织一批人到冯建梅家挂出的横幅,这个横幅的话听来令人非常的愤怒,骂他们一家说是要“痛打卖国贼”,说他们是卖国贼,并且说要“驱出曾家镇”,您是怎么看待这个情况?

陈破空:我看到这样的图片和看到那样的一些报导,我就感觉到是文革上演,正如前段时间他们的中共总理温家宝所说的一样,就说如果是还走在红色道路上,文革闹剧随时可能重演;还有人不相信。实际上表示只要共产党的一党专制还存在,极左势力还存在,文革就是会上演。现在在陕西省安康市镇坪县曾家镇就局部的上演了文革闹剧,邓家的人反应说,这些人看上去不像本地人,好像是组织起来的外地的流氓地痞,打着横幅,浩浩荡荡的喊著打倒的口号,然后在街上还殴打邓家的人,然后让邓家的人失踪。

而且这个县的副县长还亲自出来接待这伙人,接待这伙土匪,给他们食宿招待,非常热情以兹鼓励,这样的一个情景完全是文革的一个翻版,不论从他们的行为、语言,他们的表情都是文革的一个翻版。我想这个镜头看了之后,就知道今天中国的悲剧究竟有多深远!而且把一个计划生育的受害者,一个被屠杀了婴儿的母亲,骂成“卖国贼”;把一个失去了婴儿的父亲,骂成“卖国贼”,这不仅是风马牛不相及,而且他们的思维颠倒,神经错乱,精神分裂,是这么一种表现。这是当今一党专政所造成的总总怪象和荒诞之一。

主持人:好,我们先接一下观众朋友的电话,湖南的卓女士,卓女士您好。

卓女士:主持人好,嘉宾好,我想讲一下我的观点。90年代我们这里计划生育搞得最厉害的时候,有很多老百姓被拆房子、拆瓦,有些人的孩子被堕胎、流产,所以有的(老百姓)就采取很极端的手段,甚至把那个计划生育干部都杀掉了。我觉得曾家镇这些人这样做真叫“官逼民反”。要解决计划生育的问题不是说个别人怎么做,我觉得是根本上要改变制度的问题,要废除计划生育的政策,老百姓哪是卖国贼?他有什么权利卖国?他卖了什么国了?全都胡说八道!

主持人:好,谢谢卓女士。我们再接一位纽约的陈先生,陈先生您好。

陈先生:这个野蛮的引产事件在中国是并不奇怪的,你知道吗?计划生育的干部子女他们可以通风报信,在我村里他们生几个都没问题,有些村干部的子女他们都可以来抱走,可以弄虚做假,他们是非常荒唐的,我们全中国人一定要来推翻共产党这个邪恶政权。

主持人:好的,谢谢陈先生。我们再接一位大陆的李先生,李先生您好。

李先生:您好。我只想讲一个观点。我们中国都讲有虚岁和实岁这么一个区别,所谓“虚岁”就是婴儿在娘胎的时候这生命已经形成了,已经是一个人了。刚才陈破空先生的分析我完全同意,这就是一级谋杀罪,但可怜可悲的是在我们大陆,这种现象比比皆是。我的话完了。

主持人:好的,谢谢李先生。

主持人:观众朋友,您现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今天我们探讨的话题是“野蛮引产事件 谁是卖国贼?”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646-519-2879参与讨论或发表您的见解。我们请陈破空先生集中对观众朋友的问题回应。

陈破空:刚才湖南的卓小姐提到前些年野蛮的计划生育政策,什么拆房子、拆柜子、杀人,不仅是杀婴儿还杀家长,或者杀干部这些丑剧都在上演,那个时候是互联网不发达,所以很多的丑剧被遮掩了;今天互联网发达了,很多丑剧能被揭示出来,也就是说今天揭示出来的只是冰山之一角。

另外,卓小姐提到这个“卖国”的概念,的确是这样的。这个邓家就讲了,冯建梅丈夫的妹妹邓吉彩她在网上就说:我们怎么卖国了?我们卖掉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什么?我们就是婴儿被杀死了!跟德国记者说了几句话,局然卖国了!究竟卖了什么国?

