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薄熙来为什么公开抢劫李俊

【新唐人2011年8月15日讯】正当薄熙来沉醉于政治局常委的美梦之时,又一个重磅炸弹,在海外某国爆响:44岁的重庆亿万富豪,俊峰集团老板李俊,通过网路寻找,不仅与我取得了电话联系,而且把他的证据材料的副本全部特快专递给我,经过我与加拿大律师朋友的研究和鉴别,我确信这是一起由薄熙来和王立军精心策划的冤案,它是2009年以来“唱红打黑”运动中,继李庄案,方洪案,黎强案等之后,又一个枉法追诉的典型案例,它的奇妙之处在于该涉案人和受迫害者李俊已成功逃出中国大陆,虽然目前尚不安全,但我的近日已发表的一篇长达万六千多字的调查报导,使真相已经揭开。

这两天,我对李俊又进行了深度细致的采访,以下内容是新的故事,它像一只强有力的手一样,无情地撕开了薄熙来所谓“唱红打黑”的真面目,使我们清晰地看到了他的政治野心和徇私枉法的疯狂,从而提高了我们防止文革重演的忧患意识,增强了讲真话的使命感。

抢劫“蛋糕”给了张海洋

薄熙来和汪洋热议“蛋糕论”,吸引了读者的眼球,仿佛他最能公平地分配经济上的“蛋糕”,他说,不能只让一部分人先富,而是要帮助弱势群体共同致富,但他嘴上这么说,实际上是怎样做的呢?

2009年12月4日,他为了取悦于张震的儿子张海洋,背靠成都军区的将领,竟下令拘捕了李俊,先是关押在重庆第一看守所,软硬兼施,逼其就范,当购买了成都军区地皮做生意的李老板,同意补交土地出让金和违约金之后,又把他改押在成都武器库,此间不仅迫使他打电话给外面的分公司领导魏文清准备现款,而且还派人押解他出去四处筹钱,在给足了部队四千多万元的土地出让金之后,于次年3月3日将其释放。

这方面的情节和事实,有多份带公章的文件佐证:成都军区给重庆公安局的题为《关于移交李俊的函》,重庆公安局《关于撤销李俊案件的决定书》,成都军区给华夏银行重庆分行等多家金融部门函等,七张羁押时武器库里拍摄的照片,和一盘审讯时的录音带,这些都无可怀疑地证明了专案组一位领导的肺腑之言:薄熙来唱红打黑所指控的黑社会份子都是虚构和包装出来的,李俊不过是有机会活着出来讲出真相的人之一。

他说,他从1989年开始就和部队做生意,历时二十多年,与军队上层关系密切,他先是承包加油站,后是竟标夺得某驻军物资供应站的667亩土地,搞房地产开发,他不关心政治,只想拚命赚钱,到了2007年12月,他已是重庆有名的前五十位亿万富豪,但自从薄熙来任职重庆,他想拉拢军队,把俊峰企业50亿资产的“大蛋糕”抢夺过来,给了张海洋及成都军区,下令由王立军,郭卫国等精心编织了他的所谓涉黑的罪名,不仅两次拘捕了他,还监禁了他妻子等二十五个亲友,而且还冻结了他的财产,托管了它的企业,没收了他两亿多的流动资金,使他一贫如洗,亡命天涯。

李俊转述专案人员的话说,薄熙来称,他和张海洋是从小在一起玩的铁哥们,他不论是在成都军区任政委,还是履新二炮政委高职,都对薄熙来寄予厚望,也就是说,薄熙来与张海洋利益交换的结果是政治阴谋,在条件成熟之时,他们会果断地发动军事政变,否则,他不会如此疯狂地对一个民营企业家如此大动干戈。这也预示著薄熙来上位后,将把“重庆模式”强行推为“中国模式”,无数个李俊将携款潜逃或被打成黑社会。

彭治民案也是冤枉的

近期重庆宣判了一系列所谓涉黑案,民营企业的大老板彭治民就是其中的一个,如果仅从薄熙来严密监控下的重庆媒体报导看,他真是十恶不赦,不重判不足以平民愤,但真相到底如何呢?

李俊首次披露了事情的经过,他说自己和彭治民很熟悉,大家都是有名的商界老板,也是有缺点的普通人,可能他们经营过程中,由于法制的不健全和自身修养不够,都有这样或那样的错误,但我们绝对是民营企业家,不是什么黑社会,拿彭老板所经营的重庆希尔顿酒店来说吧,它多年都是按部就班地做生意,只是因为得罪了一个当官的就出了大事。

他说,去年有一个湖北省的副省长到访重庆,这个人薄熙来很看重,他入住五星级的希尔顿酒店时,拒绝在总台出示居民身份证,和值班经理,服务员发生了口角,实际上,重庆公安局有明确规定,不论什么人,不论来自何方,都必须登记身份,如果副省长是暗访,也可以由总台保密,但不能搞特殊,不料此官员不依不饶,向薄熙来告状,正好他也听到了彭治民多次私下批评重庆打黑“黑打”的问题,还接受过海外媒体的采访,表示了对薄熙来的不满,所以,薄熙来气不打一处来,恼羞成怒,就下令王立军,以希尔顿酒店涉黄涉黑为借口把彭老板投入了监狱。

可怜的彭治民判了重刑,真相至今被掩盖着,他没有李俊这么幸运,他要讲出事实真相还得等待不知多少年,如同黎强替计程车司机维权而顶撞薄熙来一样,彭治民就因为一次小小的冲突和几句言论,而失去了自由和亿万资产,还背上了一个黑社会的臭罪,这不是文革重演是什么?!

文强站错了队

由于商场和官场联系密切,重庆的大老板没几个人不认识文强,我曾多次追问李俊,他到底是不是贪官,李俊说,文强是一个非常谨慎小心的司法局长,他描绘了一个生动的故事情节,有一次,李俊请文强吃饭,只有他们两个人,刚开始找了一家比较豪华的餐馆,还没等进门,发现门前有一辆带标志的警车,这时李俊开车拉着他,文强说,换一家吧,让我的部下看到不好啊,于是,他们七拐八拐,又找到了一家僻静的小地方吃了便饭,又由李俊送他回家,但在路过一个交叉路口时,前边的车因交通事故而堵塞,一个指挥车辆的民警认识文强,但他对李俊说,绕开走吧,别惊动了他,于是他们又调头回驶,绕弯很长时间,才把文局长送回了家。

李俊说,重庆当官的不少人都贪,但我求文强办事,没送过钱,就是吃吃饭,喝喝酒,唱唱歌什么的,可能他不是最贪的官员。那么,薄熙来利用张弢案绑架了公检法,为何第一个枪毙了文强,历时十一个月就速战速决呢?我进一步追问他,李俊披露,文强和贺国强,汪洋的关系十分密切,他们在2007年12月之后,依然保持交往,互通资讯,还时常流露出自己京城有靠山的样子,这使薄熙来咽不下这口气,原本中央把汪洋到广东,而同时把薄熙来贬到山城,这已经使他很窝火,岂能善罢干休?这正是薄熙来“唱红打黑”,用文强案敲山震虎的主要原因。总之,我请教李俊重庆打黑有多少冤案?他毫不思索的回答:百分之七十是假的。

2011年7月23日于多伦多

文章来源:《开放》杂志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