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盛中共帮凶自残嫁祸法轮功 被警方逮捕并起诉

【新唐人09月09日讯】(大纪元记者李新纽约报导)9月7日下午,一名叫Rong Sen的中共帮凶再次在纽约法拉盛街头暴力攻击法轮功学员郑先生。与此同时,该帮凶祭出自残阴招,在自己身上划出血印,并恶人先告状,向警察诬陷法轮功学员“攻击”他,警察将二人同时带走,随后检察院将无辜的法轮功学员释放。


中共帮凶Rong Sen。法拉盛居民说﹐此帮凶十分奸诈。该帮凶自5月份开始几乎每天出现在围攻现场﹐恶行多次在大纪元曝光。(大纪元)

中共帮凶就地被警方拘捕,并被检方以三级骚扰罪(Third degree harassment)、三级企图攻击罪(Third degree attempted assault)起诉,至截稿时仍在押。据悉,检方正在检察该犯的犯罪记录,如果有前科,将加重处理。

法轮功学员郑先生指出,中共帮凶赤裸裸地在法拉盛街头使用如此极端、阴毒、流氓的招术嫁祸法轮功,昭示中共在法拉盛的彻底失败、以及它在国际社会献丑进入新的阶段。

中共帮凶暴力攻击法轮功学员

法轮功学员郑先生于9月7日下午3点至4点左右,路经法拉盛Kissena中美超市对面中共帮凶的摊位时,被暴力攻击。

郑先生告诉大纪元记者:“我当时路过那个摊位时,看见一个男子在向法轮功学员喊叫,我就说了一句‘天灭中共’,突然他变得非常疯狂,冲上来抓我的衣服,揪住我的衣领拽我,我尽力摆脱。”

郑先生说:“在整个过程中,我没有任何还手,法轮功学员即使在遭受残酷迫害时,都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

据一位现场民众透露,在中共帮凶攻击法轮功学员郑先生时,很多围观民众都斥责那个中共帮凶。


中共帮凶Rong Sen在攻击法轮功学员郑先生(大纪元)


中共帮凶Rong Sen在攻击法轮功学员郑先生(大纪元)

中共帮凶使用自残阴招嫁祸

郑先生告诉记者,“这时警察来了,警察本来是要抓他的,因为是他在打人,攻击我。谁知他恶人先告状,说我打他。”

他说:“这时,他出示自己在胸前的两道血印子诬告我,说是我攻击了他。警察当时不了解这个情况,以为是我伤了他,就把两个人都带走了。”

郑先生说:“事后才了解到,在事件过程中,这个帮凶把手伸进自己胸前,在里面划出两道血印子,当时没有注意到,他用这种自残的毒招嫁祸我。”

新唐人电视台记者胡先生当时在现场,他录下了整个事件的经过。从录像记录中可以看到:中共帮凶Rong Sen攻击郑先生,揪住郑的衣领、拽、拉、扯人,导致郑的衣服两处破碎;录像也清楚记录了Rong Sen自残的动作。


法轮功学员郑先生在皇后区检察院门前展示他的衣服两处被扯破。(大纪元)

郑先生被检察院无罪释放

郑告诉大纪元记者:“被警察带走后,去了皇后区检察院。在皇后区的检察院里,一位检察官问我为什么他打我?我说我只讲了一句话:‘天灭中共’。结果那位官员说‘你无罪,没有问题,可以回家了’。”

郑先生说:“我后来了解到那个男子叫Rong Sen,在整个事件中,我是无辜的,反被诬蔑。这个事件说明中共帮凶利用造假手段,甚至不惜利用最低级下流的招术,对法轮功进行构陷。”

新唐人记者胡先生同被中共帮凶一伙儿诬告

新唐人电视台的记者胡先生于9月7日在法拉盛值班做采访,录下了事件的经过,并且他本人也被中共帮凶一伙儿诬告。

据胡先生描述:“下午3点左右,在法拉盛缅街国泰银行附近围了一伙人,我在那里摄像,把事件经过拍摄下来。在录像过程中,遭中共帮凶的攻击,仍官司缠身的中共帮凶李华红打坏了我的摄像机显示器。这时警察赶来,让他们收走摊位,把他们驱赶走了。


仍官司缠身的中共帮凶李华红。(大纪元)

“这时,突然一个西人老头儿告诉警察说,他看见我打了那个中共帮凶Rong Sen。”

“我当时非常震惊,因为我一直未注意到这个西人的存在,不知他从哪里冒出来的。警察开始盘问我。”

胡先生透露:“警察拿走了我的证件去核实,叫我在现场等著。这时,我看见这个西人与那几个帮凶在商量什么事情。至此我才明白,原来他们是一伙儿的,刚才是在演戏。”

“中共献丑进入新的阶段”

被攻击和诬陷的法轮功学员郑先生指出,5月17日以来中共在法拉盛的围攻和诬陷早已失去市场,纽约警察至今已抓捕16名肇事者。进入8月,中共帮凶开始改变策略,用街上摆桌子搞征签的方式诬蔑法轮功。然而,几周下来绝大多数法拉盛民众并不买它们的帐,绝望中的中共帮凶于是再出新的损招。

郑先生说:“中共帮凶两个多月的丑恶表演,已尽收民众的眼底;而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学员展现的祥和也为民众认知,中共帮凶的暴力和谎言只能使自己曝丑。”

他说:“用自残这种低智、低能的阴毒招术,除了使中共帮凶自己承受自虐的痛苦之外,也成为这些帮凶没招了的最佳诠释,也昭示了中共在法拉盛的彻底失败,以及它在国际社会献丑的新阶段。”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