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曉農:從東海到印度洋,中美加緊攻防

最近,面對中共日益嚴重的海上威脅,美國正在加緊與盟國合作,形成新的防衛體系。而中共也快速推進其侵略性的印太戰略,北到釣魚島和台海,南到印度尼西亞的爪哇海以及東印度洋,無處不呈現出其軍事擴張的蹤跡,因而造成上述廣大海區沒有一處還能平靜。

一、美國關注台灣的安全

最近,美軍印太司令部的司令即將換人,現任司令戴維森海軍上將卸任後,將由約翰·阿奎利諾(John Aquilino)將軍接任。兩位將軍交接之際,對台灣海峽的防衛問題展示出一致的判斷。

曾擔任特朗普政府國家安全顧問的陸軍退役將軍麥克馬斯特(H. R. McMaster)最近表示,台灣是「目前可能導致大規模戰爭的最重要的爆發點」。在關於阿奎利諾將軍任命的參議院聽證會上,阿奎利諾將軍表示,他同意麥克馬斯特對中國可能奪取台灣所構成威脅的評估。阿奎利諾將軍說,「能夠迅速做出反應的部隊,不僅僅是我們的部隊……還包括我們的盟友和夥伴結合在一起的部隊,這將使我們的威懾力更強。」阿奎利諾還說,關於中共攻擊台灣的時間估計,美軍「有很多數字,我知道戴維森說了6年(內),從今天到2045年都有跨度。我的意見是,這個問題比大多數人認為的更接近。我們必須堅持下去,並在短期內緊迫地部署威懾能力。」

阿奎利諾也談到了台灣的國防能力問題。他指出,台灣對魚叉導彈系統的投資,可以幫助增強防禦能力。他說,「他們擁有的資源要求以正確的方式使用它們,以最有效地應對可能的威脅。他們購買了其中一些功能,這讓我感到鼓舞。」

與此同時,3月26日美國在台協會(AIT)和駐美國台北經濟文化代表處(TECRO)在台北的外交部簽署了共同成立「海巡工作小組了解備忘錄」。未來美國海岸警衛隊和台灣海巡署將進一步合作。

去年12月,美國海軍完成了一個關於海上多軍種協同防衛的專門報告,題目是《海上優勢:全面整合海上力量以取勝(Advantage at Sea:Prevailing with Integrated All-Domain Naval Power)》。這個報告討論的是,把美軍的海軍、海軍陸戰隊和海岸警衛隊這三個軍種的力量整合起來,維持美國對中國的海上優勢。其中海軍以艦隊和潛艇為主;海軍陸戰隊駐紮在沖繩,將以美利堅號中型航空母艦上的直升機運送,形成流動的海基打擊力量;海岸警衛隊則負責一系列海上巡邏和保障任務。

美國海岸警衛隊隸屬於國土安全部,但近年來與五角大樓的合作不斷增加。以前美國海岸警衛隊主要是保護美國的海上邊界,但也參與對海軍的支援活動。2019年以前,海岸警衛隊支援海軍的任務平均每年50到100天;但2019年,卻用了326天參與支援海軍的任務,其所有部署都集中在印太地區。最近美國海岸警衛隊已將2艘最先進的巡邏艦部署到關島基地,近幾個月還要再派1艘巡邏艦到關島。

台灣的海巡署所轄海上船隻和美國國土安全部所轄的海岸警衛隊往往被看作是「第二海軍」。實際上,台美雙方的海巡部門過去就互動頻密,每年都有戰鬥技術交流活動,美方還派特勤教官赴台教練海上登船檢查等,台灣也派人到美國海岸警衛隊的海岸警衛學院及其基層單位受訓實習。

中國從今年2月開始實施《海警法》,允許海警部隊對外國船舶使用武器。其海警船2月18日到釣魚島海域巡航,加劇了東海的緊張局勢。中華民國行政院長蘇貞昌3月26日表示,中共片面制定《海警法》,使用武力,造成周邊國家緊張,壓力很大;台灣和美國基於共同的理念價值,維持區域和平穩定,一起從各方面協力來維持和平。

現在看來,美台可能開始海上巡邏和海上搜救的協作,這既是對雙方以往「準軍事合作」的延伸,也是反制中國以《海警法》的名義派遣大型海警船威脅台灣海域的舉動。

二、日本準備協防台灣 

美國最近和日本達成了共識,日本準備參與對台灣的協防。據日本共同社報道,最近美國國防部長勞埃德·奧斯汀在東京會見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時,提出了中共對台灣的軍事威脅問題,雙方同意在中國與台灣發生軍事衝突的情況下密切合作。

長期以來,關於台海兩岸的關係,日本傳統的外交和國防政策都是「鼓勵對話,以和平方式解決兩岸緊張局勢」,試圖在中美之間保持某種平衡。但中共點燃了中美冷戰之後,日本非常關注東亞地區,特別是台海兩岸的緊張局勢。這一區域的緊張局勢直接威脅到作為日本經濟生命線的海上運輸安全,更是對日本國防的衝擊。

