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看點】中共滲透都嚴重 疫情為何一輕一重?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31日訊】大家好,歡迎關注新聞看點,我是李沐陽。今天是5月30日星期六。

網友:支持敢言自媒體

首先感謝大家的不離不棄,在週末還繼續支持新聞看點。最近呢,因為香港赤化事件,我們連續關注了幾次香港的動態。同時孟晚舟案也有了進展,我們也做了一些關注。

新聞看點嘛,我們就是儘量抓住每天發生的重點、熱點、關注點。有的時候時間錯過了,一般第二天也會補上。我們的目的就是本著嚴謹、嚴肅、客觀、公正的態度,還原事件真相,解讀背後的內容。

但是這樣做,中共是很難受的。因為還原事件和解讀背後,都是中共所掩蓋的。而中共的滲透又非常嚴重,所以新聞看點受打壓非常嚴重。最近一段時間被接連黃標,又沒有了收入。

昨天(29日)跟被公認海外第一評論人的文昭先生聊了幾句,他也說被打壓的很厲害。據他跟我說,他所在的北美自媒體群組中,都有這種反映。

新聞看點走到今天,離不開每一位朋友的支持和幫助。尤其是今年正月開始,連續四五十天被黃標,我們不得不拿出積蓄生活。在那個階段,有不少朋友向我們慷慨捐助,給我們解決了很大的問題。所以沐陽拜託大家,如果方便,請幫忙多多轉發一下。

好,下面我們開始今天的話題。

連續幾個週六,我們做了「病毒有眼睛」的板塊。對聯合國、一帶一路、好萊塢、名校以及世界各國的疫情進行分析,最終都得出同樣的結論,越親共疫情越重,而反共疫情就輕。不論是國家、組織、機構還是個人,都表現出了這樣的共同特點。

但是,仍然有網友覺得我們說的過於絕對,有的還說「美國是最嚴重的,美國也親共嗎」。其實我們在「病毒有眼睛」這個板塊的第一期,首先談的就是美國疫情中的背後。美國是早前養肥了中共,現在是承受這個惡果。中國有句話說「前人栽樹,後人乘涼」,而美國是「前人種惡,後人遭殃」。這個問題我們就不說了,大家可以去找一下我們的第一期節目看看。

巴西和澳大利亞都被中共滲透 疫情不同

今天我們要談兩個國家:澳大利亞和巴西。這兩個國家都是被中共嚴重滲透的,特別是澳大利亞,紅色滲透已經進入了聯邦議會,對澳洲的控制超乎想像的嚴重。

但是這兩個國家的疫情情況卻出現了相反的表現。這裡還是需要提前說明一下,因為中共和伊朗極不透明,它們公布的數字一直被外界嚴重質疑。所以我們說的情況,是除去這兩個國家的。

截止到今天早上6點,大紀元實時統計的數字顯示,巴西感染中共病毒的總人數是46萬8388人,死亡27944人,死亡率5.97%。巴西的疫情已經成了全球第二高,僅次於美國。

同一時間,大紀元錄得澳大利亞感染中共病毒的總人數是7184人,死亡103人,死亡率1.43%。它的疫情情況排在全球第60位。

有人可能會問你:既然你說病毒有眼睛,親共疫情重,為什麼被中共嚴重滲透的兩個國家卻一個重一個輕呢?我們把這兩個國家分頭來說,先說中共對這兩個國家的滲透,然後再說這兩個國家在疫情爆發後的不同做法。

中共覬覦的美國後院——拉丁美洲

拉丁美洲在地緣上靠近美國,是美國的後院,歷史上一直是美國的勢力範圍。前蘇聯解體後,中共盯上了這塊大陸。中共打著「南南合作」等等旗號,從經貿、軍事、外交、文化等方面對拉丁美洲進行全方位滲透。

