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鐵鏈女唐山打女人成為中共處理公共事件的流程    

陳維健

最近這幾天唐山打女人事件刷屏網絡,中共媒體也紛紛報導了這一事件,《中國婦女報》更是發表評論稱:對這種嚴重侵犯女性權利和權益的惡行案件只能夠也必須採取零容忍的態度。警方也迅速採取行動將9名打人的流氓抓捕歸案。這種全社會一致來譴責一個案件是徐州鐵鏈之後又一例。

中國社會打女人除家暴以外,公共場合,光天化日之下打得最多的還不是地痞流亡,而是穿著制服的警察、城管。他們不但打女人連殘疾女人,老嫗也一樣地打,下手之狠讓人瞠目。這些視頻想來只要關心社會問題,還有一點良心的人不會陌生。如果說中共高層是大流氓,那麼地方惡吏與警察就是小流氓,小流氓行凶是因為有著大流氓在後面撐著,他們是以政府以公權的名義公然流氓打人。再下一點就是地痞流氓如唐山打人那一群。他們致所以敢於大打出手,因為他們不怕,不怕的原因是他們有保護傘,保護傘就是公安警察。中共的維穩大多是靠這些流氓出手的。流氓維穩的好處是出了事不但可以不由政府擔責,政府還可以將他們當作替罪羊。而這些流氓在政府面前比孫子還乖。

由網絡暴光,引起民憤,再引起官媒介入似乎成為一種社會事件的流程。鐵鏈女作為婦女拐賣是中國行之多年已成社會常態,唐山流氓群毆女人也是同樣十分普遍,可以說見怪不怪。但至所以這樣的危及女性人身安全的事件,會成為常態,這是與中共統治文化分不開的。中共本質上是由一批流氓結成的政黨,雖然已事隔三代四代,但本質沒有變。在他們眼裡,買賣婦女並不是什麼大事,男人打女人也是同,所以對這種社會現象熟視無睹的。徐州鐵鏈女唐山打女人不是網絡的發酵根本放不到台面。但是一當成為公共事件,中共就會利用事件把自己打扮成為民除害的政府。另一方面也可以掩蓋政府流氓與民間流氓本是沆瀣一氣的事實。

社交媒體暴光不公事件,激起社會輿論,政府還可以利用事件掩蓋與淡化政治問題與轉移視線,廣義是自由民主,當務要事是「清零」、「二十大權鬥」還有「烏克蘭戰爭」。這些事件才是影響到中國走向的大事。而鐵鏈女打女人這些公共事件中共會不會以此去解決呢?當然不會,只會以個案來解決。中共不在乎這些事件,這些事件不影響他們的權力穩定。事件過了,風頭過了,拐賣婦女照樣大行其道,打女人還是照打不誤。要在中國減少或杜絕拐賣婦女與打女人,一是中共流氓政權倒台,二是中國開展尊重女人的文明運動。中國要成為文明社會還有相當的時日。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北京之春/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