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真相】《何日君再來》引慘案 劉雪庵的悲劇人生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10月04日訊】大家好,歡迎收看《百年真相》。

「好花不常開,好景不常在。愁堆解笑眉,淚灑相思帶……」,喜歡鄧麗君的觀眾朋友,對這首歌應該不陌生。在1980年代初,雖然當時的中共主旋律把鄧麗君的歌批判成「靡靡之音」,但是民間卻掀起了聽鄧麗君唱歌的熱潮。那時,中國大陸市面上充斥著鄧麗君的盜版磁帶,她的很多金曲都在大街小巷中傳唱,而這首情意濃濃的《何日君再來》就是最受歡迎的歌之一。

不過大家知道嗎,這首《何日君再來》的背後卻有一段曲折辛酸的故事。怎麼回事呢?我們先從這首歌的誕生說起。

劉雪庵的《何日君再來》暴紅

1936年,位於上海的藝華電影公司準備拍攝一部電影《三星伴月》,導演方沛霖想爲電影配一首優美的插曲,於是他找到了劉雪庵。

劉雪庵是誰呢?他是當時響噹噹的「學貫中西,習通古今」的青年作曲家。劉雪庵出生在四川,自幼受到良好的音樂啟蒙和傳統文化薰陶,長大後又跟隨名師學習鋼琴、琵琶、指揮、韻文,並有幸成爲著名作曲家、音樂理論家黃自的高徒,得到西洋作曲理論的真傳。

劉雪庵非常善於在樂曲中融合中西方音樂的技法。無論是為中國古詩詞配曲,還是以深厚的古文功底創作詩一般的歌詞,甚至是獨立創作歌曲,他都展現出驚人的天分與才華。那麼這次受導演方沛霖所託,劉雪庵拿出的是什麼曲子呢?

話說劉雪庵從上海音專畢業後,有一次應邀參加校內同學舉行的聯歡會,席間大家相約作曲留念,劉雪庵就寫了一首沒有填詞的探戈舞曲。這次劉雪庵就把它拿了出來。於是方沛霖便請人根據情節需要填詞,就是今天大家所看到的《何日君再來》。當時,劉雪庵絕沒有想到,這首歌,竟然成爲左右他一生的一顆「定時炸彈」。

《何日君再來》旋律優美帶有流動性,歌詞也頗有意境且朗朗上口,經過金嗓子周璇的一番演繹,立刻在國內的街頭巷尾流行起來。當時和周璇齊名的,上海灘七大歌後之一,日籍歌手李香蘭也多次翻唱過這首《何日君再來》,讓這首歌也紅到了日本。

中共掌權 這首歌惹來麻煩

然而等到中共掌權時,這首歌就惹來了麻煩。怎麼回事呢?

中共占領大陸沒多久,就要給中國人改造思想,把傳統的是非善惡、美醜好壞的標準給顛覆了。這首《何日君再來》作爲風靡上海灘的情歌,又被日本人唱過,還深受日本人喜歡,不正好拿來大作文章嗎?於是,別有用心的人硬是說《何日君再來》中君子的「君」暗指日本王軍的「軍」。就這樣,《何日君再來》被誣陷成了「黃色歌曲」、「漢奸歌曲」,被批鬥、封殺。可想而知,作爲曲作者,劉雪庵受了多少牽連。

1957年,中共搞起了「大鳴大放」,不知是計的劉雪庵在中共音樂協會組織的座談會上,第一個發言,他批評音樂協會幾乎是「清一色的黨員領導」,有宗派主義。而且,音協機構「政治性太強,學術性太差」,對藝術創作的理解有偏差。並要求為老師黃自和自己的作品申冤,呼籲重新進行藝術批評。

那麼劉雪庵的「鳴放」等來的是什麼呢?

1958年3月劉雪庵被劃爲「大右派」、「資產階級反動學者」。《何日君再來》又被拎了出來,成爲劉雪庵的罪證之一。當時,北京藝術師範學院、中共文化部與音協,接連召開會議,說劉雪庵是「反黨反社會主義的敵人」、「暗藏在革命隊伍的毒蛇」,批判他的藝術理念及「反黨陰謀」。《人民日報》、《北京日報》等喉舌媒體,也連篇累牘地報導各界人士對他的抨擊。

在極端恐怖的氛圍中,劉雪庵戰戰兢兢,為此竟然寫出數百萬字的檢討材料。他的待遇也從一級教授降爲六級,之後更被貶到圖書館當數據員,從此失去了創作權利。

劉雪庵從青年時期就「跟黨走」

不過,說起來讓人覺得荒唐滑稽的是,這個被中共打成「音樂界最大反派」的劉雪庵,不僅沒有任何「反黨」言論,而且從青年時期就聽信了中共的謊言宣傳,一直爲中共盡心賣力。

這裡稍微舉幾個例子。「七七事變」後,劉雪庵先後加入「上海市文化界救亡協會」和「上海文藝界救國聯合會」,與田漢、穆木天等「左翼人士」利用藝術形式宣傳中共抗日。後來,他還自費成立「中國作曲協會」,社址就設在自家,作為中共隱藏於上海音樂界的地下據點。他創作了近百首抗戰歌曲,宣傳「國民黨不抗戰,只有中共才抗日」的思想。

可能有不少觀眾朋友都知道中共御用文人郭沫若和他創作的話劇《屈原》。那大家知道《屈原》中的配樂和插曲都是誰創作的嗎?我這麼一問,可能大家都想到了,就是劉雪庵。

當時「皖南事變」後,中共在重慶對抗國民黨,想用話劇《屈原》來挑起民眾仇視國民黨、偏信中共的情緒。於是,劉雪庵一個人沒日沒夜地作曲,最後僅僅用三天,就把所有的配樂和插曲都創作出來了,並親自指揮演出。以音樂爲武器宣傳中共的主張,劉雪庵真可謂不遺餘力啊。