网友有人就说了:这个老百姓手上一无所有,连4万元都交不出来,卖什么国?是不是卖掉这个国家的面子?那么这个国家的面子究竟是谁卖掉的呢?难道不是那些屠杀婴儿的人卖掉的吗?难道不是那些政府的野蛮政策卖掉的吗?所以跟老百姓毫无关系!即便卖掉的是虚空的面子也是政府所为。

刚才有一位陈先生讲到,说国内的干部没有计划生育问题。你看我们现在看到的任何贪官污吏出来,他们都是情妇、二奶、小三、私生子,都有这些事情,上到政治局常委贾庆林,后来你看小道也报出来薄熙来有私生子,他们有多少孩子数都数不清!根本都无法统计。他们根本不需要什么计划生育政策,所以这个计划生育政策只是拿给老百姓看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所以这个政策完全是给老百姓的一个脚镣和手铐,而这些贪官污吏是可以为所欲为的。所以我觉得他刚才讲得很好,这的确是一个弄虚作假。

另外刚才李先生也讲到像这样的悲剧,屠杀婴儿,哪怕是虚岁的婴儿,我刚才讲了,每个人都从娘胎出来的,那些屠杀婴儿的人想过没有,他们是从哪里出来的?他难道不是从娘胎里出来的吗?有哪一个人愿意在娘胎里的时候就被人杀死呢?还没有智慧,智慧还没有发育,还没有知觉,还没有认识这个人间的一切的时候,生命刚诞生就被人家屠杀了,哪一个人愿意呢?如果说他们愿意,他们自己要不要这样就被屠杀?这些人居然在标榜自己爱国!屠杀了婴儿的人,屠杀了生命的人在标榜他爱国。

所以有一个网友说得很好,说爱国主义现在成了流氓最后的阵地,而成了土匪的特权,老百姓是不能讲爱国主义的,受害者不能讲爱国主义,而只有迫害人的人才能讲爱国主义,这是土匪的特权。

主持人:好的,那我们先接一下观众朋友的电话,纽约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王先生:你们大家好。这个共产党才是卖国,是毛泽东进来以后就开始卖国,消灭中国的文化,消灭中国的历史,消灭中国的土地,外蒙古的地也不要回来,这个东北黑瞎子岛也送给人家,还是在江泽民手上大败了,人家拿去了,现在拿了一半过去。真正卖国的就是中国共产党!只有把共产党消灭掉我们才有希望。

还有今天这一次的事情是一个德国的记者给他采访的,假如是台湾的记者、香港的记者,它讲那是假话、胡说八道的!为什么它不敢得罪德国?因为德国卖了很多科技像太空的科技、军事的科技,德国卖了很多科技给中国,今天中国共产党最怕的就是德国,德国卖了很多科技给它,没有那么多科技,今天太空也上不去。所以德国的记者把它报出来,它一点办法都没有。

主持人:好,谢谢王先生。我们再接一位加拿大的马先生,马先生您好。

马先生:您好,陈破空先生好。这个计划生育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的事?从陈光诚开始都是因为这件事,就是因为还是那个钱。现在中共靠这个计划生育发款养活地方政府,所以地方政府靠计划生育去发款就是它的一个财源,也就是它的生命线,而且不择手段。这些东西也都是不透明的,不知道有多少人贪污,弄不清楚。这第一点。

第二点,外国媒体。既然它不让老百姓接受外国媒体的采访,那就把外国媒体全部赶走啊!但是它又不要。实际上在二十多年前,所有大多数老百姓都不敢接受外国媒体的采访,都知道这不能采访,它这样做主要就是让所有的老百姓有什么事你不要对外。所以现在我们海外的人也只是知道中国黑暗的九牛一毛,老百姓连九牛一毛这个一毛都不知道,就像陈破空先生说的“冰山一角”。

