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快评】南京惊现战犯牌位 舆论海啸有蹊跷

【新唐人北京时间2022年07月23日讯】朋友们好,今天是7月22号(星期五),欢迎来到《远见快评》,我是唐靖远。

日本前首相安倍晋三遇刺身亡,中共官方放纵粉红五毛一片狂欢庆贺,这个事件是中日关系史上的一个转折点,我们此前和朋友们讨论过,这个事件的影响力会在以后逐步展现出来,会让所有人看到中共的刻毒和反智给自己挖了多大的一个坑。

中共官方为什么对安倍如此落井下石呢?一个主要的原因是安倍多次参拜了靖国神社。我们都知道,数十年来中共一直是将日本政治人物是否参拜靖国神社作为一个判断标准来使用的,原因是靖国神社中供奉有部分日本二战战犯的牌位。谁参拜了,谁就是反华势力,甚至就是潜在的军国主义分子;谁没参拜,就是可以争取的对华友好人士。

也就是说,仅仅只是没有具体对象地泛泛参拜一下,中共的反应都如此强烈,如果谁要是主动专门设置供奉这些战犯牌位,甚至把牌位放到了大陆南京这么一个极其敏感的地方,会产生什么样的舆论效应,那是难以想像的。

南京寺庙惊现战犯牌位

今天我们就要先来讨论这样的一个非常蹊跷的事件:多个日本战犯的牌位被人直接供奉在南京的一所寺庙内,结果昨天被网友曝光后,几乎是瞬间就引发舆论海啸,而且迅速波及到了日本。其后续影响究竟会发酵到什么程度,目前还很难说,但中日关系将面临新一波巨大的滑坡恐怕是难以避免的了。

就在昨天晚上,一个化名为“小北”的网友爆料,说在南京九华山公园玄奘寺的地藏殿内,在一排长生牌位中居然供奉着多个侵华日军战犯的牌位。根据爆料发布的图片显示,玄奘寺中供奉的侵华日军战犯牌位一共有4块,上面分别写着田中军吉、松井石根、谷寿夫和野田毅的名字。

根据牌位上面的字迹显示,供奉人署名为“吴啊萍”,供奉的时间月为2018年到2022年,在庙中已被供奉近五年时间。

只需要简单查查资料就可知,松井石根是侵华日军华中方面军司令官,甲级战犯,于1937-1938年间率日军侵占南京,是大屠杀的主要责任人。谷寿夫是侵华日军第六师团长,乙级战犯,也是制造南京大屠杀的罪魁祸首之一。

野田毅被定为丙级战犯,虽然级别不很高,但他因为在攻占南京前后,与向井敏明两人进行了“百人斩比赛”,当时曾经被日本媒体广泛报导,因而载入史册,成为南京大屠杀的象征人物之一。

而田中军吉在南京大屠杀期间任日军第6师团第45联队上尉连长。他因为使用一把名为“助广”的军刀参与斩杀中国军民逾300人,被日军所编《皇军》一书进行特别刊登该军刀照片,因而也成为大屠杀的证据和象征之一。

这四个人都是南京大屠杀的代表性战犯,而且也全部都在战后被明正典刑处以死刑。这样的四个人,其长生牌位出现在南京的寺庙中被长期供奉,而且这个寺庙还是官方正式认定的“南京市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可见整个事态有多么的魔幻。

所以,这个消息一曝光,立马就引发了轩然大波,几乎所有大大小小的官方媒体都进行了密集轰炸式报导,多家一线党媒都发表评论,要求一查到底。相关话题在微博热搜和百度热搜迅速冲上榜首。

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南京方面迅速发布了多个官方通报:

1. 南京玄武区民族宗教事务局通报称,将对伤害民族感情的行为一查到底,对玄奘寺进行关门整顿。

2. 南京市委宣传部新闻发布官方微博“南京发布”的通报称,已成立专项调查组,玄奘寺住持传真法师被立即撤职,宣武区民族宗教事务局局长胡圆圆被撤职,南京市民宗事务局局长苏宇红被诫勉谈话,南京市民宗局副局长纪勤停职检查。

