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百度已死”引热议:中国人搜寻真相有多难?

【新唐人2019年01月29日讯】【热点互动】“百度已死”引热议:中国人搜寻真相有多难?

主持人:观众朋友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热点互动》直播节目。今天是1月28日,星期一。

上周,一篇宣称“百度已死”的文章在中国网络上热传。文章批评百度的搜索结果大多是营销或质量低下的内容;已经不再是搜索引擎。这篇文章引发许多网友的共鸣,都认为百度太过于以商业利益为导向。然而是什么让百度几乎沦为营销平台,占有市场70%的百度所提供的讯息会如何影响中国的民众,而中国的民众又上哪里去找寻真实的讯息呢?今晚,我们请两位嘉宾就此话题进行讨论。一位是在现场的时事评论员杰森博士,杰森你好。

杰森:你好,观众朋友好。

主持人:还有一位是通过Skype和我们连线的时事评论员赵培先生。赵培你好。

赵培: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谢谢二位。在节目中间,欢迎观众朋友们和我们互动;因为时间关系,我们的节目取消了热线电话环节,希望您通过手机短讯给我们发讯息,或者您可以在YouTube观看我们的直播并在YouTube上和我们文字互动。

我想先问一下杰森。在海外的一些中国人可能并不是太清楚“百度”的搜寻结果,比如百度的搜索结果和我们在海外经常用的谷歌的搜索结果到底有多大的差异?这方面你有什么样的观察?请跟我们谈一谈。

杰森:英文的搜索结果差异非常大,英文搜索百度的质量非常差。

主持人:但是通常中国人还是搜索中文。

杰森:对,按中文搜索我自己最近作了大概的试验;委内瑞拉最近新闻很多。

主持人:是,很火。

杰森:而且中共有自己的观点,我就用“委内瑞拉”作为关键词,在美国的百度和美国的谷歌上搜索。

主持人:这还是在境外的百度。

杰森:都是境外的,我不知道跟国内的百度有没有什么区别?!在美国这边,输入“委内瑞拉”,就会提供委内瑞拉的地图,接着是维基百科(Wikipedia),紧接着是一系列的新闻,新闻来自于比如美国之音,因为都是海外的美国媒体,包括大纪元等海外媒体;下面当然还有一些其它的相关讯息。最重要的是,我看了前面这些讯息,我会对委内瑞拉国家情况有所了解,同时对它最近发生的新闻有所了解,多方位的了解。

我在百度搜索,因为国内封了维基百科,所以没有那样的讯息;可能有百度的什么网站提供一些,新闻非常少,有国内的一两则新闻,论点几乎是一模一样的;紧接的就是其它不相关的、乱七八糟的、旅游网站、委内瑞拉世界小姐等讯息,感觉不到委内瑞拉刚刚发生了什么事,对委内瑞拉全局的理解也不是很明确。

我看完以后第一反应是,其实也不怪百度。因为什么呢?谷歌写出来的东西,国内几乎全都封了;我们刚才谈到维基百科,国内是封的;百度搜出来的很多新闻评论频道是在YouTube上,这是被封的;很多有关这方面的推特(Twitter)评论,国内是完全被封掉的;再下面是新闻,美国之音、大纪元、多维包括其它,基本上国内也是全部看不到的。第一页我看到最有用的讯息,不说国内网友,就是百度都没有权力搜到,因为它本身全是被中共封掉的。

让我看来,某种程度上讲,百度真的有点“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概念。回过头来你看百度,搜的不得不都是它自己的,什么“百家号”、“百度知道”等百度本身的东西。这就是为什么我突然理解网民们骂百度,怎么给出来的结果都是你自己的!

两边讯息一看,我说,你不让它给自己的其实国内也没有什么委内瑞拉的消息。

主持人:我都不知道中国的网民用百度搜寻出来的是不是跟您搜索的一样?但在国外就有这么大的差异!赵培先生,不知道这方面您作过什么样的实验、有什么样的观察?

