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案驚奇】李瑩母通過官媒發聲 為何說漏洞百出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2年02月20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今天焦點:李瑩媽媽公開發聲!她不要自己女兒了?計生辦搶別人孩,變國際商品;未婚女被盯上,中共催生陰謀;黨內發起罵習攻勢,習的20大「三個目標」能實現嗎?各中小學被強令聘「警察」當副校長。

【往往一盤散沙的輿論 面對的是中共精緻的謊言機器】

中共的宣傳部門啊,那是專門的「謊言加工廠」,其實整個這個體制的各個部門,也都是這麼存在著。「謊言」和「暴力」是共產黨的兩條腿。

如果沒有對共產黨深刻清醒的認識,是無法用正常人的底線加以揣測的。有的人可能會覺得,是迫不得已,有時候說謊吧,或者是,即便是經常說謊,有時候也說點實話吧。不管怎麼認為,都是抱著一種「說實話」是人類天性的本能底線,來認知中共的宣傳。

長時間以來,讓一些人看不清共產黨面目的原因,就在於我們用人類的理性去揣摩它,而不是用魔鬼的定義,來對它進行剖析。前者,你永遠看不懂中共,而後者,卻是能劃破中共很多畫皮的「利劍」。

中共黨內,有很多經驗豐富的專業化的職業「說謊者」,他們以此為業、為榮、為傲,把民眾心理、輿情走勢、大眾心理弱點、還有能夠切割、分化、離間公眾意見的各種細節,研究得極其詳細。中國人為什麼長期面對中共的謊言宣傳,可總有一些人被屢騙不爽,就是醒不過來呢?

是因為,人們面對的是一個有著幾十、上百年經驗的相當精緻的謊言機器,它的招數,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它不能做的。社會公眾以一個帶有共同目標的、但卻如黃沙般鬆散的輿論聚合體,面對著這樣一部精細組合的機器,有時,如果沒有對追求真相篤定的信念,沒有對魔鬼本性的深刻認知,是很難開啟看透其所有邪惡招數的「慧眼」的。

【江蘇剛說調查 官媒異口同聲否定八孩母是李瑩

就在2月17日,江蘇成立調查「豐縣生八孩女子」調查組的同一天,大陸《財新網》突然發表了一篇對四川南充失蹤少女「李瑩」生母的專訪,而李瑩被外界普遍認定就是「八孩母」。李瑩生母名叫「梁曉清」,在李瑩生父死後已經改嫁,2016年,梁曉清還向法院申請,宣布「李瑩死亡」,而此舉被認為是,主要是為了處理李瑩生父的財產,而目前,梁曉清已經改嫁。

截至2016年,李瑩已經失蹤了整整20年,是死是活仍是未知數,而其生父已離世,改嫁的母親對這個女兒,還有多大的感情,這一點,難以捉摸。

在《財新網》的採訪中,梁曉清說,四川南充的公安,在1月30日就採集了她的DNA,跟八孩母的DNA進行了比對,說配對失敗,等於是否認了自己跟「八孩母」存在血緣關係,否認了八孩母是李瑩。而且DNA配對很快,頭一天採集,第二天就配上了。

通常來講,國內的DNA配對兩天能完成就算快的,隔天就完成,那一定要「加速」才能完成。當然,在現在的「加速年間」,我們不能小看了他們的「加速度」,特別是這種要否認什麼事實的時候,那更得是撒了歡的加速,要加速到多快呢?快到根本不用做配對,直接填一個結果了事,反正是「上級指示」已經給了結果,沒有比這更快的了。

但是好不容易發了一篇李瑩母親的採訪,只說個DNA配對失敗,那就是物沒盡其用啊,一定是把所有相關的,都要闢闢謠才算滿足。

於是,梁曉清對官媒說,網上傳的李瑩失蹤前照片,經過修改了,跟本人不一樣,而且說「八孩母」的口音和相貌跟自己女兒差異挺大。這句話說的,不知道瘋的是梁曉清、是八孩母,還是瘋的是我們。好像李瑩失蹤二十多年了吧,那麼小被拐走,經歷那麼多折磨,舌尖牙齒都被摧殘沒了,要說跟自己女兒口音相貌極其接近,那才叫「奇蹟」。除非李瑩穿上了《西遊記》中紫陽真人的「五彩霞衣」,妖精們一碰她就手疼,不然的話,是不會出現那種奇蹟的。

