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羽看世間】左右對決 川普如何大反轉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11月17日訊】大家好,這裡是《薇羽看世間》,我是陳薇羽。

從11月3日大選投票日到現在,發生了太多事情,而且還都是大事,今天我們來梳理一下過去十多天圍繞美國大選發生的大事,剖析川普絕地反擊,終將大反轉的力量從何而來。

今年這場美國總統大選,實際上是一場預謀已久的選舉政變。11月3日晚上,幾個搖擺州,川普得票遠超拜登,結果點票突然被叫停,大家一覺醒來,搖擺州幾乎全部紅變藍。接下來,我們就看到了荒謬的一幕。在越來越多對選舉舞弊的指控聲中,拜登被左媒送上「當選總統」的寶座。

川普總統儘管獲得了比2016年更多的民眾支持,卻被媒體、政客和外國政府聯合起來打造出落選的假象。深層政府和民主黨大佬們策劃已久的選舉政變終於粉墨登場了。

中共的鬼影也毫不例外,如影隨形出現在這次美國大選舞弊中,特別是計票軟件大規模偷換選票,未來一定是要釘在恥辱柱上的。此後一直到今天,他們費盡心機就是要做成一個拜登「當選」的事實。

左派媒體封殺大選舞弊聲音

首先是所有左派媒體幾乎統一行動,就是要編造出一個當選總統來,要美國人民接受。臉書和推特進行言論審查,封殺曝光大選舞弊的聲音。

今天美國的這些主流媒體,《紐約時報》、美聯社、CNN等,就跟中共的各級黨媒一樣,就像有一個宣傳部在指揮,媒體統一說法,為拜登當選開路。他們說,川普得票7100萬張,但是拜登更多,有7500萬。

要知道,當年希拉里打著第一個女總統的招牌,得到了6600萬票。奧巴馬以第一個黑人總統的招牌競選,更勝一籌,得到了大約7000萬選票。拜登天天在地下室,加上失智症前兆和電腦門醜聞,他的得票還能比希拉里、奧巴馬更勝一籌?

他們在操縱選舉計票得逞後,接著開始不予餘力報所謂當選總統的消息。而一直以保守派媒體的形象出現的Fox新聞,在大選日當晚跟隨CNN,突然轉調為拜登背書,之後完全站到了拜登一邊。Fox新聞在這關鍵時候跳出來支持拜登,這個效果,就跟中共的大外宣自媒體一樣,90%內容罵中共,但是關鍵時刻態度驟變,小罵大幫忙。

其實美國這麼多媒體只有四個老闆,Fox新聞和ABC背後卻是同一家,這些大財團左右通吃,不過關鍵時刻,會讓媒體轉向他們要的方向。現在對於大媒體和那些Fact Check闢謠機構,大家一定要看清楚,如果你們知道中共是怎麼控制言論的,就用同樣的思維方式看現在美國的新聞和信息。

真相在民間。昨天剛剛傳出美軍沒收了位於德國的Scytl服務器,Scytl和美聯社就出來闢謠了。如果現在還相信美聯社那些所謂主流媒體的新聞,你就很難得到真相。對於信息的過濾,我的原則是常識,而不是權威機構的認證。在正常社會下,我們可以相信權威,但是現在,已經沒有這個環境了,權威專家教授都被操控,我們只能靠常識來判斷。

比如,川普總統的律師朱利安尼、鮑威爾都出來說了擁有大量證據可以證實拜登團隊通過Dominion投票機系統修改了選票數據。林伍德律師直接提到拜登恐怕要睡不著了,他忘記了Scytl公司。有很多人要進監獄。

律師說話是要有法律依據的,他們不是政客,可以通過說一些似是而非的話來煽動情緒,他們每句話都代表了他個人的職業操守和信譽度。如果他們這麼說,就一定是有十足的證據在手。

而這時候,那些出來「闢謠」的是不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呢?如果是謠言,何必要理會呢?所以,就是提醒大家,現在很混亂,大家不要迷信權威,用自己的常識、邏輯分析和對善惡的判斷來選擇信息,這樣最靠譜,至少是最接近真相。

