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聞】武漢打壓疫情受害家屬 張海遭派出所傳喚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1月26日訊】居住在深圳的武漢人張海,是第一位起訴武漢市政府,追究其隱瞞中共疫情責任的受害家屬。他也因此備受打壓。11月24號他再次被深圳南山派出所傳喚。

11月24號晚9點左右,張海突然被深圳南山派出所傳喚。

派出所公安:「您不是在網路上發布了一些,您自己知道是什麼。」
張海:「我發布了什麼東西請說。拿證據出來說話。」
派出所警員:「您能不能跟我們回派出所,然後派出所那邊跟您解釋一下。」

張海是武漢人,在年初爆發的中共肺炎疫情中,張海的父親不幸染疫去世,從今年6月起他開始對武漢市政府、湖北省政府、武漢市中部戰區總醫院提起控告,認為這些政府及其下屬職能部門衛健委故意向公眾隱瞞疫情真實訊息,求償約200萬人民幣。

武漢中院收到起訴狀後,電話告知張海「不予立案」。8月張海又向湖北省高院提起控告,同樣被電話告知「不予立案」。

湖北省高院工作人員:「目前來說法律上是沒有規定,我們這個地方對於不予起訴的案件給予書面的一個回覆的。我們統一答覆口徑為口頭答復。」
張海:「這麼嚴重的一個犯罪行為,為什麼不予立案呢?」
湖北省高院工作人員:「您可以查閱一下相關法律法規,您這個地方的主體和相應的起訴是不符合我們法律法規的一些相關規定的。」

11月,張海再次把控告書郵寄到了最高法院。

武漢人 張海:「因為我始終認為,作為一個法治國家,我們中國是一個法治國家,是不是?始終認為這些地方官員的瞞報導致我的父親,不談武漢市其他的這些人,都走了。地方政府是不是應該有個交代有個說法?連起碼的道歉都沒有。」

這已經是公安第四次找張海。

張海:「第四次來上門了,而且我也說過,武漢市政府願意跟我協商,他是可以帶著誠意,但是到目前為止這麼長時間了,有誠意嗎?」當天張海被滯留在南山派出所近3個小時後,才有人出面和他談話。

公安:「你是不是在,網上有,向境外發了一些什麼?」
張海:「我首先聲明,我網絡平台只有微博,我的微博是被封號了,五個。你聽我說,我再沒有別的所謂的發聲平台。我在這個地方來已經將近三個小時了,我也知道你們就是讓我的疲勞差不多了,就來了。」

張海在10月份曾經給中共總書記習近平寫了一份求助公開信,當天也受到公安質詢。

公安:「網上發出的請願書啊,還有求助信,有沒有?」
張海:「我這麼跟你說,我的給習主席的請願書,我是通過郵件的形式,到中共中央辦公廳。我是走的按你們說的合法的途徑。我要求對武漢市瞞報的那些官員,得到懲罰。作為一個公民,我給國家領導人寫信,這是我的權利。」

在整個控告過程中,張海承受了巨大的壓力,武漢市專門成立了工作組,在武漢和深圳兩邊調查他。張海一再強調,自己就是單純的想追責。

張海:「我就是一個小人物,我並不是一個所謂的名人,並不是所謂的一個政治異議人士,我就是很單純的追責。我就是愛國所以說我一定要追責,只有把這些人繩之以法,我相信我們這個國家才會發展的更好。」

還有其他一些和張海一樣的「小人物」,因為在中共肺炎疫情中失去了親人,而向武漢政府追責,但他們也都受到打壓。

張海:「現在武漢那裡家屬發聲的是越來越少,因為發聲的成本是越來越大。另一個方面就是可以透視出他們這個打壓的力度越來越大。很多人可能是抗不住壓力,選擇閉嘴。」

儘管中共當局聲稱要嚴懲瞞報官員。但是據知情人透露,目前武漢只要是和「新冠」沾邊的案子一律不予立案,律師也接到通知,不能接這樣的案子。

採訪/常春 編輯/尚燕 後製/鐘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