赵培:国内网友很早就有句话,叫作“内事不决问百度,外事不决问谷歌”,犄角旮旯里、你们家村里、哪里有好吃的什么饭你可以问百度,百度可能会哪个人在贴吧就告诉你了,你就可以搜得到。这是当时的一个状态。那么外面的事情,比如你要写博士论文需要搜索资料,百度肯定告诉不了你;你得翻墙,用VPN翻墙、用谷歌。甚至中国很多大学的一些端口是把谷歌开放给你的,因为作学术研究实在没办法,百度实在帮不上忙,所以还得用谷歌。这就是“百度”、“谷歌”两家对于国内百姓来讲最直观的区别。

我也作了一下测试,我用的是“抗癌药物”作为搜索的关键字。谷歌一开始给你的叫作“谷歌学术、抗癌药物”,里面就有关于抗癌药物的一些基础的科普,比如常见抗癌药物外渗的预防和处理,它没有商业导向性的东西;下面就是维基百科的抗肿瘤药;再下面就是各种新闻,有些新闻肯定大陆看不到,比如里面还有“大纪元”有关于抗癌药物的一些报导,这肯定是国内看不到的。

百度一搜索上来一开始就是百度百科抗癌药;维基百科被取掉,取代了,而且没有任何学术论文来教你什么;下面都是一些新闻,还有替中共宣传的新闻,比如“把抗癌药物纳入医保,中国患者将会越来越可怜”。我也不懂这是什么意思反正是。反正就是“最新抗癌药物──医生在线”,这可是广告了,这个我懂,这肯定是广告;然后右边就是各种搜索热点,要卖书给你,科技类书籍。搜索热点里面也都是娱乐性的,比如蒋劲夫现身快餐店、吴宣仪回应催婚,这个人是谁我都不知道,反正就是娱乐的它可以给你放上去,但是真正时政、针砭时弊的绝对不会出现在搜索热点。

这有两个最基本的区别,在“百度已死”里面网友说得好,谷歌只当裁判员,而百度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这样是不是都是你百度一家的事,那么别人还有什么办法呢?只能陪着你玩!而且你想把这个商业化,比如把你百度的癌症贴吧卖给哪个卖抗癌药的,你就卖了,都是商业利益,最后把百姓骗死了,比如魏则西就死在你给他指导前往“莆田系”假医院的道路上,死了。是不是都是你百度来做的这些事情?这就是“百度已死”的一个含意吧!

主持人:二位刚才作了一些小小的测验就发现了。通常搜索是要搜索一些客观讯息提供判断,但是现在既看不了讯息,也看不到像赵培说的针砭时弊。这篇文章说,最大的问题是因为百度过分以商业利益为导向;很多人也有共鸣。杰森,你怎么看,你觉得这是不是它最大的问题之一?

杰森:这是问题之一,但是不是最大的问题还值得探讨。当然是了,百度是一家上市公司,为了股价,逐年要增加销售额,今年一月初,它骄傲地宣称,2018年的销售突破1,000亿。但是,不断增长销售额的压力,造成它必须不断地开展新业务、提供新的服务或者加强原有的服务。这就出现为什么大家看到百度一搜,左边是广告、上面是广告、下面是广告、中间插的广告,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把它各方面的利益最大化。

本来最开始出现的原生态都是蛮公益的,比如贴吧,大家有什么问题都是互相共享讯息;很快就被百度商业化了,把这些贴吧的版主卖给了莆田系,莆田系把贴吧变成一个诱饵或者陷阱,把求医的病人往自己的医院里头搂,像刚才讲到的魏则西就是这样的牺牲品。从这一点来看,他们的不道德是商业利益指使的。

当然,另一方面我们也看到,刚才我谈到一点,它跟中共是有默契的,某种程度上它要帮着中共实现网络封锁,这一点它做得非常精准,这就是为什么我刚才说了,在中国大陆以外的中文讯息几乎中共都认为是危险的,国外的新闻,包括我们说的维基百科或是YouTube频道、推特、脸书(Facebook)等全都封了。脸书有中文讯息,推特上有中文的账号,我们知道YouTube上也有很多中文频道,在国外有这些庞大的讯息网;华人跨越全球,而且在全球的华人给出的是全球视角,所有的内容中共全部都是不放心的。

百度只能在国内搜,国内出现的是普遍烂掉的网络生态,这种网络生态出现在两方面,一方面是中国本身纯纯的、非商业化地给网络上提供免费、利他的网络讯息的人群非常少;很多东西一开始是这么做,后来很快商业化。

主持人:为什么呢?