媒體被操控反川普

剛剛我們說到媒體被操控反川普,社交媒體平台臉書和推特、油管審查言論也很離譜。推特對川普總統關於大選舞弊的推文,必加有爭議標籤。前幾天,美國頂級民意測驗師和統計學家理查德‧巴里斯(Richard Baris)的推特帳號被封,因為他發推說在密西根州,大約9500名確認已經死亡的選民,在州郵寄投票數據庫裡,記錄這些人都「寄回」了選票。他質問,這個被操縱的選舉何時能翻轉?結果帳號被封。

臉書更是瘋狂到改動川普的官方臉書帳號,把川普的「總統」頭銜,改成了政治候選人。扎克伯格這次是使出了渾身解數,我本來還奇怪他為什麽會這樣,一個華裔女婿也不至於這麼誇張吧。

後來在荷蘭學者珍妮特‧奧斯巴特製作的一個十集視頻紀錄片中發現了真相。其中有一集講到了扎克伯格,跟希拉里‧克林頓是一夥的,他們都是撒旦教的信徒,我不想描述他們做了什麽,因為我沒有語言可以描述那種邪惡。大家可以自己去看,其中引述了扎克伯格說的話,證實了他的獨特嗜好。

這是在輿論上,左媒不顧一切要造出一個「當選」總統來。另外民主黨大佬們還有一組人馬,專門負責跟外國政府聯繫,不排除他們會以某種把柄作為要挾施壓,或者統一號召其它國家的元首發祝賀信,從外部營造國際社會承認拜登當選的假象,為拜登取得上位的合法性。

川普意志堅定:抽乾華盛頓沼澤

不過本週,國務卿蓬佩奧出手阻擊這些鬧劇一樣的祝賀,他明確向世界其它國家公開強調,美國在一個時間,只有一個總統,一個國務卿,一個國家安全委員會。美國的下一屆總統將會按照美國的法律來確認。隨後,所謂外國元首祝賀拜登就收場了。

但這時,中共來勁了。一直沒對老朋友拜登祝賀的北京,在13日首度表態。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回答記者提問時,向拜登祝賀。在9日那天他被四家外媒記者追問這個問題時,汪文斌都是重複一句話——理解美國大選的結果會按照美國的法律和程序作出確定。13日,他同時也說了這句話,所以這個表態仍然很低調,而且也不是習近平表態,但是卻足以攪動美國和其它國家的左媒,鋪天蓋地報導一番。北京巧妙地幫拜登維持了國際祝賀的熱度。

面對國內氣勢洶洶的極左勢力和共產中國對美國的嚴重滲透和威脅,川普沒有退縮。川普心中有堅強的信念,身後還有強大的支持力量。

看看過去四年,川普經歷了什麽?通俄門、通烏門、稅表門,各種被彈劾。要是川普輕易認輸投降,這些事件早就把他打垮了。我們看到,他雖然身處強敵環伺的華盛頓政治風暴眼中,但是亂世中的他從來沒有被憤怒和失望打亂,反而愈挫愈勇,他的勇氣和樂觀,鼓舞著世界上每一個善良的人!

實際上,他是看清楚了華盛頓沼澤的存在,要抽乾這個沼澤,抱著讓美國再次強大的信念在四年前參選總統的。他還期望在未來四年,對內,繼續抽乾沼澤,讓美國走回信仰和傳統;對外,要清除中共政權,讓中國人民享有自由人權,讓世界免於強權霸凌。川普是為信念而戰,不會後退。

川普擁有強大的支持者

川普也不是孤軍奮戰,他擁有強大的支持者。在議會裡,有民選的共和黨議員的支持。在今年大選中,眾議院全院選舉,共和黨已經比選前多斬獲6個席位。現在,面對這樣大規模的選舉舞弊,相信絕大多數共和黨議員都能夠判斷,現在如果不抗爭,以後就再不會有正常的選舉,永無翻身之日了。

除了共和黨建制派一些人一貫對立,資深共和黨人比如參眾兩院的共和黨主席麥康奈爾和凱文‧麥卡錫(Kevin McCarthy),共和黨參議員司法委員會主席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等等,都公開力挺川普,支持川普針對選舉欺詐發起法律訴訟。美國聯邦選舉委員會主席早已經表態,確信大選存在欺詐。