3. 此外,南京市公安局玄武分局玄武门派出所工作人员也向媒体证实,称正在核实“吴啊萍”身份,而南京市公安局网警支队工作人员也表示已经开始参与调查此事。

当然,网上从官媒到民间还有无数喊打喊杀,强烈要求上凌迟下油锅的声音,我们就不在这里列举了,我想凡是了解大陆网络生态的朋友对此都不会感到陌生的。

3大蹊跷之处

这个事件之所以热度如此之高,不仅仅是因为南京大屠杀的战犯牌位被直接供在了南京的寺庙内,这实在让人感到有点匪夷所思。更是因为事件本身的经过充满了蹊跷。

首先第一大蹊跷,就是根据最早拍摄并发布“玄奘寺供奉日本战犯”消息的当事人对媒体的说法,这些影像资料拍摄于2022年2月26号。而原始图片显示署名“吴啊萍”的这个人,其在玄奘寺一共供奉了6个牌位,其中5个都是日军战犯,而最后一个牌位是一个名叫“华群”的人。

“华群”并非普通人,她实际上是美国人,英文本名叫明妮‧魏特琳(Minnie Vautrin),华群是她的中文名字。她是一名传教士,日军攻占南京期间,她正在金陵女子文理学院(金女大)任教育系主任兼教务主任。

南京陷落后,华群与其他二十几位欧美人士挺身而出组成“南京安全国际委员会”,在城里划出一块以美国大使馆、金陵大学、“金女大”等地为中心的安全区,面积约3.86平方公里。依靠美国人的身份,华群等人至少保护了一万多名逃入安全区的妇女和儿童,因此被当时的中国民众称为“活菩萨”,是一个于战乱中冒着巨大危险拯救成千上万生命的“辛德勒式”英雄,南京市内至今仍然有其塑像供民众凭吊纪念。

所以,这是非常奇特的一个现象:这个“吴啊萍”以每个牌位至少3万元的不菲价格,同时供奉了战争的施暴者和反战的拯救者的牌位,究竟想表达什么?

第二大蹊跷,是今天下午,寺院住持传真法师回应此事称,牌位摆放的位置是寺中的地藏殿,而挂牌位是需要审核的。至于为什么审核没有查出这几个牌位是非常著名的日本战犯,报导没有详说,仅称调查组已进驻调查相关问题。

既然挂牌位需要审核,为何玄奘寺的侵华日军战犯牌位被供奉了近五年都没有发现呢?这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就是所谓的“审核”纯粹就是个摆设,实际上的操作很可能是交钱就办事,牌位上写了什么根本没人关心。

另一个可能就是寺院相关人员的确审核了,但不认识这几个日本人是谁,所以顺利过关。如果是这样,这只能说明中共的教育宣传极为失败。在南京这样的城市,尤其还是在一个所谓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居然有这么多人都不知道南京大屠杀的主犯是谁,让这些牌位一待就是4年多,那等于就是说,中共每年都要在南京搞一次的高级别全民公祭,只不过是演了个寂寞。

第三大蹊跷,是这个事件爆发的时间。

根据官方通报,这些牌位实际上早在今年2月份就已经被寺院发现并“予以纠正”,也就是说牌位被拿下去了。为什么现在事态才发酵,是一位化名“小北”的网友在刷视频的时候刷到了别人2月拍摄的视频,于是立即前往玄奘寺进行查证,在得到寺院方的肯定答复后,才在网络上曝光了这件事,瞬间引发大地震。

也就是说,曝光这件事的其实是两个人,一个是最初拍摄视频及照片的拍摄者,一个是后来看到视频的举报者“小北”。而根据拍摄者的说法,视频是今年2月拍摄的,但是在昨天(7月21号)才发布的。

那么,这就带来两个问题:1、2月拍摄的视频7月才发布,是什么原因拖延了5个月?2、视频是2月拍摄的,此前寺院悄悄“纠正”的行为也在2月份,这个时间点的巧合是否意味着拍摄者和寺院的纠正行为之间有某种因果联系?

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就涉及到一个问题:为什么拍摄者要在提醒寺院纠正了5个月后,又来发布视频?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为什么拍摄者在当时不立即直接提醒寺院方这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3个时间点的巧合

总之,这个事件本身有太多蹊跷之处。除了2月份这个时间点的巧合,还有另外的两个时间点的巧合。一个是大陆知名视频网站B站二次元动漫漫展出圈,准备在南京搞夏日祭活动,时间定在7月17号。

结果立即招来网络一片骂声,甚至将这个活动骂上了热搜,以至于主办方不得不最终紧急叫停。为什么呢?因为“夏日祭”是日本的传统节日,是在夏天举办活动和节日祭典,时间通常在每年7月中旬至8月下旬。

