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聿:拿流感比武漢肺炎 如同蘋果比柿子

2月3日,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公開表示,「美國2019~2020年流感季已經導致1,900萬人感染,至少1萬人死亡。」暗示美國流感遠比中國武漢肺炎可怕與危險。華春瑩的發言,經別有用心的意大利裔美國人馬意駿(Mario Cavolo)在社交媒體上刻意發揮後,再由新華社和《人民日報》微信公號於國內廣泛轉發傳播。

在中共的這種「出口轉內銷」的輿情控制手法操作下,本是因中共拖延掩蓋疫情而導致的這場危及全球的公共衛生安全事件,就輕易地變成了美國借新冠病毒對社會主義中國的惡毒攻擊。

在信息絕對封鎖,真相全面缺席的中國大陸,這樣的說辭可能會迷惑一些缺乏獨立思考的民眾,但是在西方社會,中共的這番說辭如同掩耳盜鈴一樣可笑。

2月11日,美國國立衛生研究院過敏症及傳染病研究所主任弗契對美國之音記者表示,把流感與新型冠狀病毒相比,如同將橘子比作蘋果,是誤導。因為這是將「已知」領域對比「未知」領域。

美國流感和武漢肺炎的區別在哪裡呢?讓我們用事實揭露中共的謊言。

一、基本傳染數不同

基本傳染數也就是科學家所說的R0值,也叫基本再生數。是科學家們測算病毒傳播速率、再生複製速率的。根據美國國家衛生院的數據,季節性流感的基本再生數是1.3。

關於武漢新冠病毒的RO,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免疫和呼吸系統疾病中心主任梅森尼爾說,還沒有得到足夠的「同行評議」,真實的數據其實現在還不是太清楚。但很多研究顯示新冠病毒的基本再生數為2到4之間。

哈佛大學流行病學家埃里克·費格丁博士曾表示武漢新冠狀病毒的R0值是3.8!——熱核級別的瘟疫。

《南華早報》早前報導過美國科研人員的最新研究發現,武漢新冠病毒與人類細胞受體ACE2結合的親和性,即感染能力約比SARS病毒高出10到20倍,該病毒更容易人傳人。

二、致死率差距巨大

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CDC)建立的動態模型評估2019~2020年的流感季,美國約2,200萬~3,100萬人感染,1.8萬人死亡。因此,美國此次流感疫情的致死率不到0.1%。

而根據中共公開的官方數據,武漢肺炎的致死率至少超過3%。假定中共官方數據真實,二者死亡率差距30倍往上。

三、感染率、致死率統計口徑不同

上述的美國流感統計動態模型是根據全美13個流感監測點,覆蓋的9%的人口中的感染數、住院數、疫苗接種率、高危病例數以及死亡數等信息進行推演的。這樣能保證大量可能不會前往醫院醫治的流感患者,或是沒有進行流感病毒檢測的患者會被按照模型公式將數字計算在內。

與美國流感的大口徑統計方法相比較,武漢肺炎的感染數嚴重縮水,大量的居家患者因床位不夠或政府瞞報而不在統計數據之內。檢測試劑盒的缺乏也會大大降低政府公布出的確診數字。

在武漢市疫情高峰期,武漢市民將檢測試劑盒戲稱為「武漢肺炎許可證」,拿不到檢測盒的人,一概不允許患上武漢肺炎。

2月14日,湖北新任省委書記應勇上任後,武漢肺炎確診數據突然單日上升1.5萬左右,官方的解釋是將臨床疑似病例納入確診統計造成的。2月14日後,每天的確診數據就幾乎不再是上升曲線了。

將確診門檻放低,似乎是加大防控、治療力度,負責任的表現。其實不然,中共非常善於將黑暗隱藏在冠冕堂皇之下,政治大算盤才是第一位的。外界分析,2月14日後,湖北的確診和疑似確診病例數總和每天沒有明顯增加,這意味著政府只放低了確診門檻,卻沒有降低疑似病例門檻,這是為什麼呢?

這個做法起到了一石四鳥的效果:(一)向外界展示新任黨官上馬後,真抓實幹,將前任書記的確診縮水數字「還原」;(二)為下一步確診病例逐步下降準備數字空間——確切地說是政績空間;(三)突顯黨中央湖北換將的英明決策,替中共收買人心;(四)為在政治內鬥中擊倒對手增加砝碼。

中共的政權、維穩、官員的政績永遠是第一位的,如果疫情數字傳遞不出這樣的信息,怎麼能夠體現出制度優越呢?

武漢肺炎的病死率也是按照上述這套政治邏輯口徑來統計的。

此外,美國CDC與世界衛生組織(WHO)在統計流感時,都是採計「根本死亡原因」。也就是說,如果一個人因為得了流感,最後引發心臟病而死,那麼他的死因會被統計為「死於流感」。

而中共往往統計「直接死亡原因」,所以上述案例如果發生在中國,會被歸為「死於心臟病」。

四、中國人流感死亡人數更多

在美國,每年的10月1日到下一年的2月15日被稱為流感季節。在美國CDC網站上,2019~2020年這個季度的美國流感各種數據,和上個季度(2018~2019年)沒有顯著差異。目前美國CDC根據美國流感系統統計的死亡人數是1.8萬人。

而中共的流感死亡數據卻非常不透明。2019年一項由復旦大學公共衛生學院以及中國CDC、病毒防治研究所等權威單位聯合完成的研究結果表明,在2010~2015年,中國平均每年死於流感的人數超過8.8萬人。

