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互動】第二波疫情兇猛來襲 1月6日美國會戰更多議員加入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2月31日訊】全球疫情突然升溫!美首位國會議員死亡;中國多地進入戰時狀態,病毒本土變異?更多議員加入1/6國會戰| 熱點互動 12/30/2020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 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今天是12月30號星期三 全球疫情似乎突然升溫 那麼在中國多地已經進入了所謂的戰時狀態 在英國每天的感染人數超過了五萬 而在美國首位國會議員染疫身亡 究竟這一波的疫情會有多嚴重 另一方面 第一位美國國會的參議員已經公開宣布 他將在1月6號挑戰一些搖擺州的認證結果 那麼今晚我們還是請來兩位嘉賓 就這些最新的事態發展做一些解讀。一位是在現場的中國問題專家橫河先生 橫河先生您好。

橫河:方菲好 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 還有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時事評論員傑森博士 傑森博士你好。

傑森:方菲好 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 觀眾朋友我們現在是直播 也歡迎您在網上 如果你在YouTube觀看的話 可以在右邊live chat來提問 如果有時間我們會回答 或者我們會把它放在視頻的下方 請嘉賓回答。
橫河先生我們現在先談一下這個疫情 我覺得現在這個疫情似乎突然之間在全球升溫 那麼之前在英國傳出變種病毒之後 在中國似乎 中國大陸似乎也是突然之間 很多地區都開始出現了一些很緊急的狀態。

特別是瀋陽 據說也是出現了這種變種的病毒 那瀋陽之外 像北京 北京順義 還有些其他地方 遼寧一些其他地方 也進入了所謂的戰時狀態 但是中國那邊的數據一向是不透明 所以現在你看到的什麼10幾20個人感染 你也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嚴重 所以一個是您覺得中國那地方疫情現在到底有多嚴重 另外一個像瀋陽這種變種的病毒 它是外面傳來的呢 還是有可能是一種本土種病毒的變異。

橫河:現在各地變種的病例 就是這個變種的病毒株 其實數量很多 英國的之所以現在這麼引人注目的話 其實是有一個特殊原因的 就他這個新的病毒株突然之間 在當地的新病例當中成立的壟斷地位 就是說全是它造成的 大概至少60% 也有人今天說90% 就這麼大的比例 官方公布的數字實際上是60% 這個比例就相當高 就是說在什麼情況下 能夠使這個變異的株能夠成為整個這個病毒群裡面的壟斷。

就是說按照進化論的原理的話 它應該是在這個群裡面 它有一個生存優勢 它要比別的更容易傳染 或者更容易得到什麼好處 它才可能這樣子 現在就是不知道 因為現在講是講它的傳染性比原來高了70% 但是這個數據現在不一定很準確 因為這是英國帝國學院做的一個模型。

主持人:但不管什麼原因 它現在成了一個主要的傳播的。

橫河:對 這個就使人很害怕 因為說它好像還有一些 現在沒有證據證明它的病情嚴重程度要超過這個 現在就怕是什麼呢 就是說 我個人覺得就是使它成為一個主導的病毒株的原因我們現在不知道 這個令人害怕的。

主持人:其他國家呢。

橫河:其他國家現在南非有一種 也是比較厲害的 其他還有國家 就是他沒有佔壟斷地位的 就是沒有在那個群裡面成為。

主持人:那只是說 暫時還沒有佔壟斷地位。

橫河:你不知道將來它會怎麼樣。

主持人:對 你不知道下一步怎麼樣。

橫河:將來如果說環境變化 或者外部條件變化以後 使得某一種就更適應於那種壓力 或者那種環境。

主持人:那你覺得像中國這個情況 會不會是因為變異的病毒株一下子起來了 還是為什麼。

橫河:對 這個可能性是很大的 現在就是有幾種可能性 一個是可能真的是外來的 就是說 因為你原來還是來源於中國嘛 然後出去以後 到了各地以後就開始變異 變成各種不同的東西 然後最後有一種再傳回來 這可能性很大 但是另外還有一個可能性很大的是 因為中國的疫情 按照它在原來當時爆發的時候 就在武漢湖北那種情況 在這麼短時間之內 把它消滅成沒有病例。

因為現在它有的地方就是說 能夠找到一個病例來 由他傳給其他人 就好像是剛剛爆發的時候 最早爆發的時候那種情況 可以控制 但實際上它已經在人群當中傳了那麼久了以後 都是社區感染 你不大可能已經找到一個外來株 從什麼地方來的 你只有從基因分析上才能知道 所以說可能性很大的是 由於當時各種情況 壓制著不准報導 就是說你這個地方必須是清零了 那大家都清零以後 就沒有了這個病情 那現在突然爆發起來 掩蓋不住了 那只能說是甩鍋 這個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因為現在來自中國大陸的 特別是官方消息 沒有一個可以相信的 除非就是做了這個序列分析以後證明 它是哪一個株的這個株從哪裡過來的 所以說本土突變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本土突變以後 因為它這個RNI病毒本身就很容易突變 如果在中國它由於壓了以後 就是不讓報導的時候 那麼他在底下悄悄傳 大家無症狀 有症狀當然就抓起來 關起來了 沒有症狀就在底下悄悄的傳 傳到後來會有一定的突變 因為據說 我現在不明白了 當時我們看到的變異圖 是很多很多新的變異 你記得嗎 原來有一個一個圖。

