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見快評】川普律師:「海怪」已釋放,所有人將驚呆

川普「三線」並進戰略詳解/國防部長「非常手段」想幹啥?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1月19日訊】朋友們好,今天是11月18號星期三,歡迎來到遠見快評,我是唐靖遠

在過去的這幾天,整個大選的形勢在開始漸漸出現了三條線的輪廓。一條明線、一條暗線,還有一條可以說是半明半暗。其中後兩者相對低調,而最受大眾關注的當然是明線,今天我們就來討論一下這3條線的概況。

明線的進展來自川普兩個重要戰場州的計票結果,這要先和大家說一說。隨著時間一天天過去,一些還在緩慢計票,沒有完成最終結果的州,也越來越逼近終點線。在拜登不斷以各種非法行為「逼宮」的背景下,及時阻止這些充滿了各種水分的計票結果被確認,就成為川普陣營法律戰的一大關鍵。

川普律師團最近非常活躍的欣妮•鮑威爾在公開談話中表示:「我要警告任何想要認證這次選舉結果的州政府,他們需要非常嚴肅的重新考慮一下,因為他們認證的將是他們自己的欺詐行為和共謀欺詐行為。我稍後可能會提起集體訴訟」。

剛才提到的這兩個地方分別是內華達州的克拉克縣和密歇根州的韋恩縣。這兩個縣前者對川普來說是取得了進展,算是一個好消息,而後者則經過了一次非常戲劇性的大反轉後被確認了選舉結果,但目前仍然處於僵持狀態,可以說是一個相對不利的消息,綜合起來,仍然差不多是個平手。這在客觀上也顯示了當前的這場大戰,正處於一種拉鋸的階段,對誰來說都不輕鬆。

我們首先說說密歇根的韋恩縣的情況。

在昨天晚上,密歇根州韋恩縣的選舉結果出現非常戲劇性的波折。這個縣是該州人口最多的大縣,其縣治所在就是本次大選舞弊重災區之一的底特律市。這裡的選舉結果究竟得到什麼樣的確認,當然至關重要。

事情的經過大致是這樣的:韋恩縣選舉委員會的兩名共和黨委員拒絕確認選舉結果,原因是現有的證據已經顯示,有的選舉小區的投票人數超出了該區註冊的選民人數。這樣的話該縣選舉委員會呈現了2:2的僵局。

這個結果可以說影響巨大。因為韋恩縣是密歇根人口最多的縣,該縣的選票總數約為863,000張。如果韋恩縣的選舉結果不能得到認證,這意味著拜登在密歇根州的所謂領先優勢將喪失殆盡,轉變為川普以177,000票領先。

因此,對韋恩縣的選舉結果進行什麼樣的認證可以說關係到整個密歇根州的選舉結果,是非常重要的。

拒絕確認當前的結果,這對川普當然是有利的。所以川普的律師珍娜•埃利斯很快就在推特上宣布了這個消息,並說這是川普總統的一個重大勝利。而川普本人也一度在推特發文,對拒絕認證選舉結果的勇氣表示讚賞。

但沒想到的是民主黨委員對兩位共和黨的委員立即進行了人身安全威脅,還公開了他們孩子的私人信息,CNN甚至將兩人立即打上「種族主義分子」的標籤發起人肉搜索。兩位委員在巨大壓力下改變了主意,同意確認選舉結果,但同時提出條件,要求州務卿辦公室對全縣原因不明、不平衡的選區進行全面的選票審計。

這個大反轉當然引發了社會輿論的關注,左派的惡意騷擾遭到普遍的譴責。在今天早上的時候,川普總統再次發出推文,說兩位委員雖然一度在壓力下被迫改變了他們的投票,但他們仍然拒絕簽署文件。他同時警告這些人不要去騷擾。

所以,目前韋恩縣的情況仍然處於僵持的狀態,雙方的激烈博弈仍然還在持續進行之中。

根據當前的選舉地圖的實際狀況,除了有爭議的6個州之外,川普和拜登的選舉人票數是232:227,川普如果能夠推翻韋恩縣的選舉結果認證,就意味著他將獲得密歇根州的16張選舉人票,這樣川普將以248:227領先拜登。如此一來,川普只需要在剩下的5個州裡面,再拿下賓州和其他任何一個州,就可以跨過270票的終點線。

從這樣的一個形勢看,賓州基本上已經成為本次大選的決勝州。

而在內華達的克拉克縣則出現了被川普稱為有「重大影響」的有利的結果。

與韋恩縣對密歇根州的意義相似,克拉克縣也對內華達州的選情有非常重要的影響,原因有兩個:一個也是因為人口,克拉克縣是內華達州人口最多的縣,一個縣就擁有195萬人,而整個內華達州的人口也不過才270萬左右。