【李瑩媽向官媒否認與「八孩母」有關 為何說漏洞百出?】

可是,梁曉清出來闢謠有用嗎?那得看她說的跟現在大家掌握的信息匹不匹配。

首先是DNA配型,梁曉清說,南充公安是1月30日找她採集DNA,1月31日就給了她結果。這個時間點很有意思。大家記得1月30日是什麼日子?是黃曆臘月二十八,去年沒有三十,所以臘月二十九是除夕,也就是1月31日是除夕。好嘛,從沒見過中共警察這麼勤勞,在臘月二十八,除夕的前一天,為一件民間案子,放棄過年,並且連著一直到第二天除夕,都在忙這事。這可跟咱們印象裡的中共警察有點不一樣啊。

而八孩母的事,是1月28日由新浪微博用戶「是段小姐來了」發出的一段短片曝光的,引發關注。到了1月29日,才有微博名稱為「想看法桑起床」的用戶,說鐵鏈拴著的女人,跟自己叔叔家的失蹤的閨女李瑩有點像,她大院裡的老人都說,眉目有點像李瑩,當年失蹤時12歲,但已經長得很高了,像15、16歲的女生,而失蹤女子的爸爸因為思女成疾,已經過世。

這是1月29日下午1點多發出的微博,同時,事發地江蘇徐州的豐縣,在28日和30日,先後發出通告,先說「八孩母」是精神病,於1998年領證結婚,不是被拐賣的,後來又說1998年「八孩母」曾在當地乞討,後來被董家收留,然後便生活在一起。所有官方通告,無一字給那個「想看法桑起床」的用戶提出的「李瑩」說以一點點關注,怎麼遠在四川南充的公安就這麼積極,為了一個微博「懷疑文」,就主動找到家屬檢驗DNA配對了?

這麼「熱心」的警察叔叔,在中國大陸的現實中應該是找不到的。而且,為什麼在全國民眾呼號這麼久了,直到快2月中下旬,才把當時的DNA配對結果拿出來講啊,這是在玩什麼玄虛、裝什麼深沉呢?

另外,梁曉清說八孩母長得不像自己女兒,口音也對不上。那口音呢,因為牙齒沒了,舌尖也沒了,又在異地生活那麼久,隔了這麼多年,精神都有點不正常了,口音有變化也是正常的。至於說樣貌,微博用戶「想看法桑起床」就是李瑩的親屬,她說南充當地居民大院裡的老人,都說八孩母眉目像李瑩,她自己也感覺像,李瑩的叔叔也感覺像。

這種見識過本人覺得像,跟我們看照片還不一樣,我們看照片都覺得像,那見過本人的說像,就更說明問題。可李瑩自己的媽媽卻說八孩母長相跟自己女兒李瑩「差異大」。還說網上流傳的照片是經過修改的。

不過,在網上流傳甚廣的李瑩照片,是取自李瑩家屬的「尋女啟事」,這種尋人的照片,怎麼還經過PS呢?難道李瑩的家人閒得無聊,故意叫大家找不著人嗎。

另一位微博用戶「自由的藍色鳶尾」,在2月18日登出了同樣的李瑩照片,是直接拍攝的老的一寸照片,顯示照片上的李瑩,跟尋人啟事那張幾乎別無二致,是李瑩的長相沒錯。而「自由的藍色鳶尾」自稱父親也是軍人,跟李瑩的父親相識,說明是認識李瑩親屬的微博網友。

另外,網上還傳出了另一張從小學生集體合影中「擷取」出來的李瑩照片,但是與此前大家看到的李瑩照片差異很大。為了把事件做成當局希望的結果,中共的宣傳部門也真是使出了吃奶的勁,什麼招都使。從小花梅到這個照片中的女孩,都是跟八孩母或少女李瑩有一點點神似,但仔細看,又不太像的人物。