主持人:分支

橫河:對 分支出來很多很多新的變異 但現在又有一種說法 說這個冠狀病毒並沒有像流感病毒那麼容易突變 所以它很可能是在一個免疫系統有缺陷的人身上 寄存了很長時間然後產生突變 而這個免疫系統差的人沒辦法把這個消滅掉 正常人可能就把他消滅掉了 有這種可能性 但不管怎麼說的話 就是中國大陸現在的問題確實不容樂觀 因為它是多點同時爆發 這個和英國的這種重新變成一個 就是疫情嚴重的情況有點類似 而且你看大連荊州也是很嚴重。

主持人:是大連還是瀋陽。

橫河:瀋陽有 大連荊州就是原來薄熙來待的那個地方 薄熙來從那個地方起家的 荊州那個地方。

主持人:現在也很嚴重。

橫河:現在也很嚴重 對 有好幾個地方 等於多點 多點不大可能是 按照中國原來那個做法 所以現在一個原來那個做法好像就是有一點馬上撲下去就沒了。

主持人:對對對。

橫河:它現在多點爆發 就是掩蓋不住了 至少是這麼一個情況。

主持人:其實傑森博士 我覺得中國這個情況 跟全球情況有點像 我個人是看到說這些天的報導 全球這個似乎也是多點爆發 之前上週我們在評論英國這個的時候 其實當時就說 像北愛爾蘭什麼 還是荷蘭 已經有這種變異的病毒了 然後當時說其實並不一定是英國傳過去的 那現在我們看到說 美國也出現了好幾例 科羅拉多州 加州都出現了說是這種新的病毒株 那其他國家 我想已經 法國 德國可能也有 所以在全球範圍內 我個人是覺得這個疫情似乎在突然升溫 您怎麼看這個現象。

傑森:你要是看各個國家的發展 它倒不一定是突然升溫 因為我們看到的情況是 有一些國家 比如說德國 法國了 就包括英國 他也是在10月份開始以後 就逐漸逐漸都開始升溫了 但是你要是看英國的曲線的話 它會突然的在最近 比如12月份開始 有一個第二個在一個往上猛衝的這樣一個 至少感染人數這樣數量來說 那麼於此同時的話 我們也是兩週前 他們發現了倫敦這種異種 突然這個變種突然成為整個英國主要的疫情病毒的品種。

那麼這樣子引發了歐洲一些國家現在開始關閉對於英國的航班 那麼從現在的這個情勢來看的話 其實關注的可能性是滿小的 他們只是減緩 就是放慢這個速度 因為就我們看來的話 現在就是各個國家 日本就是其他的一些歐洲國家 包括美國也都看到了有英國這個變種出來了 而且就是說剛才那個誰談到 其實南非它有另外一個變種 也是發展的非常快。

而且還有前一段時間 好像《紐約時報》有報導 就是說整個這次疫情 至少是上半年那個疫情 截至5 6月份 好像就是都是歐美國家在猛烈的爆發 非洲很多國家 除了南非以外 其他國家表現得非常 就是很慢 就是不激烈 有人甚至會說 這是不是一個歐美富貴地區的一個傳染病 結果沒想到 最近在非洲也開始有好多國家 至少有7 8個國家進入非常嚴重的爆發階段。

所以說這次你可以清楚的看到 就整個疫情來的話 幾乎是大概是從十月左右的話 各個國家 就是歐洲 包括當時德國 法國也都進入封城 就是去關閉國家等等這樣的措施 都是在那個時候出現的 就包括義大利前期 我們最開始3 4月份爆得非常厲害的義大利 死人數量很多的義大利 現在每日感染人數 已經超過了當時義大利最高峰的時間 而且死亡人數也快接近 當時義大利最高峰的階段 所以說你可以看到 確實這一次是一個全方位的 全面的 全球化的一個 從10月份開始的疫情 在這疫情中還有大波 小波 不同的國家還有不同的這個狀態出現。

主持人:是 而且現在我看到台灣也出現了第一例 所以連台灣都要說1月1號開始 你外國人不能入境了 日本也是 日本好像也是1月1號開始 而且我覺得比較讓人警惕的就是 像最近美國的這個比如說這個死亡 因為大家一開始說這傳染率高的時候 都在想說那死亡率怎麼樣。

