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菁英論壇】川普如勝選 白宮會搬進紐約監獄嗎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4年06月06日訊】上週末紐約曼哈頓一家法院裁定,美國前總統川普34項重罪罪名成立,涉及到偽造財務文件和試圖影響聯邦選舉。作為前總統以及今年美國大選的共和黨總統候選人,這項判決引發了一系列問題:川普是否會因此失去總統的競選資格?如果川普進入監獄服刑,那麼保護總統候選人的特勤局人員是否需要陪同入獄?更進一步的問題是,如果川普勝選作為總統,美國的最高行政權力中心,以及美國三軍的最高指揮中心是否需要搬到紐約州的監獄裡面去呢?

川普不失去總統候選資格 當選無法赦免自己

美國常識學者、資深媒體人方偉在新唐人《菁英論壇》節目中表示,川普被定罪不會影響川普成為總統候選人。根據憲法第2章的規定,總統候選人有三個條件,一是出現在美國,二是年齡在35歲以上,三是在美國居住了14年。除此之外沒有任何其它條件,所以在美國歷史上在監獄裡頭服刑的時候競選市長、競選其它公職,這都是有先例的,當然在監獄裡頭服刑競選或者被判有罪競選美國總統,這在歷史上是沒有的,歷史上也沒有一個前總統被判有罪。但是根據憲法川普目前的情況不會失去競選人的資格。

方偉說,川普進監獄是一個大概率事件,現在主要是看法官了,法官梅爾尚對川普定罪的傾向性是蠻清晰的,根據他以前在法庭上的表現,包括對檢辯雙方證詞的處理,以及對於陪審團的指示意見,我覺得他希望能夠把川普關進監獄。如果川普真的進了紐約州監獄的話,特勤局也得進監獄去保護川普,紐約獄方已經說了,他們已經做好準備,而且跟特勤局已經開始溝通。特勤局倒是很靈活,國會給它的任務就是保衛總統或者前總統或者副總統的安全。特勤局要完成總統不會被人身侵犯,被人身威脅這個任務,肯定做得到。而且紐約獄方也沒有辦法去阻擋川普的這個憲法權利,這是國會賦予總統的權利。當然這件事情確實是前所未有。

方偉說,美國的州權和聯邦權是兩個非常不同的政治實體,雖然美國憲法賦予總統赦免任何罪犯的權利,但是那是違反聯邦法的罪犯,州法他不能赦免。現在川普牽涉了四宗刑事案,一宗是1月6日的沖擊國會案,一宗是海湖莊園的機密文件拿回家的案子,這都是聯邦的起訴案,如果川普被判有罪的話,如果他選上總統,那他自己給自己簽個赦免令就赦免了。但是亞特蘭大的干涉選舉案,紐約的這個封口案,都是州起訴的案件,如果判決有罪的話,作為總統他是沒有辦法赦免自己的。

方偉表示,如果川普當選,即使關在州監獄裡頭,他也可以履行總統職責,他在那可以辦公的,他的內閣成員可以跑去那里。但是這將成為美國在全世界面前的一個大笑話。這是美國前所未有的事件,這個問題的解決方案也可能是前所未有的。美國最高法院是可以解決這個問題的,美國憲法第六章規定的,聯邦法是最高的,可以壓倒州法。所以最高法院如果說這不像話,把案子拿到到手中說,這個案子消掉,那麼川普就可以回到真正的白宮。但是大家知道最高法院不是任意去點菜處理的,要么是要一個案子上訴到那邊去,或者說極其違反憲法的情形,它才能去做。川普現在已經呼籲最高法院直接介入,不要再經歷紐約兩級上訴院,拖個沒完沒了的,但是最高法院也不會直接做這個事情,沒有走完程序,它就不會做。

川普案定罪模糊 司法政治化美國蒙羞

獨立電視制片人李軍在《菁英論壇》表示,最近有人在採訪川普的時候就問了,如果你入獄那怎麼辦?川普說我OK。說明川普已經做了一個最壞的打算了。不過如果川普真的在監獄裡處理國家公務,我覺得那其實是美國的恥辱。一句話,只要川普不尷尬,尷尬的就是美國人,特別是那些敵視他的左派人士。川普的案件現在已經成為了一個國際笑料,從目前的形勢來看,這項定罪不但沒有阻止川普競選,反而成了一種推動力,使更多的人出來支持他。五月份美國人對川普的捐款已經達到了1.4億美元,而且有30%是新捐款者,這一點非常重要。而且一些華爾街的大佬也罕見的開始對川普進行大額捐款。

李軍說,雖然民主黨共和黨在很多問題上對弈的非常厲害。但是這個案件如果從法律角度上看,如果真正尊重法律,應該是沒有爭議的,就是把司法當武器的一個政治迫害。哈佛大學名譽教授,長期支持民主黨的法律泰斗,德肖維茨直接觀摩了川普案的庭審,他最後得出結論說,這個案子荒謬到讓斯大林都會臉紅的自愧不如。德肖維茨說,在我過去六十年的職業生涯中,我閱讀的起訴書可能比任何美國律師都多,但我從未見過比這起案件更弱的控訴,憑藉六十年的經驗我都不明白,川普被指控的罪行到底是什麼?其實,包括CNN的法律分析師也基本是類似的觀點,他們都是民主黨的堅定支持者,他們都認為,這個案件本身漏洞很多,很多人都做了分析。

李軍表示,如果要從政黨的角度來看,這個案件其實讓共和黨更加團結在川普周圍抱團抵抗了,民主黨這麼玩,共和黨不抵抗不行啊。而有一些溫和的民主黨人已經覺得有點害怕了,畢竟法治是美國最重要的一個基石,如果法律成了攻擊政客的武器,那美國何去何從?

