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新聞自由日 中國敢言者命運再受關注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5月02日訊】5月3日是一年一度的世界新聞自由日,而中共肺炎疫情仍在肆虐全球,就使得這個日子更顯重要。在疫情發源地的中國,湧現出一批記錄真相的人。但在信息傳播極不自由的中國,這些敢言者的命運令人唏噓。

自由亞洲電台報導,在這場疫情中,北京當局對公民的言論自由發動了前所未有的打壓。美國非營利組織「保護記者委員會」(CPJ)的數據顯示,截至去年年底,中國政府關押了48名記者,另有一人失蹤。

現居華盛頓的前中國「新公民運動」參與者袁冬說,北京當局打壓公民言論的力度近期再創新高。

「在這場疫情來臨後,中共管控言論的手段跟過去基本沒有區別,但它的力度更大了,當局對自媒體人見一個抓一個。」

袁冬提到的「自媒體人」包括方斌陳秋實以及李澤華

武漢市民方斌因修煉法輪功,長期遭到當局迫害。他在最近一次被捕前,曾經營一家漢服公司。疫情爆發後,方斌憑着他對武漢的了解,第一時間深入當地社區,探訪事件真相。惹了他大麻煩的似乎是一段他2月1日在武漢市第三醫院拍攝的視頻。

「武昌殯儀館(殯儀車上)的屍袋現在又多了。剛才有三個,現在我數一下屍袋啊。一、二、三、四、五、六、七、八……有八個。這兒死了這麼多人啊?」

當晚,一群身穿防護服的人就以「測體溫」為由闖入他家中,並將他帶走。湖北維權網站「民生觀察」發消息說,警方隨後對方斌做了筆錄,並警告他不要再私自調查疫情、發布相關視頻,隨後將他釋放。

2月7日,也就是武漢市民方斌失聯的前幾天,他在一段視頻中慷慨激昂地呼籲人們踐行言論自由,而這股力量是無窮的。

他表示,「所有清醒的中國人都是我們的力量。從今天開始,大家一定要行動起來,要把真相傳播出去。今天的武中共肺炎,既是天災,更是人禍。」

2月9日,也就是方斌再次失聯的前一天,他發布了一段十幾秒的視頻。視頻中,他念出了自己寫下的八個大字:「全民反抗,還政於民。」據悉,武漢警方次日破門而入,再次把他抓走,至今他仍然下落不明。

另一位失聯的公民記者是在中國被稱作「文藝律師」的陳秋實。由於他去年夏天到香港拍攝並上傳了一些「反送中」運動的視頻,他年底接受採訪時就曾表示,他已被限製出境。

1月24日大年初一,陳秋實以公民記者的身份抵達武漢,隨後走訪了全市各大醫院、殯儀館等場所,並上傳了相關視頻。

一個星期後,陳秋實在一段題為「資源緊缺,疫情緊急」的視頻中表達了自己的不安,直指「我前面是病毒,我後面是中國的法律和行政力量」。但他表示,這不會動搖他的決心。

「只要我活在這個城市,我會繼續做我的報導,我只說我看見的和聽到的。我今天把狠話撂在這兒,我連死都不怕,我怕你共產黨嗎?」

2月7日凌晨,陳秋實的母親在網上發視頻說,陳秋實當晚準備去方艙醫院,之後就失聯了。他的一位好友隨後表示,陳秋實已被當局強制隔離。兩個多月過去了,他仍然下落不明。

認識陳秋實的北京獨立媒體人高瑜表示,這幾位公民記者對外發布消息是為了填補官方的信息空白。

「他們只不過是在關注中國疫情中心武漢成了什麼樣子,當地市民又遭受到了什麼樣的不幸,我覺得這是人之常情。」

此外,中央電視台前主持人李澤華,在武漢疫情最嚴重的時候,他隻身逆流而上,進入武漢,通過海外油管頻道報導他在武漢的所見所聞。

「到了這一步,我覺得我不被帶走、不被隔離也不太可能了。」他說。錄製這段視頻時,中共國保正在門外要他開門。

他表示,「但是我想澄清的是,我無愧於自己,無愧於我的父母,無愧於我的家庭,也無愧於我畢業的中國傳媒大學,無愧於我學的傳媒。我也無愧於這個國家,我沒有做任何對國家不利的事情。我李澤華,今年25歲。」