大家知道,拉丁美洲有不少國家是持反美立場的。比如委內瑞拉、古巴、厄瓜多爾、玻利維亞等,這些國家都是反美立場。

中共看到了這一點,也充分利用了這一點。它跨洋過海,把手伸到拉丁美洲,挑撥這些持反美立場的國家與美國的關係,助長他們的反美傾向。

《魔鬼在統治著我們的世界》一書中指出,中共這麼做,一方面可以削弱美國在這個地區的優勢;另一方面可以便於它自由進出美國的後院,扶持這個地區的社會主義政權。中共這麼做是有長期目的的,就是為與美國抗衡、實施它稱霸全球的野心做準備。

其實中共對拉美的滲透和影響力,早就超出了當年的蘇聯。它通過外貿和投資,不斷擴大在拉美的影響力。

美國智庫布魯金斯研究所一份報告中指出,2000年中國對拉美的貿易只有120億美金, 2013年飆升到了2600億,增長了20多倍。中共承諾到2025年將向拉美提供2500億美元的直接投資,雙邊貿易將達到5000億美元。拉丁美洲是目前中國投資的第二大目的地,僅次於亞洲。

巴西是拉丁美洲第一大經濟體,自然是中共重點入侵的對象,在多年的經貿往來中,中共已經成了這個南美國家最重要的出口國,成了第一大出口市場。

對巴西的滲透控制

巴西有2.15億人口,國土面積世界第五,有著豐厚的自然資源和充足的勞動力。這是中共瞄準巴西的主要原因,所以讓巴西成了中共主導的金磚五國的成員。

巴西嚴重依賴原材料出口發展經濟,這恰好與中國成為世界工廠的努力是吻合的。而且巴西傾向於從大陸購買成品,埃信華邁(IHS Markit)數據顯示,電信和電氣設備是巴西最大的進口領域之一。

自由撰稿人理查德·拉普(Richard Lapper)曾在文章中引述現任巴西總統博索納羅(Jair Messias Bolsonaro)的警告:巴西的鎳礦佔據世界的85%以上,但是中國(中共)對巴西的鎳礦控制度過高。如果這些鎳礦得到適當利用,巴西將成為世界上最繁榮的國家之一。但是中共對巴西的控制,使鎳礦和其它大宗商品很難從中共的控制中分離出來。

鎳產量最大的巴西金屬公司(CBMM)首席執行官愛德華多·里貝羅(Eduardo Ribeiro)就表示,無法離開中國這一主要市場。為什麼呢?因為寶鋼、中信金屬、鞍鋼、首鋼和太原鋼鐵這五家中共國企,已經在2011年收購了這家公司15%的股份。

這筆交易,曾被博索納羅強烈批評。博索納羅在競選期間,多次指責中共具有掠奪性。他說中共「不是在巴西購買東西,他們是要收購巴西!」

巴西不是「一帶一路」參與國,但2015年左翼勞工黨與中共簽署了一份巨額協議,這是一份22億美元、長達2500公里的輸電線路投資合同。這份合同,名譽上雖然不是一帶一路協議,但實質上與一帶一路協議的作用相同。

另外,中美貿易戰,巴西向中共出售了大量大豆。緩解了中共打貿易戰造成的國內大豆緊缺的狀況,巴西的做法,等同於幫著中共與美國打貿易戰。

政界腐敗,內部倒戈

博索納羅憑著「巴西高於一切、上帝高於所有」的競選口號,贏得了大量選民。他當時表示,當選後要遠離中共,拉近與美國的關係。他還是第一位訪問台灣的巴西總統候選人。

當選上任只有1年,中共病毒在全球大流行開始了。博索納羅一直不贊同鎖國戒嚴,「不願經濟因為疫情而停擺」。他倡導復工,但遭到不少人反對。

在政治上,有親共的左翼聯盟反對之外,博索納羅還要接受有著軍方背景的巴西副總統漢密爾頓·莫里奥(Hamilton Mourão)以及政治家奧古斯托·赫勒諾(Augusto Heleno)的挑戰。

