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第九百五十期】何祚庥与伪科学

【新唐人】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新唐人》《热点互动》栏目。12月13号中国湖北省的《长江商报》登了一则消息,说中科院的院士何祚庥在武汉生物工程学院作学术报告中认为,中国中医的阴阳五行学说是伪科学,当场有该院的一名教授予以反驳,二人展开了激烈的辩论。

由于他们辩论的内容涉及对中国几千年来传统科学的认知,因此也备受各方的关注。今天我们就来听听本台特约评论员元庆先生对此事的看法,元庆先生您好!

元庆:史鉴你好!

主持人:请您谈一谈您对这场辩论的看法是如何呢?

元庆:这个辩论呢,因为何祚庥在里面讲,中医所说的像什么寒症、虚火上升等等…他说这种名词本身就是不科学的。另外他也提到了,中医的指导思想“阴阳五行”金、木、水、火、土等这个东西,他说这根本就是伪科学,从这以后就引起大家很多的不满。

比如他还举了一个例子,说中医为什么不能治好血吸虫症,因为它本身就是不科学的。他举出来这些例证,我在这边不是想…因为这个东西他们辩论了十几分钟,事实上中医和西医到底孰好?孰不好?这个问题不是我们在一时之间能够讲清楚的,但是我要讲的是它这种辩证方式,它这个论证基点,我觉得是非常不科学的。

比如在之前,有一位演《红楼梦》的女主角叫陈晓旭,因为陈晓旭一向都去看中医,她不想看西医,她得了癌症,一直到末期,后来死掉了。在这件事情上,何祚庥也对她批评,他说陈晓旭死掉是被中医害死的,因为她看了中医。

在这个事情上,记者就问他,你为什么好像要全盘否定中医?他就说了,中医的指导思想是阴阳五行,有90﹪都是糟粕的东西。基本上他还是用一个狡辩的方式来辩,事实上他对于传统的这些东西,很多他是不接受的。

我要讲的就是,中医有看不好病的地方,但是不能说中医它这套理论完全是不科学的。因为我们知道中医它这么多年下来,事实上是有它的价值存在。而且中医在这么多年流传下来,有很多精华的东西其实是失传了,尤其经过文化大革命以后,很多中国传统文化精华的东西都失掉了。

所以不能说中医本身是不科学的,应该说现在留下来的,可能很多精华的东西都失传了。那么对于何祚庥所讲的这些论证,我觉得不像是一个治学严谨的人所讲出的话。对于这个事情,这是我的看法。

主持人:谈到何祚庥这个人,他在学术界是怎么样一个人呢?

元庆:因为这个事情,有一位崔君达先生在香港的《开放》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关于他们之间的一些关系,其中提到了何祚庥是1951年…他有次在中央电视台的一个广播中讲,他是1951年从清华大学毕业,毕业以后到中宣部去工作。

他到中宣部的第一个工作,就是给中宣部的部长讲量子粒学,物理学里面的量子粒学,一讲讲了7个月。那么崔君达对这个事情他有个评论,他说他是胡说八道。为什么说他胡说八道呢?因为第一、当时量子粒学不属于大学里面的课程,它是研究所里面才有的课程,所以第一个,他在大学里面根本就没有学过这个。

第二个,讲到他本身在大学里面基本的学术素养。他是1947年进清大,1947年暑假以后进了清大,可是1947年底的时候,共军就已经包围了北京城,当时学校就停课了,所以基本上他连第一个学期都还没学完。

到了49年,就是中共夺取政权以后,他就担任了党支部书记,开始很热衷于政治,比如去批斗他的一些教授等等,所以根本他的心思就没有用在学术上面。

到了1951年毕业以后,根据崔先生的描述,他在学校里面,根本连一个学期的成绩都没有,所以他可能连物理学的基本功都不具备,更不要讲量子粒学方面的常识了。所以很多人就讲,他有很多的名声,可是很多是“浪得虚名”的。

主持人:所谓的科学家呢,应该是态度非常严谨、非常诚实,那像何祚庥这样操守的人,为什么还得到中共的重用和礼遇呢?

元庆:我们知道中共它需要这样的人来做,在各个领域里面它需要有这样的人来做为它的…比方说它在这方面培养一个专家,这专家是听中共的需要,它们互相配合。中共利用他在各方面的能力,把这个人培养出来,成为这方面的专家;那么这位专家也成为中共的打手。当中共需要对什么样的团体、什么样的个人进行批判的时候,这样的人是很好使用的。

那么我举个例子,在1966年的时候,北京开了一个科学会,在当时他就提出来…因为何祚庥很有名的就是他提出了一个“层子模型”,他用毛泽东的思想指导基本粒子研究,发表了这么一个论文。

他认为层子这种东西存在的,下面有一层层无限小的粒子,其中包括他提出的“无子”和“毛子”。什么叫做“无子”呢?“无子”就是“无产阶级之子”;“毛子”就是“毛泽东之子”,提出这种用毛泽东思想来谈论粒子科学。

这个东西一提出来,不管后面有没有实验或实际情况到底如何,我们现在不管他讲的对不对,但是这个东西提出来以后,大家就奉为圭臬,觉得这非常非常有道理,因为他等于是把政治和科学结合在一块儿了。所以这个东西还被视为是中国科学上的一个伟大成就。但就像我刚刚所说的,其实这是一个相互利用的关系。

主持人:元庆先生,您刚才谈到了何祚庥是中共培养出来专门用于打人的工具,您能不能举几个例子呢?

