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9年01月29日訊】【熱點互動】「百度已死」引熱議:中國人搜尋真相有多難?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今天是1月28日,星期一。

上週,一篇宣稱「百度已死」的文章在中國網絡上熱傳。文章批評百度的搜索結果大多是營銷或質量低下的內容;已經不再是搜索引擎。這篇文章引發許多網友的共鳴,都認為百度太過於以商業利益為導向。然而是什麼讓百度幾乎淪為營銷平台,占有市場70%的百度所提供的訊息會如何影響中國的民眾,而中國的民眾又上哪裡去找尋真實的訊息呢?今晚,我們請兩位嘉賓就此話題進行討論。一位是在現場的時事評論員傑森博士,傑森你好。

傑森:你好,觀眾朋友好。

主持人:還有一位是通過Skype和我們連線的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趙培你好。

趙培: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謝謝二位。在節目中間,歡迎觀眾朋友們和我們互動;因為時間關係,我們的節目取消了熱線電話環節,希望您通過手機短訊給我們發訊息,或者您可以在YouTube觀看我們的直播並在YouTube上和我們文字互動。

我想先問一下傑森。在海外的一些中國人可能並不是太清楚「百度」的搜尋結果,比如百度的搜索結果和我們在海外經常用的谷歌的搜索結果到底有多大的差異?這方面你有什麼樣的觀察?請跟我們談一談。

傑森:英文的搜索結果差異非常大,英文搜索百度的質量非常差。

主持人:但是通常中國人還是搜索中文。

傑森:對,按中文搜索我自己最近作了大概的試驗;委內瑞拉最近新聞很多。

主持人:是,很火。

傑森:而且中共有自己的觀點,我就用「委內瑞拉」作為關鍵詞,在美國的百度和美國的谷歌上搜索。

主持人:這還是在境外的百度。

傑森:都是境外的,我不知道跟國內的百度有沒有什麼區別?!在美國這邊,輸入「委內瑞拉」,就會提供委內瑞拉的地圖,接著是維基百科(Wikipedia),緊接著是一系列的新聞,新聞來自於比如美國之音,因為都是海外的美國媒體,包括大紀元等海外媒體;下面當然還有一些其它的相關訊息。最重要的是,我看了前面這些訊息,我會對委內瑞拉國家情況有所了解,同時對它最近發生的新聞有所了解,多方位的了解。

我在百度搜索,因為國內封了維基百科,所以沒有那樣的訊息;可能有百度的什麼網站提供一些,新聞非常少,有國內的一兩則新聞,論點幾乎是一模一樣的;緊接的就是其它不相關的、亂七八糟的、旅遊網站、委內瑞拉世界小姐等訊息,感覺不到委內瑞拉剛剛發生了什麼事,對委內瑞拉全局的理解也不是很明確。

我看完以後第一反應是,其實也不怪百度。因為什麼呢?谷歌寫出來的東西,國內幾乎全都封了;我們剛才談到維基百科,國內是封的;百度搜出來的很多新聞評論頻道是在YouTube上,這是被封的;很多有關這方面的推特(Twitter)評論,國內是完全被封掉的;再下面是新聞,美國之音、大紀元、多維包括其它,基本上國內也是全部看不到的。第一頁我看到最有用的訊息,不說國內網友,就是百度都沒有權力搜到,因為它本身全是被中共封掉的。

讓我看來,某種程度上講,百度真的有點「巧婦難為無米之炊」的概念。回過頭來你看百度,搜的不得不都是它自己的,什麼「百家號」、「百度知道」等百度本身的東西。這就是為什麼我突然理解網民們罵百度,怎麼給出來的結果都是你自己的!

兩邊訊息一看,我說,你不讓它給自己的其實國內也沒有什麼委內瑞拉的消息。

主持人:我都不知道中國的網民用百度搜尋出來的是不是跟您搜索的一樣?但在國外就有這麼大的差異!趙培先生,不知道這方面您作過什麼樣的實驗、有什麼樣的觀察?