澳洲民族台SBS報導,去年巴西副總統莫里奥宣布,巴西正在建設的5G網絡不會封禁華為。同時還強調不會與中共「降級」關係,巴西應該選擇「靈活和務實」的立場。

除了這些人之外,巴西的多位州長也反對博索納羅。

聖保羅州州長若昂·多里亞(João Doria)是最主要反對者之一,多里亞也是富有的商人。去年8月,他訪問中國後,說中國之行「富有顯著成果」,聖保羅州有義務和責任在各層級上繼續保持與中國良好的夥伴關係。

但是4月6日,由中共舉辦的「上海—聖保羅抗擊新冠肺炎經驗交流視頻會」之後,聖保羅疫情就持續躥升。

原本醫療資源就匱乏的醫院,有3000多員工被隔離,確診700多人。4月底聖保羅確診病例數佔全國三分之一,死亡超過全國四成。

23日有媒體報道,通過空拍,看到當地公墓已挖掘數不清的墓穴,工人仍持續動工。家屬們只能在墓地哀悼幾分鐘,便會有人來催促他們離開,接著另一批家屬帶著遺體進入墓園。

里約熱內盧州長威爾遜·維澤爾(Wilson Witzel)是多里亞的政治盟友,他也拒絕聽從總統命令。聲稱絕不放棄「社交距離」措施,並暗示應該將總統博索納羅送上海牙的國際刑事法庭接受審判。

但是4月14日下午,維澤爾在推特上表示自己感染了中共病毒,檢測結果呈現陽性。

聖保羅和里約熱內盧是封閉最嚴的兩個州,卻是巴西疫情最嚴重的。的確令人懷疑,封閉嚴格與疫情輕重真的有直接關係嗎?

說到這裡,插一個內容。美國紐約州長庫默5月6日表示,當時66%新住院的患者都是在家、也沒有頻繁外出的情況下感染的,「這很令人吃驚」。似乎也在佐證著博索納羅的觀點。

總統兒子批中共 巴西政界替他道歉

繼續來說巴西。病毒攻入巴西後,現任參議員、博索納羅之子愛德華多(Eduardo Bolsonaro)在社交媒體上直接稱呼「中國(共)病毒」。

中共對此是惱羞成怒。駐巴西大使楊萬明公開指責謾罵愛德華多和博索納羅的家庭。中共各大媒體也齊聲跟進,實施輿論壓力。楊萬明稱巴西總統父子訪問美國後感染了「精神病毒」,還轉發推文稱「博索納羅家族是這個國家的『巨毒』」等等。

中共大使在巴西能如此張狂,正是中共在巴西深耕多年的結果。

這種「戰狼式罵戰」,令巴西人錯愕,甚至驚呼:「真的沒見過這樣的外國公使如此辱罵我們的首腦議員!」「這是對向巴西的宣戰!」

在中共戰狼開罵後,巴西政界也跟著中共的罵聲,對愛德華多進行了批評。

據巴西「大都市(metropoles)」網站報導,因彈劾下台的前巴西總統迪爾瑪·羅塞夫(Dilma Rousseff)批評愛德華多為「不公平、荒謬和屈從於沮喪的駐美大使候選人」。

巴西眾議長羅德里戈·馬亞(Rodrigo Maia)也為愛德華多的「輕率言論」向中共道歉。

參議院議長奧爾科倫布勒(Davi Alcolumbre)不僅因為愛德華多的推文向中共道歉,還稱讚中共抗疫起到了「樣板作用」。不幸的是,奧爾科倫布勒本人在18日已經被確診感染了中共病毒。

通過以上事例可以看出,巴西總統可能是反共的,但是其它政界很親共。這樣的局面,正是巴西疫情嚴重的原因。

我們再來看澳洲的情況。

中共對澳洲滲透很嚴重

2017年6月,費爾法克斯媒體和澳大利亞廣播公司在經過了五個月的聯合調查後,製作了一部紀錄片《權力與影響:中國共產黨如何滲透澳大利亞》,片中披露了中共在澳洲的滲透和控制。中共在澳洲的活動之猖獗,引起全世界關注。

六個月後,澳洲工黨議員鄧森(Sam Dastyari)辭去了聯邦參議員一職。原因是他收中共紅色商人的錢,然後為中共說話這個事被曝光了。他就南海問題的言論有利於中共,但與他所在政黨乃至澳洲政府立場相左的言論,可見中共的滲透已經進入了澳洲聯邦議會。

