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虎妈”酿悲剧 模范生弑母

【新唐人2011年4月5日讯】 (大纪元记者谢如慧澳洲阿德雷德综合报导)正当美国的虎妈、耶鲁大学华裔教授蔡美儿在和家人庆祝优秀的长女成功获得两所顶尖大学录取的时候,地球的另一面,一个富足的华人家庭里精英学校的模范生,涉嫌因不堪母亲望子成龙的压力杀母潜逃被澳洲警方全球通缉。嫌犯拥有过人的音乐天赋、勤奋上进、温和而有教养,很难把这一切和命案联系起来,但是悲剧确实发生了。

据警方猜测,19岁的李伟(Wei Li, 音译,英文名Daniel Li)上月19日在阿德莱德Burnside区家中将母亲击打身亡后搭机飞往墨尔本,3月23日凌晨由于南澳警方疏忽离境逃至新加坡,可能其后又乘上另一班前往香港启德机场的飞机,目前很可能藏身在中国大陆。但警方还无法确认具体行踪。李伟现已被警方列为本案头号嫌疑人,并进行国际通缉

李伟的父亲陆建在4月1日亡妻田红霞(又名Emma Mei Tian)的葬礼后,一直借住在朋友家中。接到警方通知时,他正在中国南方出差,至今无法接受同时失去妻儿的残酷现实。

根据《广告人报》(The Advertiser)的披露,李伟一家三口2001年从深圳通过商业移民到澳洲后,父亲大部分时间在中国经商,母亲带着儿子在阿德莱德生活,同时还在 King William 街经营著一家名为China House Trading的家具公司。在朋友眼中,这家人低调,但很正常。据悉,他们移民时带来了一笔相当可观的财富,但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起命案与金钱纠纷或犯罪活动有关。

音乐天赋极高的“模范生”

李伟到澳洲后,就读于阿德莱德著名的私立学校阿尔弗雷德王子中学(Prince Alfred College,PAC),并很快以优异的学习成绩和出众的古典音乐演奏天赋脱颖而出。他曾召开过个人音乐会,参加过弗林德斯大学承办的一个全澳科技项目,获得多项学业成就大奖,并坚持用中文研习经济学。

去年11月,李伟以几乎满分的成绩从阿德莱德著名的私立学校阿尔弗雷德王子中学(Prince Alfred College)毕业后,被阿德莱德大学法律系录取,他从上月开始就读双学位,同时还继续演奏钢琴、小提琴和长笛。

总是把学习放在第一位

凶案曝光后,熟悉李伟的人都感到震惊。阿尔弗雷德王子中学校长塔图(Kevin Tutt)在给《广告人报》的一份简短声明中称李伟是一个“模范生”。朋友们则形容他是一个勤奋踏实的好学生,虽然人缘很好,朋友很多,但总是把学习放在第一位,却很少提及他的母亲。

李伟在中学的好友卢梭(Aaron Russo)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丹尼(李伟英文名)总是愿意为任何人做任何事,他是那么好的一个人,这件事让我们都惊呆了。”在同学眼中,李伟就是一个非常聪明的普通人,很正常。

一个朋友回忆说:“我曾经在学校组织的一次郊游中和他睡过同一帐篷,你从看到他的第一眼就知道他根本就不可能伤害任何人。”而一个熟悉李伟家,但不愿透露姓名的女士也说,李伟是一个优秀、有教养的孩子,“很文静,说话轻言细语,但很可爱。”

李伟母亲在分数上给了他很大压力

不过朋友们都知道,李伟有一个对他学业要求很高的妈妈,这让他倍感压力,并常常感到不开心。母亲望子成龙,不惜每年花5万澳元支付私校学费和聘请私人音乐教师。一名友人同情地说:“他妈妈在分数方面真的给了他很大压力,他不太愿意提这些事情,但朋友们都知道他有很多烦恼。”

在母亲这方面,知情人透露,田红霞为儿子感到无比骄傲,经常在友人面前夸耀李伟在学业和音乐上的成就。田的商业合作伙伴张女士(Ireni Zhang)形容她“很爱儿子,但也很严厉”。

澳心理学家:严厉教育让许多孩子充满复仇的幻想

我们目前还不清楚田红霞以什么方式,给自己的儿子施加了多大的压力,也不知道李伟是否有机会让母亲知道他的不开心,但每个华人家长或多或少地都能体会母亲望子成龙的心情。严厉的中国式教育究竟会让孩子成材,还是会扼杀他们的幸福?

虎妈的故事没有得到澳洲许多母亲和心理学家的认同,墨尔本呢太阳先驱报周日版曾对85位母亲的调查显示,除一人外,所有调查者都偏爱温和的管教方式,没有人会因为孩子的功课拿不到A而惩罚他们。多数人认为学术、体育或音乐上的成功并不比孩子的快乐更重要。

来自罗维(Rowville)市的亚瑟(Cassandra Zohrab-Arthur)是一位三个孩子的母亲,认为“老虎妈妈”容易对后代造成长期伤害。“我能理解望子成龙的心情,但这不应该为之而不惜一切代价。这样的孩子,会被班上的其他同学孤立起来。”

墨尔本心理学家格雷格(Michael Carr-Greg)说,他的一位青少年病人在这样的管教方式下自杀了。“他连续4年在学校拿到最优秀学生称号,最终他不堪重负,从桥上跳下。另一个患者在12年级成功考入墨尔本著名的公立学校后崩溃了。”

“这种教育方式的结果就是,许多孩子都充满了复仇的幻想。他们不怎么爱父母,而是想着找他们算账。”

澳大利亚儿童时代基金会会长图西(Joe Tucci)博士,也是一位儿童心理学家,也谴责蔡氏的教育方法,“她的一些做法接近虐待儿童。你并不需要用残酷和高压的方式促使孩子做到最好。 ”

李伟一家的悲剧似乎印证了上述心理学家的观点。李伟目前行踪成疑,其犯案的真实原因尚不得而知,但他的经历为澳洲妈妈们,尤其是澳洲的中国妈妈们敲响了警钟。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