另一個原因是因為克拉克縣是傳統的深藍縣,其縣治所在地就是著名的賭城拉斯維加斯。這裡的選舉結果對整個內華達州也是具有標誌性的意義。

克拉克縣的計票結果其實是在前天週一的時候就已經出來了。當天克拉克縣司法常務官格洛利亞在為核准該縣選舉結果而舉行的一次會議上談到C區(這是當地的一個選區)的情況時表示說:「我們發現了無法解釋的選票差異,這將使選民對勝選者是否真實產生懷疑。」

格洛利亞給出了具體的數據來說明,選票差異當地現象很普遍,目前在全縣範圍內發現的差異總共有936張票,但共和黨和民主黨在這裡的選票差距僅為10票。所以該縣不會為C區的選舉結果進行認證,原因很簡單,格洛利亞說這種差異「可能會影響到選舉結果。」

正是由於這種差異,該縣選舉委員會發起動議,針對C區的縣政委員席位進行重選。這個動議帶來的直接結果就是:該地區有153,000張選票被取消認證。這一點已經得到川普法律團隊在內華達州的律師拉薩特(Adam Laxalt)證實。

這當然對川普總統是有利的。只不過這個動議也保留了一個尾巴,就是動議仍然認證了其它席位的投票結果,包括總統選舉結果。

由於這個動議將計劃在12月的第一次會議上來投票決定。所以,目前尚不清楚如果對C選區縣委員進行重選,是否會影響總統選舉結果,以及川普競選團隊是否會以此挑戰內華達州的總統選舉。

簡單總結一下,就目前的整個態勢來看,6大爭議州的最終計票結果仍然是混沌不明,看起來基本上要到11月下旬到12月初左右才能陸續有明確的結果。

但有一點需要說明一下的是,現在我們看到的這些計票拉鋸戰,其實只是在局部地區的戰役。對任何一場帶有大決戰性質的對決來說,能否掌握主整個戰場的主動權才是最重要的。這實際上涉及到我們今天要討論的第二條線,我們稱之為半明半暗的線。

我們都知道這場決戰的終極裁判權在聯邦最高法院,也就是說,那裡才是整個戰場的主動權所在。阿利托大法官在聯邦黨人社團(federalist society)的網聯會議上發表的演講,已經非常清晰的釋放了信號,他不認為這是一次單純的司法判決,而是事關能夠保衛美國根本制度的問題。

這個會議是公開的,但其內容卻沒有被大多數人關注,可以算是一種半明半暗的狀態。阿利托大法官在講話的最後特別發出呼籲,說不只是法院,更重要的是人民,人民要站起來,要一起捍衛憲法和自由。

所以,就我個人而言,我對聯邦最高法院有充分的信心。這一點,其實左派那幫人也對此心裡有數,他們雖然嘴上喊著我們贏了,也操縱左媒大力造勢,但他們不小心還是會流露出內心真實的感受。

比如參議院少數黨領袖查克•舒默在街頭的演講中居然神情激動的公開聲稱:「沒有法院將推翻這次選舉——喬•拜登將被任命為總統。」

很顯然,作為一個高層政治人物說出這樣公然無視美國司法權威的話,不是因為他無知,恰恰相反,正是因為他太知道他們那些舞弊手段實在經不起任何真正公平嚴格的司法檢驗,所以只能表達他的氣急敗壞。

這種「不管如何如何,我們就是要如何如何」的表達方式,表現的不是大局在握的霸氣,而是流氓無賴的耍橫,和中共那種「不管國際環境如何如何,我們都一定會如何如何」的固定表達式是如出一轍的。

為什麼我們說左派不是簡單的大選作弊,而是系統性、有組織的在動員所有力量顛覆美國,就是因為左派已經越來越毫不顧忌的表現出無視美國的任何制度約束,越來越表現出「我想怎樣就要怎樣」的極權專制嘴臉。

在另外一方,川普團隊的林伍德大律師不斷發推文要求大家保持耐心,讓大家都去關注欣妮•鮑威爾發布的信息,並斷言拜登以及其他的許多人都將被送進監獄,則透露出了很多重要信息由於種種原因還沒有被公開這樣的信號。

大家可能都還記得欣妮•鮑威爾曾經說過一句話,她說「我將要釋放海怪」,這是奇幻影片《諸神之戰》裡的一句台詞,我們可以理解為將要放出大招的意思。

那麼,這個大招究竟什麼時候會釋放出來呢?

欣妮本人在昨天的推特中回答了這個問題:「海怪」已經在幾天前被釋放,你只是剛開始看到跡象。

值得注意的是,欣妮在發出這條信息的時候,貼出了一張圖,上面是《聖經》中歌羅西書第1章13節的一句話,翻譯成中文的意思是:他把我們從黑暗的權勢中拯救出來,把我們遷到他愛子的國度裡 。

大家看到了吧,2千年前在這裡出現的Dominion這個詞,和當下的以Dominion為核心的龐大舞弊網絡,出現了難以置信的巧合。這僅僅只是一種偶然嗎?