奧斯汀3月16日與岸信夫會談時,岸信夫提到,最近越過台灣海峽中線的中共軍機數量增加。他也談到,當中共攻擊台灣時,日本自衛隊需要研究如何與美軍合作,保衛台灣。美國國防部長奧斯汀和國務卿布林肯在東京與日本同行會晤後發表的聯合聲明表示:「中國的行為在不符合現行國際秩序的情況下,對盟友和國際社會都構成了政治、經濟、軍事和技術挑戰。」

日本像現在這樣考慮國際局勢,在以前是不可想像的。但目前情況已經發生變化,日本很清楚,中共對區域安全的威脅正日益上升,危險正在逼近。日本防衛研究所是防衛省的智庫,該研究所收集了2020年日本週邊安全問題的相關資訊,編制了《東亞戰略概觀2021》(East Asian Strategic Review,2021)》。這份報告的摘要在3月26日公布,內容泛泛。但據看到這份報告更多內容的日媒報道,這份報告指出,中國在西太平洋阻擋美國航空母艦的軍事能力已「切實提升」,中國發展反艦導彈,已擾亂第一島鏈中美軍事力量的平衡。報告進一步認為,考慮到中國對南海國際水域實行軍事基地化,其海警船反覆駛到尖閣諸島(中國稱釣魚島)附近的日本領海,日本要在東海和南海持續採取強硬措施應對。

三、未來日美如何協防 

3月中旬,美、日防長會議中,日本防衛大臣岸信夫提出,「今後有必要探討自衛隊能為支援台灣的美軍提供何種協助」。這是日本政府二戰後,首次明確地表態支持美國介入兩岸戰事,且準備提供援助。這次防長會議還確認了「台灣發生突發事態時將密切合作」。

早在2015年4月27日,美日兩國就公布過《美日防衛合作指針》(The Guidelines for US-Japan Defense Cooperation)。此文件明確指出,「當美國或與日本關係密切之第三國遭受武力攻擊,並可能威脅日本安全、危害日本國民生命安全以及追求自由與幸福之憲法權利時,自衛隊將以『適當』方式行使武力,以因應此武力攻擊事態。此外,美日兩國將以『適當』方式緊密合作,或以『適當』方式與受攻擊的第三國合作,以因應武力攻擊及緩和事態。」當時所說的「與日本關係密切之第三國遭受武力攻擊」,當然包括台灣,但那時未點名。今年美日雙方直接提出「在台灣發生突發事態之際將密切合作」,把2015年的提法明確化並公開,意在警告中共。

上述《合作方針》列出了台灣發生危機時日本與美軍合作的「適當」方式,共包括5種軍事合作項目,即軍備防護、搜救、海上作戰、反導彈與後勤支援。也就是說,日本未來介入台海戰事時,具體的部署可能是:提供台灣國軍戰時戰力保存作業的掩護工作;為台軍飛機、軍艦提供搜救協助;台灣的軍機、軍艦可在共軍攻擊時轉移到日本的臨近島嶼;日本陸上自衛隊與海上自衛隊部署在宮古島上射程達400公里的對艦導彈,可為國軍提供掩護。此外,美日間積極合作研發海上反導系統,其艦用相位陣列雷達和標準3型艦用反導系統,目前是世界上排名第一的海上高空反導系統。一旦台海有事,美日合作的海上反導系統有可能給台灣提供某種反導保護傘。美軍和日本攔截共軍中、長程導彈、極音速導彈的技術相當成熟,亦可為台灣提供大氣層外的反導保護。

四、中共的南海造島計劃威脅菲律賓 

中國利用其漁船、海岸警衛部隊和海軍協調行動,在南海的國際海域強行造島,建立了多個新軍事基地。從2013年7月開始,中共在南海國際水域的7個礁盤上,利用大型工程機械和施工大軍大規模吹沙填海,共造出超過1000萬平方米的陸地,目前已建造了美濟島、渚碧島、永暑島、華陽島、南薰島、赤瓜島、東門島共7座島礁,其中前3個島礁面積較大。中國的《兵工科技》雜誌去年4月披露了這些人造島礁的現狀,填海之後美濟島、渚碧島、永暑島都變成了面積巨大的島礁,分別修建了海水淡化設備和生活設施,3個島上都修建了機場,除運送物資的運輸機外,海空軍的軍用飛機也可在島上起降。這3座大型人工島已建成軍用永久機庫,分別可容納24架戰鬥機和4架大型飛機(如偵察機、運輸機、加油機或轟炸機)。除了這3個大的人造島外,華陽、南薰、赤瓜、東門等4個較小的人造島也建了碼頭、營房、燈塔、雷達站、發電站、海水淡化廠、信號發射塔等。這些人造島成為軍事基地後,共軍已開始長期駐守。

今年2月1日,中共官媒《多維新聞》以《南沙牛軛礁驚現大批工程船,中國或再造島》為標題刊文披露,共軍又開始在南海中央位置的牛軛礁造島。牛軛礁的環礁是南海中最大的,它位於馬尼拉西南方,距離文萊很近,在菲律賓的200海里經濟專屬區之內。這裡是中共戰略核潛艇南下澳大利亞方向的南向水道之要衝,在這裡建海軍基地,將為共軍封鎖南海國際水域提供便利。看來,中共準備在牛軛礁建一個更大的新海上軍事基地。