主持人:好的,谢谢马先生。我们再接一位哈尔滨的李先生,李先生您好。

李先生:您好。中国这次说卖国贼的事,挺有感触。中国大陆现在农村地区,土地就征收,农民苦不堪言,有的官官相护,土地上交拿不出钱。有个书记就贪污一百多万,一亩地一千多元给人交5年,原先是归个人的土地,现在国家说是草原,不给个人,原先能够纳税啥的国家给补助,现在连补助都没有了,全都往上交。

主持人:谢谢李先生。我们再接一位多伦多的李先生,李先生您好。

李先生:主持人好,陈破空先生好。我就想讲一个问题,是我亲眼所见的野蛮引产的事实。1996年的时候,我太太在大陆一家医院里的同一个房间有一位女士已经怀胎7个月了,警察和医院的人把她的手脚全扣起来,两只手扣在床头上,带锁扣的,下边用绳子系着,就像捆牲口一样,然后拿了半呎长的针给扎下去。这是我1996年在大陆亲眼所见,这屡见不鲜哪!我就讲这一个问题。

主持人:谢谢李先生。我们再接一位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丁先生:纪岚主播好,陈破空博士你好。谁在幕后操纵变相堕胎、变相流产,以及屠杀婴儿的惨剧,谁就是幕后真凶,谁也就是卖国贼。

主持人:谢谢丁先生。我们请现场陈破空先生对刚才观众朋友提出的问题集中进行回应。同时我也有一个问题,现在这件事情,它挂出的横幅是“痛打卖国贼,驱出曾家镇”,而且威胁要把冯建梅一家驱除出去。在这个严重事态的背后,可以说是一种严重的人身攻击,这场闹剧的背后究竟是谁在指使、谁在操办这件事情?

陈破空:至于说谁在指使和操办?这个很明确,就像刚才你介绍的一样,由于中共纸包不住火,这件事闹大了,网友气炸了,国际舆论也聚焦,所以中共当局、陕西省当局、安康市当局就采取了处理镇坪县和曾家镇这些干部的手法,行政处理的手法来安抚民心。这些受到处分的干部们不服气,他们丢掉了饭碗、丢掉了自己的既得利益,既得利益受到了触犯;另外,他们也没有从冯建梅家拿到4万块钱,他们想不过,所以他们显然是背后的操纵者和组织者。

而他们究竟组织了些什么人?流氓地痞!怎么来的?他们自己很有数。而这些流氓地痞我刚才说了,就像“文革”场景,我就想起中国过去有一个古华写的书,后来拍成了电影《芙蓉镇》,里面有一个疯子敲著锣喊:运动了!运动了!这个镜头让我想起了那部电影的镜头,就是运动又来了,文革丑剧又上演了。

至于刚才很多观众提到很多问题,像有些观众提到外国媒体的事情,有网友说的很好,说跟外国媒体谈话就是卖国贼,那中共领导人,党和国家领导人经常都跟外国记者谈话,那是不是卖国贼呢?是不是这些人要去痛打卖国贼、要去痛打胡锦涛或者江泽民?是不是要去痛打?

刚才有一位观众提到1996年他在中国亲眼所见的惨剧,这的确是一个杀人的制度、一个杀人的政权、一个杀人的政策,像这样的惨剧成千上万,成千上万的婴儿在无辜的被屠杀,男婴也好、女婴也好,这是中国历史上未见过的惨剧,也是世界范围内未有见过的惨剧,令人发指的。我想这样的悲剧完全是共产党独裁统治本质的写照。

主持人:当地的镇领导说冯建梅他们一家是卖国贼的根据和理由是什么?