2016年9月,澳洲媒體SBS發文,披露一個中國富商在澳洲政治捐獻,直接影響澳洲對華商貿政策。另外中共媒體還與澳洲媒體簽了協定,同意分銷中共媒體的內容。

2015年,澳洲把防衛來自北方攻擊的重要軍事要塞「達爾文港」,租給了與中共軍隊有聯繫的中國公司,租期為99年。

有這麼個事,2017年,澳洲學者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完成了《沉默的入侵:中國對澳大利亞的影響》一書的初稿。但是他找出版商,一連三家澳洲出版商都拒絕出版,原因都是怕得罪中共。最後第三家出版商重新考慮之後,這部書才得以面世。

中共滲透操控澳洲,主要目的就是削弱美澳聯盟。也是中共拓展海外軟實力的重要一步,這可以追溯到2005年。

當時中共副外長周文重抵達澳大利亞首都堪培拉,向中使館的高級官員傳達了新戰略。

前中共駐悉尼外交官陳用林在大紀元撰文
https://www.epochtimes.com/b5/16/9/2/n8261061.htm),周文重當時表示,將澳大利亞納入其大周邊地區的第一個目標是,確保澳大利亞成為中共未來二十年經濟持續增長的可靠和穩定的資源供應基地。長期目標是撬開美澳聯盟。

漢密爾頓主書中表示,中共利用經濟手段,迫使澳大利亞在軍事、人權等方面做出讓步。北京希望將澳大利亞變成「第二個法國」,一個敢於對美國說「不」的西方國家。

去年11月,中共間諜王立強向澳洲投誠,披露了很多鮮為人知的中共間諜在港台和澳大利亞滲透的內幕。這個事件不遠,大家可以去找來閱讀。

漢密爾頓經過多年詳細調查後,在他的著作中表示,澳大利亞的機構——從學校到媒體;從採礦、農業和旅遊業到港口和電網等戰略資產;從地方議會和州政府,到堪培拉的政黨,「正在被中共監管的一個複雜的控制體系所滲透和改造」。

澳洲堅持查病毒真相,成功抗疫

澳大利亞新州首席衛生官查安特博士(Dr Kerry Chant)3月12日曾預計,按照當時的爆發趨勢,僅在新州就將有150萬人感染中共病毒。按照這個數據模型,他估計全澳將有340萬人感染。

4月29日,墨爾本大學教授卡普爾(Shitij Kapur)用加拿大和澳洲的疫情做對比。「一開始,兩國的確診病例都不到10人。但在3月下旬,情況發生了變化。一個月前,加拿大和澳洲的確診病例都在4000左右。現如今,加拿大的確診病例超過4.5萬,我們只有6000。」

傳染病學專家莎朗·萊文(Sharon Lewin)教授表示,莫里森(Scott Morrison)政府及時頒布對華旅行禁令是避免大量澳人死亡的關鍵。

時事評論員凌曉輝指出,專家們的結論只是表面現象。問題的實質澳洲政府和媒體揭露中共滲透與禍害澳洲,使廣大民眾認清中共的邪惡本質,阻止中共在澳洲的惡行。特別是澳洲政府堅持主張和呼籲全球調查病毒來源,這才是抗疫成功的關鍵。

先是澳洲外長佩恩(Marise Payne)4月19日呼籲國際調查病毒來源,敦促北京配合。

4月21日,澳洲總理莫里森公開表示,國際獨立調查中共病毒禍延全球的真相,對(國際)公共健康是至關重要的。他認為這可以達到兩個目的:一是更好地了解大流行的起源和蔓延;二是迫使世衛組織進行變革。

