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瘟疫與中共】摩根大通為何被中共病毒擊中?(下)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4月24日訊】今年以來,中共病毒武漢肺炎)因為中共的隱瞞而迅速向全球蔓延,演變為令世界驚恐的瘟疫。大紀元特稿指出,瘟疫雖無情,但並非無跡可循,尤其是中共病毒在中國之外的擴散趨勢,鮮明地點出了病毒的風向和目標:它是衝著共產黨而來的。

中共病毒」向世界蔓延之勢,清晰地勾勒出它循著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城市、組織和個人一路蔓延。然而,就在全球對抗中共病毒疫情的緊張時刻,摩根大通幾乎是悄無聲息地做了一個大動作,將中共國債正式納入摩根大通債券指數,預計每月可為中共帶來30億美元外資。

助中共國債吸金

除了股票市場,中共在海外融資的另一個主要市場就是債券。

2020年2月28日,摩根大通將中共政府債券,納入摩根大通旗艦全球新興市場政府債券指數系列。按計劃,納入工作將在10個月內分步完成。

摩根大通在2019年9月就宣布了這一消息,這次是按原計劃執行。

據悉,納入後,「追蹤」這一指數的國際投資者就自動按比例來配置中國債券。高盛計算,此次納入,將有望每月吸引30億美元的外國資金進入中國債券市場。

業內人士表示,中共政府債券被完全納入摩根大通指數後,可達到該指數10%的權重上限。

陸媒報導,彭博計算,當中國債券納入權重達到10%時,潛在外資流入中國的規模將超過200億美元。

近日,摩根大通的一位女發言人在接受路透社的採訪中表示,因應這次中共病毒疫情對全球市場的影響,至3月底,將把中共當局債券的權比重維持在1%,後面將對納入計劃做出進一步的評估。「因3月份的市場混亂而對納入計劃進行了調整……中國仍在納入摩根旗艦指數的軌道上。」

在此之前,摩根大通已將中國債券納入其新興市場政府指數(GBI-EM Broad和GBI-EM Broad Diversified)。

將中共當局國債納入國際主流債券指數,助長了境外資本流入中國。今年2月,外資對中國債券的所有權達歷史新高。

與此同時,摩根大通在中國的新業務也在緊鑼密鼓的進行之中。

2020年3月20日,摩根大通等五家全球金融機構在中國上海舉行了在線開業儀式。圖為摩根大通紐約總部。(JOHANNES EISELE/AFP via Getty Images)

摩根大通的中國業務

2020年3月20日,摩根大通等五家全球金融機構在中國上海舉行了在線開業儀式。

此前,2019年12月18日,摩根大通宣布,已獲得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頒發的《經營證券期貨業務許可證》。這意味著由摩根大通控股的摩根大通證券(中國)有限公司(摩根大通證券)可以正式對外開展業務。

美國之音報導,在在線開業儀式上,摩根大通亞太區主席及首席執行官郭利博(Filippo Gori)通過視頻連線表示,對於公司的許多客戶來說,中國代表著最大的機會之一,也是摩根大通在亞太地區和全球增長計畫的關鍵組成部分。

上海是中國的金融中心之一。中共上海當局表示,摩根大通、黑岩等世界頂級金融機構都正在增加對上海的投資。

事實上,摩根大通在中國投資以及和中共之間的金融業務往來,早已有之。

47年前已和中共握手

1973年,摩根大通銀行主席大衛‧洛克菲勒帶領第一個美國商業代表團訪問中國,獲得時任中共總理周恩來的接見。大通銀行當年成為中國銀行首家美國代理銀行。

自1987年起,摩根大通開始在中國投資及開展投資銀行業務,主承銷過許多國企發行項目。

1997年,摩根大通擔任中共5億美元的政府債券發行交易的聯席賬簿管理人。

1999年11月,摩根大通擔任聯席全球協調人,發行香港盈富基金。

2001年,摩根大通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威廉.哈里森與時任中共國家主席江澤民見面。