那我個人看到 最近比如說像這個第一位國會議員在美國 他其實還有幾天就宣誓入職了 然後他的就是得病到染疫身亡 其實時間也不長 而且我看到美國媒體上還說有另外一個報導了一個18歲的女孩 她其實也是 在染疫之後 幾天之後就染疫身亡 大概就是在聖誕節的第二天就染疫身亡 就這些讓人就是相當的擔心 所以我不知道橫河先生您怎麼看 像這樣的一個疫情的這樣一個比較猛烈的反撲 會讓很多人覺得是不是有可能像當年西班牙大流感那個第二波。

橫河:對 現在就是很擔心就這一點 因為西班牙流感其實情況有點不太一樣 西班牙流感實際上 它是在1918年的春季的時候先來了一波 這一波跟普通流感差不多 所以死亡率也不見得特別高 然後到了下半年的時候 就是同樣是1918年的下半年的時候 開始來了一波 這一波就是死亡率非常高 死亡率非常高 但這兩波加起來是一年之內 而且第一波過去以後呢它就回到零點一樣就是……

主持人:就沒有了

橫河:很少的這種散發 然後再起來另外一波 它有個圖的 那麼這一來的話 實際上就是說這第一波是普通流感 還是跟它一樣的那個大流感 現在都不知道 它有可能就是春季流感 流行季節就流行了嘛 然後後面那一波才是真的 那麼這裡就有一個 後來到了2019年又來了一波。

主持人:還有個第三波。

橫河:第三波的死亡率比第二波要小很多 主要是第二波 那麼這一次的病例呢 非常奇怪的就是 實際上我們看到是拖了整整一年 就是不高不低的吊在那個地方。

主持人:就這疫情從來沒走開過。

橫河:從來沒有走開過 但除了第一波稍微高一點以外 也沒有出現過一個大的風波 大的波 這一波現在看來的話呢不容樂觀 至少是不容樂觀 因為現在還沒有到高峰 而且也沒有發現它死亡率比別的高 但是怕就怕你不知道它為什麼會成為一個特殊的 那個就是佔統治地位的這麼一個病毒株 因為在正常情況下的話 它每個都佔一定比例 它為什麼會忽然之間有了個優勢 這個優勢最擔心的是 我們不知道它的優勢來自什麼地方 所以你沒有辦法去防 而且你也不知道它為什麼會成為優勢。

再一個擔心的問題就是 如果說這個優勢在遇到一個環境變化的時候 我們不知道大自然怎麼設計的 就是說當出現某一個別的因素的時候 會不會這個優勢就會造成更大的疫情。

主持人:而且您說的這個優勢還不但是指在一個地方發生嘛 在不同的地方包括南非那是不一樣的。

橫河:對 這個就是一個非常奇怪的問題 就這種傳染病的傳播方式一直是個謎 就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時候 那個時候交通沒有那麼發達 為什麼會在這麼多地方多點同時爆發 不同的國家多點同時爆發 而且幾乎在差不多的時間之內 就是說當時的人為的投送能力 還達不到那麼高的水平 那它怎麼做到這一點呢 你想想看那個時候 現在的問題也是 就是說各個國家其實已經管得很嚴了。

主持人:對。

橫河:而且這個查也查得很嚴 那為什麼會多點同時爆發 而不是說在這之前 陸陸續續的某個地方忽然爆發了 某個地方忽然爆發 這種情況是有 但是都沒有那麼嚴重 現在等於是一下子又起來了 這就讓人擔心它是不是又是一波。

主持人:是 確實是這樣的 雖然科學很發展 但是對於病毒這種運作 人類還是了解得非常少。

橫河:病毒是最簡單的生命形式 20年前剛剛出來基因項目的時候 人們都認為什麼病都能治了 以為把它的那個基因序列搞清楚 什麼都能治了 到現在為止最簡單的生命這個病毒 而且很多病毒就由幾個 能夠生產幾種蛋白質 到現在都沒有辦法 完全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所以人類曾經一段時間 過高的估計了自己 就是當那個基因能夠把序列都搞出來的時候 過高的估計了自己。

主持人:結果發現還是沒有辦法 對 其實我覺得在這個疫情中還有一個問題 對於中國人來講 那這一點也請問一下傑森博士 就是我們看到前兩天 就是兩天之前有一位公民記者叫張展 她因為年初去武漢報導這個疫情 結果被判了四年 但是很諷刺的是 今天是12月30日 就在一年前的今天2019年12月30日 是李文亮醫生第一次吹哨的那一次 所以相當於那一次讓這個疫情走進了公眾的視野 那麼後來1月份他被訓誡 所以國內就有維權律師就說 他說2020年一份李文亮的訓誡書開始 然後以一份對張展的判決書結束 就是說一頭一尾這兩個事件 您覺得這種呼應告訴我們什麼事情呢。