不過呢,最後這張照片中的女孩,到底是不是李瑩,我覺得這不是問題關鍵。問題關鍵,李瑩是不是八孩母。不管李瑩長得是之前照片中流傳的那樣,還是現在這個樣子,最需公開證明的是李瑩這個人和八孩母的身分。

可是,當局就是一概否定這一點,而公眾,多數是認定八孩母就是李瑩,現在被攪得是真真假假。而這絕不是這件事正常解決的邏輯。對於這種全國關注的具有疑點的案子,應該把DNA配對檢測的任務,交由具有公信力的第三方、哪怕是國際機構,去進行檢測,而不是由中共公安自己,這樣得出的結果1就是1,2就是2,你如果沒有說謊,公眾疑慮不就自然平息了嗎。

另外,八孩母是不是李瑩,這不是這件案子唯一要解決的。可現在官方把公眾焦點就往這上面引,今天好多官方媒體一起發聲,否定八孩母是李瑩。

【八孩母案最重點:「鐵鏈女子」本人安危更令人擔心】

大家可以關注,但我們一定要清醒地知道,這不是此案唯一要點,或許也不是最關鍵的。更要解決的是當事人的安危,去解救她!

大家看到的那個,被鐵鏈子拴住脖子的女人,她現在是死是活,怎麼受了半輩子董家父子的蹂躪,現在獲得關注了,卻因為不符合你共產黨的胃口,就要搞到公安手裡擺布,是死是活、是冷著了是熱著了,外界都不知道,是這個道理嗎?

那不是應該,不管她是誰,先把人解救出來,她要是還能有一點正常邏輯,就叫媒體採訪她,然後這麼大個事,安排一個條件更好的地方,讓她調養。

不管是雲南小花梅,還是四川李瑩,都讓相關親屬到現場,認認親,媒體也報一報,這不正好是贏得民心的時候嗎,為何這麼好的機會不要,卻遮遮掩掩的。

其實真相就是如此,事情發展到現在,我相信,很多朋友與我一樣,堅信必有官員摻和在其中,有很見不得人的勾當,從開始就掩蓋,到現在雪球越滾越大,越來越要掩蓋,而涉事官員還有其更高層級的保護傘,有其所屬的派系,由此呢,還變成了權力鬥爭的問題。

在一個邪惡荒唐的黨派管理下,一件終於真相大白可以還受害者以清白的案件,卻忽然間變成了波譎雲詭、真假難辯的懸案,受害者剛從董家出來,又在「趙家」失蹤了,唉!我就奇了怪了。說這共產黨是個精神病政黨,真的是毫不誇張。

【徐州安徽重慶 惡性案子不勝枚舉 湖南孤兒成國際商品】

而這事發地徐州呢,其實歷史上也是「前科」累累,這點大家都有不少了解了。我今天又看到一位網友的分享,是說2013年9月,好多找失蹤孩子的家長到徐州沛縣法院,因為該法院當時正審理一個案子,一個小時候被拐賣的孩子,找到了生父母,結果生父母被買孩子的一方告上法院,目的是索要撫養費,好多家長是去聲援被賣孩子的親生父母,結果跟索要撫養費的買孩子一方,在法院門口有了衝突,公安把這些家長全給抓走了,直到有正義律師介入,才解決。

但是,徐州絕不是全中國唯一一個存在這種不公的地方。在中共治下,活人買賣、人體買賣,是一個實實在在的產業。我看真有人留言說什麼,哪個國家沒有拐賣什麼的,我就覺得這樣的人,你說你跟他說什麼好,是非都混淆了,好壞都不分了。

在這種人的邏輯裡,如果中國人不吃遍十八層地獄的苦,所謂政府如果插手主持一次公道,好像這世界就不正常了,好像中國就不是正常國家了。以後咱們在海外的可以反過來說,看哪個國家發生什麼不公,就可以說,牆大的中國都發生過這種事,咱們這蕞爾小國發生這點案子,算啥啊,是吧,發生就發生吧,鼓鼓掌。如果把這種人放到國外來,他一定是這種邏輯。