方偉在《菁英論壇》表示,川普到底有沒有犯罪,我把整個案子簡化成一句話就是,一個過期的輕罪變成了一個說不清、道不明的重罪。法官說川普是重罪,那他犯了什麼罪?最後只能說川普把那個記賬記錯了,這是輕罪,本來法官應該扯出一個重罪,要么是干涉聯邦選舉法,要麼就是逃稅,但是其實這兩項指控都沒有成立。所以最後還是把那個輕罪變成了一個重罪,這在法律界是說不通的,哪有這麼玩的。

但是為什麼這個案子還是判下來了?這是因為陪審團是來自於曼哈頓的下城,百分之八九以上的都是民主黨人,檢察官也是一個反川派,法官也是反川派,陪審團也是反川派人群,因為他們對川普不喜歡。法官在法庭上的種種聽證包括把川普以前的什麼回憶錄都拿出來,說川普睚眥必報的例子都拿出來念,在法庭上描繪川普和風暴女當初有艷遇的時候的這些個細節,這些細節跟這件事情一點關係都沒有,跟這個案子一點關係都沒有,但是法官就是這麼說,說說說,其實就是在影響陪審團,在陪審團那裡留下一個川普的印象分。最後所有這些印象分就會形成一個陪審團的判決,而判決的時候,法官又給他們很多的引導,而不是以法律為基礎來讓他們去判斷的。我想同樣的案子,你把它搬到俄亥俄,搬到北卡羅來納,都不用說搬到南方去,都判下來,都不會是紐約州的這個結果。所以這個案子就是一個政治判案,他們在政治上不喜歡川普,於是就無論如何也判他有罪,這不是一個基於法律的案子。

政治仇恨撕裂美國 全球大動蕩即將來臨

大紀元時報總編輯郭君在《菁英論壇》表示,美國社會其實已經出現大勢裂的局面了,不是未來將要出現,現在已經是出現了。甚至有人說,美國已經處於一個內戰狀態了。當然不是160年前那種內戰了,而是價值觀之戰,是政治架構之戰。人類社會的過去,經過幾千年的這種發展,權力鬥爭由過去非常血腥、非常暴力,已經改變到了現在的文明階段,就是不那麼暴力、不那麼血腥的方法,但本質上權力爭奪仍然很激烈,很多時候仍然是非常黑的,經常是無所不用其極。民主體制本來就是一個妥協的機制,需要一種妥協的、基本的信任和寬容。我認為對川普的審判破壞了這種基本的信任,這是未來美國的危機所在,很大程度恐怕也是未來世界的危機所在。

郭君說,美國社會本來就有妥協的慣例。因為川普是政治局外人,他不願意和那個舊的沼澤也好,舊的勢力也好,達成妥協,因此舊的這種力量也不妥,這確實是一個非常不好的開端。如果川普上臺甚至共和黨拿到兩會的多數,共和黨是否也要進行一次大的報復行動呢?我對此並不樂觀,因為這個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開了,這種怨恨的魔鬼就很被關回去。上次美國經歷了類似的局面,就是1860年代美國內戰之後,林肯總統堅決拒絕各種政治清算,基本上是善待南方的政治勢力,連副總統都選了一個南方的政治人物。美國人之所以尊重林肯,就是因為這樣的一個原因,我認為正是這個原因,美國變成了世界超級強大的國家。而林肯自己也為此付出了生命。

郭君表示,我們現在還能看到一個寬容的美國嗎?這是我們經常問的問題,這真的是很難說。我們希望美國能回到原來的軌道上。但是如果極左勢力掌權的話,美國未來的情況恐怕就沒有那麼樂觀了。美國是超級強國,一舉一動,任何一個變化,都會對全球造成很大的影響。很多人都說美國是民主的燈塔,燈塔國如果倒退,如果出現極端的政治,那對全世界的負面影響會非常的嚴重。尤其是現在有很多專制體制的國家一直在蠢蠢欲動,希望用共產主義或者是其它形式的專制主義的東西來取代民主體制。一旦美國發生內亂,美國國力大降,我可以肯定,國際局勢很快就會面臨一個大混亂的局面,二戰以來的國際局勢基本處於一個和平的局面,恐怕這個和平局面就會結束了,那將是一個非常糟糕的情況。

新唐人、大紀元推出的新檔電視節目《菁英論壇》,是立足于華人世界的高端電視論壇,該節目將彙集全球各界精英,聚焦熱點議題,剖析天下大勢,為觀眾提供有關社會時事和歷史真相的深度觀察。

本期《菁英論壇》全部內容,敬請線上收看。

《菁英論壇》製作組

轉載和引用《菁英論壇》文章 ,請保持原文內容,并標明出處。

相關文章
評論
新版即將上線。評論功能暫時關閉。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