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原:中共十九屆七中全會的「畫外音」

閉門的中共十九屆七中全會依然是老套路,公報看上去似乎沒什麼看點;不過,對照5年前的十八屆七中全會公報,卻能發現一些不同的「畫外音」;而且會議之外還有另外的「畫外音」。

過去一年的工作評價多了什麼、少了什麼?

七中全會10月9日至12日如期舉行,好像沒有發生意外。中央委員會要評價政治局一年來的工作,自然先「充分肯定」,不然就出大問題了,但具體的評價與5年前相比,還是有些不同。

此次全會公報稱,「一年來,面對複雜嚴峻的國際環境和艱巨繁重的國內改革發展穩定任務」。5年前的七中全會公報沒有類似的內外環境表述,中共內部當然知道內外環境的深度惡化,可謂今非昔比。

此次全會公報稱,「落實疫情要防住、經濟要穩住、發展要安全的要求,統籌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毫不放鬆抓好常態化疫情防控」。

5年前的七中全會公報自然沒有疫情的內容,但提到「堅定不移推進改革攻堅」和「反腐敗鬥爭」。

5年之後,中共的「反腐敗鬥爭」沒有再列入重點工作業績,連同「改革攻堅」也一併省略了。過去一年的工作,防疫被擺到最突出的位置,但沒有提及「清零」。世界各國全面開放之時,中共仍在繼續極端的防疫措施,被外界視為極端另類,黨內實際存在不同意見,估計也是二十大前內部爭鬥的焦點之一,因此刻意被突出強調,由中央委員會「充分肯定」,絕不認錯;然而,全會沒有肯定「動態清零」。

此次全會公報針對台灣問題稱,「堅決開展反分裂、反干涉重大鬥爭」;5年前的全會稱,「積極做好港澳工作、對台工作」。

文字中雖然沒有出現美國,但實際反映的是近年來中美關係持續惡化的態勢,台灣問題成為焦點。8月份中共製造台海危機,遭遇內外詬病,很可能也成為中共內鬥的話題之一,同樣需要由中央委員會「充分肯定」,表明沒有做錯。

此次全會公報還多了一條,「妥善應對烏克蘭危機帶來的風險挑戰」。中共最初支持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態度,與莫斯科一樣發生了嚴重誤判,以至於主管對俄外交的中共副外長樂玉成被貶到了廣電總局。如今,全會「肯定」了政治局「妥善應對」,樂玉成只能獨自背鍋了。

5年前的七中全會公報稱「經濟保持平穩健康發展」。此次全會公報僅稱,「著力保持平穩健康的經濟環境」。

5年前後的一系列不同表述,凸顯了當前中共高層面對的內外窘境,十九屆七中全會公報的「畫外音」,透露了不少實情。過去一年中共政治局的工作實際沒什麼業績,若對比過去5年的工作,反差同樣不小。

過去5年的工作評價陷入平庸

5年前的十八屆七中全會公報稱,十八大以來5年的工作,「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取得了歷史性成就」。

此次全會僅稱,十九大以來的5年,取得「重大成就」;與5年前比退步不小。

5年前的七中全會公報稱,5年來,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迎難而上、開拓進取,革故鼎新、勵精圖治,以巨大的政治勇氣和強烈的責任擔當」;「提出一系列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出台一系列重大方針政策,推出一系列重大舉措,推進一系列重大工作」;推動「歷史性變革」,「經濟建設取得重大成就,全面深化改革取得重大突破」。

此次全會沒有如此高度的評價,僅稱5年來,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審時度勢、守正創新,敢於鬥爭、善於鬥爭」;「有效應對嚴峻復雜的國際形勢和接踵而至的巨大風險挑戰」;「取得舉世矚目的重大成就」。

5年來,黨中央沒有了「開拓進取,革故鼎新」的精神,也沒有了「政治勇氣和強烈的責任擔當」,還沒有「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更沒有「一系列重大方針政策」和「重大舉措」;沒能「推進一系列重大工作」,改革沒有「取得重大突破」,經濟下行之際又頻頻自亂陣腳,可以說一無是處。

按照這樣的業績對比,中共十九屆政治局應該在二十大上全部出局,5年來他們沒能取得什麼值得稱道的業績,更多在內外「鬥爭」,忙於應對自己製造的「嚴峻復雜的國際形勢和接踵而至的巨大風險挑戰」;根本談不上「成就」。

此次全會公報總結十九大以來的5年,再次把「統籌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經濟社會發展」放在了首位。這確實也是近3年來中共對內瞎折騰的最主要做法。

