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加武漢人: 已知30人染疫 中共清零是造假

【新唐人北京時間2020年03月27日訊】旅居加拿大的吳先生再次向大紀元報料,從他獲得的文件和通知可以證實,中共所謂中國新增中共肺炎(武漢肺炎)為零,純屬謊言。

吳先生向記者出示他獲得的5份公開文件/通知,顯示最近幾天內,僅武漢2個小區的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新增確診感染超過30人,他說,顯然中共官方清零的消息是造假

吳先生說,「這只是2個小區的文件,武漢整個郊區大概有1萬個這樣的小區,那麼你想想會有多少人。所以保守估計,武漢現在確診一天不會少於1千。這種情況的可怕在於,包括我家鄉的親人,他們都信了(中共的宣傳),他們都說政府都說清零了,政府說『過幾天要解封了』。」

吳先生分析,中共報導疫情受到控制,是為了復工打宣傳戰。

他說,「從共產黨這個角度來說它已經支持不住,因為它經濟上已經無法維持運轉,從1月20號到現在,已經近70天,共產黨的經濟沒有運轉,它應該是瀕臨崩潰,所以這個時候它強制復工,甚至為了復工去製造假新聞。這很可怕,可能會為下一步的爆發埋下一個時間點。」

「在我親戚住的一個小鎮,總共一個鎮上就1萬1千人到1萬2千人,最初只有1個人感染,封鎖以後,最後是37~38人確診。這是封城的狀態下。那麼在流動狀態下,剛剛從意大利回來的鄭州小青年,他正常上班,正常流動,他感染了116個人,隔離1,000人。而現在我看到在深圳、在廣州,很多人就像這個事情忘記了一樣的,該吃吃、該喝喝,甚至聚餐、活動,我覺得這裡面有巨大危機。」

                              (吳先生提供文件)
                               (吳先生提供文件)
                                       (吳先生提供文件)
                                        (吳先生提供文件)
                                                   (吳先生提供對話截圖)

發布疫情消息 「你就不能在群裡買食物」

吳先生透露,他在武漢的親友,一週前開始,已經可以出門到小區內的超市買菜,但不能出小區。這之前是靠社區團購高價菜,大約是平常價格的四倍,品種只有蘿蔔白菜,而且都不新鮮。現在可買的品種也很有限,價格比平常價格貴一倍。「帶著肥肉的豬肉,就是我們說的五花肉,1斤還是得35塊錢吧。」

他說,武漢居民目前仍然存在物資短缺問題。「共產黨處理短缺問題,他不是從外面調東西過來賣。他處理這個問題是不讓你去買。比如說在武漢市,在前段時間是規定個人不能去超市買東西,必須由你的街道辦事處去買。得有人往你家送。」

「生活方面出現問題,那很多的,在農村、在山區,都有這問題,生活用品都沒有。比如婦女用的衛生棉,有一段時間都無法供應。調料啊,還有一些在山區的人,他們都沒有大米。」

他了解到,不少人在微信群發一些官方不喜歡的信息或評論,整個群所有人都被封號。「包括你在微信裡面說,我們小區今天又死了一個,或者說我們小區又出了多少個案例,都可以給你封號。因為它的法律規定,任何人不得私自發布疫情消息。封了號,意味著你沒有健康碼,你不能出門,不能移動,你就不能在小區的群,或者街道群裡面下訂單,買食物。」

他說,孫春蘭去武漢視察,小區民眾在樓上喊話「假的,假的,全部都是假的」,是因為「她去之前安排了一些演員在那裡,推送肉的車,送菜的車,擺出一副物資很充沛的樣子。」他在武漢的很多朋友告訴他,很久沒吃到肉了。

方艙「出院」 實為轉院

習近平視察武漢之前,多家方艙醫院都封艙,吳先生從朋友那裡了解到,「在最後幾天,武漢醫院接收了很多從方艙醫院轉來的病人。」

吳先生的朋友在微信上透露,方艙醫院裡的病人還要喝中藥,「而這個中藥沒有任何來源,也沒有經過任何檢測,臨時拿出來,我相信這個裡面很多共產黨官員大發財呀。」

吳先生透露,他的一個親戚因患武漢肺炎被隔離在一個酒店,住了23天出來了,「兩次核酸轉陰就出來了。但她的肺部CT顯示還在持續感染。」

吳先生說,一些武漢市民聽說習近平來視察,一開始以為疫情已經控制住。但後來發現,警察進駐民居把守,群眾演員喊話,「他並沒有去火神山市醫院,他去的是火神山醫院旁邊5公里的一個療養中心。種種做假,更加證明武漢的疫情,遠遠沒有得到控制。」

