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斌:「幸福城市」與「悲慘世界」和「罪惡之城」

2021年12月30日,「2021中國幸福城市論壇」發布了當年中國最具幸福感城市榜單。其中徐州市赫然在列。

而且,據媒體報導,這並非徐州第一次獲得這個稱號,之前徐州曾於2017年、2019年、2020年先後3次榮獲「中國最具幸福感城市」稱號,這次是徐州第四次獲此「殊榮」!

然而,時隔不到一個月後,2022年新年前夕,豐縣爆出的「鐵鏈女」事件,便狠狠打了徐州這個「最具幸福感城市」的臉!

毫不誇張地說,那張在微信朋友圈刷屏的鎖鏈女照片擊碎了千萬人的心:單薄的冬衣,緊箍的鎖鏈,蓬垢的烏髮,悲愴的面容,無望的眼神,不忍直視。視頻中只聽她喃喃自語:「這個世界不要我了!」「放我回家!」

令人難以置信,這就是在「最具幸福感的城市」徐州發生的事?

緊接著,當地更多的黑幕接二連三地被網友踢爆。

就在「鐵鏈女」所在的董集村,還有一名叫鍾某仙的女子,也是被拐賣的。據村民披露,鍾某仙的丈夫脾氣暴躁,早些年經常把她吊起來打,打得她慘叫不已,神經都失常了,甚至都無法正常行走,每天都被拴著。有視頻顯示她趴在土泥地上,對著鏡頭「嗷嗷」叫,不能言語。視頻中一名男子介紹說:「這二十多年都是在地上生活,衣服都不能穿,就是弄條被子就這樣裹著,很可憐的。」

不用說,這個鍾某仙的境遇比楊某俠還慘。而繼楊某俠、鍾某仙之後,近日徐州又一名疑似被拐賣婦女被曝光。

推特帳戶「中國悲劇檔案」發消息說:「徐州,又一個疑似被拐母親,被拴著生了兩個兒子,牙齒沒了,生第二個時大出血,摘除了子宮,男的74歲!」

其實,多年來徐州一直都是拐賣婦女的重災區。

有網友翻了一下江蘇地方誌,上面記載了徐州地區開展專項行動,解救被拐婦女的情況:1989年解救了800多人,1992年解救了1200多人、2000年解救了被拐婦女12,000多人。

1992年到2000年被解救的人數增加了10倍,那麼到2021年有多少被拐賣的婦女?簡直不敢想像!

從「鐵鏈女」和「趴地女」的遭遇來看,這些被拐婦女的處境真是生不如死,數十年如一日的折磨,如果沒瘋就會一心求死。

這不,有網友扒出,近年來豐縣河道、水渠、池塘和水井裡頻繁出現無名女屍。她們是誰?為什麼會是無名女屍?不難想像,他們中有些人極有可能就是被拐賣後生不如死的婦女。

試想,多年來一直不斷上演著這類人倫慘劇的徐州(這其實只是當地眾多慘劇中的一小部分),怎麼可能是「最具幸福感的城市」呢?!這樣的幸福城市其實跟幸福毫不沾邊,即使有幸福那也是權貴們的幸福,而「鐵鏈女」們所有的只是苦難,看不到頭的苦難。權貴們的幸福正是建立在她們的苦難之上的。如果要給今天的徐州下個定義,我只能說這是一座用「最具幸福感的城市」這件華麗的外衣包裹著的「悲慘世界」和「罪惡之城」。

可悲的是,這樣的「悲慘世界」和「罪惡之城」絕不止徐州一個,共產黨暴政奴役下的中國就是一個更大的「悲慘世界」和「罪惡之城」,而這次被曝光的徐州只不過是它的一個縮影!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作者提供/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