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

关注热点话题,真诚与您互动。观众友们大家好,又到了《热点互动》节目时间,我是主持人林云。上周四,加拿大总理哈珀及其它三大政党的党魁在渥太华国会山正式的就早年的华人人头税问题,公开向华人道歉。这一举措受到华人社会的欢迎。如何面对历史纠正错误,建立公正和谐的社会,加拿大政府迈出了可喜的一步,我们今天就来关注这一话题。今天的特约评论员是大家熟悉的李天笑博士。

主持人:天笑博士您好。

李天笑:主持人好。

主持人:天笑博士,当年加拿大政府为什么向华人征收人头税,它的背景和原由是怎么回事?

李天笑:说来话长。这确实是像刚才您讲的姗姗来迟,但绝对必要的谢罪或者道歉。我们中国有一句话叫做“过河拆桥”,实际上这是一个非常典型过河拆桥的例子。在一百二十多年前,当时加拿大正在处于一个上升的阶段,需要建立一条东西大的铁路,就从中国的广东引来了很多华工,还有早年开金矿的时候,从美国也过来一批华工,大概有一万八千多人参加了铁路的修筑。

当时的生活非常艰苦,华工干的是最艰苦的事情,但是得到的工资又非常少,他们都没有吃蔬菜,吃的是那种很简单的食物,住在一个工寮里面。但是在铁路建成的时候,也就是在一八八五年建成的时候,没有见到任何一个华工出现在开幕剪彩的典礼上。

主持人:就是通车的仪式上。

李天笑:对,也就是说最后一颗道钉打下去的时候,却没有一位华工的见证人。反而在一八八五年之后,加拿大觉得华工的利用价值己被利用完了,血汗诈干了,就对他们采取征收人头税的方式,你才可以留下来。每个人要做事当时最初是五十元,后来增加到一百元、五百元。我们知道当时五百加元的价值是非常大,当时几乎相当于一个华工两年的工资。另外,据说可以在当时的中国城买一到两栋的房子。所以对华工来说是一笔非常大的经济压力,因此很多人就没有办法到加拿大跟他们的家属团圆。

因此这个现状一直到一九二三年以后才改变,但是这个改变并不是情况好了,而是更加坏了,为什么呢?因为通过了一个彻底的《排华法案》,就是禁止华人入境,一直到了战后才取消。

因此这次对华人的谢罪,应该说是加拿大政府对自己良心、对自己过错的一种认识的表现,同时也洗刷了华人百年以来的耻辱。确实是在加拿大的历史上,特别是在整个北美历史上,作了一个很好的榜样。

主持人:您刚才说到1923年的时候停止征收人头税,但是到47年的时候才停止《排华法案》。那么从47年到现在也将近60年的时间了,今天的加拿大政府才来纠正这个错误,已经过去了大半个世纪的时间,为何要经过这么漫长的时间才能纠正这样一个明显的错误呢?

李天笑:这个我们要从几方面来看。一个呢,就是加拿大对于人权的关注有一个发展过程。我们知道对华人来说,在49年之前几乎是没有投票权,过着一种基本上是二等公民的日子,他们没有任何的政治权,更不用说从选举到参政等等,完全是不可能的。

到49年之后,华人就开始大量的进入加拿大。到现在为止,大概在三千多万人之中,华人是一个最大的少数民族,大概占到3.5%左右。同时华人也开始大量的进入政界,目前在政府里工作的就有40多位,在联邦议会当中目前也有五位。因此随着华人政治地位的提高,使得华人对这个问题的关注就越来越加强。从85年开始的时候,华人开始成立各种团体了,开始为人头税的受害者、纳税人,请求政府要进行谢罪、赔偿,这是一点。

但是从另外一方面来看,加拿大政府实际上也受到了各方面的压力。我们知道战后人权的观念开始深入人心,成为各国的外交政策,特别是西方民主政府外交政策的一个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加拿大政府当然也是这样。

另外,加拿大政府是一个民选的政府,因此它须要符合民意。当华人整个势力开始不断增强的时候,加拿大政府就开始注意到应该把华人对政治的见解以及他们历史上的冤屈,都应该得到平反,给一个正确的说法。

加拿大政府实际上从90年代初就开始提出各种方案,比方说93年的时候,当时的保守党穆兰尼政府,曾经提出过可以用建设纪念馆的方式来对华人谢罪。但是由于华人之间对这问题主要有两种不同的看法,比方说有一种看法认为要赔偿到个人,就是平权会的看法;另一种看法认为,就是一种象征性的、集体性的赔偿,主要是加拿大全国华人联合会。

但是加拿大华人联合会这个组织背后跟中共有比较密切的关系,因此他们一些跟政府的协议受到人头税纳税人以及他们家属的反对。因此在这个问题上加拿大政府也是在左右寻找一种比较好的解决方式,所以一直拖到2006年才得到一个最后的解决。

主持人:不管怎么样,尽管是姗姗来迟,毕竟今天是正式的向华人道歉了。那么今天加拿大政府勇于去面对这个历史,和政府过去犯下的错误,那您觉得这件事情的意义何在?