咱就說啊,徐州不是中國唯一一個拿人當買賣的地方。

有網友提到,安徽蕭縣曾有一個女性,年紀輕輕就被賣給一個老漢,冬天也是光著腿,成天蹲在地上,被強迫生了五六個孩子,生到最後一個孩子的時候,子宮都生掉出來了,說明根本沒得到好好的照顧,處境淒慘。

在大陸重慶,就還有一位叫方思月的女士,前些日子因為關注八孩母,她就受到媒體關注,她的微博用戶名是「巫山六月雪」,她本人也被拴過鐵鏈,也是人口販賣的受害者,遭遇買家強姦。期間跑出來到重慶市巫山縣雙龍鎮派出所報案,結果那個派出所受到買賣她的人的賄賂,根本不管,最終有幸逃出魔掌。

近日因為持續關注八孩母,方思月又被那個雙龍鎮派出所傳喚,她在微博發文說,害怕自己就此被關起來,接著又流落街頭被壞人撿走。截至我們今天成稿,她還沒有去派出所報到,但已經被便衣跟蹤,現在還沒有方思月的進一步消息。

還有湖南邵陽,這是跟孩子有關的一個悲劇。2011年5月,那裡曾被曝光一個案子,當時限制生育的計劃生育政策下,好多超生的孩子呢,可以被稱為是「非法嬰幼兒」,非法出生的,這樣的孩子呢,當時報導說,被湖南邵陽的計劃生育部門強行從醫院帶走,報導針對的是一次帶走了十幾名嬰幼兒的案例,然後一起送到邵陽的福利院,然後一個小孩3000美元,賣給外國人,也許是真正的領養家庭,也許是外國的人口販子,如果是真正的西方領養家庭,那起碼孩子的未來應該還算幸運,但是領養家庭卻要支付更加昂貴的中共的有關外國人領養的稅金。就是這樣。

那會兒,中共還限制生育,現在發現人不夠用了,想各種辦法要多生孩子。

【解決人口問題 未婚女被盯上 中小學聘公安當「副校長」】

在美國很多保守派選民那裡,其實是很反感做人流的,認為那跟殺人害命無異。可是,歷史上強制人流、肢解腹中胎兒的事,當政策幹了幾十年的中國共產黨,如今在人不夠的情況下卻喊要「限制人流」,實在是令人作嘔的行為。

現在中共的計劃生育協會,已經把「干預人流」作為工作要點提上了日程,《美國之音》引述一位微博網友的話評價說:開始對未婚女士下手了,逼著生育,以後的黑診所不會少。

大家不要小看這一個問題。共產黨想解決人口問題,它有共產黨的辦法,這事不是「黑天鵝事件」,而是「灰犀牛事件」,是顯而易見的危險,就是什麼時候能衝過來的問題。就像變換手法玩宣傳一樣,共產黨會想不同的損招、賴招、昏招、陰招,讓中國女人把孩子生出來的。只要它還存在。

但是孩子生出來,思想上還得滿足共黨的需求,所以現在中共教育部規定,今年5月開始,強制在各個中小學校,設置由公安或司法人員擔當的所謂「法治副校長」,向中小學生灌輸習近平思想、還有所謂預防「犯罪」,其實是預防「反黨」。我覺得這對學生來講是個很恐怖的事,也必然是中共自己壓垮自己的最後因素之一。

這叫我想起來以前中共搞什麼政治運動,進行群體鎮壓的時候,要全國人民表態,就包括中小學生,讓他們公開在派到現場的公安監視下簽字,表達對共產黨鎮壓、迫害人權的支持,連學校老師都得配合,誰不配合,那可能在中共看來,就是政治錯誤,甚至會帶來人身安全的危險,現場就有可能被帶走問話。

所以,「法治副校長」進入校園,長期駐紮,絕不是什麼好事,甚至他要懲治某一位同學,那學校老師、校長,都不一定管得了。

不作不會死,中共這麼折騰,對它自己來講,不是什麼好事。

【「燕山雪花大如席」 與北宋和南陳滅亡的歷史典故】

我今天看海外《新唐人》在網站上刊登了一篇文章,作者是宋寶藍,說張藝謀在冬奧開幕式上運用的主題「燕山雪花大如席」,是讖語,跟歷史上的那些預示政權崩塌的「無意之作」有得一比。文中舉了幾個例子,比如,宋徽宗宣和元年,奸臣蔡京在徽宗面前賦詩一首,有一句是:定知金帝來為主,不待春風便發生。7年後,到了1125年冬天,北宋京城被大金國女真人攻破,徽、欽二帝被擄北上,受盡屈辱,是為「靖康恥」。果真應了那句「定知金帝來為主,不待春風便發生」。