每到夏日祭的时候,日本民众会穿上传统的和服上街游玩,有点类似于我们熟悉的大陆游园活动。

从主办方事先发布的宣传海报可以看到,夏日祭的场所有挂满的日式灯笼,有超大的和风舞台,有高达10米的神社建筑鸟居,还有极具日本特色的绘马祈愿墙和各种日本特色小吃等等。

实际上,这就是一个日本文化的展示活动,这样的活动在海外各国可以说司空见惯,因为这会被视为当地文化多元、包容的一种体现。但这个活动一旦与南京组合在一起,立马就发生了政治化学反应,迅即胎死腹中。而仅仅4天之后,战犯牌位事件就紧接着爆发了。

第三个堪称巧合的,是日本刚刚发布的2022年《防卫白皮书》。

就在今天,安倍晋三的弟弟、担任日本防卫大臣的岸信夫发布了今年的《防卫白皮书》。在当前中日关系出现重大变化,俄乌战争又僵持不下的背景下,这份白皮书可以说倍受关注。而白皮书的内容也的确出现了几个引人注目的焦点。

首先第一个,就是在今年的《防卫白皮书》中,有关台海局势的内容较去年增加了一倍。在卷首语中,岸信夫明确指出:“中国(大陆)正在东海、南海试图单方面改变现状。针对台湾,摆出不排除使用武力的姿态。”

其次,白皮书要求在未来日本的国防预算要增加一倍以上,达到GDP的2%。这个数字意味着日本军费开支将占据仅次于中美两国的第三位。同时,白皮书还要求采购远程导弹,加强太空和网络能力,以及对技术获取进行更严格的控制。

第三,白皮书还加入了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战争的新章节,并点名中俄正在加强军事方面的合作,比如今年5月,中俄战略轰炸机曾在日本附近空域进行示威性飞行,以及中俄甚至包括朝鲜正在发展的高超音速武器等等。

总的来说,这份白皮书最引人注目的焦点就是两个:一个是对台海局势的空前关注,一个是首次提出日本需要拥有“反击能力”,合并起来,我们就可以看到,这就是一份“后安倍时代”的军事发展指南,一句话概括,就是:重振日本武装,台湾有事即日本有事。

中共官方对这份白皮书的反应非常强烈,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例行记者会上声称,日本新版《防卫白皮书》指责抹黑中国国防政策、正常军力发展和正常海洋活动,渲染所谓“中国威胁”,在台湾问题上干涉中国内政。中方对此表示强烈不满和坚决反对,已向日方提出严正交涉。

而中共国防部发言人吴谦也出面表态,声称台湾问题纯属中国大陆内政,不容日方插手。吴谦还再度警告日本,说当初日本在殖民台湾时期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根本没有资格对台湾问题“说三道四”等等。

整个7月 仇日反日情绪被推向顶峰

大家看到了吧,整个7月,从安倍遇刺身亡开始,中日关系恶化的事件就一个接一个爆发,而仇日反日的情绪也被推到一浪高过一浪。这次玄奘寺供奉战犯牌位事件,可以说已经将这波情绪助推到了顶峰。

到我做这期节目的时候为止,大陆官方和民间的舆论,已经以玄奘寺为中心点,开始扩散挖掘相关人员的“黑历史”。首当其冲的是玄奘寺住持传真法师,不但第一时间被撤销住持职务,更迅速被媒体挖出来是一个商业版图涉及7家公司的“老板和尚”。

而且这位南京大学历史系出身的前住持还是《三藏塔1942》和《栖霞寺1937》,这两部影片的编剧兼制片人,横跨商演两界,混得风生水起。

而最新的城门之火已经蔓延到了下台的官员身上。刚被宣布停职检查的南京市民宗局副局长纪勤,被南京市浦口区狮子岭兜率寺35名僧人实名举报,指控其利用职务之便,包庇纵容吸毒嫖娼人员霸占寺庙,希望还佛门一片清净之地等等。

在我个人看来,诸多与日本相关的事件接连爆发或许确有巧合,但官方对舆论的蓄意引导和操控也是明摆着的事。当局原本可能希望借此掀起一波仇日情绪高峰,转移国内经济塌方连环爆雷的矛盾焦点。不过,就目前的事态演变来看,搞不好,这个事件又会挖出什么中共意想不到的猛料,以至于最终让这把大火烧到自己的身上。

我们不妨耐心观察一下。

好的,今天我们就聊到这里了,谢谢各位的观看和收听,我们下次再见。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