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州:中共病毒多變 救命祕方不變

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英國衛生大臣漢考克(Matt Hancock)表示,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新冠病毒)發生了變異,並已「失控」。感染人群包括了年輕人,死亡率升高,這可能意味著出現了「超級病毒」,全球有五十多個國家和地區陸續發現了中共病毒的變異毒株,一切都在預示著,第二波或第三波更嚴重的中共病毒瘟疫正呼嘯而來,撲向地球人類。

病毒不斷變異變種,使人類剛剛開發出來的疫苗效力可能大打折扣,或者直接無法產生防疫抗體,世人驚慌之餘,不由得再次到處尋找保命祕方,但祕方在哪裡?再次開發疫苗來不及了,而且永遠趕不上病毒變異速度,難道人類就這樣陷入了絕境了嗎?不會的,中共病毒多變,但救命的真相祕方可不變,因為病毒針對中共這個目標沒有改變。

人間發生的任何事情,都是有規律可循的,瘟疫也是一樣,在人類歷史上曾經發生過多次大瘟疫,這些瘟疫都有一個特定的規律,就是定時、定點、定向、定約,特別是定向,即瘟疫指向某一個特定的人群,或者國家政權、黨派組織等。而且往往不是一次而已,常常是一次、二次、三次、四次,甚至一次比一次嚴重,直至將指定的目標滅掉,不達目的不罷休。瘟疫有眼,突然降臨,目的達到後又神祕消失。

例如:古埃及的三次瘟疫,指向的是「沒有摩西授記」的國家;古羅馬四次大瘟疫,指向的是迫害基督徒的參與者;西班牙大流感主要瞄準了「反神崇共」的年輕人,奪走了大批掙錢養家的青壯年人口;鼠疫肆虐雅典時,選擇只衝著雅典人而來;歐洲黑死病針對的是當時道德極其敗壞的人類;米蘭瘟疫,定向了意大利人中的道德淪喪者;中國朝代末年發生的瘟疫,主要指向了支撐當朝政權的有生力量。

至於瘟疫發生的原因,人們已經知道是當朝暴政罪惡及人類道德敗壞招致天懲之災。有人說,既然是天懲,為什麼上天不是一次將指定目標滅掉,反而多次完成?費那麼多事幹什麼?因為上天可不像人的氣量那麼小,心胸那麼狹窄,上天有好生之德,是慈悲於人的,即使人類幹了多大壞事,還是不斷的警醒和給予悔罪改過的機會,實在不行了,機會就沒有了,人不珍惜機會,就只能被瘟疫滅掉,無論給多少次機會,目標可不會變的。

羅馬帝國迫害基督徒持續了三百年,尼祿之後又有戴克里先等多位皇帝迫害基督教徒,從公元64年到公元4世紀初大迫害共進行了十次之多。期間,瘟疫在這個強大的國土上肆虐襲擊了四次,時間跨度間隔都在幾十年之多,即使這樣,每次目標都沒有變化,每次針對清除的都是參與迫害的惡人,連不珍惜改過機會的皇帝染疫而死,最後帝國走向消亡。

但每次都避開了那些善良人和正義者,更奇怪的是,面對慘烈的瘟疫和死亡現場,那些沒有參與迫害罪惡的人們,看到親人因罪染疫而死時,因為過度悲傷,哭喊著擁抱親人屍體,也想讓瘟疫傳播到自己身上,一同隨死者而去,但沒有辦法做到,死都死不掉,瘟神好像根本不理他,他必須得活著。

這進一步證明,瘟疫有眼,有針對性目標的,不是隨隨便便的。天理是公平的。也就是,瘟疫一旦定向指准哪個目標,基本就不會變了,無論發生多少次,多麼肆虐凶險,都是為了既定的目標目的在進行,過程中只不過是給人悔罪的機會,但每次瘟疫發生時,有多少當局人能真正醒悟過來?

