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魯學者:目前中共整治學界比毛時代更壞

【新唐人2019年04月02日訊】清華大學法律系教授許章潤被停課調查事件發生後,眾多中國學者發文聲援。日前,有美國耶魯大學法律學者表示,中共當局現在整治中國學術界,手法比毛澤東時代更有深遠的負面影響。是有系統、有制度性的。

據法廣4月1日報導,美國耶魯大學法律學者、現任中國法律與歷史國際協會主席張泰蘇指出,清華大學法律系教授許章潤因為寫文章批評中共當局而遭到免去所有的教學科研工作一事,並非只是中共當權者打壓自由派思想學者那般簡單,而是有系統、有制度性的整治中國學術界,手法比毛澤東當年更有深遠的負面影響。

張泰蘇是在接受美國亞洲協會(Asia Society)旗下網上刊物「中參館」(ChinaFile)的訪問對談中,發表上述的看法。

張泰蘇指出,許多外國傳媒可能將注意力放在中國自由派學者最近受到打壓的身上,但其實只是將問題嚴重的低估。大陸幾乎所有社會科學和人文系的學者,不論是自由派還是保守派,整個整治光譜其實都受到最近整治打壓的影響。過去數個月,一些著名的左派學者,例如清華大學法律學院許章潤的同事馮像,都因為政治敏感議題而被禁止發表文章,這些議題包括工人運動,以及社會主義與愛國主義等包涵性廣闊的議題。這股冷風的目標是全面性的。

張泰蘇表示,官僚和行政單位對學界所扮演的角色,總的而言,較2012年時更為活躍和冠冕堂皇,他們不只引導學者疏離厭惡的課題,而且還指引他們靠攏上頭所鍾愛的議題。中低層學者現在所面對的制度性環境--一個不斷面對升級評估考驗以及論文要在頂尖國家刊物刊登的壓力--更渲染了這種引導的效果。

張認為,中國當今的政權對學界的圖謀,比毛澤東時期更要深遠:毛與學界的關係,特別是在他的晚年,基本上是負面的。他對如何利用學術以完善他的統治,根本就毫無興趣,但他對學者普遍的敵意,卻反而幫助學界維護了它的自主和團結,所以到了1978年,中國的學術界很快就元氣復甦。但相對來說,當今政權的手法,則更具制度性,透過行政和合法的活動予以系統性的執行,而不像當年需要透過頭腦發熱的政治運動來落實。

張泰蘇擔心,這樣可能會對中國知識界的精神,留下更深的傷痕。

據報導,近期,清華教授許章潤被停課調查,去年以來,許章潤發表3篇文章,抨擊中共極權。而重慶師大副教授唐雲遭學生告密後撤職,為此,越來越多的知識人挺身而出。

3月31日,網上廣為流傳着北大教授張維迎親自填寫的「新編陝北民歌」,歌名為《這麼長的繩子拴不住你的嘴》,歌詞為:

三月裡刮起數九的風,滿樹的桃花結成冰。天上的星星數不清,清華園出了個許先生。

這麼大的鍋裡放不下幾顆米,這麼大的校園容不下一個你;這麼旺的柴火燒不熱一鍋水,這麼長的繩子拴不住你的嘴!

歌詞最後一段寫到:山擋不住雲來樹擋不住風,黑夜裡你孤坐待天明。長不過五月短不過哪冬,叫一聲:許先生,你多保重!多保重!

清華大學另一名教授勞東燕在題為《許章潤教授被禁言更多知識份子站出來》一文寫到:「沉默代表的不是中立,而是順從。」「覆巢之下,安有完卵?不要指望通過不斷地自我審查,來求得一時的苟且安寧,幻想從此高枕無憂。在這樣一個社會中,在這樣的一種體制下,你我又怎麼知道,下一個受害者就必定不是自己呢?」

楊濟余在《我言說,故我在—教師獨立宣言》中表示:「新『坑儒』運動或新『文革』運動已經開始了,而且來勢洶洶,短期內將一發難收。這是早就意料中的事。收拾了記者、律師,現在來收拾教師,這不是什麼新鮮玩意兒。高級黑不一定是壞事。這個荒誕時代的黑色幽默笑話真多:流浪漢講幾句話就晉升為大師,大師講幾句話就貶嫡為流浪漢」。

(記者劉明煥報導/責任編輯:李若水)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