陈破空:他们的根据是说,冯建梅的丈夫邓吉元接受了德国记者的采访,介绍了情况。我们知道中国从2007年开始,为了办2008年的奥运会,中国政府就承诺国际社会、承诺给联合国,说允许外国记者到中国自由采访。那是从2007年1月1日开始执行的。

那么这首先是你这个政府有一个承诺,外国记者可以去中国采访,那么就是说外国记者应该受到当地中国记者一样的待遇,这是其一。第二,不管是中国的法律,还是国际法律,任何人接受任何媒体的采访都没问题,只要他讲的是事实,他在介绍事实就没问题。我刚才讲了,网友也说了,你党的国家领导人天天在见外国记者,你怎么讲呢?所以仅仅是因为见了外国记者就说他是卖国贼,这是非常荒唐的。

谁有权力卖国呢?这些老百姓手上根本就无权无势,你连国家资源都没有掌握,甚至连4万元都交不出来,他怎么卖国呢?他究竟卖了什么呢?所以这些完全是空话、大话、假话,完全是大帽子,就是文革时候的打棍子、抓辫子、扣帽子、帽子满天飞,文革遗风,就这么回事。

主持人:镇领导为什么对冯建梅和邓吉元这一家如此仇恨?

陈破空:首先我们知道,共产党统治的国家它是谎言和暴力所控制的国家,同时还有一个要素,就是仇恨。谎言、暴力、仇恨组成共产党国家基本的社会氛围,或者社会基础,或者本质。所以说当地干部和老百姓是一个敌对关系,他们跟老百姓是争利的。这个计划生育政策表面上是个政策,实际上成了各级地方干部谋财害命、巧取豪夺的一个工具。他们拿这个政策来作为一棵摇钱树,只要你给我钱,什么我都给你过关;只要你不给钱,对不起,衙门的门槛都过不去。

由于这是个摇钱树,这是一个谋取钱财的工具,所以当工具不灵的时候,或者丑闻被揭露的时候,他们就恼羞成怒了,他们就以极大的仇恨来面对老百姓,就像面对陈光诚,他们当时对陈光诚那种极大的仇恨,几十人数百人去围困陈光诚;现在他们又拿几十人数百人去围困冯建梅他们全家,围困受害者。这完全是利益作祟。

在外国有高度的说法就是宗教,以宗教来说你是完全不能堕胎的,而且堕胎的话,不要说大月份的婴儿堕胎是谋杀,就是小的婴儿、萌芽的婴儿,你堕胎都是一种谋杀。

我们就不要拿这么高标准的要求,我们就拿一般常人的要求,那么大的婴儿,7个月半的,当时还有别的网友揭发出来9个月的、8个月的、甚至要临产,或是活婴儿的,就被打毒针给打死了,甚至还有一些报导这个婴儿被扔到深山沟里,还听得见哭声,这个婴儿就被杀死了。所以这些屠杀事件,赤裸裸的屠杀生命的事件只能在中国这样专制的国家才能发生,这是一个巨大的悲剧和丑剧。

主持人:好,那我们再接一下观众朋友的电话,大陆的李先生,李先生您好。

李先生:我建议美国政府出台一个新的政策,凡是生第二胎的中国公民,不可以去美国待产,不要光给这些贪官、二奶、情妇发移民护照,发给他们绿卡,这样我觉得问题就解决了。

主持人:好的,谢谢李先生。我们再接一位加州的钱先生,钱先生您好。

钱先生:刚刚陈破空先生讲的很对,这些仲裁统治者他们很无道。这次的流产事件,叫她交4万块钱她交不出来,马上就要叫她流产。那好比是土匪就跟你讲你要拿4万块钱出来,不拿4万块钱我就要撕票;那么4万块钱拿不出来,土匪就撕票了,撕票后这些土匪就闷不出声了。结果这些比土匪还无道的统治者,他撕票之后他来宣示他达到什么什么。这个真是无耻到极点。

主持人:好,谢谢钱先生。观众朋友,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今天我们探讨的话题是“野蛮引产事件 谁是卖国贼?”那么这起事件背后究竟是由谁来操控?在这起事件中,说冯建梅和邓吉元一家是“卖国贼”,究竟谁是卖国贼?我们将和观众朋友继续展开讨论。

