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曉輝:蘇丹「老朋友」被罷黜 中共又遭打擊

歷史走進2019年以來,世界大事不斷發生。最近,蘇丹政變引發了全球關注。4月11日,蘇丹軍方罷黜了掌權30年的總統巴希爾,並宣布釋放被巴希爾逮捕的政治犯。12日,在抗議民眾的壓力下,發動政變的國防部長奧夫也辭去了僅上任一天的過渡政權領導人職務,由過渡軍事委員會主席布爾漢接管。布爾漢表示,將成立一個民事政府,過渡期最多持續2年。

這個消息對於苦於巴希爾獨裁統治的蘇丹人民無疑是振奮的,而走向民主也是蘇丹人民所熱切期盼的,蘇丹軍方也是在順應這個潮流。這其實也是在向那些仍固執堅守獨裁、專制統治的國家傳遞清晰的信息,那就是擁抱民主乃是世界大勢,沒有一個國家的人民樂意生活在被欺凌、被壓榨中。

不過,巴希爾的被罷黜和蘇丹正在走向民主之路,對於長期在政治、軍事和經濟上支持巴希爾的中共當局來說不能不說是一個沉重打擊。

還記得去年巴希爾在北京參加中非合作論壇時,受到的高規格接待,其不僅大捧中共臭腳,還感謝中共当局對自己的支持,並表態支持「一帶一路」,願意「加強蘇中雙邊務實合作和在國際地區事務中的協調配合」。

還記得2011年6月,中共當局不顧國際社會的譴責,公開邀請彼時被國際法庭通緝的巴希爾對中國進行國事訪問。據報,國際法庭因巴希爾受控大屠殺、種族滅絕、反人類罪等多項戰爭罪名而簽發了通緝令。有人權組織指控巴希爾政權自2003年以來在達爾富爾地區「殺死了30多萬人」。中共也因此被指是「國際戰犯的避難所」。

中共當局為何要支持巴希爾這個獨裁者呢?在中共看來,蘇丹是非洲、阿拉伯世界有重要影響的國家,其早期主要是大量從蘇丹購買原油,而蘇丹在上世紀90年代將國家石油公司一半股權轉讓給中國後,從中國購買了大量武器裝備,並發展了軍工企業,向國際市場推銷其自行生產的輕武器、火箭炮和在中國或者伊朗製造,經由蘇丹組裝、貼牌的坦克、戰車等。

近年來,隨著中共的對外擴張,尤其是在全球推廣「一帶一路」的野心下,中共和蘇丹的合作拓展到了更多的領域,比如航空航天領域。

據大陸媒體報導,2018年9月,巴希爾在北京參加中非合作論壇期間,參加了中蘇兩國經貿合作簽字儀式,其中就包括蘇丹吉阿德工業集團空間中心與中測國際地理信息有限公司及中科院遙感與數字地球所下屬單位中科圖源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有關在蘇丹建立新的衛星地面接收站的項目簽約。該項目包括及不限於地面站、衛星接收及應用等全方面合作。

在隨後的9月24日至26日,首屆區域智慧農業論壇在蘇丹首都喀土穆召開。大陸媒體報導稱,在習近平關於「推動中國北斗導航系統服務阿拉伯國家建設」和「做強北斗導航論壇機制」相關指示下,中國衛星導航系統管理辦公室組織辦公室國際合作中心、辦公室國際交流培訓中心、北京航空航天大學、中國兵器工業集團、長城工業集團、上海司南導航等單位均派代表參加,並培訓相關國家人員。中共開展了與阿拉伯國家在衛星導航領域的國際合作。

按照中共的計劃,北斗全球系統將於2018年年底完成19顆衛星發射組網,優先為包括阿拉伯國家在內的「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地區提供基本服務,北斗系統將進入全球時代。而到2020年,中共還將發射10餘顆北斗導航衛星,全面完成北斗系統全球組網部署,向全球用戶提供更多功能、更高精度、更加可靠的衛星導航服務。2035年還將建成以北斗為核心,更加泛在、更加融合、更加智能的綜合定位導航授時(PNT)體系。

中共的野心不可謂不大,而且有消息指,中共還與蘇丹合作建立了衛星通信基地,主要是針對美國和歐洲。在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日益警惕中共的滲透和惡意的擴張的背景下,中共在非洲和阿拉伯世界的舉動同樣引起了西方的警覺。

資料顯示,衛星通信可以分為靜止衛星通信和移動衛星通信兩大類,靜止衛星主要應用於衛星電視、應急通信、惡劣環境中的應用和證券行業、報刊的報樣傳遞等。移動通信衛星指的是低軌道衛星,可以製作成手持式的終端機,如美國的銥星系統、海事衛星通信系統就是具體應用。

此外,衛星還具有軍事用途,主要是偵查和通訊(導航)。比如在被稱為第一次「空間戰爭」的海灣戰爭中,以美國為首的多國部隊廣泛運用了現已裝備的各種軍事航天系統,在偵察監視、通信指揮、導航定位等諸方面發揮了決定性作用。

在中共意圖發展太空力量、對抗美歐的背景下,中共在蘇丹建立衛星通信基地,醉翁之意不在酒。因此,蘇丹突然發生的這次政變,對北京的打擊並不輕。如果未來蘇丹民主化,必然重新親近美歐,遠離中共,自然中共在蘇丹的投資,極有可能打了水漂,而衛星通信基地建設的目的也基本落空。或許,北京当局要好好想一想了,為何自己用金錢收買的他國政權一再被推翻或下台?這難道不是天意嗎?

——轉自《大紀元》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觀點和陳述。

(責任編輯:劉明湘)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