鑑古知今,歷史又在重演。二零一九年十二月或更早時間,中國武漢突然發生了中共病毒疫情,由於中共當局隱瞞和延報,迅速引爆成全球大瘟疫,一波未去,一波又來,病毒不斷變異變種,正在襲擊人類的生命和重創經濟運行等,目前,已經蔓延一百八十多個國家地區,感染的人數近一億人,死亡二百多萬人。

瘟疫發生後,人們通過對疫情各方面的觀察、研究和分析,結合歷史上許多瘟疫的定向規律,發現這次大瘟疫是針對中共而來的。

從中國傳統文化看,一個國家地區如果發生大的天災人禍,中國傳統文化認為,往往是當朝暴政罪惡招致的天懲惡報,天懲的對象是誰?當然是統治者或掌權者和跟隨者,中共對法輪功的政治虐殺迫害和活摘器官,是當今人類公認的最荒唐最無恥最殘酷的罪惡,必定遭到天懲,冤有頭債有主,人不治天治,今天正在發生的大瘟疫就是針對中共統治者及其追隨者的懲罰。

從朝代更替規律看,在中國歷史上,當一個朝代滅亡前,常常發生大面積瘟疫,而且瘟疫就是對著要滅亡的官府及支撐官府的軍隊和其它力量,當今中共國,官吏腐敗透頂,黑黃賭毒盛行,經濟泡沫撕裂,黨政軍心失控,道德法治淪喪,冤案慘案迭起,百姓怨聲載道,群體事件不斷,滿朝文武有綠卡,大官小吏隨時跑,一片亡黨亡國之象,此時發生大瘟疫,怎麼解釋?從朝代更替規律看,是天滅中共,病毒瘟疫當然就是針對中共而來的。

從古代預言看,如韓國的預言書《格庵遺錄》警示,中共迫害法輪功製造了巨大罪惡,但與中共勾兌友好的國家默認罪惡,天怒之下,瘟疫爆發,指向了對中共言聽意同的各個國家,災禍慘烈。「弓弓乙乙避亂國 隨時大變」,大意是本來是「弓弓乙乙」大法的發詳地,如今卻發生大變動。這裡指中共江氏集團開始對法輪功進行全面鎮壓。導致人類「三年之凶二年之疾 流行瘟疫萬國時 吐瀉之病喘息之疾 黑死枯血無名天疾 」,如不醒悟,最後可能更慘:「朝生暮死十戶餘一 山嵐海瘴萬人多死」。

從染疫死亡者的政治面貌看,在大陸,2020年3月份,網絡上廣傳一份329人染疫死亡名單,顯示出這329位死者當中,黨員高達217人,占死者總數的66%。而在大陸十幾億人當中,黨員只占總人口的大約6.4%。在國外,如美國,疫情數據顯示,美國那些親共、熱衷於搞社會主義的藍州,其病毒致死率長期高出反共、重視信仰的紅州的1~2倍。

從對待中共態度看,哪些國家地區越親共擁共溶共近共,病毒越針對哪些國家,那些國家地區疫情就越重,反之較輕。如當前世界疫情最嚴重的國家(中共國除外),如美國、巴西、俄羅斯、英國、法國、土耳其、意大利、西班牙、德國。還有伊朗等。這些國家在經貿、科技、軍事、醫療、交通、文化等方面,與中共有廣泛的利益合作關係和幕後交易勾當,所以疫情嚴重,美國在川普政府時,雖然堅持反共政策,但前幾個政府被中共滲透的相當厲害,紅色因素極濃,積惡難返,這次大選中,人們已經見識了中共滲透美國的程度之深。所以美國疫情一直嚴重。相反的,與大陸一峽之隔的台灣為什麼疫情很輕,成了全球矚目的「抗疫典範」?這得益於台灣在意識形態與中共相悖和治國政策積極反共。

這一切說明中共病毒大瘟疫是針對中共而來的,是以清除中共死不悔改的黨徒和追隨者及同流合污者為目標目的,是天滅中共的天理展現。那麼,這個目標目的一旦確定,就不可能改變了,無論發生多少次瘟疫,凶猛到什麼程度,針對清除中共這個目標永遠不會改變,過程中也會不斷給人醒悟機會,一直要達到實現滅亡中共的最終目的。即許多智者說的「中共不滅,瘟疫不停,中共滅亡,大疫必止」,還真不是空穴來風啊。