對外工作方面,此次公報僅稱,「全方位開展中國特色大國外交」。5年前的七中全會公報稱,「全方位外交布局深入展開」。

中共十九大後,中共高層誤判時任美國總統川普,導致中美貿易戰不斷升級。2020年,中共以疫謀霸未成,卻仍然認為「東昇西降」,面對各國的指責,中共拒不承認隱瞞疫情,甚至不承認病毒起源於中國武漢,還不斷甩鍋、戰狼外交,很快陷入了國際孤立,還敗壞了香港。

5年前的七中全會公報曾高調稱,「黨的創造力、凝聚力、戰鬥力和領導力、號召力顯著增強」,「國家經濟實力、科技實力、國防實力、綜合國力、國際影響力和人民獲得感顯著提升」;「5年來的成就是全方位的、開創性的,5年來的變革是深層次的、根本性的」;是「歷史性成就和歷史性變革」。

此次全會的公報完全沒有類似的說法,但最後稱,黨確立習近平「黨中央的核心、全黨的核心地位」,要「更加緊密地團結」在以習近平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

按照5年前後的業績評價對比,這樣的結論看上去缺乏邏輯,但這才是此次全會公報的真正核心內容,也是為了二十大刻意突出的連任「畫外音」。然而,公報沒有拔高過去5年的業績評價,對外展示了更多其它的「畫外音」。因此,中共黨媒不得不在會議之外,傳遞另外的「畫外音」。

全會之外的「畫外音」

10月8日,十九屆七中全會的前一天,新華社轉發了一則中國新聞網的報導,《習言道|習近平引用這句古語告誡黨員幹部》,稱「必須以正視問題的勇氣和刀刃向內的自覺」,「不斷推進黨的自我革命」;「習近平曾引用古語『君子之過也,如日月之食焉:過也,人皆見之;更也,人皆仰之』,強調黨員幹部要敢於直面問題、勇於修正錯誤」。

二十大前的關鍵時刻,習陣營的宣傳忽然主動提及「直面問題、勇於修正錯誤」,當然不會說習近平錯了,也不會說黨錯了,應該是在影射某些人,而且不是一般黨員幹部,很可能是高層幹部,至少是中央委員或是政治局委員,甚至是政治局常委。

那麼誰可能有「問題」和「錯誤」,需要在此敏感時刻故意點明呢?這大概與二十大的人事安排不無關係,可能有人因為有「問題」和「錯誤」而被勸退、降職,還可能有人因此無法升遷。十九屆七中全會並不涉及重大人事決定,更像是二十大前的走過場,但中央委員們恐怕對二十大的人事名單都心知肚明了。文章談到「問題」和「錯誤」,估計在解釋某些人為何要退下,某些人為何不能升遷。

同日,新華社還發表文章《咬定青山不放鬆——黨的十九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貫徹執行中央八項規定、推進作風建設綜述》。文章稱,「李克強、栗戰書、汪洋、王滬寧、趙樂際、韓正」和「中央政治局其他同志」,認真貫徹黨中央有關決策部署和習近平相關重要指示批示。

習陣營一直在試圖區分習近平和其他政治局常委的地位,這一說法不算新鮮,但此時刻意強調,應該在暗示習近平可以決定其它政治局常委和委員的去留,他們都得聽從安排。《推進領導幹部能上能下規定》修訂版一個月前已經準備好了,還特意稱「重點是解決能下問題」。

中共各派的妥協估計已經達成,人事名單應該已經確定,或許有不小的意外和難以解釋之處,中共高層仍然不放心,提前發出了暗示。

這些「畫外音」在全會之外發出,應該是有意而為。當然,也有的「畫外音」恐怕產生了反效果。

10月10日,十九屆七中全會閉門會議的第二天,新華社發出文章《減負增效重實幹 擔當盡責開新篇——黨的十九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整治形式主義為基層減負綜述》。文章稱,「2020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一度令基層幹部措手不及。抗疫關鍵時刻,一些地區出現了形式主義和官僚主義問題苗頭」。「2020年2月3日,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嚴肅批評了部分地區在抗疫中出現的形式主義問題」。

文章迴避了2021年、2022年到處封城封閉的「一刀切」問題,似乎有些弄巧成拙。「清零」是中共正在進行的最大的「形式主義」運動,又該誰來負責呢?

結語
中共十九屆七中全會內外的種種「畫外音」,有些是故意而為,有些是無意透露,有些是不得已而為之。

習陣營應該很希望儘早確定習近平的「領袖」地位,但並非所有人都十分配合。無人有能力阻止習近平連任,但十九屆中央委員會對過去5年政治局的工作業績評價卻顯得平庸。

習陣營在人事安排上或許有相當的話語權,但二十大在即,仍然要舉起「問題」和「錯誤」的大棒子,私下裡恐怕也不得不做出一些讓步。看來沒有誰真能全盤掌控中共的二十大,就如同無法掌控目前的內外局勢一樣,中共妄想掌控紅朝的命運也就更不可能了。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