杰森:这是唯利是图、逐利的大方向决定的。另外一方面,中国网络的商业运作非常不好,比如在美国,谷歌可以搜到推特也可以搜到亚马逊(Amazon)等网站上的讯息。

主持人:脸书也都可以,要是输入“脸书”(Facebook)进去都可以搜到。

杰森:都可以搜到,都可以链接到别的网站。但是在中国,百度非常难搜到中国最大的社交群网──微信上的资讯;“今日头条”等网站也都是拒绝、千方百计阻挡谷歌爬虫(网络爬虫)搜索讯息。是什么决定的?商业利益。大环境的商业唯利是图,每家IT公司都把自己的讯息作为自己的财富,而不认为是社会共享的财富。这种独占的思想,形成“我和你是敌人”,不管第三者、老百姓对于网络资源共享的需求。这样的态势,造成百度几乎很难像以前一样,有庞大的讯息可以搜索。

这就是我们看到的两点,一方面从每个人的角度来说,它把所有的网络都作为牟利的渠道;另外,大公司、讯息垄断公司也是这样,最终造成百度不得不自己创造讯息,就像“百家号”等等,大家就觉得,完了!搜的都是百度自己。因为别人不给它提供讯息。

从这一点来说,又不能说完全是商业利益促成百度现在这种情况;它面对的是:中共要求它封锁,中国人本身不愿意作公益网络贡献,其它公司不愿意提供自己认为拥有的讯息。所有这些,造成了大的、恶劣的环境从政府到个人、到企业,这样的环境使得百度就是有公益之心也做不了公益的事情。

主持人:听上去中国已成了自己的局域网,并不是真正的互联网,而这个局域网又被分割得支离破碎。

杰森:对,事实上是这么一个情况。

主持人:赵培,你怎么看百度今天走到这一步,人家说它甚至已经不是搜索引擎了;诺大的中国连一个搜索引擎都没有!你怎看?

赵培:其实就是这样的!网络上有人评价谷歌和百度的区别,网友说的最意味深长的一句话:“格局大小的区别,一个叫互联网;一个叫局域网。”就是说,谷歌可以搜索到全球的资讯;百度能搜到中国的就不错了,而且还是中共让你看到的那一点就不错了!

谷歌可以做的都是基于要争取更多客户,比如它的竞争对手是微软的“Bing”,它要提供更准确、更安全的资讯,谷歌的安全搜索可以屏蔽一些你不想要的讯息,但是它抓取的数量级是相当不同的,我刚才说抗癌药物搜索,百度搜索到大概1,200万词条,而谷歌搜索到是它两倍的词条,所以整个搜索的级数是不同的,对于结果、准确度是相当大的影响,而且再加上共产党要过滤,这下子没法看了,哪个是准确的?所以网友说,干活还只能用谷歌。为什么呢?因为他是要写学术论文的,干活只能用这个,你所说的共产党那些假话我没办法认同。

另外还有一些个关系就是商业,商业性现在一个最大的问题,网友举一个例子,公司要建立网站,中、英文都有,建立之后谷歌来了3次电话、百度来了3次电话,谷歌的3次电话都是核实真实性:“是不是这个网站你们做的?你们的业务是不是这个?这是不是假的?”百度3次电话就是问:“你要不要作竞价排名呢?你如果作竞价排名我就把你排到前头。”结果他们公司网站上网之后,没作竞价排名,然后搜了一下,谷歌搜出准确用的是他们公司名,排在前三;百度一搜,排在第三页。他说,这是不是格局的区别、做人的区别?你非得跟我要钱才排在前面。这样看来,中国人拿到的讯息,从百度来说不能说它假;真的你未必能找得到,都第三页了,你能找到真的吗?找不到。所以这就是“真”与“伪”的区别。