主持人:观众朋友,您现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今天我们探讨的是“野蛮引产事件谁是卖国贼?”欢迎您拨打我们的热线电话:646-519-2879参与讨论或发表您的见解。我们再接几位观众朋友的电话,纽约的赵先生,赵先生您好。

赵先生:你好。这个事情的发生确实是令人发指的,是非常残酷的,实际上是一个法西斯主义的手段。但是从这方面可以看出几个问题,第一,现在在中国大陆,你要有钱、你要有权,但是现在看计划生育也好,这实际上是共产党一手搞出来的。当年马寅初提出来《新人口论》,毛泽东说他右派,讲人多好办事,后来这烂摊子不行了,现在就要计划生育。但是这个问题发生之后,它们从来也不听取正确的人民的意见,因为它们说了算!它们认为是对的就这么做。

这说明什么问题?说明一个制度问题。如果它这个制度不改变的话,这种情况是永远不可能改变的。这个制度怎么样改变?就是应该用共产党的方法,就让人民发动起来消灭它们。

那么现在还有一个问题,谁是卖国贼都很清楚嘛,你把中国人民全卖掉了,你卖掉中国人,最大卖国贼是你这个权力集团,而不是普通无辜的人,它们现在正在一步一步的把人民逼向一个不得不反的地步。这是我的观点,谢谢。

主持人:谢谢赵先生。我们再接一位上海的王女士,王女士您好。

王女士:你好。我也是一个曾经流过产的人,我的脑子被中共洗白的一蹋糊涂,甚至去流产的时候,我脑子里还觉得这些事都是正确的,但是人的本性还是有的,当我躺在产房上的时候,我的眼泪就像珍珠一样流下来了,当时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情况,眼泪就像倾盆大雨一样往下流。我后来就想这事如果正确的话,我为什么要流这么多的眼泪呢?现在想起来,人只要有他的本性啊,就不会做很惨忍的事情。

主持人:好的,谢谢王女士。我们再接另外一位观众朋友的电话,新泽西的彭先生,彭先生您好。

彭先生:主持人和嘉宾你们好。刚才两位发言的观众讲的很好,也使我们很感动。中共这个邪党,不只是这件事情,事实上人口的问题,有很多国家都有其它的方法进行引导,而不是用这种强行武断的杀人方法。中共在大跃进和文革已经杀了这么多中国人,把中国文化都弄掉了,你说谁是卖国?事实上它们就是卖国!如果这个东西不叫卖国的话,我在它们面前我可能就是一个卖国贼,因为我不讲它好,我们给它赶回到苏俄去。

还有我们应该呼吁所有中国大陆的人和海外的华人要认清楚中共的面目,如果那样子叫卖国的话,大家一起卖国,一起把中共政权埋葬掉,谢谢。

主持人:好的,谢谢彭先生。这件事情也引起国际媒体还有网友的震怒和愤慨,我们从网上撷取了一个网友用歌曲表达的愤怒,我们一起听一下。究竟现在网友和媒体人对这件事情是怎样回应的?我们请陈破空先生集中对观众朋友所提的问题进行回应一下。

陈破空:我想广大网友有非常多的回应,我们刚才也见识了一些,那么其中有一个回应就是说,一个靠贩卖婴儿、屠杀婴儿来维持政权的国家,有什么崛起可言?有什么富强可言?有什么盛世可言?

刚才很多观众都说得很好,我们今天看到的观众有些是受害者,像刚才的王小姐本身是受害者,还有一位先生是亲历者,在1996年亲历过的一位先生,说看到把人像绑牲口一样的绑在那里被打毒针。

很多网友提出来很有意义的问题,其中一个问题就是说,贪官污吏不仅越过他们自己所制订的计划生育政策,有什么私生子、二奶这些事情,贪官污吏还利用手中的权力和金钱到国外去生孩子,比如到香港、到新西兰、到新加坡、到美国、加拿大、欧洲去生孩子,换取外国的绿卡,这是赤裸裸的卖国行为,我们等一下再谈。