元庆:1988年的时候,在张家界举行一个哲学研讨会,在这里面其实中共已经内定了…因为我们知道,当时在中国的物理学界,方励之先生也是非常有名的。那方励之我们知道,他是鼓励学生要有民主思潮、民主思想的,所以中共一直处心积虑的要打压他。

那么在这场研讨会里面,其实中共它内定了要让何祚庥在这个研讨会里面显得突出,然后把方励之给打下去,从学术上把他给压下去。所以它不让方励之参加这个研讨会,然后让何祚庥发言。

他在发言里面讲到,他说,“方励之他胡说些什么,他认为宇宙中现在已经研究发现,能量是可以无中生有,所以这种守恒定律已经不存在了,所以马克思主义的哲学要垮台。”他用这个来批评方励之,用他的立场来讲,他就说现在没有实际科学可以证实这一点,所以他要保卫马克思主义,不会让它垮台。

他就是用这样的论点,让大家没有办法,因为他一跟政治挂勾以后,没有人敢出来讲任何话。所以这个会完了以后,回去以后,他的发言就成为整个会议的主旨,这是其中一个例子。

那么另外第二个就是他跟崔君达之间的争论。1996年的时候,崔君达在《光明日报》发表了一篇文章,意思就是说他在挑战粒子“夸克模型”到底存在不存在?因为在过去三十多年的研究当中,并没有实际发现,所以到底存在与不存在,现在还没有成为定论,所以他只是提出这样的研究。

而鼓吹“层子模型”的人,就是何祚庥这些人,他们不管怎么样就说这个东西一定存在,依照毛泽东的理论思想来讲,一定存在。你这是把哲学的东西,或者以一种思想、信仰的东西去证实科学的东西,他觉得这样是不科学的。

他这样发表出来以后,何祚庥就开始对他进行了一连串的动作。从一开始的时候,包括在《光明日报》,他跟《光明日报》的副主编讲,不能支持他这种文章,因为这是中宣部的一个正确舆论导向的问题。那么同时,他也跟其他一些报社的记者说,也跟他们的社长都交代了,所以这些记者也都不敢去刊登相关的东西。

接下来,他就在“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里面对崔君达的理论进行批判,在《科技日报》上面发表了一些文章,并且不让崔君达有机会去答辩。就用这样的方式,等于完全把人绑起来、束缚著,对他们去做。之后从北京到武汉、四川等等地方,就开始举行一系列这种会议,说崔君达这个理论是伪科学而加以批判。

他一贯的手法,就是先找一些人,这些人在学术界里面他必须碍于各种关系,比如说如果不在这上面签字的话,他可能会受到一些压力,他可能饭碗不保;那么像媒体这些人也是一样的。他用这种手段来批判,批判这么一个他要攻击的人,完了以后,再把这个人用各种办法斗垮、斗臭。

主持人:那元庆先生,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说像何祚庥这类的所谓科学家,他对于民族还有民众有哪些影响呢?

元庆:我想影响当然是很大的。我们都晓得科学就是要有不断求知的精神、求真的精神,那么到底什么东西是真的?我们现在不了解的东西,你不能说它就是不存在的,那可能只是我们还没知道的。

比如在中古世纪的时候,如果你讲地球是圆的,当时要是何祚庥这样的人在的话,那他一定把你批判到死,地球怎么会是圆的呢!所以这样的话,对于国家的科学、对于求知来讲,我觉得他所推想的其实才是真正的伪科学。

主持人:那么中国民众该如何辨识和摆脱这种欺骗和束缚呢?

元庆:我想这个其实是蛮简单的。中国民众现在能了解中共的本质以后,知道它所要推出的东西很多都是做宣传,是一个政策导向。所以应该要多思考,对于某一个问题出来以后,听听这边怎么讲、听听别的意见怎么讲。那么有些人他不能够讲或是不敢讲的话,可能有其他的因素存在。

所以我觉得做为一个老百姓、做为一般人民来讲,应该擦亮眼睛,什么事情都要凭自己的思考,多听不同的意见,我想这个东西在目前来讲,应该大家已经做得很好了。

我们今天只是举这么一个事件,就能够看出它一些很荒谬的地方、很不足的地方。那么对于有些人专门说别人是伪科学、说别人是等等等等的一些名词、说别人是迷信等等来打击他,我觉得我们一般人应该好好的思考,到底真实的情况是怎么样,这才是最重要的。

主持人:好,元庆先生,今天我们节目时间已经到了,感谢您的精彩评述。观众朋友,也感谢大家的收看,我们下次节目时间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