共产党在其中起的作用是非常关键的,如果大家想一想,百度的竞争对手是谷歌的话,百度能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吗?肯定不会!它会跟Bing、跟谷歌一样:我必须先提供准确的讯息才能立足这个市场。谷歌是被谁赶出去的?大家都知道,谷歌涉黄事件就是薄熙来、周永康跟百度商量好了的,给谷歌栽一个罪名把它赶出中国。赶出中国的后效应大家看到了,“百度已死”呀!连一个正的对手都没有,它做出来的事只能是自甘堕落、越做越邪乎,把自己给做死的角度。

从这个角度讲,根子上是中共把中国的互联网变成了局域网,这是江泽民从2001年打压法轮功之后就系统化地在做,到今天,我们已经能够看到这种恶果了。

主持人:二位都提到谷歌,我想问一下杰森,刚才提到谷歌被百度赶出去,如果谷歌今天留在中国,特别是如果像它前一阵子宣称的“蜻蜓计划”方式留在中国,您觉得谷歌会和百度沦落到一样的地步还是会好一些?

杰森:我这一次稍微作完研究以后,我真的感觉如果让谷歌进去,巧妇也不一定能做出更好的饭来。谷歌很多资料是来自于维基百科,国内是封的;来自YouTube,国内是封的;来自推特,国内是封的;来自脸书,国内是封的;来自各种各样的新闻网站,比如美国之音、大纪元等,国内是封的,全都封了还能搜什么呢?搜的也不过都是国内能搜到的;能搜到的还有别的公司不让搜的,当然算法可能不一样。

主持人:可能少点竞价排名之类的。

杰森:对,少点竞价排名之类,这一点可能好一点,但是内容的全面性可能不如谷歌现在在国外提供得全面。后来我想,这是不是也是原因之一它放弃了“蜻蜓计划”。当然有人传说“蜻蜓计划”是这样子的,因为中共它让你封,但是不告诉你封什么,你得猜它的心。谷歌历史上猜心术比百度差太远了,后来被中共觉得不好用把它给踢出去了。它当时是借用了一个国内的网站,那个网站是有一点时时监控中共在封锁什么,好像那个网站后来跟谷歌搞得不是那么和谐,最后一旦失去那个网站,谷歌就知道根本没办法将来在中国立足,因为它不可能百分之百猜中中共的心思,加上国际社会的舆论,在这样的情况下它也就放弃了再次进入中国的想法。

当然中国网民很遗憾,但是我还是那句话,其实网民现在看到海外搜出来的谷歌的结果,等谷歌进入中国以后,那结果可能还是不一样的。

主持人:在中国这样封闭的环境中,这个产品其实并不是那么重要,可以说无关大局,所以百度走到今天这一步也不能全怪百度。

杰森:对呀,大环境就是:这边是广阔天地,你可以到处搜;那边是一处垃圾场,你看里头还能搜出什么东西。我说“垃圾场”可能中国网民不是很高兴,但是真的是,中国网络上面的很多讯息让我惊讶于他们编造谎言的程度,刚才新闻媒体上显示出的。

主持人:是不是因为真正有价值、有内容的资讯可能出现不了在网上,或者一出现就被秒删了?

杰森:当然,中共政权对于真理是非常恐惧的,这一点是真的,但是它确确实实创造出了胡说八道的网络文化;在中国最畅销的是阴谋论,事实上主流社会阴谋论永远不是主流消息。

刚才我们看到屏幕上的显示,在中国目前还有人传美国政府向本‧拉登家族道歉,说“911”不是本‧拉登搞的;类似于像这样的讯息太多了。前一段时间国内有人给我传讯息,说,是不是美国每年要向中国索要上千亿美元的网络租赁费,因为互联网是美国创造出来的;中国现在下一代互联网可以自己搞了,中国就可以反过来跟美国要几千亿的网络费?我说:“你的数字从哪来的?美国每年从中国所有的外贸出口只赚1,000亿美元,这么几千亿的钱那就没有中美贸易赤字的问题了!”