2007年,摩根大通銀行在京註冊成為本地法人銀行,即摩根大通銀行(中國)有限公司;摩根大通獲得中國證監會批准建立期貨合資公司-摩根大通期貨有限公司。

2008年,摩根大通成為中共國債承銷團成員。

2011年,摩根大通在北京簽署了建立中外合資擔保公司的投資協議。

2015年,摩根大通集團與中國郵政儲蓄銀行建立戰略合作夥伴關係。

位於紐約曼哈頓的摩根大通總部。(JOHANNES EISELE/AFP via Getty Images)

2017年,摩根大通獲得中國銀行間債券市場結算代理業務資格,還獲得中國銀行間債券市場非金融企業債務融資工具承銷資格。

2018年,摩根大通銀行(J.P.Morgan Chase Bank,N.A.)獲得中國人民銀行授權,擔任美國人民幣業務清算行。

同年,摩根大通向中國境內及境外客戶提供人民幣計價原油期貨合約交易及清算服務;

同年,摩根大通向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遞交申請,尋求建立一家持股比例為51%的全新證券公司;

同年,摩根大通正式成為「債券通」做市商,作為報價機構之一服務中國大陸與香港債券市場互聯互通機制下的「北向通」業務。

而外界也注意到,在某年的10月份一個月之內,摩根大通在中國做成多筆大單業務。以下數據來自中國大陸百度:

在中共當局海外發行的合計15億美元的國債中,摩根大通是全球聯席賬簿管理人之一;

中國電信在以近800億人民幣從母公司收購六省市網路資產的項目中,摩根大通是獨立財務顧問;

中海油簽署了收購澳大利亞的Gorgon項目,估計金額3億美元。摩根大通是財務顧問之一;

中信國際金融發行的1.8億美元可轉債項目,摩根大通是獨立賬簿管理人及全球聯席協調人;

中旅國際投資發行的1.5億美元可轉債項目,摩根大通是獨立賬簿管理人及獨立全球協調人;

在摩托羅拉對中興通信晶元廠的收購中,摩根大通擔任摩托羅拉的財務顧問。

依托在華開展的諸多金融服務以及投資項目,摩根大通可獲利多少?

從下面的併購一案,我們或可略窺一斑。

2015年,戴爾公司宣布以657億美元,並購數據存儲巨頭EMC,成為科技界的一樁最大並購案,為此戴爾公司融資了500億美元的資金。

據諮詢公司Freeman&Co.預計,作為EMC及戴爾公司兩家公司的主要投資顧問,摩根士丹利及摩根大通能夠獲得至多2.1億美元的諮詢顧問費。摩根士丹利獲得的收入將在9,000萬美元至1.25億美元之間,而摩根大通則在7,500萬美元至9,500萬美元之間。

華爾街與中共共舞。 (JOHANNES EISELE/AFP via Getty Images)

華爾街養大中共巨獸

2019年6月,白宮前首席戰略師班農在參加美國「應對中共當前危險委員會」(Committee on the Present Danger:China,簡稱CPDC)國會山研討會時發言譴責,華爾街等西方精英在明知中共侵犯人權等情況下,與中共共舞;他說,是華爾街等資本「促成了這個控制著中國的『弗蘭肯斯坦的怪物』——中共」。

正是由於中共在瘟疫之初隱瞞和打壓曝光疫情的醫生,導致瘟疫擴散,最終釀成全球性災難,世界各國民眾的生命受到威脅,全球經濟幾乎停擺,摩根大通和華爾街也未能倖免。

旅美政經評論人士秦鵬認為,某種意義上,華爾街為紐約帶來了這場災難,因為它們養大了中共這隻巨獸,而今天這隻巨獸也在反噬它們。

大紀元4月23日刊出的特稿指出,截至4月23日,根據約翰‧霍普金斯大學統計網站的數據,美國確診病例逾84萬,病亡逾4萬人。而紐約州確診人數占全國的三分之一,病亡數占據近半。

紐約作為世界第一都市,是全球經濟、金融、商業和媒體的中心,同時對全球政治、教育、娛樂具有極大的影響力,還是聯合國總部所在地。鑒於其特殊地位和影響力,紐約為中共站台或輸送利益,會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

而代表美國金融資本的紐約華爾街,多年來向中共「輸血」,成為替中共政權續命的幕後金主。

(記者羅婷婷報導/責任編輯:戴明)

相關鏈接:【瘟疫與中共】摩根大通為何被中共病毒擊中 ?(上)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