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杰:新華社記者廖君和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的真實關係

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從武漢到蔓延全國,再擴散到全世界,可以說全球都籠罩在疫情的陰霾之中。3月13日,美國總統川普宣布,鑒於新型冠狀病毒(中共病毒)疫情,美國進入國家緊急狀態。目前,美國有超過1700例確診病例,40例死亡。國家緊急狀態之下,聯邦政府可動用500億美元資金抗疫。特朗普(川普)宣布了多項舉措,包括暫時豁免實驗室、醫保公司等需要遵守的部分法規審核;下令醫院動用緊急方案;以及暫免學生貸款等。

隨著世界對新冠疫情緊張情緒的加深,中國政府也開動了它的宣傳機器,製造美國陰謀論。從鍾南山發表「新冠病毒中共病毒)不一定來自中國」言論開始,美國陰謀論就持續升溫。3月12日,中國外交部新任發言人趙立堅在推特上發文稱,「零號病人是什麼時候在美國出現的?有多少人被感染?醫院的名字是什麼?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了武漢。美國要透明!要公開數據!美國欠我們一個解釋!」趙立堅還在推特上傳了一段現場視頻以輔證其觀點,視頻中美國眾議員魯達在聽證會上質問疾控中心主任雷德菲爾德。

美國國務院3月13日召見中國駐美國大使崔天凱,就趙立堅有關美國軍人將肺炎病毒帶到武漢的說法表示抗議。本週五,聯邦參議員霍利在推特上說,「我很高興地報告,這位中國外交部小丑把我屏蔽了,因為我敢於挑戰他有關美國要為新冠病毒(中共病毒)負責的明目張胆的謊言,」「事實是,中國共產黨在這個病毒上對本國公民和世界說了謊,他們要負責。」聯邦參議員斯科特也針對趙立堅的推文做出回應,稱中國試圖掩蓋真相。「這簡直是發瘋了。共產中國會說或做任何事情來逃避他們導致中國新冠病毒(中共病毒)傳播的責任,」斯科特在推特上說,「他們在這件事上撒了謊,把它掩蓋起來,將敲響警鐘的醫生噤聲,他們讓自己的人民死去。可恥。」

就在趙立堅的甩鍋言論被怒懟的同時,新華社湖北分社記者廖君也迎來了她精緻人生的至暗時刻。3月8日,在國務院新聞辦公室在武漢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廖君作為6名疫情防控一線的巾幗奮鬥者代表接受採訪。廖君稱,從去年12月30日以來,她一直戰鬥在抗疫報道一線。這一段時間,同事們都喜歡管她叫「鐵人」。「抗擊疫情是沒有硝煙的戰場,我只是其中一名普通的新聞工作者。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中,我們一直堅持著,我們要用手中的筆和鏡頭為武器,向世界大聲講述戰役的中國故事、中國精神和中國力量,這是我們的初心,也是我們的使命。」她說,在疫情期間,自己寫了200篇報道,90篇內參,平均一天寫5篇文章。

但廖君的勤奮並沒有贏得中國人的讚美,相反他們很憤怒。為什麼呢?廖君有三篇重磅報道被人們記住了,它們是:2019年12月31日,《實地探訪華南海鮮市場店鋪多數正常營業》;2020年1月1日,《8人因網上散布「武漢病毒性肺炎」(中共病毒肺炎)不實信息被依法處理》;1月3日《病毒未發現明顯人傳人證據》。這三篇報道,後來被證實都是不實消息,嚴重誤導了公眾,使得社會對新冠肺炎(中共肺炎)疏於防範。至今已有三千多個鮮活生命逝去,數萬個家庭經歷了生死離別。下面,就趙立堅和廖君事件,我談談自己的看法:

我先說說廖君。有朋友會說,廖君只是個普通的新華社記者,作出未發現明顯人傳人證據判斷和處置8名「傳謠者」的是其他機構,廖君只是把它們的決定報道了出來。或者說,報道它們也是上級的命令,是整個輿論宣傳系統中的一環,廖君不參與,也會由其他記者報道,廖君只是普通的職務行為,不能苛責她。但眾多網友不認同這個說法。有網友指出,這位自稱是新聞記者的廖君,你可以緘默不語,但你怎麼還能厚著臉皮讚美自己?看看你報道過的所謂新聞,你不會臉紅嗎?你報道的新聞,簡直就是和病毒一家親,為病毒開出了一條明亮大道,你是病毒的記者,還是病毒的瞭望者?另一位網友說,我認識很多在體制內宣傳機構工作的媒體人,但他們有的人還堅持著自己的良知和新聞理想,在儘可能除宣傳任務之外為公眾發聲,正是有這些鬆動的螺絲釘的存在,我們才能看到一些報道的問世和黑幕的揭露。而在廖君身上,我看到的更多的是她對自己工作的自豪,她是顆大的螺絲釘,而且在為成為更大的螺絲釘而努力。