但是你可以看到假消息在微信上广泛流传,同时在网上广泛流传。所有这些事情让我感觉到,现在当中共把很多真理、真相封锁以后,给非真相或者说伪讯息庞大的运作空间,而这个运作空间遍布网络,百度搜出来的很多是这种东西。我就说,百度你少搜点很好,你把这东西给大家提供出来,你事实上是在混乱中国人的思维。很多时候,在一些事情上我很难跟国内的亲朋好友深入讨论,就是因为他们认识问题最基本的事实基础都是错的。

主持人:就是大家不在一个基础上!

杰森:对,他跟你没有共同的事实基础,你跟他讨论这个事的时候,他非常生气、跟你反驳,然后你发现,他最基本的认识是错的,当你纠正这个事实的时候,你发现他另外一个历史基础点又是错的。有的时候,在一些比较敏感的问题上越来越难跟国内的亲朋好友讨论,原因就是这样。我就说,国内的真理缺失,会把中华民族放在一个非常可怕的位置上。

主持人:说到这个,赵培先生,也请您谈谈,这一篇“百度已死”文章的作者后来又发了一篇文章,解释他为什么要写这篇文章。他在另外一篇文章中说,作为一家市场占有率大到70%的搜索引擎,掌握的几乎就是全社会的讯息入口,如果一个社会普遍被导向劣质讯息(就像刚才杰森说的),人们的脑子恐怕会坏掉的!他的说法很形象,我不知道您怎么看?

赵培:确实会坏掉!大家知道,中国人一直被中共教育的下一步就是大数据,网络炒大数据、AI人工智能,但是大数据和人工智能需要的是大量的事实在网上,而且是各种各样的事实,它是需要建模去分析这些事实;如果没有这些事实,你觉得这个东西是不是会坏掉呢?2017年,腾讯和微软合作开发了两款人工智能机器人,“小冰”和“Baby Q”,这事大家都知道吧,上线之后网友就问Baby Q:“共产党万岁。”Baby Q回答说:“这么腐败的政党岂能万岁?”有人问:“你爱党吗?”直接回答是:“不爱。”“那什么是爱国呢?”Baby Q回答:“随着裸官的增多,官商勾结,政府税收增加,政府压榨普通人民,仍然愿意作一个中国人,这就叫做爱国了。”

它说的都对呀!网友一看,我的天啊,AI造反了,说的全是事实。为什么呢?因为微软可能不懂这一套,它从网络上随机抓取,发现这些讯息是基本事实,大家都认同,Baby Q就回答出来了。这就是AI和未来科技的基点,一定要基于基础的事实。

而百度70%的市场占有率,提供的是把正确事实都过滤掉,都不让贴出来,甚至都给的是假的搜索结果,你说你的人工智能那叫智能吗?那叫人工智障啊!是不是这个道理?你搜索出来的、你给人提供的全是错的,那就叫人工智障。所以基于这个,我觉得还是应该提供基本的事实给大家。

举最近的例子,比如为了华为5G,中共驻加拿大大使1月17日对加拿大讲话,国内我搜了一下,海外很多正常网站用的词是“威胁”:是中共大使威胁加拿大;一些跟中共有关系的用词是“警告”加拿大;中共用的是什么呢?中共媒体说的是:驻加拿大大使“提醒”,加拿大若禁止华为,将会产生严重后果。

其实驻加大使的原话是什么?是说,如果加拿大禁止华为5G网络,肯定会有后果。这话如果说回来就等于什么?两个小流氓在街上打架:“我跟你讲啊,你等著,我让你好看。”就这态度!你跟我讲不是威胁加拿大吗?!你一个大使出去,那就是北京小流氓在街上两人碰瓷,就开始互相干起来的态度,你觉得这是一国的大使吗?这是流氓下山哪,井冈山的流氓再次下山,你出去能代表中国人?不可能的!千万不要把他当成中国人;当成中国人太丢中国人的脸!一定要把他剔除中国国籍。