從中共央視辭職的李澤華今年二月前往武漢,先後走訪了在封城前夕舉行「萬家宴」的百步亭社區、宣稱「天價招聘搬屍工」的當地殯儀館等地,並把視頻發到了他的油管頻道上。2月26日,他驅車前往武漢病毒研究所,卻被不明車輛追堵,當晚就在家中被帶走。

就在上週,失蹤了近兩個月的李澤華終於現身。他在網上發視頻說,他事發當天被帶到了一家當地派出所。在被審訊了一天後,警方告知他「不予處罰」,卻以他曾到過高危疫區為由,對其進行了近一個月的強制隔離,期間有專人看守。三月底隔離結束後,他回到了家人身邊。

報導稱,比起那些在外面用視頻記錄武漢疫情的公民記者,還有一群動筆桿子的中國人冒的是另一種風險,但他們同樣難逃被噤聲的命運。這些人中最具代表性的可能就是武漢作家方方了。

她在封城後不久就開始寫日記,隨後兩個月裡幾乎從未間斷。在字裡行間,方方談到了親友的近況、口罩的緊俏、患者的逝去和人間的大愛。儘管眾多網友讚賞方方的膽量和毅力,也有一些人表示她是在散布負面情緒,無益於抗疫。

四月初,武漢宣布「解封」,方方日記的英文版和德文版也在網上開始預售。新書消息一出,更是激起了中共五毛和小粉紅的口誅筆伐。方方當時則在微博上說,網上對她的人身攻擊像極了文革,她說什麼都會被叫罵。

武漢市民劉東東週四在接受採訪時表示,由於網路封鎖,他直到當天才從自由亞洲電台記者口中了解到上述三位公民記者的存在,可見中國消息渠道的匱乏。

即便如此,劉東東說,在封城的那段日子裡,他在微博上讀完了方方日記。在他看來,方方這樣的人實在難得。

比起方方這位還算是體制內的人物,另一些筆者的遭遇似乎更為嚴酷。

中國「新公民運動「發起人許志永一月底在網上發表《勸退書》,奉勸中國領導人習近平退位。許志永在文中痛斥習近平「親自指揮、親自部署」的防疫工作「一片狼藉」。他還說,疫情初期,當局選擇封殺消息、隱瞞疫情,非典的「前車之鑒」近在眼前,而習近平卻視而不見。二月中旬,許志永在一位廣州律師家中被警方帶走,至今下落不明。

今年三月,人稱「任大炮」的北京房地產大佬任志強疑似在網上發文說,習近平是「剝光了衣服也要堅持當皇帝的小丑」,還痛批中共極權體制對防疫工作造成的威脅。儘管任志強尚未證實此文為他所寫,但外界普遍認為,這的確是他的文筆。4月7日,北京當局發公告說,任志強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正接受組織調查。

前中國公民記者周曙光認為,與近期被失蹤的幾名公民記者相比,許志永和任志強對當局的批判更直截了當,他們的下場可能也會更慘。

「許志永和任志強對中共持有非常激烈的批評。我相信他們作為異見人士,一定會被打壓。其嚴重程度可能會超過方斌和陳秋實,而且顯然已經超過了李澤華。」

另外,幾個月前,武漢眼科醫生李文亮之死也讓無數人意識到了國內言論自由的貧瘠。去年年底,這位34歲的醫生在微信同學群裡發布了一條武漢出現中共病毒患者的消息。很快,他就被警方訓誡。此後,他感染中共肺炎而住院。在被確診後不久的2月7日,李文亮在他的工作單位去世。

當晚,不但眾多官方機構、民間意見領袖和廣大網民發了悼文,微博上甚至還出現了「我們要言論自由」的話題標籤。

(記者劉明煥報導/責任編輯:文慧)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