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真相】「大愛」還是慘劇?三千孤兒入內蒙真相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1年09月13日訊】中共兩會期間,習近平在出席內蒙古代表團審議時,提到「三千孤兒入內蒙」的歷史事件,並將其描繪成中共領導下的「民族大愛」。然而,了解這段真實歷史的人卻說,那是一齣能夠讓「說的人悲痛欲絕,聽的人傷心落淚」的人間慘劇。那麼,歷史的真相到底是什麼呢?

大家好,我是朱娣,今天的《百年真相》節目,我們就和您一起回到「三千孤兒內蒙」的那段歷史時期,探尋事件背後的真實故事。

這「三千孤兒入內蒙」是發生在1960年,當時中國正處於慘絕人寰的大饑荒時期。而這三千名被內蒙牧民收養的孤兒,只是當時五萬上海孤兒中的一部分。這上海怎麼會有那麼多孤兒呢?或許我們能從下面的故事中找到答案。

據《南方週末》報導,今年72歲的呂順芳出生在無錫宜興官林鎮義莊村,1960年時,她才11歲,家裡兄弟姐妹一共有四人。呂順芳的父親在80公里外的採石場工作,平常不回家。家裡的生計,就靠母親和奶奶兩個人到公社幹活,每人每天領取六兩的稻穀。而六兩的稻穀碾出米來,也就四兩二錢。這哪裡夠一家六口人吃呢。

呂順芳回憶,母親每次做飯時,都用很小的碗盛米,加上一大鍋水,再丟些野菜進去,熬成野菜糊糊,這就是全家的伙食。那時,呂順芳的小妹只有兩歲多,她哪裡能懂當時的生活艱辛。碗裡的野菜,她嚼不爛,也咽不下,於是總是被她挑出來扔掉。

看著因爲營養不良,到兩歲多還不會走路的小女兒,呂順芳的母親做出了一個痛苦的決定,丟棄小女兒。大饑荒期間,中共出於政治考量,力保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所以那時人們紛紛傳說,把孩子送到上海能吃飽飯。

當得知母親要把妹妹送到上海去的時候,呂順芳和弟弟幾乎是立刻跳了起來,爭著說:「把我們送掉吧,把我們送到上海去!」呂順芳還記得,當時她對母親說:「我認識路,長大了還能再跑回來!」其實他們根本不知道被送到上海意味著什麼,會有怎樣的命運,只是單純地相信,去上海能吃飽飯。

4月的一天,呂順芳的母親帶著小女兒出門了,她們先坐船去了常州,再轉火車到了上海。在火車站附近,母親給小女兒買了個燒餅。看著開心地啃著燒餅的小女兒,母親對她說:「你在這吃,我再去給你買一塊。」就這樣,母親一個人回到了宜興老家。

半個月後,呂順芳的父親回家,得知小女兒被送走後勃然大怒,母親被罵進廚房痛哭。然而,在廚房裡,當父親在灶台上看到母親為自己準備的食物──一碗泛著綠光,幾乎就是用青草熬成的糊糊時,11歲的呂順芳在記憶中第一次看見父親掉了淚。這個曾經在朝鮮戰爭戰場上流過血的漢子,端著那碗青草糊糊,哭得像個孩子。

大饑荒時期,像呂順芳家這樣,爲了生存不得不送走孩子的例子不計其數。曾在1960年前後,在無錫市福利院工作的陳素英對《南方週末》的記者說,彷彿是一夜之間,福利院就變得擁擠不堪。「福利院周圍每天都有被丟棄的嬰兒,派出所和街道居委會也不斷送來撿到的孩子……」

1959年底,上海、無錫、常州等地幾十個孤兒院已經聚集了三千多名孤兒。而1960年初的情況更加嚴重——僅上海育嬰堂頭兩個多月收到的棄兒就有六千五百多名,9倍於1959年第四季度。

這些孤兒被統稱為「上海孤兒」,前後總計五萬,他們被送往內蒙古、陝西、河北、河南、山東等地,直到1964年大饑荒緩解才逐漸停息。在提到1959年到1961年的大饑荒時,中共總是將其說成是「三年自然災害」和「蘇聯修正主義逼債」造成的,把罪責推給老天爺和蘇聯。不過,事實真是如此嗎?

前新華社高級記者、《炎黃春秋》雜誌副社長楊繼繩,在其揭祕三年大饑荒真相的著作《墓碑》中,引證權威的氣象資料和氣象學家的觀點說明,那三年風調雨順,大規模嚴重的洪水、乾旱等自然災害一次也沒有發生。而且史料記載,蘇聯不但沒有逼債,還曾提出援助100萬斤糧食,可是被毛澤東拒絕了。

因爲中共認爲接受援助就是承認有饑荒,那就是給社會主義抹黑。不僅拒絕援助,楊繼繩指出,在中國大量民眾餓死的同時,中共還大量出口糧食。根據《中國統計年鑑》的數據,1959年糧食淨出口是415.55萬噸,比1957年還增加了一倍以上,創造了當時糧食出口歷史的最高紀錄。這個數量夠2,450萬人吃一年。

那麼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了這場大饑荒呢?