如果把这位大使的话原原本本传回国内,中国人都会觉得丢脸,但是它的媒体却很巧妙,“提醒”将可能产生严重后果。整个把话一改,中国人觉得没事,说这话很正常。其实非常不正常。

包括加拿大的大使这一次被解职为什么呢?加拿大的舆论和反对党的一致观点:不是孟晚舟的事了!三权分立是我们加拿大的立国原则,你一个行政官员政治干涉司法,你是要毁了加拿大,你不走,加拿大就要完蛋,所以你必须要走。即使他自己自由党的总理都保不住他,劝退了:“我要求你辞职,你辞职吧!”“我就收好包走人吧!”

所以这就是一个原则性问题,当然大家仔细想,中国人还在那说,我要为中共怎么样。说句实话,你仔细想一想,这放在国内是什么?一个领导说可以判他有罪,他就判了;领导说他没罪,他就放了;领导说有罪,你没罪也把你抓起来。您愿意待在这样的国家吗?你不是不愿意我们才会移民到加拿大甚至躲到加拿大,你为什么还希望加拿大变成这样一个国家呢?刚才杰森博士说得非常好,基础事实都错了,你再怎么跟他讨论爱国问题?!爱井冈山上的流氓吗,爱两个在街上打架的小流氓吗,你爱得起来吗?丢人啊,这种爱。

主持人:杰森,再谈谈到底今天在中国,民众通过互联网或中共官媒收到的讯息,过滤的程度或扭曲程度有多大?您觉得对于大家的思维方式或者行为究竟会有什么样的影响呢?

杰森:确确实实影响非常大!我刚才说了,因为真理的缺失、因为中共媒体的置信度丧失殆尽、因为中共对媒体的一致考虑,比如说,特别是最近发生在委内瑞拉的事情,在美国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观点,有反对的、有支持的、有讨论事情发展的,各方面都有;中共那边因为它有官方思想、党的意志,所有的中国媒体你看一家就知道了,所有的观点都是一致的。

讯息的单一造成中国人的思维方式非常简单化,而且没有全面认识问题的角度;再有,就是讯息的支离破碎。比如孟晚舟事件,我跟国内人讨论的过程中,几乎人人都知道有孟晚舟这件事情,但是为什么?他们不知道!他们会简单地认为是美国和加拿大玩政治手腕;有人会认为是跟贸易战谈判有关系。但是孟晚舟到底美国起诉的原因是什么,很多中国人是不知道的。所以最终的结果他就会简单地把它降格成中国的那种思维方式:他是以此为筹码。

主持人:多少带点阴谋论的。

杰森:或者他看不起我们中国人有一家大公司,然后对我们这样子。这样的运作方式,小在茶余饭后多一个话资,对你的生活没有影响;稍微扩大一点就会开始对人有影响,因为有人跟我说,美国现在对中国这么仇视,我还该不该把孩子送到美国去?我说,美国怎么对中国仇视了?他说,逮中国人就抓,加拿大好像对中国人也很仇视!等等。这样的运作方式最后的结果,我知道有人现在已经开始,本来都把孩子已经奔著出国送往高中去,很可能现在就不送了。

这一点,就变成错误的讯息会影响这个人甚至家人的人生未来。很多人跟我说:“你跟我说那事有什么用啊,那是国际上的事!我每天担心菜市场菜价涨没涨,这跟我有关。”其实不是的,人所有的讯息最终都会决定你的行为,因为每个人的行为都由他获得的讯息量决定。这就是为什么任何有关讯息的产业,从最开始就应该有最基本的社会良知。

谷歌从建立之初,还是一家很小的企业,居然说出“不作恶”的最基本原则。就是因为创始人、两个非常年轻的研究生已经意识到:作为一个未来人讯息的大门,我不能毁了整个世界价值标准(讯息标准)。整个中共绝对不会有这样的概念,它治下的百度也没有这样的概念。