趙培:國內網友很早就有句話,叫作「內事不決問百度,外事不決問谷歌」,犄角旮旯裡、你們家村裡、哪裡有好吃的什麼飯你可以問百度,百度可能會哪個人在貼吧就告訴你了,你就可以搜得到。這是當時的一個狀態。那麼外面的事情,比如你要寫博士論文需要搜索資料,百度肯定告訴不了你;你得翻牆,用VPN翻牆、用谷歌。甚至中國很多大學的一些端口是把谷歌開放給你的,因為作學術研究實在沒辦法,百度實在幫不上忙,所以還得用谷歌。這就是「百度」、「谷歌」兩家對於國內百姓來講最直觀的區別。

我也作了一下測試,我用的是「抗癌藥物」作為搜索的關鍵字。谷歌一開始給你的叫作「谷歌學術、抗癌藥物」,裡面就有關於抗癌藥物的一些基礎的科普,比如常見抗癌藥物外滲的預防和處理,它沒有商業導向性的東西;下面就是維基百科的抗腫瘤藥;再下面就是各種新聞,有些新聞肯定大陸看不到,比如裡面還有「大紀元」有關於抗癌藥物的一些報導,這肯定是國內看不到的。

百度一搜索上來一開始就是百度百科抗癌藥;維基百科被取掉,取代了,而且沒有任何學術論文來教你什麼;下面都是一些新聞,還有替中共宣傳的新聞,比如「把抗癌藥物納入醫保,中國患者將會越來越可憐」。我也不懂這是什麼意思反正是。反正就是「最新抗癌藥物──醫生在線」,這可是廣告了,這個我懂,這肯定是廣告;然後右邊就是各種搜索熱點,要賣書給你,科技類書籍。搜索熱點裡面也都是娛樂性的,比如蔣勁夫現身快餐店、吳宣儀回應催婚,這個人是誰我都不知道,反正就是娛樂的它可以給你放上去,但是真正時政、針砭時弊的絕對不會出現在搜索熱點。

這有兩個最基本的區別,在「百度已死」裡面網友說得好,谷歌只當裁判員,而百度既當裁判員又當運動員。這樣是不是都是你百度一家的事,那麼別人還有什麼辦法呢?只能陪著你玩!而且你想把這個商業化,比如把你百度的癌症貼吧賣給哪個賣抗癌藥的,你就賣了,都是商業利益,最後把百姓騙死了,比如魏則西就死在你給他指導前往「莆田系」假醫院的道路上,死了。是不是都是你百度來做的這些事情?這就是「百度已死」的一個含意吧!

主持人:二位剛才作了一些小小的測驗就發現了。通常搜索是要搜索一些客觀訊息提供判斷,但是現在既看不了訊息,也看不到像趙培說的針砭時弊。這篇文章說,最大的問題是因為百度過分以商業利益為導向;很多人也有共鳴。傑森,你怎麼看,你覺得這是不是它最大的問題之一?

傑森:這是問題之一,但是不是最大的問題還值得探討。當然是了,百度是一家上市公司,為了股價,逐年要增加銷售額,今年一月初,它驕傲地宣稱,2018年的銷售突破1,000億。但是,不斷增長銷售額的壓力,造成它必須不斷地開展新業務、提供新的服務或者加強原有的服務。這就出現為什麼大家看到百度一搜,左邊是廣告、上面是廣告、下面是廣告、中間插的廣告,因為只有這樣才能把它各方面的利益最大化。

本來最開始出現的原生態都是蠻公益的,比如貼吧,大家有什麼問題都是互相共享訊息;很快就被百度商業化了,把這些貼吧的版主賣給了莆田系,莆田系把貼吧變成一個誘餌或者陷阱,把求醫的病人往自己的醫院裡頭摟,像剛才講到的魏則西就是這樣的犧牲品。從這一點來看,他們的不道德是商業利益指使的。

