謀殺法輪功學員劉曉蓮的9名迫害者被舉報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2月21日訊】湖北省赤壁市赤壁鎮法輪功學員劉曉蓮自1999年7月20日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多次被劫入赤壁市看守所被打毒針、「五馬分屍」等慘烈的迫害,直到奄奄一息才被放回家,於2008年10月26日含冤離世,時年68歲。

2019年5月31日,明慧網發布收集和整理迫害者惡行的《通告》,美國政府將嚴格審核赴美簽證,對迫害人權及宗教的人、迫害法輪功的人,包括其家屬及子女,拒發簽證,拒絕入境。

2020年12月10日國際人權日,美國國務院宣布對17名迫害人權的外國官員進行制裁,其中包括對法輪功學員拘留和審訊的廈門市公安局思明分局梧村派出所主管黃遠雄及其配偶。

明慧網報導,知情人士現舉報湖北省咸寧市赤壁市殺死劉曉蓮的參與者鄧定生、蔡金平、錢玉蘭、宋玉珍、張宏景、韓海、沈祖波、方保安、葉軍9人的罪惡。

個人信息

鄧定生(Deng,Dingsheng),男,赤壁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副所長。

張宏景(Zhang,Hongjing),男,咸寧市赤壁市蒲紡醫院精神病科主任,用藥物迫害劉曉蓮致死的直接行惡者。電話:13508646760、 07155511472(宅)

蔡金平(Cai,Jinping),男,赤壁市公安局政保科科長。

錢玉蘭(Qian,Yulan),女,赤壁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副所長。

宋玉珍(Song,Yuzhen),女,赤壁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女號獄警。

方保安(Fang,Baoan),男,赤壁市政協主席,五十多歲,專門負責迫害法輪功,是參與迫害劉曉蓮的幕後直接指揮者,對劉曉蓮的死負直接責任。方保安已遭厄運,於2015年被判刑。其妻王春珍在2017年12月28日獲刑5年。

韓海(Han,Hai),男,赤壁市蒲紡醫院精神病科醫生,參與迫害劉曉蓮。手機:13451088409

沈祖波(Shen,Zubo),男,赤壁市蒲紡醫院精神病科醫生,參與迫害劉曉蓮,手機13986626960

葉軍(Ye,Jun),男,赤壁市看守所臨時工,受蔡金平、鄧定生唆使,多次毒打劉曉蓮。

迫害者的犯罪事實

侮辱人格 打毒針

劉曉蓮曾患很多疾病,在1958年大煉鋼鐵時,其雙眼突然疼痛難當,半個月後痛瞎了右眼。1996年,時年56歲的劉曉蓮開始修煉法輪功,身體健壯了,修煉半個月後,她瞎了的右眼睛復明了。她的脾氣也變好,心態祥和、慈善、開朗。

1999年7月20日,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在修煉中深受裨益的劉曉蓮到北京為法輪功上訪。在天安門廣場,警察抓捕了她,用腳朝她小便處猛踢。

2001年1月17日,劉曉蓮被赤壁公安從海城市押回當地,被非法關押在赤壁市第二看守所。臨時工葉軍被雇來殘害她,每天毒打她的頭部、眼睛、胸部、小腹等處。一次,她的鼻子被葉軍打得凹了下去,過了十多分鐘,才凸出來。

當天下午,劉曉蓮被毒打後,還被罰跪4小時以上,連續一個星期。後來要過年放假了,獄警便將她轉到第一看守所。

2001年1月18日,赤壁市公安局政保科(現稱國保大隊)科長蔡金平來提審劉曉蓮。在蔡的指揮下,葉軍把她打得全身如散了架一樣疼痛。

累得氣喘吁吁的葉軍出去後,科長蔡金平把門關上,要把躺在地上的劉曉蓮的衣服脫下來,「老子要看看玩玩。」劉曉蓮對蔡說:「我現年有六十多歲了,我跟你母親年紀差不多少……你指揮別人打罵、迫害我,是侵犯人權。你強制把我的衣服脫下,你等於是侮辱你的母親。」

蔡金平惱羞成怒,上來要扒她的衣服,後來有人來了,他才住手。

2002年6月28日,蔡金平、鄧定生(赤壁市第一看守所副所長)、錢玉蘭(赤壁市第一看守所副所長,主管女號)、宋玉珍(赤壁市看守所女號幹部)等人把劉曉蓮押到了市醫院給她打針。他們把她的眼睛蒙上,身體按住,讓醫生給她注射破壞人體細胞的毒液,然後把她拉回看守所。

