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南京驚現戰犯牌位 輿論海嘯有蹊蹺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7月23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7月22號(星期五),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遇刺身亡,中共官方放縱粉紅五毛一片狂歡慶賀,這個事件是中日關係史上的一個轉折點,我們此前和朋友們討論過,這個事件的影響力會在以後逐步展現出來,會讓所有人看到中共的刻毒和反智給自己挖了多大的一個坑。

中共官方為什麼對安倍如此落井下石呢?一個主要的原因是安倍多次參拜了靖國神社。我們都知道,數十年來中共一直是將日本政治人物是否參拜靖國神社作為一個判斷標準來使用的,原因是靖國神社中供奉有部分日本二戰戰犯的牌位。誰參拜了,誰就是反華勢力,甚至就是潛在的軍國主義分子;誰沒參拜,就是可以爭取的對華友好人士。

也就是說,僅僅只是沒有具體對象地泛泛參拜一下,中共的反應都如此強烈,如果誰要是主動專門設置供奉這些戰犯牌位,甚至把牌位放到了大陸南京這麼一個極其敏感的地方,會產生什麼樣的輿論效應,那是難以想像的。

南京寺廟驚現戰犯牌位

今天我們就要先來討論這樣的一個非常蹊蹺的事件:多個日本戰犯的牌位被人直接供奉在南京的一所寺廟內,結果昨天被網友曝光後,幾乎是瞬間就引發輿論海嘯,而且迅速波及到了日本。其後續影響究竟會發酵到什麼程度,目前還很難說,但中日關係將面臨新一波巨大的滑坡恐怕是難以避免的了。

就在昨天晚上,一個化名為「小北」的網友爆料,說在南京九華山公園玄奘寺的地藏殿內,在一排長生牌位中居然供奉著多個侵華日軍戰犯的牌位。根據爆料發布的圖片顯示,玄奘寺中供奉的侵華日軍戰犯牌位一共有4塊,上面分別寫著田中軍吉、松井石根、谷壽夫和野田毅的名字。

根據牌位上面的字跡顯示,供奉人署名為「吳啊萍」,供奉的時間月為2018年到2022年,在廟中已被供奉近五年時間。

只需要簡單查查資料就可知,松井石根是侵華日軍華中方面軍司令官,甲級戰犯,於1937-1938年間率日軍侵占南京,是大屠殺的主要責任人。谷壽夫是侵華日軍第六師團長,乙級戰犯,也是製造南京大屠殺的罪魁禍首之一。

野田毅被定為丙級戰犯,雖然級別不很高,但他因為在攻占南京前後,與向井敏明兩人進行了「百人斬比賽」,當時曾經被日本媒體廣泛報導,因而載入史冊,成為南京大屠殺的象徵人物之一。

而田中軍吉在南京大屠殺期間任日軍第6師團第45聯隊上尉連長。他因為使用一把名為「助廣」的軍刀參與斬殺中國軍民逾300人,被日軍所編《皇軍》一書進行特別刊登該軍刀照片,因而也成為大屠殺的證據和象徵之一。

這四個人都是南京大屠殺的代表性戰犯,而且也全部都在戰後被明正典刑處以死刑。這樣的四個人,其長生牌位出現在南京的寺廟中被長期供奉,而且這個寺廟還是官方正式認定的「南京市青少年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可見整個事態有多麼的魔幻。

所以,這個消息一曝光,立馬就引發了軒然大波,幾乎所有大大小小的官方媒體都進行了密集轟炸式報導,多家一線黨媒都發表評論,要求一查到底。相關話題在微博熱搜和百度熱搜迅速衝上榜首。

在強大的輿論壓力下,南京方面迅速發布了多個官方通報:

1. 南京玄武區民族宗教事務局通報稱,將對傷害民族感情的行為一查到底,對玄奘寺進行關門整頓。

2. 南京市委宣傳部新聞發布官方微博「南京發布」的通報稱,已成立專項調查組,玄奘寺住持傳真法師被立即撤職,宣武區民族宗教事務局局長鬍圓圓被撤職,南京市民宗事務局局長蘇宇紅被誡勉談話,南京市民宗局副局長紀勤停職檢查。