當然,另一方面我們也看到,剛才我談到一點,它跟中共是有默契的,某種程度上它要幫著中共實現網絡封鎖,這一點它做得非常精準,這就是為什麼我剛才說了,在中國大陸以外的中文訊息幾乎中共都認為是危險的,國外的新聞,包括我們說的維基百科或是YouTube頻道、推特、臉書(Facebook)等全都封了。臉書有中文訊息,推特上有中文的帳號,我們知道YouTube上也有很多中文頻道,在國外有這些龐大的訊息網;華人跨越全球,而且在全球的華人給出的是全球視角,所有的內容中共全部都是不放心的。

百度只能在國內搜,國內出現的是普遍爛掉的網絡生態,這種網絡生態出現在兩方面,一方面是中國本身純純的、非商業化地給網絡上提供免費、利他的網絡訊息的人群非常少;很多東西一開始是這麼做,後來很快商業化。

主持人:為什麼呢?

傑森:這是唯利是圖、逐利的大方向決定的。另外一方面,中國網絡的商業運作非常不好,比如在美國,谷歌可以搜到推特也可以搜到亞馬遜(Amazon)等網站上的訊息。

主持人:臉書也都可以,要是輸入「臉書」(Facebook)進去都可以搜到。

傑森:都可以搜到,都可以鏈接到別的網站。但是在中國,百度非常難搜到中國最大的社交群網──微信上的資訊;「今日頭條」等網站也都是拒絕、千方百計阻擋谷歌爬蟲(網絡爬蟲)搜索訊息。是什麼決定的?商業利益。大環境的商業唯利是圖,每家IT公司都把自己的訊息作為自己的財富,而不認為是社會共享的財富。這種獨占的思想,形成「我和你是敵人」,不管第三者、老百姓對於網絡資源共享的需求。這樣的態勢,造成百度幾乎很難像以前一樣,有龐大的訊息可以搜索。

這就是我們看到的兩點,一方面從每個人的角度來說,它把所有的網絡都作為牟利的渠道;另外,大公司、訊息壟斷公司也是這樣,最終造成百度不得不自己創造訊息,就像「百家號」等等,大家就覺得,完了!搜的都是百度自己。因為別人不給它提供訊息。

從這一點來說,又不能說完全是商業利益促成百度現在這種情況;它面對的是:中共要求它封鎖,中國人本身不願意作公益網絡貢獻,其它公司不願意提供自己認為擁有的訊息。所有這些,造成了大的、惡劣的環境從政府到個人、到企業,這樣的環境使得百度就是有公益之心也做不了公益的事情。

主持人:聽上去中國已成了自己的局域網,並不是真正的互聯網,而這個局域網又被分割得支離破碎。

傑森:對,事實上是這麼一個情況。

主持人:趙培,你怎麼看百度今天走到這一步,人家說它甚至已經不是搜索引擎了;諾大的中國連一個搜索引擎都沒有!你怎看?

趙培:其實就是這樣的!網絡上有人評價谷歌和百度的區別,網友說的最意味深長的一句話:「格局大小的區別,一個叫互聯網;一個叫局域網。」就是說,谷歌可以搜索到全球的資訊;百度能搜到中國的就不錯了,而且還是中共讓你看到的那一點就不錯了!

谷歌可以做的都是基於要爭取更多客戶,比如它的競爭對手是微軟的「Bing」,它要提供更準確、更安全的資訊,谷歌的安全搜索可以屏蔽一些你不想要的訊息,但是它抓取的數量級是相當不同的,我剛才說抗癌藥物搜索,百度搜索到大概1,200萬詞條,而谷歌搜索到是它兩倍的詞條,所以整個搜索的級數是不同的,對於結果、準確度是相當大的影響,而且再加上共產黨要過濾,這下子沒法看了,哪個是準確的?所以網友說,幹活還只能用谷歌。為什麼呢?因為他是要寫學術論文的,幹活只能用這個,你所說的共產黨那些假話我沒辦法認同。

