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知了詩」事件凸顯二十大前言論管控可笑

東方電視台融媒體主持人、記者宣克炅,在上海新聞界可謂小有名氣。

7月14日,自媒體「記憶中的上海123」曾刊文專門介紹宣克炅。文章說,「曾經有觀眾戲稱上海灘有『四大悲劇』,其中有一條就是回家發現宣克炅站在家門口。這樣說的緣由是因為主持人兼記者的宣克炅,在報導新聞方面永遠是第一個到達現場,而且他報導的基本都是突發的重特大社會新聞。久而久之,觀眾們的心裡早已認定,哪裡看到宣克炅哪裡就有大事發生。」

不料,幾天後意外躺槍的宣克炅,自己竟然也成了新聞!

躺槍的原因是因為他寫了下面這首題為《致知了》的打油詩:

閉嘴!

說你呢

高高在上

一片聒噪聲

平添幾分燥熱

自以為聰明

肥頭大耳

土堆裡

蟄伏

5年以上

才爬出陰間

卻只會用屁股

唱夏日裡的讚歌

不知人間疾苦酷暑

宣克炅為何要寫這首「知了詩」?

事情是這樣的,據宣克炅自己說,他有晨跑的習慣。7月15日7:43分許,他像往常一樣在小區外跑步道上跑步,因頭頂知了大叫心緒煩亂,加之近日天氣又悶熱高溫,於是便寫了這首詩,並將其發布在自己的微博上。

令宣克炅始料未及的是,約30分鐘後,他發現有網友認為《致知了》意有所指(指影射習近平),而且有親友陸續詢問該篇微博含義,他遂在這首詩發布30多分鐘後迅速將其刪除。可在這30多分鐘裡,已有網友將其截屏傳播到了網上,進而造成了所謂「不良影響」,被收進了官方的「輿情通報」,有關部門又將「輿情通報」通知了宣克炅所在單位和領導。於是,令人噴飯的一幕發生了。

其一,接到「輿情通報」後,宣克炅所在單位「高度重視」,對其進行了「嚴肅批評教育」。

從宣克炅平時發的博文看,他並不是一個體制內激進的記者,這首小詩應該不是有所特指,而是就事論事,至於網友的聯想,可以說與本人毫無關係。因為這樣一首就事論事的小詩,卻受到「嚴肅批評教育」,這的「嚴肅」是不是很搞笑?

其二,宣克炅所在單位的通報說,已責令他「在所屬新聞採訪部部門全員會議上作出深刻檢查」。「宣克炅本人也認識到錯誤,對自己因敏銳度不足、把關意識不夠,衝動之下發布的微博言論作了深刻反思」。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政治系教授張鳴在微博發文感嘆:「活了大半輩子,還是做歷史的,從來沒聽說罵個知了還要寫檢討的。」

因為一件不是事的事,竟然要作出「檢查」和「反思」,而且是「深刻檢查」和「深刻反思」,是不是也很搞笑?

第三,宣克炅所在單位的通報還說,「作為一名主流媒體的新聞工作者,且是有一定知名度的公眾人物,自認為以個人名義發布的一些生活感想,在外人看來很容易代入其職業身分並加以聯想。在公眾存在焦慮的當下,不被人誤讀利用也是成熟媒體人的職責所在。」

媒體人以個人名義發布生活感想,「外人」是否會「聯想」和「誤讀利用」顯然取決於他們的意志,「外人」如果「聯想」和「誤讀利用」了,負責任的理應是他們,關發布者什麼事?「不被人誤讀利用」竟然也成了「成熟媒體人的職責所在」,這是不是同樣很搞笑?

但最搞笑的還不是宣克炅供職的媒體,而是中共的網管部門。

眾所周知,中共十八大以來,隨著習近平的不斷集權,「個人崇拜」的熱度越來越高,但老百姓敢怒不敢言,只能含沙射影,對中共黨魁不指名的冷嘲熱諷。不過,即便是這樣的含沙射影真理部也絕不允許存在。隨著二十大的臨近,這方面的管控打壓更是越來越嚴,以至於網管部門神經質到了對網絡言論主動入號對坐,寧可錯查一起,也不漏查一起的荒謬程度。如網民所言:「這是一個魔幻的季節。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知了詩」事件正是網管部門主動對號入座的結果。

近日,一份展示中國社交平台小紅書審查知識庫的文件被泄露。這份長達143頁的文件描述了小紅書監測輿情的方式,其中《一號輿情回查專項》共有從2020年2月21日至2020年5月6日的61篇輿情日誌。該項目的命名來源於小紅書審查系統稱呼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的術語:「一號領導人」。項目中所有輿情均有關習近平。在61篇日誌所覆蓋的兩個多月時間中,小紅書審查部門共發現了271條習近平相關的輿情,並添加了564個敏感詞。

宣克炅 「知了詩」的傳播不正屬於上述所謂「一號輿情」嗎?而且,不難想像,這次事件後,「知了」、「知了詩」、「高高在上」、「自以為聰明、肥頭大耳」等用詞很可能也會被列入與習近平有關的敏感詞。

記的前蘇聯有一個政治笑話,說傳聞有人在莫斯科紅場散發傳單,被克格勃逮住。克格勃沒收了所有傳單卻發現那些傳單不過是白紙一張。克格勃想了想,決定把發傳單的人抓捕: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沒想到前蘇聯的政治笑話如今竟成了中國的現實!中共的言論管控滑稽可笑到了何等程度,由此可見一斑。

令官方意想不到的是,對「知了詩」的封殺不但沒有消除它的影響,其影響力反倒因此擴大和增強了。

「我表妹本來看了這篇微博一臉懵,現在也知道在說誰了,真就反向安利~」有網民寫道。

「被刪了才是最有節目效果的。」另一個網民回覆說。

還有網民調侃說:「封殺李佳琦,結果都知道六四了;處罰宣克炅,結果都在討論知了,我覺得你們黨內部真的有敵人。」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