今天我们看到有一个新闻,山东省的副省长说是贪污五百多个亿,被“双开”,就开除党、开除公职。

我们看到的是冯建梅一家4万元交不出来,区区4万元,在贪官污吏看就是一餐饭而已;而贪官污吏可以贪五百多亿!这是一个多么大的数字。如果真的拿去交罚款的话,多少的婴儿可以挽留下来了,这简直是天上和人间的差距,贪官污吏和民众一个差距。

刚才有些朋友讲到中国政府搞这些政策,卖掉的是中国人,的确是这样。计划生育政策被各级官员当成一个敛财的手段,谋财害命的手段。这里面就是一个中心,就是观众所讲的,一个“钱”字。钱字就是卖!他们卖什么?卖的是人口,卖的是我们中国人,把中国人都卖掉了还不算卖国吗?所以观众都说得很好,最终的卖国者就是这个政权,就是这个执政党,就这些官员本身。

主持人:我们再接一下观众朋友的电话,纽约的刘先生,刘先生您好。

刘先生:我讲一点关于这种强迫(人工)流产,这个事情不是现在才有,我是在80年代末来美国的,以前我在大陆我就是做医生,我就在医院工作,但是我不是妇产科的,但是我和搞计划生育的人经常接触。他们就说这个不能叫活,有的生出来已经是九个多月的,那怎么办?给他头上打一针就完了。生出来的婴儿,他就在脑子打一针就完了。就这么一回事。所以这个事情可以说是遍地开花。

主持人:谢谢刘先生。我们再接一位广东的程先生,程先生您好。

程先生:你好。我说卖国在中国这个地方,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呢?还有这一件事简直就是做贼喊捉贼。另外我说一下我自己的经历,我自己是超生的,我妈妈生我的时候,每个月都要搬一个地方去住,就是怕计生的人捉她,然后我妈妈生下我之后,我还有一个弟弟的,但是被引产了,强制引产。我有一个表弟在广东那边,他妈妈生他出来的时候,就那一个小时计生的人还要捉他,还好生他的时间快了,不然再迟一个小时,就被引产了。

另外还有一个卖国,我觉得在新唐人电视台里面我就看到一个卖国贼,那个大陆的观众陈先生,经常换姓换地方的,这个人请你思考一下,你的孩子出来以后,你的孩子会不会说自己有一个卖国的爸爸呢?谢谢。

主持人:谢谢程先生。刚才观众朋友专程打来电话给我们报料说,计划生育实行到现在已经有3亿多小孩被虐杀致死。我们还没有核实,这是观众朋友给我们的爆料。同时,我们新唐人的网站也有一个爆料平台,我们在不久前也收到这样的爆料,虽然没有核实,但是也想和大家分享一下。

在观众的来信中他是这样说的,在甘肃省镇原县新城乡一位孕妇被医生注射了夺命针后,还是产下了婴儿。信中写道,男婴凄惨的哭声使在场的医护人员无法再补夺命针,医生建议在手术台帮忙的村级赤脚医生赶快把婴儿抱走。这个男婴被赤脚医生抚养长大,现在大学毕业,大学毕业之后他至今不知道自己出生的经历。但是有很多婴儿没有如此幸运,他们直接的被掐死,或被扔到医院后墙的坑中,在坑中哭叫直到死去。据当地农民说,坑就在自己的地里,路过总能听到婴儿的哭声。

观众朋友,如果您有更多的事实和新闻要爆料的话,欢迎您登入新唐人爆料平台,给我们提供更多的新闻线索和信息,我们再依据事实进行追踪。

针对这件事情,新唐人不久前有一则报导,就是在山东省利津县怀孕7个月的马继红,这个事情大概是发生在10个月之前,实际上是一尸两命这样残忍的事情,那么现在直接参与当时引产的官员却升了官。我们看一下这个新闻片段。

(影片播放开始)