民主國家封城VS中共封城

加拿大自1月25日確診首例武漢肺炎後,不到兩個月病例已升至800例,吳先生採取儘量少外出的方式保護自己,他表示,對加拿大政府和物資供應有信心,沒有去搶購屯糧,即使政府會採取封城的措施,他也並不擔心。

「西方國家封城,基於人民自覺性,而不是說你出門我就要抓你,這是第一。第二,你不出門期間,你家老人得到了照顧。有社工、有福利機構、有政府機構,來照顧你,給你發放食物,沒有食物問題。然而中國封城是他們(中共)什麼都不管。他們能明目張膽地把標語掛在牆上說:『出門打斷腿,還嘴打掉牙』。然後有武裝軍人,持著步槍在街上巡邏。就是在一個鎮上,你都能看到武裝的軍人。這是什麼封城?這就是奴役呀!」吳先生說。

「在中國,各種農作物的生產都給你停止。整個中國中部和東南部,有幾百萬人從事種菜、養雞、養魚的職業。但是這些人,在過去兩個月不讓出去,不讓照顧。所有的菜都爛在地裡,魚都死掉,雞都殺掉,連蛋都沒有。這是很可怕的。」「這是不計後果。」

在加拿大,吳先生表示,自己沒有大量囤貨,也沒有買很多衛生紙。「按照政府指引囤一個星期的。我相信政府,加拿大政府不撒謊。我按照政府的指令辦事。」「現在更多的是想,怎麼樣跟大家共渡難關,把這個事情挺過去。」

吳先生表示,要為老人考慮,他們行動很慢,等他們去的時候都搶光了,「所以我們都沒買,還在擔心這個事情。」

「如果供應不上,我相信一個良好的政府,他會想出其它的替代措施。他不會把我們關起來。像共產黨一樣把我們關起來餓死吧!」

「從這一點也看出來,中共的政府和西方的民主政府的區別啊。」

「他(中共)是一個占領軍,他沒有跟你在一個平等的位置。他就像納粹占領歐洲一樣。他代表他那個階層的利益。他(中共)通過武裝、通過槍、通過基層的黨徒,來控制你、奴役你。他(中共)跟你從來不是對等的。他(中共)是占領軍,我們把他(中共)當中國人,就是對自己的一種侮辱。他們(中共)屬於外來勢力。」

吳先生認為,「民選政府,他是為人民謀福利。他是為了解決人民福祉,解決社會穩定,保持經濟的可持續性發展,靠教育的投入來解決這個問題。那麼占領軍是幹嘛的?他是來壓榨人民,竊取你的資源。然後讓你們永遠永遠地被他奴役、世世代代被他奴役。大家的出發點完全不同。」

「經濟與中共更密切,你就容易被感染」

吳先生說,「從反方向來看,比如說,有兩個地方是被中共制裁的。在大中華有兩個地方是被中共制裁:一個是香港,一個是台灣。香港由於反送中行動被中共制裁,不准旅行團去,有些地方把港澳通行證也註銷了。(中共對)台灣,從去年年底開始把自由行取消,不讓大陸遊客去台灣。那麼這兩個地方到現在來看,挺奇怪的,他們離中國大陸最近。香港是100多例,台灣也是100多例。」

吳先生表示,台灣人是用選票說話,「韓國瑜的口號是要與大陸合作,大陸遊客救台灣。要他當選,台灣現在就完蛋了。」

「我們會發現,在經濟上對中共依賴,你的經濟與中共更密切,你就容易被感染,並快速傳播。」

「實際上也證明了一點」,吳先生說,「在歐洲,包括伊朗和歐洲一些國家,他們都有很可怕的經濟問題。他們國家的經濟早就出問題了。意大利的債務非常可怕,而且老年人口(比例)世界第二。伊朗就更不用說了,全世界現在只有一個國家冒著被美國制裁風險,購買伊朗的石油和附屬品,那就是中國。伊朗和意大利這兩個特別明顯的國家,都是經濟上瀕臨崩潰,對中國的依賴很強。」

「意大利居然在去年邀請中共警察到意大利去執勤。這種侵犯主權,貽笑大方的事情居然發生。一個國家我自己警察管不了這些中國人,你們來我們這上班,你們來管理你們中國人,你說這有多可怕。這是去年的事情。」

「那麼伊朗,你也會發現還有一個細節,就是伊朗和意大利的感染是完全不同的。伊朗的感染是從議會開始和軍隊開始。意大利的感染,是從商業區感染開始,說明共產黨與這兩個國家的關係不同。」

「很明顯,大家要為過去支持共產黨的行為買單。」吳先生說。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唐昀)有刪節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