瘟疫是針對中共而來的,有沒有具體範圍和對象啊?有很多,國內有加入中共黨團隊的人<退出的除外>;策劃罪惡的中共官府黑手;直接製造罪惡的政法委610、公檢法司惡徒;追隨中共的投機者;傳播、聽信中共謊言的頑固分子;助共為虐的團體個人;參與迫害的惡徒們;暗中效力中共的小粉紅;為中共漂白罪惡的五毛等;國外有漠視中共罪惡的國家;為中共投資輸血的政府;維護中共罪惡的政要;為中共站台說話的國際組織個人;與中共臭味相投的政治聯盟;被中共收買的媒體、影視、金融、科技公司;被中共滲透的地區掌權者;認同中共意識形態的極端政權;與中共有血腥交易的諸多國家等,只要站在中共一邊的,都會是病毒瘟疫侵襲的對象。

許多外國朋友可能困惑,中共迫害虐殺中國人造成巨大罪惡,大疫肆虐,天滅中共是應該的,這與其他國家人民有什麼關係啊?外國為什麼也要遭受瘟疫災殃啊?

我們知道,共產黨來到人間,帶著一個可怕的使命,是毀滅人類,它在東歐等許多共產國家暴力奪權統治幾十年後,又陸續解散而去,只不過是在完成共產運動罪惡實驗,積累經驗教訓,而最後毀滅人類的使命是由中共來完成的,中共怎麼完成這個可怕的使命?

一方面,中共變著手法輸出共產邪惡理念,毀滅道德再毀滅人。由於它吸取了共產陣營的失敗教訓,變的極其狡詐,它不再明明白白對外宣揚無神論唯物論鬥爭論,它極力輸出宣揚所謂改革開放後的「中共發展模式」,提出「人類命運共同體」,讓所有被其迷亂的國家個人貪圖物質享受,追求金錢社會和現代時尚,相信政治正確,崇拜極權政府,大興腐敗治國,助力黑黃賭毒,貶低人權價值,打擊神佛信仰,漠視他人生命,不講人性道德,叫人不知不覺中接受了共產大同理論和其核心罪惡無神論,一步步把人變成非人壞人惡人,只待天道淘汰。

另一方面,中共在國內以各種藉口,直接毀滅數量龐大的中國人的生命。幾十年來,它通過非正義戰爭、慘烈的政治運動、饑荒餓斃、宗教假政策、計劃生育國策等,毀掉了數億中國人的生命,從來沒有向中國人民道歉,從來沒有停止殺害中國人,一直堅持自己「偉光正」,這是中共的累累原罪。一九九九年至今,中共發瘋般的迫害虐殺民間約一億多人的法輪功信仰群體,並活摘他們的器官牟取暴利,這是它的巨大新罪,目前這個新罪仍然在持續著。

再一方面,中共捆綁他國做幫凶陪葬毀滅人。中共原罪加上新罪,構成了中共的滔天大罪,一旦大白天下,就促使中共立即自毀,但中共為了延續政權,極力掩蓋滔天大罪,同時以各種利益捆綁眾多國家地區漠視其極大罪惡,讓他國變成幫凶罪犯,待中共滅亡時,不可避免的分擔罪惡去陪葬,特別是天滅中共時,那些與中共有著罪惡交易的國家地區,無疑會被禍及遭秧。知道中共為什麼到處大撒幣嗎?為什麼大搞「一帶一路」嗎?不就是要封外國人的口嗎?可它的目的是找陪葬者,這就是與狼共舞和同流合污的惡果,這就是漠視中共大罪的代價。

如果你們的國家政府沒有向中共催眉折腰、恭迎敬拜,那當前肆虐全球的大瘟疫就不會找上你們的國家和人民,如果你們的國家政府一直與中共狗苟蠅營和同流合污,那你們的國家人民極可能就是這次中共病毒大瘟疫侵襲的對象。但當今世界,還有幾個國家地區沒有被中共滲透和收買?所以我們不得不承認,魔鬼已經在統治著我們這個世界,中共紅魔毀滅人類的目的可能就在眼前。這不危險嗎?怎麼辦?