抗戰勝利後,劉雪庵繼續幫助中共,與國民黨為敵。據大陸作家鐵流撰文記載,劉雪庵在蘇州社教學院教書時,不僅阻撓學校隨國民黨遷往台灣的計劃,他還私藏學校僅有的七根金條,上交中共軍管會。

1949年中共篡政後,劉雪庵的境遇又是如何呢?可以說,劉雪庵確實風光一時,先後在無錫、江蘇、上海等多個院校任職。還曾擔任無錫市第一屆人民代表大會代表。1956年,劉雪庵調往北京,在北京藝術師範學院,也就是中國音樂學院的前身,擔任教授和副院長。

文化大革命 劉雪庵被下放勞動

不過,沒過多久,中共就發動了「反右鬥爭」。而劉雪庵的遭遇,我們之前已經說過了。若干年後「反右運動」結束了,就在劉雪庵滿心期盼中共能對他「開恩」的時候,文化大革命開始了。

紅衛兵小將們的戰鼓擂得「咚咚」響,劉雪庵的心也緊張得「砰砰」跳。果不其然,《何日君再來》再次成為眾矢之的,劉雪庵作為「老右派」也再次被揪鬥。然而,本來就已經境遇悽慘的劉雪庵卻又因爲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給自己和家人招來了更大的災難。他做了什麼呢?

文化大革命爆發時,劉雪庵已經年過花甲,再加上他本來就是個2,700度的大近視,所以看東西就不是那麼太清楚。有一次他抄歌詞時,不小心將「反帝」寫成「美帝」,這一下可麻煩了,他立刻成了「現行反革命」。之後,劉雪庵被趕進「牛棚」,經常被紅衛兵打得趴在地上。遊街時,他的脖子上還掛著三十多斤重的鐵牌子。倍受屈辱的劉雪庵欲求一死,屢次出現反常舉動,都被細心的妻子喬景雲發現並及時勸阻。

然而,這對患難夫妻卻無緣攜手走完一生。作家鐵流透露,喬景雲的同事在她腳邊放了一張毛澤東像,然後誣陷她「踐踏毛主席像」。就這樣,喬景雲也成了「現行反革命」,遭到紅衛兵毒打,以致子宮脫垂。

1969年,劉雪庵被下放到天津軍墾農場參加勞動改造,喬景雲拖著病體和他一起去,後來因身體實在不行了,才被孩子揹上火車回到北京。可是,因爲她是「現行反革命」,醫院拒絕救治,喬景雲在家中飽受病痛折磨後,於1971年11月離世。等1975年,劉雪庵因雙目幾乎失明被天津軍墾農場遣送回家時,家裡就只剩他一人了。

太遲的右派「糾正」 劉雪庵一身是病

1979年3月,劉雪庵的右派問題得到了「糾正」,此時他的境遇是不是應該改善了呢?沒有。因爲當時《何日君再來》與《紅豆詞》仍然被定性為黃色歌曲。由於沒有徹底平反,劉雪庵在社會上仍然抬不起頭來,一些人甚至還不敢和他往來。

據上海音樂學院教授倪瑞霖回憶:「他每天坐在特製的椅子上,椅子上挖了一個洞下面放馬桶,椅子兩個扶手中間用一根木棍擋著以免他摔下來。扶手上掛著幾個饅頭,餓了就啃兩口……」

到了80年代,隨著台灣歌星鄧麗君再次把《何日君再來》唱紅,新一輪批判又開始了。此時,經歷無數次打擊的劉雪庵已是全身癱瘓、風燭殘年的老人了。當他因爲身上長了褥瘡,需要住院治療時,院方以他是《何日君再來》的曲作者為由,把他留在觀察室裡,拖延住院時間。

經過一個多月的煎熬,劉雪庵終於等來了一間病房,可是這病房是什麼樣的呢?

狹小的房間中,放了兩張床。一張床上躺著一位感染綠黴桿菌的病患。什麼是綠黴桿菌?它是一種非常可怕的病毒,易傳染、難醫治,對身體有創面的人來說,幾乎是致命傷害。劉雪庵長著褥瘡的身體,很快感染了這種病菌,致使病情迅速惡化,最終在1985年3月15日,他帶著一生的痛苦與悲憤,永遠地離開人間。

死後 《何日君再來》被解禁

到了90年代,《何日君再來》逐漸被解禁,出現在大陸出版物中。1999年,音樂家田青編寫《老歌》,把《何日君再來》收錄其中,並為劉雪庵賦詩一首:

「曹操說『何以解憂,惟有杜康』,沒人怪他棲惶。/東坡說『人生如夢,一樽還酹江月』,沒人罵他頹唐。/可為什麼你唱了一句/『好花不常開,好景不常在』/便被趕下歌堂?/荒唐,荒唐,笑罷似覺悲涼。」

是啊,人們可能很難理解,中共怎麼僅僅因為一首抒情歌,就能把一位曾經效忠自己的文弱書生,殘害到孤獨終老、含恨而終的境地。其實,中共如此趕盡殺絕,爲的就是破壞中華文明的傳承,折斷中華民族的脊梁啊。

如今,人們重聽《何日君再來》,除了陶醉於動人的旋律,或許更會為它背後的故事而驀然警醒吧。

今天的節目就到這兒,謝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再見。

歡迎訂閱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0WwxWijk8NemAqLtqj4Sw
訂閱telegram群組:https://t.me/bainianzhenxiang

百年真相】節目組製作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樂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