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遇瘟神 死劫被免不遭瘟疫(圖)

作者: 德惠

西晉散騎侍郎王佑,是當時的名士,為官也很清廉。據東晉古籍《搜神記》記載,他曾有一次非常離奇的經歷。現在就給大家介紹一下。

有一次,王佑他病的很重,醫生都說沒法治了,他便與母親訣別。訣別後,他聽見有個通報客人姓名的人傳話說:有客人來拜訪,他是某某郡某某鄉的某某人,曾做過別駕(州刺史的佐官)。王佑過去也聽到過他的姓名、事跡。他正猶豫自己病重將死,能否會客之時,那位客人自己就進來了。

客人對他說:「我與您都是讀儒家經典的士人,自然有緣;又與您同鄉,就更為融洽了。今年國家有大事,上天派出了三位將軍,分別到各地徵集人力。我們一批十幾個人,都是趙公明的部下,倉促來到這裡,看見您有高門大屋,所以來投奔您。一見之下便覺的你符合條件,好的無可挑剔,我們與您真是投緣啊!趙公明是民間傳說中的瘟神,而且當時有傳聞說上天派遣趙公明等三位將軍,各帥領數萬鬼兵下人間收人。」所以王佑一聽他的話就知道,這是另外空間的生命顯形到了他的面前。

王佑悟到客人是瘟神趙公明的部下,是另外空間裡的生命,就說:「我不幸病重,死期就在旦夕之間。現在碰上您,我以性命相托,求您救我一命。」

客人回答說:「人生終有一死,這是人逃不脫的必然。而且人死後在那邊的處境,不依靠在世時的貧富貴賤。我現在帶陰兵三千,需要您來管理,如果您答應,我就把相應的檔案簿冊都交給您。像這樣的機會實在難得,您不該推辭。」

王佑說:「可我老母親年壽已高,我又沒有兄弟,一旦我死了,就沒人供養我母親了。」說到這兒便泣不成聲了。

那人悲哀道:「您擔任朝廷高官,家裡竟沒有餘財。剛才我聽見您與您母親訣別,說的話十分哀苦。這樣看來,您是國家的高士,怎麼可以讓您死呢?我一定幫忙。」說著就起身離去,並告訴王佑:「我明天再來。」

第二天,王佑看見那人果然又來了。王佑說:「您曾許諾讓我活下去,這樣的大恩真能實現嗎?」

那人回答說:「大老子已經同意了您的請求,難道還會欺騙您?」「大老子」可能是那人對老子的尊稱,也可能是對負責此事的更高神的稱呼。

王佑還看見隨從那人而來的陰兵有幾百個,都只有大約二尺長,穿著黑色的軍裝,上面有紅油漆畫的標記。王佑要家裡擊鼓祈禱他們,那些陰兵聽見鼓聲,都隨著節奏翩翩起舞,揮動著衣袖,發出颯颯的聲響。王佑想要給他們置辦酒食,那人拒絕了,接著便起身要走,並對王佑說:「你的病在人體中,使人熱的像團火一樣,要用水來消除它。」接著他就拿了一杯水,掀開被褥澆在上面。又對王佑說:「給您留下紅筆十幾支,放在席子下,可以送給人,讓他們當作簪子用。這樣,進出都能避過惡災,做事不用擔心得病。」接著就告辭走了。

當時王佑還能安然睡著,夜裡忽然醒來,便招呼身邊的人,讓他們掀開被頭說:「神用水來澆灌我,我的被子都快濕透了。」邊上的人掀開被一看,果真有水,但這水在上面一條被子的底下,在下面一條被子的上面,並沒有滲到被裡,就像露水在荷葉上一樣。量了一下,共三升七合。於是王佑的病好了三分之二。又過了幾天就痊癒了。凡是那人說過要帶走的人,都死了。按他的說法而給了筆的人,雖都經歷了疾病和戰亂,也都太平無事。

記載中王佑本來命中該亡,死後將被任命為陰兵的管理者之一,可是負責此事的生命看見他真的非常孝順,又很清廉,便向更高的神匯報,免除了他的死劫,為他治好了病。這件事說明人的真實生命不在於肉身,而是元神,人死後元神自有其歸宿。

那客人還說:死後人的生命不與生前的貧富貴賤相關,而王佑正是有孝順、廉潔等品行才能免除死災,說明神重視的是人的德行。善人自有好的歸宿,惡人、無德者其生命去向必不會好。善惡報應,天堂、地獄絕非虛構。

更奇妙的是那個客人給了王佑十幾支紅筆,凡是得到的人都可以不遭瘟疫,遇難保平安。說明這紅筆就是神的信物,是得救的標記。當今正流行瘟疫,很多人都因此憂慮不已。那麼如何保平安呢?文中記載的瘟疫是由瘟神控制的,要想平安最根本上講,是要得到神的保護。

資料來源:《搜神記

(轉自看中國/責任編輯:李靜)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