中共早就在牛軛礁附近集結了大量工程和通信船隻,直到3月7日,菲律賓才發現約220艘中國大型鐵殼船在牛軛礁水域停泊,以每組幾十艘的數量分組密集靠泊,船靠船緊挨著,在該水域鋪開,晚上各船燈光大開,照向水面。估計這些漁船停在那裡的水面上,既是為了給水下施工提供夜間照明,也是為了覆蓋水面,防止衛星看清施工狀況,以掩護水下施工。

於是菲律賓開始緊張起來,先後派漁船去拍照和展開空中偵察。菲律賓外長洛欽(Teodoro Locsin Jr.)3月21日向中國提出了抗議。菲律賓國防部長洛倫扎納(Delfin Lorenzana)同一天要求中國船隻立即離開牛軛礁。但中共根本不理睬,菲律賓軍方3月22日透露,仍有183艘中國船隻在牛軛礁。中共謊稱,這些船是在那裡避風;但菲律賓方面說,那裡根本無法避風。很顯然,很快這個人工島就會建成,然後從那裡控制住從海南島核潛艇基地往南,進入印尼爪哇海的水下通道。菲律賓無力阻止中共的海上霸權行徑,今後中共的造島活動可能進一步延伸到馬來西亞近海。

五、中美較量南半球 

南海的南出口地處赤道,赤道以南即屬南半球。中共印太戰略的活動範圍並不限於北半球,它實際上已從南海進入了南半球的廣大海域。

據中共官媒介紹,中共不斷向南太平洋和中太平洋挺進,其海軍已經在基里巴斯和圖瓦盧等島國建立了據點。基里巴斯是中太平洋上馬歇爾群島中的一個小群島國,位於夏威夷和澳大利亞的中間位置。看過太平洋戰爭回憶錄的人可能會記得塔拉瓦環礁,當時是大日本帝國海軍重點防守的堡壘,指揮官柴崎幸曾狂妄地宣稱,「美軍一百年也攻不下這個堡壘」。當年美國海軍陸戰隊攻占這個環礁時,首次付出了巨大的傷亡。這個環礁就是現在基里巴斯群島國的首都所在,其在太平洋上地理位置的重要性,從太平洋戰史可見一斑。圖瓦盧也是一個小島國,位於基里巴斯和澳大利亞的中間。

中共現在已經把海軍據點建到了駐日美軍和關島美軍的側背後,今後中共還準備在澳大利亞的北部近鄰巴布亞新幾內亞建立大型潛艇基地和海軍城。中共印太戰略的野心很明顯,就是要控制南太平洋,切斷澳大利亞與美國之間的航路,最後威脅澳大利亞。

中共的海上備戰活動除了從南海延伸到南半球印度尼西亞的爪哇海,還向西進入到東印度洋海域。據美國海軍官網3月23日報道,中國正在收集印度洋的海底數據。通過衛星照片可以看到,有2艘中國的海洋調查船在印尼的爪哇海和東印度洋活動,其目的可能是使中國潛艇在這一水域獲得水下航行的便利。先前,印尼在它的爪哇海岸邊撈到幾架中國的水下無人航行器,這種水下無人航行器是海洋調查船釋放的。海軍官網的報道還指出,今年1月,中國的海洋調查船曾在印尼水域「暗中行駛」。所謂「暗中行駛」,是指那艘船故意關閉船位信號,鬼鬼祟祟地在那裡活動。這2艘海洋調查船都是2016年投入使用的新船,在印度洋和太平洋交接的爪哇海區和西面的印度洋一直非常活躍。美國海軍官網的報道認為,它們的活動範圍與潛艇作戰密切相關。

美國二戰後從未在印尼南部的印度洋海區展開航母編隊巡邏,因為在那個海區沒有威脅地區安全的外國海軍活動。然而,由於中共海軍去年以來在那一帶越來越活躍,美國海軍為了應對中共海軍挺進南半球的舉動,也開始執行美軍的印太戰略。美國海軍的羅斯福號航母編隊,今年先分別在台灣西南海域和南海南部演習,之後便進入菲律賓東部的海區,現在則開到了澳大利亞西北、印度尼西亞南面的海區,展開了針對性的防範型巡邏。

此外,《華爾街日報》3月15日的報道介紹,美國海岸警衛隊近年正穩步增加在西太平洋的活動。美國海岸警衛隊首次向美國駐澳大利亞大使館派駐了1名官員,另1名官員將前往新加坡。去年12月初,美國海岸警衛隊的一艘快速反應巡邏艦被派往菲律賓東部的太平洋島國帕勞,以應對中國核潛艇的東向行動。該艦所處的位置距美國本土6600英里,距離其關島的母港750英里。

現在,北到釣魚島和台海,南到印度尼西亞的爪哇海以及東印度洋,無處不呈現出中共軍事擴張的蹤跡,上述廣大海區沒有一處還能平靜。中共的所謂「崛起」,處處在步大日本帝國軍部的後塵。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自由亞洲/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