另外還有一些個關係就是商業,商業性現在一個最大的問題,網友舉一個例子,公司要建立網站,中、英文都有,建立之後谷歌來了3次電話、百度來了3次電話,谷歌的3次電話都是核實真實性:「是不是這個網站你們做的?你們的業務是不是這個?這是不是假的?」百度3次電話就是問:「你要不要作競價排名呢?你如果作競價排名我就把你排到前頭。」結果他們公司網站上網之後,沒作競價排名,然後搜了一下,谷歌搜出準確用的是他們公司名,排在前三;百度一搜,排在第三頁。他說,這是不是格局的區別、做人的區別?你非得跟我要錢才排在前面。這樣看來,中國人拿到的訊息,從百度來說不能說它假;真的你未必能找得到,都第三頁了,你能找到真的嗎?找不到。所以這就是「真」與「偽」的區別。

共產黨在其中起的作用是非常關鍵的,如果大家想一想,百度的競爭對手是谷歌的話,百度能走到今天這個地步嗎?肯定不會!它會跟Bing、跟谷歌一樣:我必須先提供準確的訊息才能立足這個市場。谷歌是被誰趕出去的?大家都知道,谷歌涉黃事件就是薄熙來、周永康跟百度商量好了的,給谷歌栽一個罪名把它趕出中國。趕出中國的後效應大家看到了,「百度已死」呀!連一個正的對手都沒有,它做出來的事只能是自甘墮落、越做越邪乎,把自己給做死的角度。

從這個角度講,根子上是中共把中國的互聯網變成了局域網,這是江澤民從2001年打壓法輪功之後就系統化地在做,到今天,我們已經能夠看到這種惡果了。

主持人:二位都提到谷歌,我想問一下傑森,剛才提到谷歌被百度趕出去,如果谷歌今天留在中國,特別是如果像它前一陣子宣稱的「蜻蜓計劃」方式留在中國,您覺得谷歌會和百度淪落到一樣的地步還是會好一些?

傑森:我這一次稍微作完研究以後,我真的感覺如果讓谷歌進去,巧婦也不一定能做出更好的飯來。谷歌很多資料是來自於維基百科,國內是封的;來自YouTube,國內是封的;來自推特,國內是封的;來自臉書,國內是封的;來自各種各樣的新聞網站,比如美國之音、大紀元等,國內是封的,全都封了還能搜什麼呢?搜的也不過都是國內能搜到的;能搜到的還有別的公司不讓搜的,當然算法可能不一樣。

主持人:可能少點競價排名之類的。

傑森:對,少點競價排名之類,這一點可能好一點,但是內容的全面性可能不如谷歌現在在國外提供得全面。後來我想,這是不是也是原因之一它放棄了「蜻蜓計劃」。當然有人傳說「蜻蜓計劃」是這樣子的,因為中共它讓你封,但是不告訴你封什麼,你得猜它的心。谷歌歷史上猜心術比百度差太遠了,後來被中共覺得不好用把它給踢出去了。它當時是借用了一個國內的網站,那個網站是有一點時時監控中共在封鎖什麼,好像那個網站後來跟谷歌搞得不是那麼和諧,最後一旦失去那個網站,谷歌就知道根本沒辦法將來在中國立足,因為它不可能百分之百猜中中共的心思,加上國際社會的輿論,在這樣的情況下它也就放棄了再次進入中國的想法。

當然中國網民很遺憾,但是我還是那句話,其實網民現在看到海外搜出來的谷歌的結果,等谷歌進入中國以後,那結果可能還是不一樣的。

主持人:在中國這樣封閉的環境中,這個產品其實並不是那麼重要,可以說無關大局,所以百度走到今天這一步也不能全怪百度。

傑森:對呀,大環境就是:這邊是廣闊天地,你可以到處搜;那邊是一處垃圾場,你看裡頭還能搜出什麼東西。我說「垃圾場」可能中國網民不是很高興,但是真的是,中國網絡上面的很多訊息讓我驚訝於他們編造謊言的程度,剛才新聞媒體上顯示出的。

主持人:是不是因為真正有價值、有內容的資訊可能出現不了在網上,或者一出現就被秒刪了?