3. 此外,南京市公安局玄武分局玄武門派出所工作人員也向媒體證實,稱正在核實「吳啊萍」身分,而南京市公安局網警支隊工作人員也表示已經開始參與調查此事。

當然,網上從官媒到民間還有無數喊打喊殺,強烈要求上凌遲下油鍋的聲音,我們就不在這裡列舉了,我想凡是了解大陸網絡生態的朋友對此都不會感到陌生的。

3大蹊蹺之處

這個事件之所以熱度如此之高,不僅僅是因為南京大屠殺的戰犯牌位被直接供在了南京的寺廟內,這實在讓人感到有點匪夷所思。更是因為事件本身的經過充滿了蹊蹺。

首先第一大蹊蹺,就是根據最早拍攝並發布「玄奘寺供奉日本戰犯」消息的當事人對媒體的說法,這些影像資料拍攝於2022年2月26號。而原始圖片顯示署名「吳啊萍」的這個人,其在玄奘寺一共供奉了6個牌位,其中5個都是日軍戰犯,而最後一個牌位是一個名叫「華群」的人。

「華群」並非普通人,她實際上是美國人,英文本名叫明妮‧魏特琳(Minnie Vautrin),華群是她的中文名字。她是一名傳教士,日軍攻占南京期間,她正在金陵女子文理學院(金女大)任教育系主任兼教務主任。

南京陷落後,華群與其他二十幾位歐美人士挺身而出組成「南京安全國際委員會」,在城裡劃出一塊以美國大使館、金陵大學、「金女大」等地為中心的安全區,面積約3.86平方公里。依靠美國人的身分,華群等人至少保護了一萬多名逃入安全區的婦女和兒童,因此被當時的中國民眾稱為「活菩薩」,是一個於戰亂中冒著巨大危險拯救成千上萬生命的「辛德勒式」英雄,南京市內至今仍然有其塑像供民眾憑弔紀念。

所以,這是非常奇特的一個現象:這個「吳啊萍」以每個牌位至少3萬元的不菲價格,同時供奉了戰爭的施暴者和反戰的拯救者的牌位,究竟想表達什麼?

第二大蹊蹺,是今天下午,寺院住持傳真法師回應此事稱,牌位擺放的位置是寺中的地藏殿,而掛牌位是需要審核的。至於為什麼審核沒有查出這幾個牌位是非常著名的日本戰犯,報導沒有詳說,僅稱調查組已進駐調查相關問題。

既然掛牌位需要審核,為何玄奘寺的侵華日軍戰犯牌位被供奉了近五年都沒有發現呢?這隻有兩種可能:要麼就是所謂的「審核」純粹就是個擺設,實際上的操作很可能是交錢就辦事,牌位上寫了什麼根本沒人關心。

另一個可能就是寺院相關人員的確審核了,但不認識這幾個日本人是誰,所以順利過關。如果是這樣,這只能說明中共的教育宣傳極為失敗。在南京這樣的城市,尤其還是在一個所謂的「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居然有這麼多人都不知道南京大屠殺的主犯是誰,讓這些牌位一待就是4年多,那等於就是說,中共每年都要在南京搞一次的高級別全民公祭,只不過是演了個寂寞。

第三大蹊蹺,是這個事件爆發的時間。

根據官方通報,這些牌位實際上早在今年2月份就已經被寺院發現並「予以糾正」,也就是說牌位被拿下去了。為什麼現在事態才發酵,是一位化名「小北」的網友在刷視頻的時候刷到了別人2月拍攝的視頻,於是立即前往玄奘寺進行查證,在得到寺院方的肯定答覆後,才在網絡上曝光了這件事,瞬間引發大地震。

也就是說,曝光這件事的其實是兩個人,一個是最初拍攝視頻及照片的拍攝者,一個是後來看到視頻的舉報者「小北」。而根據拍攝者的說法,視頻是今年2月拍攝的,但是在昨天(7月21號)才發布的。

那麼,這就帶來兩個問題:1、2月拍攝的視頻7月才發布,是什麼原因拖延了5個月?2、視頻是2月拍攝的,此前寺院悄悄「糾正」的行為也在2月份,這個時間點的巧合是否意味著拍攝者和寺院的糾正行為之間有某種因果聯繫?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麼就涉及到一個問題:為什麼拍攝者要在提醒寺院糾正了5個月後,又來發布視頻?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為什麼拍攝者在當時不立即直接提醒寺院方這個非常嚴重的問題?