隨後莫里森又與美國總統川普(特朗普)、德國總理默克爾和法國總統馬克龍分別通電話,推動國際調查。

隨後澳洲貿易、旅遊暨投資部長伯明罕(Simon Birmingham)、衛生部長亨特(Greg Hunt)、內務部長達頓(Peter Dutton)、財政部長弗萊登伯格(Josh Frydenberg)等等現任官員,還有反對黨外交事務發言人黃佩妮(Penny Wong)、澳大利亞工黨領袖、聯邦反對黨領袖阿爾巴尼斯(Anthony Albanese),以及兩位澳洲前外長唐納(Alexander Downer)和畢肖普(Julie Bishop)以及自由黨聯邦參議員康塞塔‧費拉萬蒂‧威爾斯(Concetta Fierravanti-Wells)等等都公開發聲,支持政府要求調查的呼籲。

上至總理、內閣,下至普通民眾,澳洲朝野對中共的態度都非常明顯,就是拒絕中共。

就在澳洲朝野群起反共之後,莫里森的人氣激增了。BBC指出,莫里森的民意支持率穩居66%。

澳洲井噴式爆發 各界反思 追究中共

更主要的是,澳洲的反共為抗疫帶來了轉機,澳洲的疫情出現了明顯的拐點。緊緊一個多月的時間,澳大利亞的疫情明顯回落,上了世界最佳抗議國家排行榜。截止5月中旬,在醫院護理病房躺著的不足10人。

澳大利亞華裔學者、原首都師範大學副教授李元華認為:在澳洲井噴式的爆發過程當中,澳洲的知識界、新聞界、各級政府官員,都進行了全面地反思,這個疫情為什麼在全世界爆發,尤其是為什麼來到了澳洲?他們找著了一個共同的原因,就是中共在撒謊。

凌曉輝也指出「禍莫大於無信」。中共的謊言已經切實禍害和侵蝕到了澳大利亞。他們毫不避諱地在媒體中報導出來,讓澳洲人迅速地覺醒,應該說是一個全民的覺醒。

當然澳洲也有一個反面的例子,就是維州。整個澳洲的疫情都在回落,只有維州在不降反增,墨爾本雪松肉(Cedar Meats)屠宰加工廠的病例數還在增加。

究其原因,還是和中共走得太近的緣故。時代報報導,這個屠宰加工廠的微信頁面自己發布了一個消息,它與中國客戶關係密切,而且與中共財團進行了一筆交易。什麼交易呢?寧可虧本,也為中共提供了35噸羊肉。

還有一點,維州州長安德魯斯(Daniel Andrews)去年10月訪華,與中共簽署了共同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的框架協議。阿德魯斯訪華前曾說,「希望維州成為中國(中共)通往澳洲的門戶」。

維州反對黨領袖奧布萊恩(Michael O』Brien)今天表示,如果他在下一次州選舉中當選州長,將廢除現州政府與中共簽署的「一帶一路」協議。

遠離中共,就是遠離中共病毒

通過以上這些內容,可以看出巴西和澳大利亞都被中共滲透控制的很厲害。但是因為反共的態度不一樣,造成了兩國間疫情的巨大差異。

中國有句話,「蒼蠅不叮無縫的蛋」。一正一反的例子,很清晰的告訴人們「病毒有眼睛,親共疫情重」。

凌曉輝指出,把病毒稱為「中共病毒」具有兩層含義,一方面說明了病毒的來源;更重要的是,這是在明確告訴人類,中共就是危害和毀滅人類的真正病毒。遠離中共,就是在遠離中共病毒。與中共脫鉤,就是在與中共病毒切割。

對一個國家是這樣,那麼對一個人呢?

大紀元特稿指出,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清理中共及其因素。對於所有國家、組織和個人而言,其對中共的態度與疫情輕重呈現正比。

吉林、黑龍江等地的疫情又回來了

下面我們把目光轉向國內,吉林、黑龍江等地的中共病毒(新冠病毒,COVID-19)疫情又回來了。

大紀元獲得一份吉林省內部的防疫文件,泄露了中共「公安大數據」的恐怖。這是一份5月22日《吉林市人員排查表》。上面顯示有2048人可能感染病毒,要求對這些人的密切接觸者進行排查。