2011年10月12日,怀孕7个月的马继红正在棉花地里干活,被当地街道计生办宋树峰、李新民等10多人,强行抓到利津县中心医院引产。

马继红被抓到医院后,出现胸闷,上不来气。但计生办的人说她是装的,强行摘掉氧气后,打了催产针。几小时后,马继红死在手术台上,鼻子里、嘴里、地上全是血,睁着眼睛,孩子还在肚子里。

马继红家属:“想让那个相关的那个责任人能受到应有的处罚。因为他们现在高升的高升,都高升了,几乎,所有人都升了。”

事后家属反复上告,市政府、公安局和信访都无人受理,山东各大媒体几乎全部噤声。无助的家人只能借助互联网寻求帮助。

东南大学法学教授张赞宁:“这样做的话,这个悲剧可能还会重演。当局并没有吸取教训。中国在这个法律,在这个是非面前完全颠倒了。”

本台记者致电当地街道和市委,两个部门互相推诿责任。

利津镇街道计生办工作人员:“我不跟你说了。你找利津县委宣传部就行了。”

利津县委宣传部工作人员:“这个我不了解情况。你想了解具体情况,和利津街道联系。”

网友们愤慨地表示:“真是草菅人命啊!一点人性都没有,简直就是赤裸裸的杀人。社会的悲哀,可怕、可悲、可怜。一定要严惩杀人凶手!告慰死者在天之灵,还社会以公道。”

马继红死后,留下一个4岁的孩子,天天哭着要妈妈。孩子的爷爷奶奶也天天以泪洗面。

(影片播放结束)

主持人:刚才给您播送的是新唐人电视台近期播放的一则新闻追踪的报导,更多有关中国的新闻,请大家关注北美时间晚上10点的“10点中国通”。我们请陈破空先生针对刚才的新闻片段,同时针对观众朋友所提出的问题进行回应;同时也回到我们的题目,围绕着这个事件,究竟谁是卖国贼?

陈破空:这次有一个律师叫张凯,他接了冯建梅一家的案子,他就悲愤的发现,他不仅知道这件案子,而且他马上接到10几起的案子,很多人给他打电话,有9个月的婴儿,甚至临产的婴儿被谋杀了。今天的观众你看,我们有受害者,也有旁观者,也有刚才本身被超生的婴儿长大的。今天来说,这个例子不胜枚举。

至于说谁是卖国贼?我以前在这个地方说过一句话,我说谈卖,首先手上有货才能卖。他卖国,首先要有国才能卖。而卖国,具体的说只有中共的官员、中共这个党它才有资格卖国,老百姓是没有资格的,因为老百姓手上一无所有,你连4万元都拿不出来,卖什么国呢?

所以卖国的是什么呢?把中国的矿产资源廉价批发给那些奸商的;把农民的土地征收了,用廉价转手卖给奸商,或者台商,或者外商的,这些是卖国贼;还有把家属子女转移到国外,大量转移国家资产,通过在国外留学的孩子又进一步在国内转移资产,这样的人是卖国者,这些裸官在国内洗劫金钱,然后源源不断的把钱输送到国外。我想这是真正的卖国者,就是他们卖的是非常的具体,国家的资源、国家的土地、国家的人命,都被他们卖掉了,而老百姓一无所有。

所以今天这些人说得好,有文革场景说卖国者的时候,我想揭发了他们自己是卖国者,这些各级官员是卖国者,迫害老百姓的人是卖国者,贪官污吏都是卖国贼。

主持人:好的,观众朋友,您现在收看的是《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今天我们探讨的话题是“野蛮引产事件 谁是卖国贼?”同时我们也得出一个答案,就是这个卖国贼究竟是谁。

我们再援引一下《华尔街日报》的中文网编辑,亚洲《华尔街日报》的专栏作家袁莉都放下了主编的架子,发出了女人的怒吼,她说:“前些日子他们重新定义了残忍,今天又重新定义了荒诞。谁能告诉我,黑暗可以有多黑,有多暗?”我想这恐怕也是无数中国国民的心声。非常感谢今天现场陈破空先生的点评分析,感谢观众朋友您的参与和收看,我们下期节目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