傑森:就是說中共它實質上想控制所有中國人信息這種思維方式 絕對沒有因為這次疫情有任何一點點改變 張展其實給她定的罪叫做擾亂社會治安 其實她僅僅的就是到武漢那個疫區裡頭做了一些真實的報導 而且整個報導的過程你看過一些錄像 都是很實在的 不牽扯任何所謂的擾亂社會治安的問題 而且她判的特別重 一般的話就是說這種刑罰 明文規定是5年以下的徒刑 她判了4年 而且整個這個過程中 就是這個人的身體狀況 4年還能不能從監獄出來 她的母親都非常擔心
其實有人說它特意是在聖誕節 就是西方聖誕節這個長週末做的判決 有人說是不是因為西方這樣子的話 西方都在過節 所以說呢壓抑 就是說整個批評它的聲浪會低一些 我倒更覺得可能是中共希望殺一儆百 因為我們剛才談到了 其實中國下一波的這個疫情一直是個謎 就是中國上一次的疫情 它的消失是齊刷刷的消失的 而且消失了以後 整個這個疫情所有的來源都是甩鍋到國外去了 那麼下一步就是這一次 就是第二次疫情零零星星在各地 陸陸續續都爆發出來 以前很多時候一爆發壓兩個星期就過去了 最近有些地區爆發好像長時間沒壓下去 那麼它就覺得整個 我們畢竟疫情的話呢 事實上是習近平他把自己就是達到那個非常高的位置上 就可以說是他執政以來最重要的一個輝煌 甚至把疫情的控制作為他將來引領世界的一個資本。

所以說對於中國疫情這個問題 已經完全你就是變成了一個非常敏感的政治性問題 各地官員不希望在這個時候有任何的 像第一波疫情來的時候 像李文亮的人再出現 或者說其他這樣的人士去報導 它就一定要用最殘酷的 或者嚴酷的刑罰 來警告一切未來要做這樣事的人 我們在第一次疫情來的時候 實際上在網上陸陸續續我們看到很多的消息 但是整個在過去這一年裡頭 中共對於網上的信息封鎖越來越嚴格 很多時候罵一句交警都可以關一個星期的 就是在中國是已經普遍發生了。

那麼這一次疫情在各個地方 我們只知道它在爆發 但是不管是第一手的視頻 還有相應的網上消息非常非常少 換句話說 中共已經基本上完成了 就是箝制中國人之口這樣的一個效果 而它希望在這個過程中做的更加的強烈一些 所以說在我看來的話 張展這次判刑 事實上是李文亮的續版 李文亮當時是一個警告 這個的話就是給大家一個再次殺雞儆猴的那種狀態 希望每一個中國人從今以後 不要在這個事情上多說一句話。

主持人:是 其實橫河先生我覺得這一次這個疫情又一次起來 再次提醒很多人誰是這個疫情的罪魁禍首 因為你看在中國那個地方這麼多的數據 咱們就說這個疫情的情況 對於怎麼控制它對吧 了解它的傳播模式 各方面其實都會有很大的幫助 但是我們看到這一年來 那邊的數據不能給整個世界任何幫助 因為你完全不知道那邊什麼情況 現在第二波也不知道什麼情況。

橫河:現在總算知道一個事情 官方公布的數字證明 當時它們公布的武漢的疫情是 真實數字是它們公布的10倍。

主持人:至少10倍 對 彭博社的那個報導。

橫河:對 至少10倍 現在總算知道有這麼一條消息了 其實我覺得還有一個區別 李文亮那次實際上是基層官員維穩思維的一個慣性的動作 或者條件反射 而這次判張展是有目的的 已經不能夠完全用地方官員保烏紗帽的方式來解釋了 因為當時他們對特定的疫情並沒有指導方針 但是顯然現在對疫情是有指導方針的 是自上而下的指導方針 所以它們是有章可循的。

主持人:就說只要跟疫情沾邊訊息的披露。

橫河:對 就全部要封殺 而且打的越重越好 這是一個不同的地方 因為張展畢竟是今年 2月去的 到現在已經有10幾個月了 放在這個時候判 確實有幾個因素 第一個因素就是剛才傑森博士說的 這波疫情要起來了 先把他她警告住 不准有任何人去透露這個消息 另外一個 1月份一個國際聯合調查團不是要到中國大陸去嗎 儘管大家都知道這是作戲 中方擺個舞台 這些調查團的人配合它作戲。

主持人:WTO的是吧。

橫河:對 世衛組織 好幾個國家 什麼澳洲。

主持人:WHO

橫河:對 但是它們也會怕有人像這種攔轎喊冤這種事情 因為中國人再向外國人投訴 現在已經很有經驗了 上訪都上到聯合國來了 所以已經很有經驗了 所以他們還有一個目的就是警告中國人不要去跟這些人講 因為本來是配合演戲的 你去把這個演戲給捅破了 讓雙方都不好看 外面的專家也不好看 中共當局更不好看 所以還可能有這個目的。