當晚,劉曉蓮的頭部七孔出血,雙耳像爆炸一樣振痛,上吐下瀉:上吐,肝、肺、胃好像要從口中吐出來;下瀉,大小便拉出血塊。

他們看她生死難料,就騙她老伴3,000元,寫了擔保,於8月28日把她放回了家。

五馬分屍

劉曉蓮回家後,通過煉功奇蹟般地活了下來。她給人們講述她的遭遇,公安得知後,將她綁架,於2002年10月17日把她轉押到第一看守所。

2002年12月6日,赤壁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所長鄧定生為首的警察、犯人等18人,一起殘忍地折磨時年62歲的劉曉蓮。

鄧定生對她實施「五馬分屍」的刑罰。4人抓住她的四肢,鄧定生抓住她的頭,5個人各自一起用力猛拉。當時她的小便處撕開了,全身骨骼一連串響,全部脫節。

不知過了多久,劉曉蓮緩緩甦醒,鄧定生見她沒死,又生一惡念,說,劉曉蓮的脖子(被他們拉得)太長了,不好看,把她的頭抓著,用力一塞。劉曉蓮又昏死過去了。

劉曉蓮還活著,鄧定生就用50斤重的腳鐐鎖了她一個星期。

2003年4月29日,鄧定生等人圍著劉曉蓮打,打得她頭上血肉模糊。他們以為她要死了,把她拖到水池邊,但她仍活著。

凶手們已經喪心病狂,用皮鞋踩著她的四肢,死勁地在地上又踩又搓,將她四肢的關節搓開踩斷,最後,她的手腳上的肉大塊被搓掉踩掉,露出白花花的骨頭,有些骨頭從中間裂斷開,伸到外面。

看守所通知劉曉蓮的家人把她接回去。

警察放劉曉蓮出去時,就曾經說:「如果她不死,那就是放出去一顆炸彈。」

回家後,劉曉蓮漸漸在恢復,全身骨骼慢慢還原。

「610」指揮迫害

2003年12月29日,赤壁市「610」及國保夥同赤壁鎮幹部和婦聯主任余某,闖入劉曉蓮家中,翻箱倒櫃,搶走了1,000元錢。

他們將劉曉蓮從三樓一直拖到公路上的警車上,從她腳上扒下襪子塞進她的嘴裡。幾個人架住她的胳膊,將她的頭狠狠地壓在車底一個多小時;然而他們在一間會議室殘酷折磨她。

2004年1月10日,「610」與國保將劉曉蓮從拘留所轉到看守所。鄧定生就邊擊打她的頭部,邊說:「還要給你『五馬分屍』!」

同年2月19日,看守所副所長錢玉蘭用大頭皮靴瘋狂地擊打劉曉蓮的頭部。血像自來水一樣從她的鼻子和口中噴湧而出,打濕了她的全身和監室裡的棉被。

2004年5月29日,劉曉蓮在赤壁市看守所飽經5個月的摧殘後,被鎮幹部和派出所的人抬回了家。

劉曉蓮被迫害得全身浮腫、奄奄一息。(明慧網)

在精神病院被迫害致啞

2006年4月26日,劉曉蓮再度被湖北省赤壁市赤壁鎮的惡人綁架,非法關押在赤壁市蒲紡精神病院遭殘害。

醫生主任張宏景與赤壁鎮政府、派出所做交易,要赤壁鎮拿6,000元錢來殘害劉曉蓮的生命。張宏景及其幫凶使用高壓電擊、電針電擊她4個小時之久,並指使年輕男精神病號侮辱、打罵、侵犯她;還給她灌食毒藥,打吊針注射,一天一夜,吊注毒藥水10斤。

注射後,她整個身體發黑,被毒昏了兩天兩夜,待她清醒時成了啞巴。

劉曉蓮在精神病院裡被迫害了兩年半的時間,於2008年9月被放回家。

2008年10月26日下午,劉曉蓮含冤離世。

劉曉蓮剛剛一離世,赤壁市「610」就打電話祝賀赤壁鎮人員成功了,還對劉曉蓮的家屬說:「你們家好了。」

劉曉蓮離世的當天晚上,在她家附近有6個便衣蹲坑,被一村民撞見。他們便問村民:「劉曉蓮家有法輪功的人來嗎?」

明慧網報導,赤壁市政協主席方保安是殺死劉曉蓮的幕後真凶。從2003年12月,這些惡徒就已經開始蓄意謀殺劉曉蓮。後來,惡徒們怕她家屬找他們講理,就給了家屬七千多元的「醫藥費」與「安葬費」。

文字整理:李潔思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張信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