面對奪命的大瘟疫,求生的本能,促使人類尋找保命辦法祕方,但人類總是不能吸取歷史教訓,不去認真查找瘟疫發生的根本原因,從而找到保命途徑,總是認為現代科學醫學高度發達,沒有什麼治不了的病,依賴醫學製造疫苗防疫,於是許多國家紛紛行動,在第一波瘟疫奪去了人類很多生命之後,終於趕製出來了疫苗,管不管用?

歐美國家研製的疫苗雖然有一定的效國,但許多打上疫苗的人後來還是感染了病毒,確診的患者用了疫苗也有死亡的案例,特別是中共的疫苗,醫學專家發現有73種副作用,這哪裡是疫苗啊?是毒藥,怪不得某些被中共「大國抗疫」迷惑的國家,民眾用了中共的疫苗後還起了反作用,看來疫苗表面上起一點效果,根本上無法遏制瘟疫,實質上不起作用,況且病毒瘟疫好像早就知道人類要用疫苗對付它,所以從一開始出現就不斷變化變異,可能會百變,千變萬化,現在又在許多國家地區好像出現了「超級病毒」,疫苗不就成了廢品垃圾了嗎?特別是中共,不但其吹噓的「大國抗疫」勝利的形象被徹底砸碎了,而且妄想憑疫苗大發橫財的美夢也徹底破滅了。

人類是不是在劫難逃,陷入絕境了呢?不是的,因為世間確實還有救命保命的珍貴祕方,這就是法輪功學員們一直廣傳的「三退《退出黨團隊》」、「九字真言」,這是真正的保命祕方,而且是唯一的保命祕方。在現實生活中、網上,我們都可以找到查到聽到許許多多活生生的例證,第一波瘟疫時,他們按照這個保命祕方做了後,出現了意想不到的神跡,真的起死回生,所以被公認為是保命祕方 。

這個祕方看上去很簡單,為什麼特別神奇能保命呢?是因為做到了「對症下藥」,既然病毒瘟疫是針對清除中共而來的,說明中共罪該萬死,如果人們遠離或退出中共組織,不就擺脫了被病毒攻擊奪命對象的厄運了嗎?既然瘟疫是由於中共迫害「法輪大法」、打擊「真善忍」招來的天懲,說明中共大錯特錯,如果人們洗心革面,心向大法,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自然就會受到上天保護,免除了災殃,看上去這是個常識道理,卻也符合中醫「對症下藥」的理論。

有人說退出中共能避禍,這能理解,為什麼念「九字真言」能除災?因為「真善忍」是宇宙最高天理特性,具有宇宙最超強的正能量,只要真心念動修持,正氣充盈全身,威力無比,自然有正神保護,一切邪魔鬼祟、病毒瘟疫,不逃之夭夭就會被瞬間滅掉,所謂「正氣內存,邪不可干」,災禍自然免除。當然這個祕方還有更多更大的內涵,是無神論和現代科學無法解釋的。法輪功學員在遭受中共二十多年的迫害中,已經用這個祕方拯救了無數的眾生,對今天大疫中的人類,顯得更加珍貴。

不過有人還是擔心,現在出現了「超級病毒」,這個保命祕方還管不管用?管用!中共病毒百變,怎麼變異,千變萬化,但它針對中共而來這個目標目的沒有改變,那保命的真相祕方就不變,永遠管用,所以,中共病毒多變,救命的真相祕方不變。大疫大難中,願天下所有的世人都能得到這個救命祕方,都來傳播這個保命祕方,都能得到創世主的慈悲救度,都能在人類大淘汰中留下來,讓我們共同見證人類歷史這最沉重和刻骨銘心的最後一頁。

天滅中共,大疫鎖定;天滅中共,三退保命;天滅中共,天佑蒼生。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李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