我們先去看看大饑荒的前一年1958年,都發生了些什麼事。那一年,在「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的口號中,中共搞起了「大躍進」,要「趕超英美」,並開始「全民大煉鋼」(高爐煉製鋼鐵)。那時全國各行各業的民眾都投入大煉鋼鐵運動中,農民也不例外,結果大片農田無人照顧,莊稼無人採收,最後都爛在地裡。

而到了糧食收割的時候,各地又爭相響應中共政策,浮誇報告農作產量,人們高喊「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農作物高產量的「衛星」謊言層出不窮。比如,1958年10月1日《天津日報》報導稱,天津新立村水稻畝產12萬斤。河北徐水1957年畝產才138斤,然而,1958年8月4日,毛澤東視察徐水縣時,縣委第一書記張國忠卻擔保一年收成可達12億斤,平均畝產2,000斤。

「放衛星」的惡果很快就體現出來了,中共開始按照各地虛報的數字讓農民交糧,農民交不出來,黨幹部就到農民家裡翻箱倒櫃地搜刮,對農民捆、綁、吊、打、抓等,逼農民把自己的口糧、種子全交出來。

《文匯報》在報導《大躍進餓死百萬河南人》中記載,光山縣縣委書記劉文彩,到槐店公社主持逼迫農民交糧的運動,連續拷打四十多個農民,打死4人。河南老百姓形容當時的恐怖氣氛說:「幹部好似閻王爺,大隊好似閻王殿;只見活人去,不見活人還!」

到了1959年時,有人開始質疑,「大煉鋼鐵得不償失,人民公社搞砸了,一面說躍進,一面餓肚皮,怎樣也不好解釋。」1959年7月彭德懷在廬山會議上批評大躍進,但毛澤東認為這是在挑戰他的領導,不但不糾錯,還更加一意孤行。

所以後來,歷史學家說饑荒的真正原因是人禍,是中共一手造成的人禍。那麼有多少人死於這場大饑荒呢?

據中共紅旗出版社1994年2月出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歷史紀實》一書「大饑荒」一文中說,「1959年至1961年的非正常死亡和減少出生人口數,大約在4,000萬人左右。……中國人口減少4,000萬,這可能是本世紀內世界最大的饑荒。」

這是什麼概念呢?大饑荒中死亡的人數,約等於日本侵華戰爭中被日軍殺害的人數的2倍,是南京大屠殺的133倍。或許我們還可以做另一種類比。據上海財經大學人文學院教授裴毅然研究統計,在中共建政之前,中國歷朝歷代中,因饑荒餓死的人,估計總和爲2,991.8萬人。也就是說,這三年大饑荒餓死的人數已經遠遠超過中國歷朝歷代的總合。

如此龐大的數字!真是令人驚心啊!然而,更駭人的是,很多老百姓是被人爲餓死的。

大家知道,自古遇到糧荒都要開倉放糧,到中共這兒就變了。1959年4月到1960年4月,是餓死人最多的一年,不是因爲糧庫沒糧食,而是中共不開倉放糧。據中共糧食部資料顯示,1959年11月全國糧食庫存量887億斤,即使1960年4月春荒最嚴重的時候也有403億斤庫存糧,相當於1.4億人一年的口糧。也就是說,農民是守著糧庫餓死的。

舉一個例子,擁有800萬人口的河南信陽有「豫南糧倉」之稱。大饑荒發生時,信陽的國有糧庫有11億斤糧食,但是中共下令不准開倉賑災。農民們因爲之前把糧食都上交了,手裡什麼吃的都沒有,公社食堂也斷糧停伙了,他們只能去吃穀糠、薯籐、野菜、樹皮、草根,在差不多半年的時間內,有一百多萬人餓死。

農民為了活命開始逃荒。1959年初,中共指示各地制止農民外出逃荒,不准流入城市。一些地區民兵在路口設卡、攔截,還專門設有收容所、監獄,把外出逃荒的農民當階級敵人和流竄犯對待。59年冬天,單信陽地區攔截收容46萬人,不少人被打死餓死在收容所裡。

當時,也有看到百姓餓死於心不忍而擅自開倉救災的人,他們救活了百姓卻遭到中共的嚴厲懲處,安徽副省長張凱帆就是一個例子。中共期刊《黨史研究與教學》在2005年第5期和第6期曾記載,1959年時,張凱帆去安徽無爲縣調查饑荒情況。當時無爲縣已經餓死30萬人了,於是張凱帆頂住壓力,開倉放糧,救活了當地五十多萬老百姓。

然而,毛澤東卻狠批張凱帆,稱其爲「混進黨內的投機分子」;「站在資產階級立場,蓄謀破壞無產階級專政,分裂共產黨」。結果,張凱帆受到51天的批鬥,全家遭難,6個親人慘死。後來官方統計:僅無為縣,因張愷帆事件受株連,被批鬥,被處理的縣、社、隊黨員、幹部和群眾,共計28,741人。

在這場世紀大饑荒中,中國多地發生了人吃人的慘劇。歷史學家餘習廣從湖南醴陵縣當地公安局的檔案裡找到一張舉世震驚的照片──大饑荒年代「父食子」照片,成為當時「人相食」的鐵證。父親劉家遠站在牆邊,身邊是他兒子的頭顱和骨架,還有一個鐵鍋,鍋裡面燉著他從快餓死的兒子身上割下來的肉。

1961年安徽省公安廳的報告顯示,1959年以來共發生1,289起人吃人事件。荷蘭史學家馮克稱,大躍進饑荒堪稱喪失人性的大屠殺,可與古拉格群島、納粹大屠殺並列為20世紀三大人類災難。學者宋永毅則認為,大饑荒是「中國歷史上歷朝歷代最悲慘的一頁」。

在了解這些歷史背景與真相後,當中共媒體將「三千孤兒入內蒙」事件,炒作成中共「愛民佳話」時,除了那些刻意裝傻的人,誰還能爲其拍手稱好呢?

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裡,謝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期再見。

百年真相】節目組製作

歡迎訂閱Youtube頻道: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J0WwxWijk8NemAqLtqj4Sw

(責任編輯:李樂真)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