李天笑:这个意义我觉得是非常大的,为什么呢?一个政府,如果是一个民选的政府,不管它在历史上犯下怎么样的错误,是大是小,它都要根据民意来认识自己的错误,这样的话呢,只有认识到这个错误以后,它才能为将来自己所做的东西做一个铺垫。

主持人:不再重犯这样的错误。

李天笑:对。这是一个很根本的,在民主社会当中这是一个非常根本的东西。我们知道很多西方的政府都有这样的情况出现,比方说,在美国当时马丁路德.金的民权运动,最后肯尼迪政府同意了,向民众做出了让步,最后得到了承认,黑人的权利;甚至在更早的时候,我们看到美国黑人的南北战争之后,也取得了自己的权利。

因此,在一个西方民主政府当中,对于人民的态度完全根据…因为它本身就是一个民权的政府,所以它必须向人民负责,有的人认为就是它是一个怎么样怎么样自由民主,但实际上很根本的一点,就是它是一种相辅相成的,它的权利来自于民众,所以它必须向民众负责。

主持人:做为华人来讲,我们当然关心华人社会,我们知道中国在中共执政这几十年的历史当中,它其实对自己的人民犯下了很多的罪行,还不是对其它的主义了。那么,您认为加拿大政府今天对华人当年不公平法案的道歉,这种举动对今天的中共政权有什么借鉴之处呢?

李天笑:我觉得是有很大的借鉴的榜样作用在。比方说,当时里边我觉得有两个最重要的原则,就是一个民主的政府它就是必须要符合民意,因为它的权利来自于人民;另一方面讲,民众具有选票,有问职的权利,就是政府有认错的义务,民众有问责的权利。

这一点来说,我觉得也不用多讲什么,比方说是清明政府、和谐社会,用不着讲,只要真正的按照民众的要求去做,比方说,“六四血案”这么多学生死去,他们的母亲不断的在向政府申诉;另外,在“文化大革命”中有这么多人受到无辜的冤屈,他们的家属基本上没有多少人得到任何经济上的赔偿。

另外,我们再追究到更前面,从四九年开始,历次政治运动中,有多少人受到牵连和株连,受到了迫害,死去的有八千多万,这些人也没有得到认真的赔偿,甚至对他们有没有一个正确的说法,政府在这方面其实做的都是非常的马虎,或者是基本上都是在掩盖过去的罪行。

在这样一种情况下,加拿大政府做出这么一个平反或者是他们叫做“承认、道歉、平反”,实际上是给所有世界上的政府树立一个很好的榜样。

主持人:有人会这样说,说加拿大政府它还是一个民主的政府,它纠正这个错误都用了大半个世纪的时间;对于中共现政权来讲,指望它在短时间内纠正自身犯的错误,有这种可能吗?

李天笑:我觉得时间不在于长短,不管罪行或错误是什么时候造成的,都有必要进行认错、悔改。比方说,加拿大政府实际上它是对一个少数的族群,就是说它的政府实际上是由多数的民众选上去的,华人只是少数的族群,而且事情已经过了一百多年,它尚且能够对一百多年前的事情进行反省。

但是,中国我们看到这个事情都是新鲜的,刚刚发生不久的,比方说汕尾的事件,汕尾血案,十几二十名民众被武警打死;另外,像过去万洲的事件、中国文革事件、六四还有现在迫害法轮功等等,这一系列的血案都是新鲜发生的,很多的民众都是记忆犹新,而且很多人还继续受到迫害。

中共政权和加拿大政府相比较的话,更有义务对民众进行赔偿,重新恢复他们的名誉。但是中国政府做了什么了呢?什么都没有做!目前来说,仍然继续在用原来暴力的手法和掩盖罪行的谎言,利用媒体遮盖的手法来继续进行统治。换句话说,它对过去的手法不认错的话,也就是认为它是对的,会继续用暴力和谎言来统治;换句话说,将来就没有穏定,也谈不上和谐。

主持人:但是,有的朋友他会认为现在中国经过经济发展,老百姓的生活有了改善,过去的历史就不要再去追究了,我们还是向前看。您认为这种观点怎么来看呢?

李天笑:我觉得谁也没有想要追究历史,是吧?你看二次大战的时候,日本人侵略中国,很多民众都不愿意再去想这件痛苦的事情,但是它不能够流去啊,它抹不去啊!事实上,中共在“六四”当中对这么多人进行屠杀,你看“六四”那些家属,家里面死了人他能够忘掉吗?

现在有很多民众他们的家被拆了,母亲和父亲被抬出了拆去的废墟,这些人他没有地方住,他能够不上诉吗?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不是说民众愿意去记,而是中共政权它确实是应该为老百姓着想,为他们的生计着想,为他们的生命、政治权利着想。所以说如果它继续用过去的手法,将来实际上也是会持续这样的政策,使得老百姓的日子过的更不好。换句话说,过去的作法不得到纠正的话,那么民众的生活也不可能得到改善。就是这么一种关系。

主持人:我们的时间到了,感谢您参与我们的节目。观众朋友们,有句话叫做“忘记了历史,就意味着背叛”,如何面对历史,如何面对现实,我们每个人可能都有自己的思考。感谢您收看今天的《热点互动》节目,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