主持人:是 所以現在就是說 我覺得這個現在全球這樣的一個情況 確實很多人 我看已經西方的很多人 包括川普總統也一再的強調說這個Virus是中共要負責 我們美國的民眾沒有責任 你應該給他們支票 因為這是中共負責的 他說是China 但是我們知道就是中共的問題。

所以現在這個疫情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情況 很多人會寄希望於疫苗 這個我也想請二位探討一下 因為現在確實在大規模的 在這樣一個打疫苗的狀態 但是 我個人總有一些懷疑 因為之前節目我們有分析過 到底這個疫苗對於這個變種的病毒有沒有用 甚至有沒有任何副作用 所以如果說這樣的一個大面積的 就是人人都去打疫苗 這種東西是不是合適 從我局外人來看 是不是應該也可以說 比如說在一定範圍之內去打這個疫苗 然後觀察一段時間 看它對於這種病毒的反應如何 然後再決定是不是要更大面積的呢 就是我不知道這種大面積的打疫苗的方式 您覺得是不是合適呢。

橫河:就這個病毒來說的話 大規模的打疫苗的方式 我覺得現在是值得商榷的 因為他的問題是 第一個 這是第一個拿出來用於冠狀病毒的疫苗。

主持人:就是不管是Pfizer還是Madonna的 其實在您看來。

橫河:不是 是這樣的 因為人類在此之前沒有大規模打過冠狀病毒疫苗 不管是SARS也好MERS也好 他們沒有發展足夠的時間來發展疫苗 所以這次也特別奇怪 別人怕啪來一下 殺死一大批人 然後一個月不到就走了。

主持人:別的病毒。

橫河:別的病毒都是這樣的 所以那些病毒 我不相信真的是控制住的 說它自己就走 就沒了 但是這個不一樣 這個拖了一年多 足夠讓疫苗發展起來 有多少傳染病是讓你有這麼長的時間來發展出疫苗來的 所以說這是第一次疫苗 也就是說 疫苗對冠狀病毒有沒有效 這還是個問題 現在當然臨床實驗是有效了 但是能不能阻止在人群當中 再進一步的傳播 這是一個值得懷疑的 就是要提一個問題的 這是一個問題。

再一個問題就是這種方式 因為只有冠狀病毒有那個冠 也就是有spike 就是刺突蛋白 現在三種疫苗 包括Pfizer和Madonna的 還有英國的。

主持人:牛津大學學和一個公司。

橫河:對 這三種疫苗 雖然說英國牛津大學 他的方式是用腺病毒做載體 不是用mRNA的方式 美國這兩個是一模一樣的 mRNA的方式 儘管它是用腺病毒的方式 但是腺病毒的方式用的那段 就是加進去的克隆進去的那一段 就是冠狀病毒的部分 也是激突蛋白 也是那個刺突蛋白 所以他們三個都是用刺突蛋白作為免疫源 去產生針對刺突蛋白的抗體 也就是他們的方式是一模一樣的 現在不知道這種方式 究竟是不是能夠有效 現在其實還是不知道。

主持人:會不會有副作用呢。

橫河:副作用的話 因為這部分就是突變了以後 就是最值得懷疑的那部分了 就是它這部分和其他的冠狀病毒是不一樣的 是經過改造了的 就是原來和它那個家族裡面的 那些同樣的冠狀病毒是不一樣的 就是部分認為是經過改造的 現在主流科學家說這是自然突變出來的 這部分是最不一樣東西 也就是這一部分的變化 使得蝙蝠的病毒可以感染到人 就是跨種的 原因就是因為這部分變化了 所以這部分究竟 在打了以後 打給人體以後會產生什麼樣的反應 現在其實還是不知道 不是很清楚 但是從理論上說 它不應該有什麼反應了 因為它不是一個完整的病毒 它只是一部分 但是理論和實際是相差很遠的 尤其對未知的事情 這是第二個問題。

第三個問題 就是ADE 就是抗體依賴性的增強反應 這就是以前 從一開始我們記得一年前 差不多11個月前討論的時候 就談到這個事情了 就是美國有一派人認為 這種疫苗的最大的問題 和這種病毒的最大的問題是第二次感染的時候 或者打了疫苗以後感染 這是一回事了 跟第二次感染是一樣的 會更容易造成細胞素風暴。

