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林:為何西方政要屢被病毒擊倒 中共官員卻不同

自從中共病毒橫行人間以來,西方領袖,包括美國總統川普、英國首相約翰遜、查爾斯王子、巴西總統、加拿大總理夫人,以及更多的美國州長、參議員、眾議員,都先後被病毒擊中。而大大小小的中共頭目,從中央部委,到省級幹部,甚至到市級縣籍領導,迄今居然沒有一個中招!

許多網友問我這個問題,可見這是一個許多人思考的問題。我仔細考慮了一番,覺得至少有兩個原因,下面跟大家分享。

首先,這是中共蓄意發動的病毒戰。中共國雖然各方面技術都很劣質,比如做不好芯片,火箭發射頻頻失敗,但是在世界各國都不敢從事的病毒戰研究領域裡,中共已經從1980年開始,投入大量資源,瘋狂剽竊全世界相關知識產權,同時進行了大量危險的實驗,獲得了很多惡毒的成就。

比如在釋放這款新冠病毒之前,中共肯定進行了大量實驗。中共從來沒有任何道德底線,總是肆無忌憚地進行人體實驗。公安每年從街頭抓捕的幾萬流浪漢,可以關押起來進行各種喪盡天良的病毒實驗,然後殺掉了事。

中共為了獲得更完整的實驗數據,甚至綁架健康的大學生進行實驗。僅僅在武漢,每年都有數十大學生失蹤,生不見人死不見屍。

中共實驗的一個重要內容,無疑是探索如何防範他們釋放出來的病毒武器。這次新冠病毒戰,中共在1月23日才承認有武漢肺炎,一個月後,中共軍事科學院病毒所就推出了新冠疫苗。而醫療與防疫技術更先進的西方國家,直到現在也沒有生產出新冠疫苗。

很明顯,中共早已進行了相關研究,可能釋放這款新冠病毒之前,就已經知道如何防範,並且給各級高幹,直到縣委書記級別的領導幹部,乃至中共軍官,都服用了防疫藥物。

另一個重要的原因是,在來勢洶洶的中共病毒面前,中共各級官員都帶著二奶三奶,躲進了郊區別墅,與可能感染的人群根本不接觸。

中共一向的傳統,就是讓人民群眾處在危險之中,而共產黨幹部則處在安全區域,無論和平時期還是戰爭年代都是這樣。

比如克拉瑪依大火,幾百個十來歲的小學生死傷慘重,而兩百多個黨員幹部卻踩著小學生的身體,毫髮無損地逃了出去。

西方政要,都繼承了西方貴族精英的擔當精神,越是危險越向前。比如中國人大因為疫情長期延遲會期,而美國英國的議會,卻連一天也沒有耽擱,始終面對大面積感染的危險。

而像川普、約翰遜一流的政治家,更是視死如歸,照常進行政務活動,以做出表率,安定人心。川普已經74歲,屬於此次受中共病毒威脅嚴重的危險人群,但是川普毫無畏懼,始終與人民站在一起。

二戰時期,英國貴族軍官的死亡率高達45%,而平民官兵的死亡率僅有15%。因為貴族就得有擔當精神,就得危險時衝鋒在前、撤退在後。這是西方文明的傳統。

大紀元首發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