傑森:當然,中共政權對於真理是非常恐懼的,這一點是真的,但是它確確實實創造出了胡說八道的網絡文化;在中國最暢銷的是陰謀論,事實上主流社會陰謀論永遠不是主流消息。

剛才我們看到屏幕上的顯示,在中國目前還有人傳美國政府向本‧拉登家族道歉,說「911」不是本‧拉登搞的;類似於像這樣的訊息太多了。前一段時間國內有人給我傳訊息,說,是不是美國每年要向中國索要上千億美元的網絡租賃費,因為互聯網是美國創造出來的;中國現在下一代互聯網可以自己搞了,中國就可以反過來跟美國要幾千億的網絡費?我說:「你的數字從哪來的?美國每年從中國所有的外貿出口只賺1,000億美元,這麼幾千億的錢那就沒有中美貿易赤字的問題了!」

但是你可以看到假消息在微信上廣泛流傳,同時在網上廣泛流傳。所有這些事情讓我感覺到,現在當中共把很多真理、真相封鎖以後,給非真相或者說偽訊息龐大的運作空間,而這個運作空間遍布網絡,百度搜出來的很多是這種東西。我就說,百度你少搜點很好,你把這東西給大家提供出來,你事實上是在混亂中國人的思維。很多時候,在一些事情上我很難跟國內的親朋好友深入討論,就是因為他們認識問題最基本的事實基礎都是錯的。

主持人:就是大家不在一個基礎上!

傑森:對,他跟你沒有共同的事實基礎,你跟他討論這個事的時候,他非常生氣、跟你反駁,然後你發現,他最基本的認識是錯的,當你糾正這個事實的時候,你發現他另外一個歷史基礎點又是錯的。有的時候,在一些比較敏感的問題上越來越難跟國內的親朋好友討論,原因就是這樣。我就說,國內的真理缺失,會把中華民族放在一個非常可怕的位置上。

主持人:說到這個,趙培先生,也請您談談,這一篇「百度已死」文章的作者後來又發了一篇文章,解釋他為什麼要寫這篇文章。他在另外一篇文章中說,作為一家市場占有率大到70%的搜索引擎,掌握的幾乎就是全社會的訊息入口,如果一個社會普遍被導向劣質訊息(就像剛才傑森說的),人們的腦子恐怕會壞掉的!他的說法很形象,我不知道您怎麼看?

趙培:確實會壞掉!大家知道,中國人一直被中共教育的下一步就是大數據,網絡炒大數據、AI人工智能,但是大數據和人工智能需要的是大量的事實在網上,而且是各種各樣的事實,它是需要建模去分析這些事實;如果沒有這些事實,你覺得這個東西是不是會壞掉呢?2017年,騰訊和微軟合作開發了兩款人工智能機器人,「小冰」和「Baby Q」,這事大家都知道吧,上線之後網友就問Baby Q:「共產黨萬歲。」Baby Q回答說:「這麼腐敗的政黨豈能萬歲?」有人問:「你愛黨嗎?」直接回答是:「不愛。」「那什麼是愛國呢?」Baby Q回答:「隨著裸官的增多,官商勾結,政府稅收增加,政府壓榨普通人民,仍然願意作一個中國人,這就叫做愛國了。」

它說的都對呀!網友一看,我的天啊,AI造反了,說的全是事實。為什麼呢?因為微軟可能不懂這一套,它從網絡上隨機抓取,發現這些訊息是基本事實,大家都認同,Baby Q就回答出來了。這就是AI和未來科技的基點,一定要基於基礎的事實。

