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點擊】人大前領導層緊張 習近平憂出現不穩

【新唐人2019年03月05日訊】【今日點擊】(3405-2)

提要

人大前領導層緊張 習近平憂出現不穩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好久沒說封神演義了,有朋友提到說封神演義,在第三章的時候,封神演義第三章,蘇護抗拒紂王的伐兵,那後來崇黑虎呢,崇黑虎是北侯王的弟弟吧,崇黑虎後來是被封為山神的,就是五個山神當中的一個。崇黑虎實際他出現的角色,就是你可以叫他大義滅親,他對他哥哥的殘暴,對他哥哥生命的品質是不接受的。其實在西遊記裡面你會看到,生命的善惡是起決定作用的;而利益的一切,利益的一切基本都是被唾棄的。被唾棄基本都是,真正善的基本都是取決於,生命的正的一面善的一面,真正正的,所以上至王侯,下至普通的人,他描寫的概念是這樣。

你用崇黑虎說大義滅親,這個詞其實不好聽,這個詞是不對的。在我個人眼睛裡,崇黑虎他代表了一種,他有生命的一種更高的認識,他認識在人的這一層面,肉體的這一層面的因果關係。也正是這樣崇黑虎自己有一些,現在叫特異功能,他後來成為應該是北岳的,北岳的山神。但他的哥哥呢就是一個酒色之徒,貪婪的酒色之徒,所以沒有任何特別的本事,沒有任何特別的本事。那在他討伐蘇護的時候,蘇護不幹了嘛,蘇護就罵紂王是個昏官是個貪官,為什麼還要把我女兒,你宮裡頭有這麼多女人,他宮裡頭大概有三千多個,你還要我女兒,你簡直是誤國誤民。

那是挺有趣的,所以封神演義裡講了一個有趣的故事,紂王有三千多個女人,當他再多要這一個的時候就壞了,那三千多個都壞不了他,多要了這個壞了,多要這個女人壞了。所以這個其實裡頭有這個故事,在此之前那些女人的存在,是天地間有著他的道義在;而這最後這個女人,出現是跟女媧掛勾,他汙辱了女媧,他的惡念出現的。他的惡念、他的念頭、他的貪婪貪欲淫邪之心,用在了女媧身上,他等於是玷汙了神、汙辱了神,而他人的環境中,反應到人這兒是一種色慾、貪慾、淫蕩,所以只有這個女人能毀他。這話不能這麼說,就是說當他有了這個東西的時候,那再碰女人就毀了他了。

所以裡頭什麼意思?人對神的汙辱是最大的罪虐。其實5G就有這東西,5G跟AI就是包含著這因素,結果今年2019年要出來。5G、AI和編輯基因,都是對神的汙辱,整體對神的汙辱,他來自於所謂人的創造,人自身的創造,開始創造生命取代人。所以祖宗留下來的東西,今天呢很多人看不懂,我覺得看不懂,但是當反過來我們知道,如果5G出現,就是現代的,鬧得兇的5G的出現,跟共產黨合在一起的時候,是大規模屠殺人類。沒有人去討論這個問題呢,為什麼沒有人討論這問題?人都站在利益上去看待,太多人不能站在生命角度,看到共產黨的邪惡。所以在利益上算計的時候,他還想算計共產黨占便宜呢,他覺得比共產黨本事大,不是那碼子事。所以如果單純從這點上說,2019也是在劫難逃的。

人大前領導層緊張 習近平憂出現不穩

網上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習近平擔憂出現不穩,這幾乎是所有媒體都在討論這問題,挺奇怪的。華爾街日報、法新社、美聯社、路透社,這都是大媒體,約時報都在討論,這是德國之聲的。與美國的貿易戰,過量的債務遏制了中國的經濟,失業、社會動蕩、害怕劇增,黨內出現對習近平大權集於一身的不滿,這是現在正在開會的現實狀況。其實更麻煩的是,習近平沒有任何的功績,沒有任何功績在人大開會時拿出來。中國製造2025乾脆不敢提了,因為怕人給打死;人類命運共同體你也沒聽見聲吧,我就沒聽見,開會提這句話;一帶一路,屢遭磨難。所以這是他習近平,修改憲法一年之紀念,什麼都沒有。

所以什麼都沒有的時候,他在開會前借助了華為,向整個美加地區開動了司法戰爭、法律戰爭。強勢的法律戰爭來烘托,只能營造一種怎麼說呢,對抗美國人,對抗這不公平的對待,來愛國主義,來充實他在兩會中做交待。國內現在新聞是這樣的新聞,兩會跟華為的這種司法舉措,大規模的司法舉措。那對華為這麼拼命做,其實在我眼睛裡,有著他背後另外生命的含義,是摧毀人的。你現在看起來5G是摧毀人的,摧毀人類的。中共領導層很久沒有這麼緊張了,黨和國家領導人習近平,對複雜黯淡的國際局勢發出警告,貿易爭端、經濟增長放緩、內外出於動盪棘手,必須高度警惕,全黨同仁不得怠懈、不求進取,遠離人民。

當他拿著刺刀走進會場的時候,就是軍國主義,軍國主義就是遠離人民。各地高級幹部曾經被召集過去,當時大概有3000多人,談到了有關灰犀牛跟黑天鵝。那為期10天的人大會議,那就是15日結束,被視為年度的政治高峰,習近平掌握權力的週年紀念。章立凡在描繪的時候說,事極必反、事與願違,無論任何人登頂之後只有下坡路,那是這麼回事。其實當我看到就是軍人進入會場之後,基本就完了,他完全把自己置身於一個,你可以說就像當年希特勒,當年一次大戰二次大戰的時候,走軍人正步進入的時候,那是普魯士王國在一次大戰之前,出現軍國主義的標誌,他現在用了,100年。

吳強,清華大學的,貿易戰關係不確定、朝鮮核武器,印巴之間的緊張,都對習近平構成了威脅,而來自黨內的威脅其實更絕對。傳統的官僚和一人體制之間的緊張關係,透過各種方式表現出來。習近平成功地把他自己個人,跟黨內的各派勢力,各個階層各派勢力,都形成了對立,這是從來沒有過的。短短的一年時間裡面,與各派勢力都形成了絕對的衝突,絕對的對立,從來沒有過,以至於造成他連四中全會都不開了,是的。

李克強在開幕式上大談改革,希望避免跟美國之間的貿易衝突,而貿易戰重創了中國經濟。那去年2018年6.6%,我看過不同的評述都說,實際增長數應該是負的,經濟是倒退的。李克強也提出來今年經濟增長更低大概6%,但他很小心,他不讓報告聽上去很消極,讓大家感覺很無奈,這是德新社報導的。貿易戰、國家債務,德國專家講說兩大因素導致了萎縮、破產、大量裁員會引發社會動盪。引發社會動盪說了很多年了,它也沒動盪;人說共產黨死了,說的很多年共產黨也沒死。

人們的期盼、人們的判斷,帶有很多人們現在的思考,人從來沒有說了算過,但是時間是個神,它會走出一個生命背景下的標誌。但在利益中的人,當完全要崩潰的環境下,在其中他又是以利益作為先導。關鍵是中共把中國人洗腦之後,很大部分反共的人,也在利益層面去反共,所以他的期待就是錯的。反共的根卻在共產黨身上,利益而不是生命。

那好這期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