說到偶然,我們可以再看看欣妮•鮑威爾在3天前,也就是11月15號接受福克斯採訪時提到Dominion的時候說,他們可以在機器上插入一個U盤,或者上傳一個軟件,這樣他們就可以「在德國或委內瑞拉操縱這一切」。

大家注意到了嗎?欣妮特別提到的是德國或委內瑞拉。委內瑞拉不用說了,和查韋斯的貼身警衛那位證人直接相關。但德國呢?為什麼她會在這裡用德國來舉例說明有人可以在美國之外操縱大選計票數據?

截止目前為止,我們唯一可以與此聯繫起來的信息,就是我們在此前的節目中詳細分析過的真假難辨的「法蘭克福服務器」,包括這個服務器事實上屬於CIA所有的這個說法。

這又是一個純粹的巧合嗎?我想,這背後的結論還是朋友們自己來得出比較好。因為很多的信息,目前暫時就是一種半明半暗的狀態,每個人都可以做出自己的解讀。

無獨有偶,與此相類似的是,林伍德大律師在昨晚參加著名的保守派脫口秀節目「馬克-萊文秀(Mark Levin Show)」中,透露了很多重要的、但並不完整的信息。

比如,林伍德直接說川普在全國獲得了超過70%的壓倒性選舉勝利,大概贏得了超過400張選舉人票。

這個數據哪裡來的,他沒說明。

他說這是一次精心策劃了大概有20年之久的攻擊,目的是推翻美國的政府。他還揭露說,不需要什麼高科技就能找出誰是想要推翻我們政府的幕後黑手。他們是一幫全球主義者,是像克林頓犯罪家族這樣的犯罪分子,而且中共也在很大程度上參與了。

這些都是非常驚人的內容,不過他依然沒有詳細說明相關的細節。他只是一再強調一句話說:「他們被抓住了」,並告訴大眾真相會像剝洋蔥那樣一步步被揭示出來,川普將繼續擔任4年的總統。

所以,我們看到這就是半明半暗這條線,我們簡稱為「明暗線」的一個概況,有跡象和徵兆,但還沒法看到全貌。

下面我們簡要討論一下暗線。

這根線其實一直在非常低調的狀態下進行,不過也不時會偶爾露出一點苗頭。比如川普突然把國防部長埃斯伯解職,CIA局長哈斯佩爾突然被排斥在高層情報會議之外等等,各種各樣的解讀都有。

甚至包括被傳的沸沸揚揚,到現在也沒有得到任何證實的「美軍突襲服務器」等等,都可以說屬於暗線的範疇。

而最新的一個公開的信息,雖然依舊沒有引起大眾的太多關注,但我認為是值得注意的,就是新上任的國防部長米勒在今天早上的一個講話,他在講話中正式宣布,從現在開始所有美軍特種作戰部隊和特種情報蒐集單位都要向他直接匯報,他同時特別強調說要「避開你原有的匯報渠道」。

當然,他隨後簡單解釋了一下,說這是為了工作溝通更加方便,會使國防部的運行更加靈活等等諸如此類的話。要知道,此前這些重要部門都是直接向負責相關政策的國防部副部長報告的。在現在這個極其敏感的時候,新上任的國防部長一上來燒的第一把火就是大幅度集權,把國防部至關重要的精銳力量都直接掌握在自己手中,恐怕不是簡化官僚程序這麼簡單。

這就是我們所說的暗線,表面上是一些看似平常的行政流程,但我們把這些零碎的信息拼接在一起,還是能夠看出一個模糊的輪廓,就是川普在為某個可能出現的圖窮匕見的時刻在作準備。

當然,這一系列的準備動作中,也包括了他昨天在推特宣布解僱國土安全部下屬的網絡安全和基礎設施安全局局長克雷布斯。

表面的原因,是克雷布斯發表了錯誤言論,他此前以官方名義發布聲明,說本次的美國大選是美國歷史上最安全的一次大選。

我們昨天就討論過這個問題了,CNN三年前的節目就已經提前打了克雷布斯的耳光,所以他這個表態不過就是配合左派進行政治炒作,給拜登自立為王的草台班子下面加一塊磚罷了。

川普解僱他僅僅是為了報復他這一個表態嗎?我覺得至少不全是。最起碼,克雷布斯的不正確言論,還包括了他公開否認CIA那個祕密的操縱大選的「錘子和積分卡」計劃的存在。

大家看到了吧,這個神祕的CIA又出現了。不管真相如何,我們看到的三條線目前暫時還是各自並進的狀態,也許在不久的未來,他們會交匯在一起,那個時候,可能才是像欣妮•鮑威爾說的,讓所有人都驚掉下巴的時候。

謝謝各位的觀看,我們今天就討論到這裡,歡迎大家訂閱點讚並留言轉發,我們明天見。

欢迎订阅《远见快评》Youtube频道:http://bit.ly/远见快评
推特专页:https://twitter.com/yuanjiankp
脸书专页:http://bit.ly/远见快评粉丝页

远见快评》制作组

(责任编辑:李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