主持人:所謂的細胞因子風暴

橫河:對 細胞因子風暴就是這一類的病導致肺水腫的主要原因 會不會導致 現在不知道 但是確實現在大家很擔心的就是這個 我看有一個醫生還專門接受採訪的時候講的這段話 他說如果你大規模接種的話 你在不知道它會對ADE反應的情況 會是什麼情況的話 如果它有ADE反應的話 會不會使得不打的 光感染一次 死亡率可能還沒那麼高 打了以後造成第二次抗體依賴性的增強反應的話 會不會造成死亡率更高 這是一個美國的醫生 在接受採訪的時候提的一個問題。

主持人:對 而且現在已經出現說 有西班牙 美國的護理師 他接種疫苗之後還是確診了 接種疫苗之後8天之後確診 所以像這種情況 等一下您可以談談您的看法 但這個我也想問一下傑森博士 對於這個疫苗 用疫苗來大規模接種疫苗來做一種應對方式 您個人的解讀和看法呢。

傑森:其實這兩個疫苗 它的臨床實驗報告我看了以後 他主要針對的方向 不是說是衡量這個人是不是可以免除他的傳染 他更多的是在衡量打了這個疫苗以後 會不會出現嚴重的病症 換句話說 這個疫苗臨床實驗證明的效果是 他能較少的出現病症 但是他並沒有臨床直接證明他可以防止相應的進一步被感染。

主持人:我理解一下 您的意思就是說OK 打了這個疫苗之後 我可能還是會染上這個病毒 但是我出現的症狀可能不那麼重是吧。

傑森:對 是這樣 因為各個臨床實驗 它衡量發生事件的這個標準 都是出現臨床症狀 比如Pfizer那個病毒它要出現一個比較嚴重的症狀 Madonna是要出現兩個就是這樣的症狀 就說它以出現症狀作為事件 然後發現打了疫苗的人 出現症狀的相對來說比例小一些 這是他衡量這個它有效性的標準 並不是說這個人不再傳染了 不再感染。

當然 大家的期望值是說 說這個人建立了很好的免疫系統以後 他就是別人給他甩一些病毒過來 感染一些病毒 他也可以立刻把這些病毒在身體上殺死 這樣以至於你去查這個人的時候 這個人總是沒有病毒的 這是期望值 但事實上的話你剛才談到了 美國也有這樣的病例 就是打以後又發現感染了 不但感染了當然還出現了病症 這個情況他的解釋是說 你大概要花兩週的時間 才能建立一個完整的抵抗系統 但事實上他只是一個猜測 就是因為現在疫苗成了整個人類擺脫整個疫情 幾乎是唯一的希望 所以從官方到民間到媒體 幾乎全面的在加強大家對這個疫苗的信心 官員每個人打疫苗都得上電視去打 就是有點像國內那個好像就是表態一樣。

主持人:宣傳

傑森:好像就是表態一樣的狀態 宣傳 宣傳意味很重 甚至前一段時間出現有一個醫院 所有的醫護人員打的時候 結果第二個醫護人員空針打了一下 被現場大家在視頻上看到了 後來又補打了 但是你可以看到整個過程 事實上是有宣傳的因素 他是希望大家相信整個的疫苗是有效的 安全的 希望大家不要帶有顧慮的去拒絕接種這個疫苗 但是這個過程 反正至少我的感覺 就剛才也談了 這次Pfizer和Moderna的疫苗用的是mRNA的這樣一個概念 這個概念是嶄新的 人類歷史上從來沒有用過這種概念 大規模的製作過疫苗。

以前的疫苗都是把這個病毒它的活性部分去掉 然後研發很長時間 確認這個疫苗是對人無害的 同時又是能增加免疫力的 但是這一次 他就是用了一個完全新的技術 這也是為什麼這一次整個發展得這麼快 但是全新的技術的話 讓人確確實實對於它能不能經受時間的考驗 這一點還是個問號 所以說在疫苗的過程中 他有一些警告的語言 就比如說的話打疫苗的過程中 你最好避孕 不要潛在的可能懷孕等等。

因為就是有的時候這個疫苗潛在的對於下一代各方面這樣的影響 你得好長時間的觀察才能知道 因為畢竟歐洲歷史上出現過一個疫苗 研究不充足就用的時候 出現歐洲有些國家出現一些畸形兒 因為第二代或者其他的影響 你還是不知道的 當然了 我們也不是在這兒危言聳聽 我只是說對於現在整體社會全方位的宣傳疫苗沒問題 這樣的說法 其實整體來說你知道是有宣傳的成分 宣傳的意謂在那 但是大家應該至少從科學上理解 它有很多未知的因素在裡頭。

