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9年03月11日訊】【今日點擊】(3409-2)

提要
華為美國政府在中國引發反響 似一場憲政教育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我們在節目中老說人都是獨一無二的對吧,地球上幾十億人,沒有兩個人長得一樣。那他的獨一無二的原因,跟著背後的就是,當初神造人有著祂根本目的的原因,我覺得跟那個東西是有關的。每個人身體裡有一個魂魄,三魂七魄中國人說的,三魂七魄那個東西,三魂七魄如果不一樣的話,這頭這人能給造成一樣的嗎,是不是。輪迴轉世中,魂魄當中要有兩個是一樣的話,那就有其中一個,他沒有任何存在意義,他沒必要存在,大家能明白我說的意思,沒必要存在。

其實不太恰當的例子,你們家誰家裡買個東西,說水壺我買一個,夠了吧,說買十個,你搗水壺的你不是用的,那買了十個你又不搗,在那兒放著,是不是沒意義,不太恰當,類似。任何東西的存在要有意義對吧,要有意義,那就像今天人說我得弄錢,錢什麼意義,用了錢得花,那不,我在家躉起來,躉起來,我看了它就高興。那你是廢物,你是沒用的對吧,錢是有用的,你是沒用的。錢幹嘛使呢?給你看著高興使。那你沒用呢你是它孫子,你是它孫子,你看著它高興,那錢不花就沒用。

房子也一樣,說買十個幹嘛使?我出租,出租是掙錢對不對;我當弄旅館,還是掙錢對不對,那你還是錢的孫子。說沒有,我房子我當地主,我看著舒服,你這塊破肉,你腳趾頭住這邊,手指頭住那邊,你腦袋瓜住那個房子,那是仇人給你大卸八塊給你分了對吧。所以生命一定是因為他的獨一無二性,才促成了現實環境中每個人不一樣,每個人不一樣,當他能托生在這個環境中,他就是有使命有他緣由的。

而個體者有這樣的尊嚴,有他的不一樣,當他們組成一體的時候,那組成一個國家,組成一個團體,組成一個政黨,被訓練成菁英,都有著他們內在的使命,促成了今天外在的這個人的環境中,所謂的東西。但那樣的東西在某種程度上,有著更大的一種使命,來透過他的生命的品質來表現。所以你說習近平要走什麼路,你就看他這人,你就看他這人,看他一生中,他的順利與失敗的過程,他的態度。而態度的本身就取決於他,態度的本身在過程中,有著真正背後的某些因素,是跟他的生命的來處,使命有關。

華為起訴美國政府在中國引發反響 似一場憲政教育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華為狀告美國政府在中國引發了反響,好似憲政教育。是,這挺梗的,我昨天還看了一篇報導英文的,其實英文在相應的報導中,比中文來的乾淨。所以現在包括這些一些中文媒體,裡頭很多是共產黨的人,真的。這個華為告美國政府,這是把中共邪惡的體制,跟現實環境中人類社會中,現存的最人性的社會體制正好碰撞,而普通有些普通老百姓明白。微博上留言的,廣傳的一句話,告美國政府算你本事啊,你告中國政府算你本事,你今天告了習近平才算你本事,我覺得才OK。你告人家美國政府只能說美國偉大,你花錢請的美國最有名的律師,而他代替你掙這份錢,告了他的政府,他沒有妄圖顛覆國家政權罪,傻蛋。

他請了7個律師,4個是美國最頂尖的,其中一個告過美國政府告過7次,邪了門了。你掙錢讓他去賣國,他正經八百賣國,美國川普沒讓 CIA 抓他,川普沒那個權力。那個王毅傻蛋似的,我們不做沉默的羔羊,羔你個大頭鬼啊,還沉默的羔羊呢。那男人都白活了我跟你說,你想吧,你就這個不用想多了,請的美國律師告美國政府,一個敵對的共產黨的國家,美國政府美國社會能接受,傳票都發出去了。今天江天勇對吧,李文足,王全璋的太太,她顛覆國家,她看她老公都看不了;高智晟,這不就是笑話嘛,但它就幹。

華為告美國政府,就像劉鶴說的500萬噸大豆,其實這是崩潰的,但他們沒意識,他覺得自己老橫著,給中國人看明白,中共政權之邪惡。有人歡呼華為強大,不懼怕美國政府,有人驚嘆華為作為一個公司在美國,居然可以狀告美國政府。一個公司在中國狀告中國政府,是不可想像的,華為的舉措顯示了美國的偉大。它是翻譯了華盛頓郵報,8日的一篇文章,它裡面用了,是政治和經濟體制的一些差異,它其實不是,是整個生命、人文社會 ,就是人的社會跟高級動物的社會的,生命本質的衝突。

它借助了華為首席,首席它有法律代表,就是首席律師啦,聲明裡說,美國國會行為像是把立法者,檢察官跟陪審團成員,混為一體,它其實是直接指習近平給中共扮的角色,就是讓中共是,中國體制掌管一切的最終的判決者。而習近平在2018,明確否認了走西方憲政之路,絕不走司法獨立,絕不走三權分立的鼎立的政策。是,所以它裡面就講說,華為的行為等於直接指責,習近平的定性是邪惡的。也就促成了在中國社會,不能像美國社會這樣,華為能夠發出聲明。它叫憲政大拼盤,大拼比,其實根本不是,就是正邪的對比。

而另外的含意呢,就是一個適者生存的,進化論之下的這樣的兇猛野獸,它會借助西方社會,人文社會的一切,為人之尊嚴,人的權力和公平,所設立的一切保護、寬容與接受人性,它把這一切,作為對方的傻瓜、缺心眼、軟弱、軟蛋,可以隨意鑽的空子。這個做法,就類似很多大陸人來到西方社會,現在開始交稅,很多人偷稅、漏稅。很多華人學生來到這地方作弊,一作弊老師一譴責你,你種族歧視,罵老師,剛剛發生的在美國。

所以很多中國人的真正的行為,是共產黨的,跟華為的做法是一樣的。而當他回到中國社會,孩子看病,那醫生說了,10分鐘把錢拿來,拿不來這孩子你推走,那女的說,這叫甚麼社會,那當媽的當然不幹啦。這叫適者生存的社會,你們家生存不了,活該,這不就這麼回事嗎,倒楣了你吶喊,就像那個特斯拉在國內降價,突然降價,前面買特斯拉的不幹了,去抗議去了,多下賤、多丟人啊。

中國媒體不能發表,任何批評他公開推行中共獨裁,鼓吹司法是中共工具的評論,而華為狀告美國政府和國會的司法行為,一位評論人士講,透過中國的社交媒體微博發出這種評論。美國是司法獨立的國家,政府可以成為被告,原告不會遭到報復打擊。多柔弱啊,這話說得多柔弱啊,做評論,甚麼叫報復打擊,這個東西,這麼評論的人,都是利益上的,我不被打擊就是利益上的,你根本觸及不到中共的邪惡的本質。司法獨立是尊重人,報復打擊的說法是利益受損,所以就是我說的臭肉一塊,挺不容易的。面對這種事情,他都反應不了,沒有能力反應。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