有文章深刻指出,廖君的行為屬於「平庸的惡」。納粹大屠殺,首當其責的應該是那些下令屠殺猶太人的戰犯,但是,那些對猶太人扣下扳機,將猶太人送進毒氣室的普通士兵就沒有責任了嗎?他們就沒有罪了嗎?他們可以說,我們也是職務行為,軍人以服從命令為天職,上級要我對平民扣下扳機,我不得不執行。沒有那些構思種族屠殺的納粹高層,600萬猶太人被屠殺的悲劇不會發生,而同樣,沒有數十萬執行種族屠殺的黨衛軍士兵的配合,猶太人亦不會遭此浩劫。下達命令的領導和執行命令的士兵,構成了整個龐大的屠殺體系,每一個士兵,都是屠殺體系的螺絲釘。宣稱疫情可防可控的專家覺得自己沒有錯,因為是上面要求,處罰李文亮及其他8人的人覺得自己沒有錯,也是上面要求,廖君覺得自己沒有錯,寫這些報道也是要求。人人都覺得自己沒有作惡,但人人都是平庸的惡。這個龐大輿論宣傳的體系的每一個人都是廖君,都是構成體系運轉的螺絲釘。

「平庸之惡」的概念,是由美國猶太裔著名政治思想家漢娜·阿倫特提出來的。1961年4月11日,以色列政府對納粹德國黨衛軍中校,把600萬猶太人送進集中營的指揮官艾希曼,以反人道罪等十五項罪名起訴。審判在耶路撒冷進行。艾希曼面對控訴稱,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奉命行事」。他認為,作為一名軍人,絕對的服從是他的天職,他並沒有主動作惡的念頭。1962年5月31日,艾希曼被判處了絞刑。當時,阿倫特以《紐約客》特約撰稿人的身分,現場報道了這場審判,並於1963年出版了《艾希曼在耶路撒冷——關於艾希曼審判的報告》,文中她提出了著名的「平庸之惡」概念。

阿倫特指出:歷史上的大惡很普遍,而納粹的大屠殺是特殊的現象,它不是由狂熱者或反社會者所執行,而是由那些認為自己的行為是正常的普通人所為。她通過分析艾希曼在屠殺猶太人過程中的行為,得出一個重要結論:當極權主義運動降臨的時候,所有的人實際上都在有意無意地推波助瀾。艾希曼曾在大屠殺中簽發了數萬份處死猶太人的命令,正是這些命令,使上百萬無辜的猶太人慘死在集中營、毒氣室、焚屍爐裡。阿倫特說,艾希曼不是那種獻身於邪惡的罪犯,而是一個缺乏思考,不具有判別正邪能力的人,「艾希曼既不陰險奸詐,也不凶橫,……恐怕除了對自己的晉升非常熱心外,沒有其他任何動機。這種熱心的程度本身也絕不是犯罪,……卻是他成為那個時代最大犯罪者之一的因素。這就是平庸……這種脫離現實與無思想,即可發揮潛伏在人類中所有的惡的本能,表現出其巨大的能量。」

如果說廖君是平庸之惡,那麼趙立堅有什麼之惡呢?趙立堅與廖君之間的關係是什麼呢?我認為,趙立堅不同於廖君,他遠超過了平庸之惡,他是為了自己的利益有意為之,主動在極權體制中作惡。正是趙立堅堅定反西方的姿態,得到了中共高層的賞識,讓他頭凶惡的狼出來咬人。趙立堅是社交媒體上最活躍的中國外交官之一,曾任中國駐巴基斯坦大使館臨時代辦,有網紅之稱。他利用西方的言論自由攻擊西方普世價值和民主制度。或許這正符合王滬寧的「美國反對美國」的思路。2019年7月13日,趙立堅就曾在推特上為中共迫害維吾爾人辯護。他說:「當新疆的穆斯林都過著和平又繁華生活的同時,這些國家怎麼能自稱是居住在新疆的穆斯林的聲援者?它們是一群不知廉恥的偽君子。」前美國國家安全顧問蘇珊·賴斯怒斥道,趙立堅是一個「可恥的種族主義者」並且「驚人的無知」。

廖君的平庸之惡應該譴責。中國政法大學叢日雲教授說:面對滾滾而來的濁流,如果你不能勇敢地表達,你可以選擇含蓄地表達;如果你也不敢含蓄地表達,你可以選擇沉默。即使你不去抗爭,也不要助紂為虐。但通過廖君被民眾怒懟事件,可以看出越來越多的中國人正在覺醒和反抗。趙立堅,這頭中共豢養的惡狼,刻意將肺炎疫情栽贓美國,不惜充當馬前卒,欺騙、愚弄老百姓。趙立堅的行為絕非是他個人的衝動,而是中國「大國戰役」的一步重要棋局。但疫情改變了中國,越來越多中國人已經識破了中共的騙局。奉勸趙立堅之流好自為之,不要做中共的殉葬品,一句古訓值得記取:天作孽,猶可恕,人作惡,不可活。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北京之春/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