主持人:是 而且橫河先生之前你有說過 就是對於人類如何應對這個病毒 其實在您看來 有戰略和戰術是兩個層面 對吧 就是可能思路上也要更開闊一點 您是什麼看法呢。

橫河:對 有的事情是這樣的 可能在戰術上他都對了 但戰略上可能是錯的 這個怎麼說呢 你比如說現在對疫苗的這個開發 它從技術上來說每一步都是對的 這個不會有錯 但是呢他的大方向不見得就是對的 因為你不知道 也可能有其他的方式就能夠更好地去抗擊這個疫情 那麼現在不知道 所以說這裡其實有一個科學和戰略和戰術的問題 還有一個科學和政治的關係 你比如說大家都上電視去打這個 所有的領導人都上電視去打 這就是政治問題 就變成是新的政治正確了。

主持人:沒錯

橫河:實際上這裡頭是應該有一些討論的 這麼短的時間 用一個全新的技術 然後馬上就大規模的去推廣 是不是合適 其實這裡應該是可以討論的 現在大家實際上搶著打的目的是說明什麼呢 說明它的安全性 不見得是說明它的防護能力。

主持人:有用性

橫河:防護能力 那麼至於它的這個戰略方面的話 其實這裡也有一個問題 因為大家可以看到這裡有一個 早期我記得的《大紀元時報》有過很多系列文章 就講這個病毒是有眼睛的 那麼我們現在看 確實是有一個無法解釋的現象 就是臺灣 臺灣整體來說 這一年他真的是熬過來了 真的是這一年 你想想看 你如果說是有任何可以學習的經驗的話 別人都學習去了 有誰學習了任何經驗嗎 沒有人學習到經驗。

主持人:就是沒有像臺灣這樣的一個成果或成效。

橫河:對 就是沒有任何其他一個國家有他這種成果在的 你不是說人員流動的問題 當時從大陸撤回了多少台商啊 這個比例可比一般的國家和他之間的交往 因為臺灣跟大陸的人員交往是最密切的 超過其他任何國家交往 他怎麼能夠做到這一點呢 你不得不去想一想病毒之外的其他因素。

主持人:其他因素。

橫河:對不對 因為中共病毒它就是……這個不是講講中共病毒 中共病毒 是真的就是中共病毒啊!而所以這是一個 另外一個你可以看到就是川普總統 還有朱利安尼 你說他年齡這麼大 他感染了 30天以後活蹦亂跳的 連那個病毒都回到陰性 就可以出來參加所有的活動。

主持人:對啊 真的是太快了。

橫河:這個按說起來的話 就是高危人群還不是高感染人群 而是說重症人群 有相當一部分是在70歲以上的 他們兩個人都超過這個標準很多了 你要說治療手段的話 這個不會在美國沒有那麼大的差別 就是說領導人這個醫院和其他的普通醫院 美國普通醫院的治療水準也是非常高 就是差別沒有這麼大 所以很可能在真正這個治療方面 除了一些特別的病症以外 在相當多的比例當中他可能取決於你這個人的本人 而不見得取決於他的治療。

治療只是我們看到的一個結果 但是很可能他不治療也可能沒問題 那麼所以美國以前採取一個措施是對的 就是輕症病人留在家裡面自我隔離 中共不是 中共把這個城全部Lock掉了 美國其實這個概念我覺得是對的 就是說很大一部分是取決於你自己 藥物幫忙也只是一個輔助作用 所以說我們肯定就是說應該注意到的就是在大的戰略方面 我們過多地強調了在技術上某一個技術的突破 但是這個技術突破如果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之道的話 他可能還不見得能解決問題
主持人:對 就是要更多地去想想自身 自己是什麼因素 而且比如說像在美國 所謂的紅州 藍州 也有人對比 比如說共和黨的州 他並不是死死地關閉lockdown 他開得比較開 包括餐館可以在裡面吃飯什麼的 但是藍州的話lockdown可能是執行最嚴格的 但是這個感染情況可不是根據你lockdown嚴不嚴格來這樣的 感染人數和死亡人數很多時候是紅州確實比藍州要少 所以這個也是無法解釋的。

橫河:對 紐約自己有一個數據 今年五月份的時候 曾經有一個數據66%的這個感染是在家裡發生的。

主持人:對 嚴格遵照了你跟我說的lockdown了。

橫河:對 只有2%的人是通勤期間被感染的 當時這個數據 我們在節目中談過 但是因為官方也沒有辦法解釋 所以也沒人去解釋它 反正是不知道為什麼 但這些現象我覺得真的是足以讓大家去更多的思考啊 就是真像您說的除了治療之外 還有什麼別的因素 它導致這個病情的加重

好 還有一點時間我也想談一下另外一件事情 請傑森博士跟我們談一下 就是今天我們看到就在美國因為馬上到 1月6號 所以各方面的事情還在不斷地有發展之中 今天最大的一個事情 就是可以說是美國第一位國會的參議員 他公開站出來的參議員Josh Hawley 他說他會在 1月6號去挑戰認證的結果 所以相當於參 眾兩院現在都是肯定會去挑戰 那麼這個最終會在 1月6號會出現一些變數 當然這個變數會有多大 現在還很難說。