中國CDC發布的「中疾控傳防發【2019】103號」文附件《中國流感疫苗預防接種技術指南(2019~2020)》中指出:「流感在全球每年可導致29萬至65萬呼吸道疾病相關死亡。」

該指南同時表示「2010~2011至2014~2015季節,全國每年有8.8萬例流感相關呼吸系統疾病超額死亡。」所謂「超額死亡」指的是一種美國模型病死率的統計方法,即在疫情之後,用全國總死亡人數減去往年無疫情發生時同期總死亡人數。

我們姑且認為中共在流感病死人數的統計模型確實採用了美國的計算方法,那麼,美國年平均流感死亡人數不到2萬,而中國是8.8萬。

網絡上流傳著一份中國上海紅楓婦幼保健醫院透露出的一份中國CDC官方內部文件,該文件顯示,1919~2020年,中國死於流感的人數高達20萬人。如果這份網絡流傳的文件是真實的,那就說明中國年流感死亡人數是美國的十倍。

五、武漢肺炎更可怕

1、武漢肺炎潛伏期更長、感染更迅猛

武漢肺炎有較長的潛伏期,通常為1~14天,有時超過14天,甚至達24天,且在無症狀期間就能傳染人。

據美國CDC,流感病毒通常在出現症狀的前1天,開始有傳染力。在發病後3~4天傳染力最強。

據醫學權威雜誌《柳葉刀》上的數據統計,流感死亡人數中有八成以上為60歲以上的老人。也就是說,流感大多針對免疫力差的群體,特別是有慢性疾病的人更易致死。

而武漢肺炎則不然,在醫療衛生業內,將武漢新冠病毒稱作完美的「流氓病毒」,因為飛沫傳播、糞口傳播、氣溶膠傳播,接觸、血液都是它的傳播途徑。(脾性很像中共流氓,是不是?)而且會出現無症狀感染者、假陰性,治癒後復發突死等案例。

美國《明州時報》打了個比方:流感就像七級颱風,年年都有、殺傷力小、只有「年久失修」的老房子才會被颳倒;而新型冠狀病毒卻如同15級強颱風,別說老房子了,新蓋的房子怕是也「鎮不住」。

換句話說,武漢肺炎似乎接近於「無差別襲擊」。

2.流感有疫苗防護、有治療方法

目前,武漢肺炎尚無確定有效的疫苗和治療方法。世衛組織2月11日表示,COVID-19疫苗有望在18個月內準備就緒。

在COVID-19的臨床治療中,靜脈注射抗生素、氧氣治療、奧司他韋與機械通氣是目前使用較為頻繁的幾種療法。此外,有較多的重症患者接受了全身性糖皮質類固醇治療。

瑞德西韋的臨床試驗表明只適用於武漢肺炎輕症患者。談到瑞德西韋,中國CDC還鬧出了個全球笑話,居然公然「搶劫」性註冊知識產權。

不怪人們嘲笑說,美國人關心中國武漢肺炎患者的生命,而中共只關心武漢肺炎患者的錢包。近日,北京地壇醫院一位武漢肺炎患者的繳費單顯示治療費用竟高達68萬元!

3. 武漢肺炎有太多未知

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目前仍有太多未知,如傳染途徑、病毒變異、超級傳播者、患者遺留症、治癒後復發及致死等。

在中共不透明信息制度下仍隱藏著諸多黑幕。如病毒來源問題,實際感染人數、死亡人數,醫護感染及死亡率等等。

英國著名流行病學家、倫敦帝國學院傳染病流行病學系主任尼爾·弗格森(Neil Ferguson)在2月初表明,根據模型估算,中共目前公布的確診數字僅為真實病例數的10%。

美國聖路易斯華盛頓大學病理學和免疫學副教授何邁(Mai He,音譯)以及俄亥俄州立大學經濟學教授露西婭·鄧恩(Lucia Dunn)於2月中下旬發表研究論文指出,根據非官方來源的可信數據,累計病例數、新增病例數和累計死亡數都高於官方公布的5~10倍。

4.武漢肺炎或改變中國及世界政經格局

美國流感和武漢肺炎遠非同一個級別的問題,美國流感是季節性傳染病,且沒有造成大範圍的經濟和生活影響。

而武漢肺炎是令全球陷入警惕的、可能爆發的「大流行病」,目前已有上百個國家淪陷。

武漢肺炎對世界經濟也帶來明顯影響。由於中國自加入世貿組織(WTO)後,用貿易補貼、盜竊知識產權、強迫技術轉讓等不正當競爭手段偷走了美國及世界其它西方國家的財富,並扮演了世界工廠的角色,用全球化市場生產鏈捆綁了世界經濟。因此,武漢肺炎在使中國經濟停擺的同時,間接影響了世界的發展。

中共在應對武漢肺炎突發公衛事件上,對內是掩蓋疫情、維穩最重要;對外是輸出病毒卻嫁禍西方。這不僅點燃了國內民怨,也引發了世界各國及西方文明世界對中共邪惡政權的重新思考。

武漢肺炎在全球的燃燒,將會促使人類徹底清醒認識中共的邪惡本質,每個人、每個國家及民族都會在要不要中共的問題上做出自己的明智選擇。#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轉自大紀元/責任編輯:王馨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