而百度70%的市場占有率,提供的是把正確事實都過濾掉,都不讓貼出來,甚至都給的是假的搜索結果,你說你的人工智能那叫智能嗎?那叫人工智障啊!是不是這個道理?你搜索出來的、你給人提供的全是錯的,那就叫人工智障。所以基於這個,我覺得還是應該提供基本的事實給大家。

舉最近的例子,比如為了華為5G,中共駐加拿大大使1月17日對加拿大講話,國內我搜了一下,海外很多正常網站用的詞是「威脅」:是中共大使威脅加拿大;一些跟中共有關係的用詞是「警告」加拿大;中共用的是什麼呢?中共媒體說的是:駐加拿大大使「提醒」,加拿大若禁止華為,將會產生嚴重後果。

其實駐加大使的原話是什麼?是說,如果加拿大禁止華為5G網絡,肯定會有後果。這話如果說回來就等於什麼?兩個小流氓在街上打架:「我跟你講啊,你等著,我讓你好看。」就這態度!你跟我講不是威脅加拿大嗎?!你一個大使出去,那就是北京小流氓在街上兩人碰瓷,就開始互相幹起來的態度,你覺得這是一國的大使嗎?這是流氓下山哪,井岡山的流氓再次下山,你出去能代表中國人?不可能的!千萬不要把他當成中國人;當成中國人太丟中國人的臉!一定要把他剔除中國國籍。

如果把這位大使的話原原本本傳回國內,中國人都會覺得丟臉,但是它的媒體卻很巧妙,「提醒」將可能產生嚴重後果。整個把話一改,中國人覺得沒事,說這話很正常。其實非常不正常。

包括加拿大的大使這一次被解職為什麼呢?加拿大的輿論和反對黨的一致觀點:不是孟晚舟的事了!三權分立是我們加拿大的立國原則,你一個行政官員政治干涉司法,你是要毀了加拿大,你不走,加拿大就要完蛋,所以你必須要走。即使他自己自由黨的總理都保不住他,勸退了:「我要求你辭職,你辭職吧!」「我就收好包走人吧!」

所以這就是一個原則性問題,當然大家仔細想,中國人還在那說,我要為中共怎麼樣。說句實話,你仔細想一想,這放在國內是什麼?一個領導說可以判他有罪,他就判了;領導說他沒罪,他就放了;領導說有罪,你沒罪也把你抓起來。您願意待在這樣的國家嗎?你不是不願意我們才會移民到加拿大甚至躲到加拿大,你為什麼還希望加拿大變成這樣一個國家呢?剛才傑森博士說得非常好,基礎事實都錯了,你再怎麼跟他討論愛國問題?!愛井岡山上的流氓嗎,愛兩個在街上打架的小流氓嗎,你愛得起來嗎?丟人啊,這種愛。

主持人:傑森,再談談到底今天在中國,民眾通過互聯網或中共官媒收到的訊息,過濾的程度或扭曲程度有多大?您覺得對於大家的思維方式或者行為究竟會有什麼樣的影響呢?

傑森:確確實實影響非常大!我剛才說了,因為真理的缺失、因為中共媒體的置信度喪失殆盡、因為中共對媒體的一致考慮,比如說,特別是最近發生在委內瑞拉的事情,在美國可以看到各種各樣的觀點,有反對的、有支持的、有討論事情發展的,各方面都有;中共那邊因為它有官方思想、黨的意志,所有的中國媒體你看一家就知道了,所有的觀點都是一致的。

訊息的單一造成中國人的思維方式非常簡單化,而且沒有全面認識問題的角度;再有,就是訊息的支離破碎。比如孟晚舟事件,我跟國內人討論的過程中,幾乎人人都知道有孟晚舟這件事情,但是為什麼?他們不知道!他們會簡單地認為是美國和加拿大玩政治手腕;有人會認為是跟貿易戰談判有關係。但是孟晚舟到底美國起訴的原因是什麼,很多中國人是不知道的。所以最終的結果他就會簡單地把它降格成中國的那種思維方式:他是以此為籌碼。