另外今天還有一個喬治亞州的聽證會 聽證會也暴露出了更多的 可以說是大選舞弊的這種實錘啊 包括這個選舉系統肯定是聯網的什麼 但現在我不知道您怎麼看 就是隨著更多證據的增加 還有可能更多的議員站出來會挑戰這個結果 您覺得事態會怎麼發展呢 從現在到一月六號之間 會出現什麼樣的局面呢。

傑森:當然了從現在來看 很多事情還不是那麼樣的樂觀 我們知道了如果沒有什麼特別大的人心的變化 就目前來看 1月6號能夠成功地逆轉整個結果的可能性概率至少是比較低一些 當然了這個Josh Hawley做出這樣的一個決定 他突破了參議院的第一 因為之前眾議院有幾十個眾議員 他準備挑戰這個選舉人 那麼參議院應該至少也出現一個 在這之前陸續有幾個聲音 有人猜測盧比奧會不會啦 或者說是新當選的阿拉巴馬的一個議員 參議員會不會啦 但是大家都是猜測 沒有最後確認。

而今天Josh Hawley就是明確地說了 他準備來挑戰 那麼這是一個要求 就是如果真的你要 1月6號能形成這個挑戰 你至少眾議院和參議院各有一個議員來挑戰這個選舉人票 那麼Hawley的這個聲稱 就使得這個事件 就是 1月6號挑戰這個事情 已經變成了一個現實 但是挑戰的結果呢 就是最終兩個小時討論之後 最終他還是會在兩院表決 這個表決還是以現有的這個兩派人數來表決 就目前來看的話呢 好像表決兩個院都能同意他們的挑戰的這個可能性概率是滿低的
當然與此同時的話 我們也看到就比如你提到的 今天確實是有一件非常實錘的消息 就包括喬治亞洲正在進行的這個特殊選舉中 居然他可以直接有關人員駭客到這個系統裡頭 發現這個系統確實是聯網 這個其實在正常的年份 正常的情況 可能應該已經喊停目前的這個選舉 甚至直接追究整個這個責任 你就包括原來Dominion那個CEO 他聲稱在發誓證詞中說他的系統是不聯網的 那麼此時此刻人家已經駭客到你的系統 證明已經聯網 但是不是應該追究相應的CEO的責任
所有這些事情目前奇怪就奇怪在他所有的消息 不管是多麼爆料的消息 多麼大的消息出來 整個通過媒體的掩蓋 通過整個深層政府的忽略 通過司法體系的漠不關心 他都消失掉了 就是像一個你一入水中消失掉了 這個實際上就是美國目前面臨的最大的一個悲哀 這個事情不改的話 美國未來 1月6號 國會他沒有壓力 他沒有壓力去做正確的事情 所以說在我看來的話 在未來這短短的幾天的時間的話 我希望能有更多的正義的議員站出來 形成這樣一個態勢 能有其他的像輔助一些正義的媒體。

最主要是一些相應的這種執法體制 它應該開始行動 確立一些案子 如果這些案子真正能確立起來 能做成的話 那我想在明顯的正邪的挑戰下 面對正邪的抉擇 很可能就包括一些有正義感的各個黨派的人 都應該明確地知道那些搖擺州 他的確認的這個選舉人票是真的有問題 那麼在那樣的情況下 美國是很有希望的 但是整個這個過程 我們還在看未來會有什麼樣的事情發生 人心的轉變是最關鍵。

主持人:對 其實我覺得橫河先生 隨著越來越多這種舞弊的 當然已經海量啦 但是更多的這種特別實錘的 是不是民心也會更洶湧 這個民意上。

橫河:對 民意上是可以的 就是在民意上很多人 這個倒跟黨派真的是沒有關係 就是說你還有一點正直的 還有一點這個正義感的話 那看到這個現象是不能容忍的 因為這不牽涉到哪一個人當總統的問題 而是說你整個美國走向什麼方向的問題 這是美國的制度能不能延續下去的問題 所以我覺得有越來越多的證據 越來越多的聽證會和這種曝光的事情 我覺得對於民心的轉變是能起到很大的作用的 而民心轉變會督促那些議員們的轉變。

持人:是 而且會有更多的行動出來

橫河:

主持人:好的 那非常感謝二位今天點評 我們節目時間很快又到了 那今天這一期 其實是我們2020年的最後一期節目 那麼非常感謝觀眾朋友這一年來的陪伴和支持啊 那我們2021年的會持續為您帶來最及時 深入的分析和評論 非常感謝您 先祝您新年快樂 那我們2021年再見。

嘉賓:

中國問題專家:橫河
時事評論員:傑森

=========

支持「熱點互動」:https://donorbox.org/rdhd

熱點互動 點擊訂閱:http://bit.ly/2ONUBfx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