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曉農:可疑選票決定總統大選結果?

民主制度建立在誠實、正直的君子式行為之上,由此形成全社會對民主選舉結果的政治信任。但是,如果有人惡意利用社會上這種久已存在的政治信任,玩弄違法勾當,就完全可能鑽民主選舉制度的空子,達到操縱選舉結果的目的。今年美國總統大選中密西根州出現65萬可疑選民的現象,就是一個例證。

一、在美國總統大選關鍵州選票的背後

美國總統大選於11月3日結束,但選後幾天來,在一些兩黨激烈爭奪的關鍵州,發生了不少有關選舉舞弊的爭議乃至訴訟,到11月7日,美國全國的選舉結果依然撲朔迷離。在這次選舉中有7個州的選情膠著,特別是在密西根州、威斯康星州和賓夕法尼亞州。這次選舉中發生的一系列選舉舞弊行為是否會左右總統大選的結果,現在美國的許多選民正投以越來越大的關注。

11月5日內華達州前總檢察長亞當·拉薩(Adam Laxalt)的講話視頻出現在互聯網上,他在對公眾和媒體講話時說,「我們堅定地相信,所謂的郵寄選票選民中有許多人並無投票資格。過去多天來我們接到了來自州內各地的許多不正常選票情況的報告。」

他所說的舉報選舉舞弊的報告,不少州都有,其中多半是針對選舉現場發生的事件,或針對個別投票者身分的質疑等。這些舉報可能轉變成地方法院需要處理的選舉訴訟,但也可能被行政人員們淹沒。所以,個案舉報數量的累積,並不一定產生及時糾正選舉統計的結果。共和黨的競選團隊11月4日已就計票問題提起多項司法訴訟,要求密西根州、喬治亞州和賓夕法尼亞州在讓團隊觀察員對開票和點票進行有意義的觀摩監督之前,暫停繼續統計選票;同時要求威斯康星州重新計票。

此外,據FOX News 11月6日報導,密西根州安特里姆縣(Antrim County)發現計票軟件Dominion把共和黨的6千張選票統計為民主黨得票。該州的83個縣當中,有47個縣使用這一軟件,是否同類錯誤已經發生,尚待進一步的消息。

實際上,選舉舞弊現象不只是出現在選舉現場和選票軟件中,還有一些公開展示的漏洞揭示出明顯的選舉舞弊問題,密西根州的可疑選民即為一例。

二、密西根州的65萬可疑選民

密西根州今年發生了登記選民大大超過合法選民人數的情況,而這一現象可能影響到非法選民的選票是否有效這個重大問題。

美國公民年滿18歲之後,完成了選民登記程序,就可以獲得投票資格。正常情況下,一個州的居住人口可以通過商務部人口普查局的網站查到數據,其中包括18歲以下人口的比例。因此,用該州的人口數據扣除18歲以下的非選民,就得到了年齡已達18歲的合齡投票人口(voting age population)。但是,人口普查數據中包含外國移民,需要將他們從合齡投票人口中扣除。美國移民協會公布各州的移民人口數據,通常會包括已經歸化為美國公民的移民人口比例,據此就可以計算出各州居住的移民人口中尚未歸化的外國人數量。將各州的合齡投票人口減去未歸化的外國人,就得到了合法投票人口(legal voter population)的數據。

此刻商務部普查局關於密西根州的人口數據是,2019年7月1日該州有居民9,986,857人,其中18歲以下的人口占21.5%。由此推算,密西根州的合齡投票人口為7,758,657人。美國移民協會的數據顯示,該州的外國移民人數約占總人口的7%,其中約60%已經歸化為美國公民。因此,從776萬合齡投票人口中減去未歸化的外國人,密西根州的合法投票人口為7,479,025人。這是該州今年合法選民的最大極限數。

然而,從網上可以查到,今年密西根州的登記選民人數卻是8,127,040人;也就是說,該州已登記的選民人數比合法選民多648,015人,已登記的選民人數是合法選民的108.66%。無論如何,登記選民人數不可能超過全州的合法投票人口,也不應該如此。

如果與密西根州往年的合法選民人數以及登記選民人數對比,也可以發現2020年的登記選民人數有明顯異常。據密西根州州務卿Jocelyn Benson公布的該州歷年選民登記人數和投票率來看,密西根州2016年的合齡投票人數是7,737,250人(可能未扣除沒有美國選舉權的外國人),登記選民人數是7,514,055人。我用上述計算方法得到的2020年該州的合齡投票人口為7,758,657人,比2016年增加了千分之2.8,21,407人,似乎情況正常;而該州2020年的登記選民人數8,127,040人,比2016年的登記選民人數7,514,055人增加了61.3萬人,增長8.16%。人口只有微量增加,而登記選民人數卻反常暴增,其中顯然有可疑之處。由此可以判斷,2020年密西根州登記選民人數的反常增長,基本上都發生在2020年。

據州務卿Jocelyn Benson公布的信息,密西根州的登記選民人數歷史上也有過數字跳升或跳降的情形,那是與選舉權相關的法律變更造成的。比如,曾經有法律規定,數年未投票者,將取消其選民登記權。但2020年並未有美國的全國性或密西根州的類似法律通過,所以今年登記選民人數的跳升不屬於正常的、可合法解釋的範圍。

三、65萬可疑選民從何而來?

這多出來的約占9%的將近65萬已登記的非法選民,究竟從何而來呢?

目前CNN報導的密西根州選舉指南介紹,該州規定,選民必須先到鎮的選舉辦公室完成選民登記,或通過網上登記,才能取得投票資格,今年大選時選民登記的截止日期是10月19日;只要是屬於已登記選民,今年可以向當地選務部門提出取得郵寄選票的要求,無需提供理由。

那65萬超出合法選民人口數的已登記選民,可能本人去鎮政府辦公室完成選民登記嗎?他們如果是孩子,便沒有汽車駕照等身分證明,無法登記為選民;他們如果是已經去世的人,作為「幽靈人口」,就更不可能去辦理選民登記了。從正常選民登記的細節來看,在各地政府選務部門的選民登記數據庫裡,一個合法選民只能登記為一人;合法選民登記時自己無法一身變兩人,也不可能冒充一個不存在的選民另外登記一次。

而從宏觀上的人口變化來看,過去4年間合齡投票人數只增加了2.1萬人,即便他們全部都在今年登記為選民,也只能造成登記選民人數增加2.1萬人。很顯然,2020年登記選民人數高於合法選民人數的那65萬人,與人口的自然增長無關,而很可能是人為製造出來的。

既然未成年孩子或「幽靈人口」不可能到政府的選務部門現場辦理選民登記,那就可以推論,這65萬非法選民的選民登記活動可能與選民登記數據庫被修改有關。若有人在選民登記數據庫裡把去世的人或未滿18歲的人、甚至外國籍的居民變更成今年的已登記合法選民,同時要求獲得郵寄選票,那麼,虛假選票就出世了。從常理上看,要為65萬未成年孩子或「幽靈人口」辦理虛假的選民登記,不但工作量很大,而且明顯觸犯法律,如果沒有明確的目的,不會有正常的人去做這種事。但是,如果以影響選舉結果為目標,那麼,製造假選民及其郵寄選票,就成為可以想像的事了。

據Politico網站11月7日中午的數據,密西根州的拜登選票為2,790,648張,而川普的選票為2,644,525張,拜登比川普多14.6萬張。這65萬非法選民可能產生65萬張假選票,若這些選票集中投向一個總統候選人,就足以支配密西根州的選舉結果。

大紀元首發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