3個時間點的巧合

總之,這個事件本身有太多蹊蹺之處。除了2月份這個時間點的巧合,還有另外的兩個時間點的巧合。一個是大陸知名視頻網站B站二次元動漫漫展出圈,準備在南京搞夏日祭活動,時間定在7月17號。

結果立即招來網絡一片罵聲,甚至將這個活動罵上了熱搜,以至於主辦方不得不最終緊急叫停。為什麼呢?因為「夏日祭」是日本的傳統節日,是在夏天舉辦活動和節日祭典,時間通常在每年7月中旬至8月下旬。

每到夏日祭的時候,日本民眾會穿上傳統的和服上街遊玩,有點類似於我們熟悉的大陸游園活動。

從主辦方事先發布的宣傳海報可以看到,夏日祭的場所有掛滿的日式燈籠,有超大的和風舞台,有高達10米的神社建築鳥居,還有極具日本特色的繪馬祈願牆和各種日本特色小吃等等。

實際上,這就是一個日本文化的展示活動,這樣的活動在海外各國可以說司空見慣,因為這會被視為當地文化多元、包容的一種體現。但這個活動一旦與南京組合在一起,立馬就發生了政治化學反應,迅即胎死腹中。而僅僅4天之後,戰犯牌位事件就緊接著爆發了。

第三個堪稱巧合的,是日本剛剛發布的2022年《防衛白皮書》。

就在今天,安倍晉三的弟弟、擔任日本防衛大臣的岸信夫發布了今年的《防衛白皮書》。在當前中日關係出現重大變化,俄烏戰爭又僵持不下的背景下,這份白皮書可以說倍受關注。而白皮書的內容也的確出現了幾個引人注目的焦點。

首先第一個,就是在今年的《防衛白皮書》中,有關台海局勢的內容較去年增加了一倍。在卷首語中,岸信夫明確指出:「中國(大陸)正在東海、南海試圖單方面改變現狀。針對台灣,擺出不排除使用武力的姿態。」

其次,白皮書要求在未來日本的國防預算要增加一倍以上,達到GDP的2%。這個數字意味著日本軍費開支將占據僅次於中美兩國的第三位。同時,白皮書還要求採購遠程導彈,加強太空和網絡能力,以及對技術獲取進行更嚴格的控制。

第三,白皮書還加入了俄羅斯入侵烏克蘭戰爭的新章節,並點名中俄正在加強軍事方面的合作,比如今年5月,中俄戰略轟炸機曾在日本附近空域進行示威性飛行,以及中俄甚至包括朝鮮正在發展的高超音速武器等等。

總的來說,這份白皮書最引人注目的焦點就是兩個:一個是對台海局勢的空前關注,一個是首次提出日本需要擁有「反擊能力」,合併起來,我們就可以看到,這就是一份「後安倍時代」的軍事發展指南,一句話概括,就是:重振日本武裝,台灣有事即日本有事。

中共官方對這份白皮書的反應非常強烈,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例行記者會上聲稱,日本新版《防衛白皮書》指責抹黑中國國防政策、正常軍力發展和正常海洋活動,渲染所謂「中國威脅」,在台灣問題上干涉中國內政。中方對此表示強烈不滿和堅決反對,已向日方提出嚴正交涉。

而中共國防部發言人吳謙也出面表態,聲稱台灣問題純屬中國大陸內政,不容日方插手。吳謙還再度警告日本,說當初日本在殖民台灣時期犯下的罪行「罄竹難書」,根本沒有資格對台灣問題「說三道四」等等。

整個7月 仇日反日情緒被推向頂峰

大家看到了吧,整個7月,從安倍遇刺身亡開始,中日關係惡化的事件就一個接一個爆發,而仇日反日的情緒也被推到一浪高過一浪。這次玄奘寺供奉戰犯牌位事件,可以說已經將這波情緒助推到了頂峰。

到我做這期節目的時候為止,大陸官方和民間的輿論,已經以玄奘寺為中心點,開始擴散挖掘相關人員的「黑歷史」。首當其衝的是玄奘寺住持傳真法師,不但第一時間被撤銷住持職務,更迅速被媒體挖出來是一個商業版圖涉及7家公司的「老闆和尚」。

而且這位南京大學歷史系出身的前住持還是《三藏塔1942》和《棲霞寺1937》,這兩部影片的編劇兼製片人,橫跨商演兩界,混得風生水起。

而最新的城門之火已經蔓延到了下台的官員身上。剛被宣布停職檢查的南京市民宗局副局長紀勤,被南京市浦口區獅子嶺兜率寺35名僧人實名舉報,指控其利用職務之便,包庇縱容吸毒嫖娼人員霸占寺廟,希望還佛門一片清淨之地等等。

在我個人看來,諸多與日本相關的事件接連爆發或許確有巧合,但官方對輿論的蓄意引導和操控也是明擺著的事。當局原本可能希望藉此掀起一波仇日情緒高峰,轉移國內經濟塌方連環爆雷的矛盾焦點。不過,就目前的事態演變來看,搞不好,這個事件又會挖出什麼中共意想不到的猛料,以至於最終讓這把大火燒到自己的身上。

我們不妨耐心觀察一下。

好的,今天我們就聊到這裡了,謝謝各位的觀看和收聽,我們下次再見。

《遠見快評》製作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