主持人:多少帶點陰謀論的。

傑森:或者他看不起我們中國人有一家大公司,然後對我們這樣子。這樣的運作方式,小在茶餘飯後多一個話資,對你的生活沒有影響;稍微擴大一點就會開始對人有影響,因為有人跟我說,美國現在對中國這麼仇視,我還該不該把孩子送到美國去?我說,美國怎麼對中國仇視了?他說,逮中國人就抓,加拿大好像對中國人也很仇視!等等。這樣的運作方式最後的結果,我知道有人現在已經開始,本來都把孩子已經奔著出國送往高中去,很可能現在就不送了。

這一點,就變成錯誤的訊息會影響這個人甚至家人的人生未來。很多人跟我說:「你跟我說那事有什麼用啊,那是國際上的事!我每天擔心菜市場菜價漲沒漲,這跟我有關。」其實不是的,人所有的訊息最終都會決定你的行為,因為每個人的行為都由他獲得的訊息量決定。這就是為什麼任何有關訊息的產業,從最開始就應該有最基本的社會良知。

谷歌從建立之初,還是一家很小的企業,居然說出「不作惡」的最基本原則。就是因為創始人、兩個非常年輕的研究生已經意識到:作為一個未來人訊息的大門,我不能毀了整個世界價值標準(訊息標準)。整個中共絕對不會有這樣的概念,它治下的百度也沒有這樣的概念。

最終中國老百姓拿到的訊息、此時此刻的訊息有互相毒害的概念,中國人都說,中國人在實務上你毒我我毒你,我給你吃點毒醬油,你給我喝點毒油,就是互相毒的過程,大家在這點上認識到了,但是沒有意識到另外一點,中國在訊息上也互相毒害:我今天在網上發一個假消息,或者完全沒有事實根據的消息、觀點,聳人聽聞,為了增加流量,另外一個人看了以後,他也發甚至轉發等等。事實上是濫發訊息,要麼是假訊息、要麼是偏頗的訊息,毒害中國人的認知。

這種認知最終會決定中國人的生活,很多人就封閉自己了!在中國經濟這麼艱難的情況下,他也甚至不敢嘗試海外投資;在中國未來政治走向這麼不明朗的情況下,甚至不敢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國外去上學;魏則西就是另一個很極端的、被錯誤訊息直接奪取生命的例子。

大家因為錯誤訊息在網上購物、觀念偏頗等等,我的感覺是,訊息在此時此刻已經是決定一切的,當你說「訊息的準確對我沒有什麼關係」的時候,你是在騙自己。

主持人:我想起我們那時候談P2P金融難民的時候,當時就有人說他丟了多少萬、十幾萬,都是經常看《新聞聯播》的。

傑森:P2P是非常典型的例子。就我知道的,國外拚命在報導P2P暴雷、金融難民、甚至有人自殺這樣的事情,國內老百姓幾乎不知道,而且國內還有大量存在的P2P平台。我倒不是說每個P2P平台將來都會暴雷,但是這種風險,投資人是不知道的。在不知道有這樣的風險的情況下,他再次投入的時候,這就是國家的欺騙行為。

從這一點來看的話,訊息封閉對每個人都是息息相關的,特別是在此時此刻你有投資問題、你有理財問題、你有買東西的問題,你一切決策都來自於網絡訊息,這樣的情況下,如果訊息對你來說不重要,你真的是在騙自己。

主持人:是,沒錯。另外一方面,P2P事件中有人說,身邊經常上網、翻牆看國外訊息的人,幾乎沒有一個在金融風暴中損失金錢的。這是另外一方面,從這個我想問一下趙培,我在問之前很快讀一下我們網友的發言。有一位YouTube網友發言:「用了谷歌以後我可以搜到很多學習的資料、參考資料,感覺我自從用了谷歌,這輩子我都不想用百度了。一入谷歌深似海,從此百度是路人。」哇!這位網友很有才。「但願谷歌永常在,不叫百度耍流氓。」用詞非常精采啊!謝謝網友。

我想問一下趙培,剛剛談到確實大家看到這個情況,其實很多人是明白的,也有人建議不能把自己訊息的決定權交給一家企業或者公司;應該交叉驗證,要建立自己的訊息來源。我的問題是,在中國,民眾怎麼樣建立自己的訊息來源、去哪裡找尋真實的訊息?