還有隋朝開皇九年,隋滅了南陳,南陳國主陳叔寶被俘虜,客死洛陽,他在位七年,期間曾創作一首詩叫《玉樹後庭花》,有一句雲:花開花落不長久,落紅滿地歸寂中。整首曲子都滿不吉利的,被後世稱為亡國之音,所謂「商女不知亡國恨,隔江猶唱後庭花」。

陳叔寶的朝廷,也確實在隋文帝強大的攻勢下,如曇花一現般迅速消亡。但是中共滅亡了,如果也有一個類似的曲子,沒準可能反而會被後世讚美。

【習保黨但黨不姓習 《聯合早報》發文公開反習連任】

中共到了現在,內外渙散,貌似強大的外表下,是陳破不堪、千瘡百孔的破爛體制。習近平想靠保黨連任,但是他沒有仔細思考的一個問題是,這個中共卻不是姓習的政黨,它是由不同紅色權貴勢力範圍切割劃分的,其中尤以江派勢力為大,保一個不姓習的黨,來維持權力,可是這個黨卻在反他,不斷的內鬥,就是他與共黨的互搏廝殺,最終結果呢?

脫離中共體制的前中央黨校蔡霞在推特發文說,她自己會寫一個短文,來指控習「2018年非法修憲」,她說當年自己受到當局壓制,沒寫出來,現在她要寫這樣一篇文章來彌補當年的罪錯。

同時,蔡霞轉載了《聯合早報》在2月18日最新發表的,署名「梁興國」的文章,題為《任期制:共和國重要的制度基礎》。當中提到,兵無長帥、帥無長師,軍隊只忠於共和國,而不是聽命於某個執政官,還引用法國人孟德斯鳩的話說:一切官職,權力過大,任期就要短等等。

這篇文章也是「反習不反黨」,所謂「共和國」,也是在包裝和美化中共政權而已,但是它能這樣在一份親共報紙上發表出來,說明是習近平黨內的敵對派系的聲音,而這證實,20大前,黨內廝殺相當嚴重。

【袁紅冰指習近平20大上有三目標 黨內發起罵習攻勢】

旅居澳洲的法學家袁紅冰也在2月18日對《大紀元》說,黨內反對習近平的群體,正在推動「罵習」的輿論攻勢,要把習置於萬夫所指的境地,並且指出,習20大上想實現高中低三個目標,第一個高目標是像毛澤東那樣擔任黨主席,第二個中目標是至少繼續連任,做總書記,第三個低目標,是為武力解決台灣問題創造依據,把解決台灣的習近平方案確定下來。

但習近平面臨最大的問題,就是黨內好多利益集團,都反對他連任,對他發起輿論罵戰。我們從近日《客觀評價習近平》的長文、《聯合早報》的這個最新文章等,都印證了這一點,而接下去,在20大前,這種趨勢,只會越發嚴重。

那最後說個事,Youlucky網站上,票選最具人氣YouTube主播的活動,還在進行,到2月26日截止,大家感興趣,可以去投票,投票鏈接,我會放到今天節目留言區置頂。

好,Telegram上的官方公告群是t.me/dayunews,觀眾討論群是t.me/xwpajq_us,節目信箱是xwpajq@gmail.com,還有我的會員網站,網址是dayuus.com。也歡迎您訂閱本頻道,並點擊小鈴鐺,獲得節目發布通知。那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節目再見。《新聞拍案驚奇

優樂客會員新年優惠方案:

2022年費通票大優惠,每個月只要不到$2美金
https://www.youlucky.biz/post/2022-youhui
(優惠只到2/22喔!馬上行動)

《新聞拍案驚奇》製作組

(責任編輯:王曉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