在川普行政部門,也發起了大反擊。副總統彭斯、國務卿蓬佩奧、司法部長巴爾都出手了,不僅對大選舞弊反擊,而且同時向中共祭出重拳。川普更換了國防部長和另外三名國防部高層官員,是很重要的一步。

新上任的代理防長克里斯托夫‧米勒還繼續兼任國家反恐中心主任一職。米勒參加過阿富汗戰爭和伊拉克戰爭。在擔任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反恐顧問期間,還負責過打擊伊斯蘭國的軍事行動。此外,川普新任命負責情報與安全的國防部副部長、退役陸軍准將塔達(Anthony Tata),他最早發現奧巴馬監控川普競選團隊。

當了四年總統,川普作為美國的三軍統帥,現在才真正掌控了國防部。未來,川普如果對外要調兵對抗中共,對內如果要援引《反動亂法》調兵應對叛亂,代理國防部長米勒都將確保川普的命令暢通無阻,得到執行。川普的大布局,以軍隊為後盾,抽乾華盛頓沼澤;還將集中兵力對抗中共。

最高法院的大法官們也是川普最強的後盾。歷史在重演,當年羅斯福為了阻止法院的限制,威脅要把最高大法官的人數增加到15人。現在這一幕又展現在面前。民主黨為了改變最高法院的格局,要擴充最高法院。

在目前最高院的九名大法官中,號稱有六名是保守派,有人說,他們中有大法官被收買了,在巴雷特法官上任的時候,提前給幾個州作弊開綠燈,提供填充假票的時間窗口。

民主黨想通過選舉作弊上台,毫無對法治和秩序的尊重,這意味著司法系統整體的淪陷。現在,大法官們要認真考慮一下:是成為獨立的力量,憲法的捍衛者,還是成為權力的附庸自毀長城?其實法官們是沒有退路的。

來自人民的支持

川普還有來自人民的支持。這裡邊首先是美國傳統的保守主義者,他們清楚,當他們的第一修正案權利被剝奪,後面的第二修正案就是自衛的武器。如果拜登上台,他們將面臨紅州變藍,藍州變黑。當然還有一些醒悟的民主黨支持者。比如,一對律師夫婦,在自家門口持槍對抗BLM入侵者。

舉幾個民眾為川普而戰的例子。在川普競選團隊打官司的過程中,就有許多人站出來作證。白宮新聞發言人麥肯納尼,前兩天在電視上說,她手裡拿著的一份234頁的文件裡,就有500名密西根州韋恩縣選民的宣誓書(Affidavit),並包含1.1萬宗有關大選舞弊的投訴。這234頁的宣誓證詞,來自真實的人,真實的指控,並有公證人簽字。這是對那些叫囂「證據在哪兒」的人,最有力的回應。

還有上百名IT志願者聯合起來幫助川普競選。他們根據對賓州選民數據庫的分析,發現賓夕法尼亞州有超過2萬張缺席選票的回郵日期是不可能在現實中發生的,因為回郵日期比寄出日期還要早,另有超過9,000份沒有發送日期。

像這樣捍衛公益,支持川普的例子多的數不勝數。而那些支持拜登的群體,他們信奉的就是弱肉強食,不擇手段上位。一旦掌握權力進入分贓環節,在逆淘汰過程中,那些最狡猾最野蠻的人,就將攫取權力。在前兩天華盛頓拜登的慶祝遊行中,Antifa就已經跟拜登普通支持者發生衝突了。

傳統的美國人最終都是川普的支持者。世界各地的和平愛好者,也是川普的支持者。

至暗時刻,雖然跟川普對抗的力量看起來很強大,聚集了巨大的財力和龐大的全球化網路,他們用錢買通了各路小鬼來發起政變,但是那些功利主義者永遠理解不了正義的力量,來自神的力量。

在美國歷史上,經歷過建國之初,1776年華盛頓的生死抉擇。現在,美國走到了關鍵的十字路口,走到了正與邪,善與惡交戰的歷史關頭,是選擇跪下苟活,還是選擇戰鬥到底,現在是考驗人們靈魂的時候。

好,薇羽看世間,我們明天見。

《薇羽看世間》節目組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