其中1006人是被監控篩查出來的,通過公安大數據的渠道,推送到防疫排查系統中。就是說,幾乎一半的密切接觸者都是被公安大數據監控出來的。

這份排查表還顯示,許多被公安大數據推送的密切接觸者並不是吉林市居民,而是外省居民。其中一欄顯示「省外協查」,就是要轉其它地方協查。

這種現象說明了,公安推送的密切接觸者名單,並非來自吉林市或吉林省一地,是源自全國各地的信息。

而防疫文件中顯示吉林延邊的排查數據更驚人,要求排查人數高達4167人。就是說,延邊可能已經有大量人群接觸了確診感染者。

這裡還需要說明一點,這些被排查的人員中,近八成、足足3255人,是由中共的公安大數據監控並篩選出來的。

這個情況無意中證實了一點,中共公安系統的監控信息已經互聯互通了,全國聯網了。中共通過公安大數據掌控中國民眾的人生,已經從人們的擔心,成為了事實。

美國暫停某些中國學生與研究人員入境

昨天川普發出討共檄文,歷數了中共的五大罪狀,其中一部分就是要暫停某些中國人入境美國。隨後白宮發布了一份公告,從6月1日開始,暫停某些中國學生與研究人員入境美國。

公告說「中國(中共)當局利用一些中國學生,主要是研究生和博士後研究人員作為非傳統的知識產權(信息)蒐集者。因此,來自中國的學生或研究人員、本科學歷以上、與中共軍方有聯繫或曾與軍方有聯繫的人員極有可能被中國(中共)當局脅迫或指派,需要引起特別關注。」

公告說,鑒於上述情況,總統川普相信,「(允許)某些通過F或J簽證進入美國學習或在美國從事研究的中國國民入境會損害美國的利益。」

白宮公告後,中共駐美大使館隨即發了一則通知,將在6月4日下午安排部分中國留學生回國。

美國這個舉動,究竟有多大威力很難想像。但是中共馬上有跟進動作,可以看出北京當局很可能是沒睡覺,一直在關注著川普的講話。

昨天一早的推文,川普就把人們的胃口吊的足足的。中共官員都擔心,美國的制裁會不會落到自己的頭上。總之就是提心吊膽、魂不守舍。

現在美國的制裁來了,中共官員們對號入座吧。

英國欲接受近300萬港民

不僅是美國在回擊中共,英國在譴責中共通過港版國安法後,也拿出了新的回應。

英國外交大臣拉布(Dominic Raab)前天(28日)表示,在中共通過香港國安法後,英國將廢除6個月的期限限制,允許英國國民海外護照持有人來到英國。可以讓他們申請工作或者學習,期限延長到12個月,「為將來申請英國公民身分提供一條途徑」。

英國內政部昨天又進一步澄清,英國「擴大簽證權力」的承諾,也會適用於目前在香港具有任何有資格申請英國海外護照的人。金融時報認為,英國政府的這個舉動,意味著首相約翰遜要對北京採取強硬立場。

據估計,英國這個舉動,將會使大約290萬人符合申請資格。

牛津大學中國問題中心主任拉娜·米特(Rana Mitter)表示,如果大量與商業界有聯繫的財富創造者決定接受簽證,並且成為英國公民,那麼英國的擴大簽證權力以及提供潛在獲得公民途徑的舉動將令中共政府特別擔心。

米特說,「這對中共政府來說確實是個問題 ,這將是國際社會對香港缺乏信心的一個標誌,損害香港作為國際商業中心的地位。」

不知道後面還有沒有其他西方國家跟進制裁,就目前的美英兩國的動作,可能已經讓北京的頭大了。

中國有句話,「好言相勸你不聽,動手打你就不輕」。面對國際社會制裁,北京還睡得著覺嗎?

對了,還有一個消息,有香港市民又發起了新的活動。呼籲人們在明天(5月31日)上午10:00,在新界西和九龍東參加「初心行動之重燃戰火」。自由的信念已經深深植入了香港人的心中,體會過自由、知道自由是什麼的香港人,會輕易被壓下去嗎?

(責任編輯:李紅)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