趙培:首先,其實這是普通常識,很多也就是普世價值,如果問一些還有道德的老人,比如國內敢跟你講中共陰暗面的,除了受過害的很多人願意跟你講;法輪功學員能跟你講很多真實的知識在國內。

接著傑森博士講P2P難民當中,2018年讓我最受感觸的是一個自殺的P2P女難民,她在最後的絕筆信當中說,她的世界觀崩塌了,從小到大養成的榮譽觀崩塌了,我們P2P平台的負責人跑路之後,政府竟然不去抓跑路的人,而是維穩我們,把我們抓起來打、把我們關起來。她說,不是錢的事,是我整個人生觀崩塌了。

其實就是這樣,中共利用假事實給你建立錯誤的三觀,價值觀、人生觀、世界觀,這三觀一旦碰到真實的情況,這個假的就很容易崩塌,崩塌之後你的精神就承受不了,很容易給你們家造成最嚴重的後果。這就是我希望大家能夠睜眼看世界,去看一看國內被迫害的人們告訴你的真實想法;你身邊有P2P的人,他給你講一下他生活的經歷,你可能不願意聽,但是你聽完了之後可能覺得:我下次可能長個心眼;法輪功學員跟你講中共是怎麼迫害老百姓的,你下一次長個心眼,中共在迫害你的時候你就知道怎麼去做。

比如說,這位P2P難民她如果能夠經常翻牆到海外看看大紀元網站、新唐人網站,她知道中共就是這麼個玩意兒,跟它生氣沒必要,我能夠想辦法災後止損,把我的孩子給養大。這才是她當時應該想到的,可是她沒有想到,她被中共建立的三觀牢牢地控制著,最後崩塌那一刻,她承受不住,自殺了,臨死之前告訴她前夫一定要把孩子送出國,我不想讓他在謊言的環境下繼續長大。

所以我這也是告訴國內的朋友們,不要在謊言的環境下長大,哪怕你在這裡長大,你也要用真實的事實去建立自己的三觀,不能任由百度或者中共的媒體給你建立虛偽的三觀;還有微信上胡傳的這些紅色的謠言,你想想看共產黨為什麼不封,那是謠言為什麼不封?是因為它可以建立你虛假的三觀,共產黨的宣傳政策也是這個目的,就是條件反射,讓你一聽到「美國」就想上去咬兩口、一聽到「孟晚舟」就說,我要愛國、我要買華為。想一想這樣對嗎?

既然國內說得很明白,轉個頭一想:我用iPhone不愛國,那孟晚舟在加拿大買400萬加幣的豪宅,她怎麼就愛國了呢?什麼理論、事實經不住普世價值的推敲那就完蛋!所以我說,用真實事實重新構建自己的三觀,您將生活得更加寬容、更加快樂。

主持人:傑森,你怎麼看國內民眾如何建立自己的訊息來源?

傑森:保持開放的心態,開放自己的內心,不要認為自己歷史上的學習百分之百是真實的。我在國外已經二十多年了,我把中國的歷史重新讀了一遍,世界歷史也讀了一遍。

主持人:那真就是從歷史中去看自己的一些思維方式。

傑森:對!因為我們當時學的很多都是有問題的。當然最新的時事、各方面視角多看一些有好處,最關鍵的問題是,千萬要有機會到國外去看看網上的東西。

主持人:翻牆出來;哪怕人身不能出來。今天節目時間很快又到了,非常感謝二位嘉賓。感謝觀眾朋友精采的參與,感謝您的收看,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