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的天災人禍,警醒中國人自救迫在眉睫

作者:新龍

今年六月,中共國的天災人禍從頻率和危害上再刷新高:北方旱熱死人的高溫和南方洪水漫街的澇災、H3N9甲流和新冠疫情、打疫苗後患糖尿病白血病的群眾維權、內蒙上海浙江等地化工廠或專業市場爆炸火災、唐山廣東上海寧波北京等地當眾打殺無辜市民、河南多地健康碼助銀行寡頭強盜儲戶存款、泥石流、糧食危機、經濟低迷失業率創紀錄……

據大陸媒體人報道,中共國今年的南北「水深火熱」比往年來得更早,本來還處於霉季的江南,卻出現了七月才有的河流曝漲、水庫泄洪、城鎮被淹的慘景。那漂在水中的車與貨物、那隨波掙扎的人影、那被激流衝倒的民房與街上救人的情景,很像去年七二零的鄭州,而北方的河南、山東等地,本來還涼爽的時季,地表溫度卻達74攝氏度,熱爆了水泥地面,千里乾旱,有人熱死……中共不敢報道真相,事實比知道的更遭,很多中國人也缺乏關注,人們依舊或忙於奔波,或麻木或被封城或沉浸在小康大好形勢中,去年以來沒來得及吸取教訓,不能未雨綢繆。

有網友評論:與天斗與地斗,破壞生態終於遭到大自然懲罰,疫情又使人們一個春天被封,經濟損失,心理創傷受不到社會關注,戾氣橫生……

中共為轉移視線,叫大量五毛和水軍罵台灣罵美國,最近又出現大量「日本富士山將噴發」的短視頻,大批叫好聲,恨不得整個日本沉海底,那種仇恨和對生命的冷漠,盡顯被中共洗腦後人性扭曲的可怕。

其實,中共一直利用民族情結,早忘了當年靠日本侵華和美國綏靖奪權的恩情。不是忘了,它是利用,該忘恩負義的時候堅決卸磨殺驢。6月中旬唐山燒烤店事件後,中共不是說女子半夜三更在外,也有過錯嗎?甚至利用五毛造謠說女子是日系派。是的,現在大陸半夜三更在歌舞廳、酒店、夜市、公園、大街等縱樂逐欲的女子是很多,甚至穿著暴露。那不也是中共引導全民縱慾逐利笑貧不笑娼的結果嗎?而中共的輿論引導與傳統女孩的守家不拋頭露面完全無關。

頻繁的天災人禍確實讓越來越多的人感到不安。七月剛開始,就有颱風登陸以及廣東雲南人工炸樓的消息。大陸知名社會化問答網站知乎網發布一個關注話題:「為什麼最近總有世界末日的感覺?」短短幾小時內被超過423萬人次瀏覽,一條「有這感覺,我是銀行的,最近心裡慌」消息,隨後有10,406人表示贊同。該發言人貼了一篇長文,大意是銀行壞帳好多,被吸血太嚴重,靠造假敷衍,很多人都想在家放點現金,有末日逃難用的心理,他勸朋友賣掉多餘房子,一年沒有一個看房的……

此文引發大量認同性的跟貼。有的說,恆大爆雷,為守住房價,寧肯炸樓也降低房價,這不是末日心理嗎?

也有的說:天災人禍和大量田地被毀,加上俄烏戰爭也增加糧食危機,很多人放鬆對毒食的警惕,不得不購買廉價的有害工業食品,這不是末日將臨的一種表現嗎?

說到銀行儲蓄危機,這不得不令人想到河南、南京、廣東等地一些銀行儲戶取不到錢的事。除了銀行職工盜錢外,最可怕的事是,政府部門搶銀行的錢用來營商或填虧。這才有河南一些地方用紅碼來阻止儲戶到銀行取錢的事,用核酸和防疫來幫忙搶老百姓的錢。古今政府犯法之天下奇聞,如果不是經濟到了末日的囧境,也沒有人會丟人現眼。

6月底,據《秦皇島晚報》報導,秦皇島市開展管制刀具排查。凡是公共場所的菜刀、剪刀都要「上鎖」。

這不是說為了防止光天白日下殺女人,而是據說中共的北戴河會議有可能要提前開。6月20日,路透社報導說,從7月1日開始,特斯拉汽車將被禁止進入北戴河地區,禁令將維持至少兩個月。

中共開個會,為什麼如臨大敵,防百姓如防「亡我之心不死」的階級敵對勢力?那是因為中共知道,作惡過頭,到處是敵人:為了賺錢,沒有陽性卻製造疫情,要求全民檢驗核酸、打疫苗,600多孩子患病,家長們集體要討說法;公務員降薪多達四成,那些被反貪打虎拍蠅躺平的官員說不定操起刀子捅個大新聞……

人民養育了政權,政權卻把人民當敵人,甚至時時舉起屠刀,那不是自毀根基自取滅亡嗎?網友說,內鬥讓中共頭破血流。天要讓它亡,先要讓其狂。發改委官員在中宣部舉行的「中國這十年」系列記者會上高調重申,中國脫貧獲全面勝利,近億農村貧困人口全部脫貧;且沒有規模性返貧,廣州中山大學管理學院教授李孔岳警告,中國有8億人負債,2億多人失業,9.4億人月收入低於2,000元人民幣;李克強要救經濟,一尊要動態清零;林鄭說希望香港新特首不要怕斗,一尊七一要去香港安撫、和諧……

頭破血流這個詞讓人印象很深,是一尊去年在天安門城樓說的,大意是任何想奴役、欺侮中國人的外國勢力,在14億中國人血肉築成的長城面前,要讓他們頭破血流。不過,人們一直知道,中共是西來馬列貨,到中國後一直在進行破壞中華的行為,那麼到底是讓誰頭破血流呢?

中共這個西來幽靈的末日要到,中國人的自救迫在眉睫。到大紀元網站三退,作廢加入這個組織時所發的「把命獻給它」之類的誓言是當務之急,以求得在天災人禍中神的護佑,但願過了六月七月,所有良知和正義尚存的人們都能收穫金果飄香的日子。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