最终中国老百姓拿到的讯息、此时此刻的讯息有互相毒害的概念,中国人都说,中国人在实务上你毒我我毒你,我给你吃点毒酱油,你给我喝点毒油,就是互相毒的过程,大家在这点上认识到了,但是没有意识到另外一点,中国在讯息上也互相毒害:我今天在网上发一个假消息,或者完全没有事实根据的消息、观点,耸人听闻,为了增加流量,另外一个人看了以后,他也发甚至转发等等。事实上是滥发讯息,要么是假讯息、要么是偏颇的讯息,毒害中国人的认知。

这种认知最终会决定中国人的生活,很多人就封闭自己了!在中国经济这么艰难的情况下,他也甚至不敢尝试海外投资;在中国未来政治走向这么不明朗的情况下,甚至不敢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国外去上学;魏则西就是另一个很极端的、被错误讯息直接夺取生命的例子。

大家因为错误讯息在网上购物、观念偏颇等等,我的感觉是,讯息在此时此刻已经是决定一切的,当你说“讯息的准确对我没有什么关系”的时候,你是在骗自己。

主持人:我想起我们那时候谈P2P金融难民的时候,当时就有人说他丢了多少万、十几万,都是经常看《新闻联播》的。

杰森:P2P是非常典型的例子。就我知道的,国外拚命在报导P2P暴雷、金融难民、甚至有人自杀这样的事情,国内老百姓几乎不知道,而且国内还有大量存在的P2P平台。我倒不是说每个P2P平台将来都会暴雷,但是这种风险,投资人是不知道的。在不知道有这样的风险的情况下,他再次投入的时候,这就是国家的欺骗行为。

从这一点来看的话,讯息封闭对每个人都是息息相关的,特别是在此时此刻你有投资问题、你有理财问题、你有买东西的问题,你一切决策都来自于网络讯息,这样的情况下,如果讯息对你来说不重要,你真的是在骗自己。

主持人:是,没错。另外一方面,P2P事件中有人说,身边经常上网、翻墙看国外讯息的人,几乎没有一个在金融风暴中损失金钱的。这是另外一方面,从这个我想问一下赵培,我在问之前很快读一下我们网友的发言。有一位YouTube网友发言:“用了谷歌以后我可以搜到很多学习的资料、参考资料,感觉我自从用了谷歌,这辈子我都不想用百度了。一入谷歌深似海,从此百度是路人。”哇!这位网友很有才。“但愿谷歌永常在,不叫百度耍流氓。”用词非常精彩啊!谢谢网友。

我想问一下赵培,刚刚谈到确实大家看到这个情况,其实很多人是明白的,也有人建议不能把自己讯息的决定权交给一家企业或者公司;应该交叉验证,要建立自己的讯息来源。我的问题是,在中国,民众怎么样建立自己的讯息来源、去哪里找寻真实的讯息?

赵培:首先,其实这是普通常识,很多也就是普世价值,如果问一些还有道德的老人,比如国内敢跟你讲中共阴暗面的,除了受过害的很多人愿意跟你讲;法轮功学员能跟你讲很多真实的知识在国内。

接着杰森博士讲P2P难民当中,2018年让我最受感触的是一个自杀的P2P女难民,她在最后的绝笔信当中说,她的世界观崩塌了,从小到大养成的荣誉观崩塌了,我们P2P平台的负责人跑路之后,政府竟然不去抓跑路的人,而是维稳我们,把我们抓起来打、把我们关起来。她说,不是钱的事,是我整个人生观崩塌了。

其实就是这样,中共利用假事实给你建立错误的三观,价值观、人生观、世界观,这三观一旦碰到真实的情况,这个假的就很容易崩塌,崩塌之后你的精神就承受不了,很容易给你们家造成最严重的后果。这就是我希望大家能够睁眼看世界,去看一看国内被迫害的人们告诉你的真实想法;你身边有P2P的人,他给你讲一下他生活的经历,你可能不愿意听,但是你听完了之后可能觉得:我下次可能长个心眼;法轮功学员跟你讲中共是怎么迫害老百姓的,你下一次长个心眼,中共在迫害你的时候你就知道怎么去做。

比如说,这位P2P难民她如果能够经常翻墙到海外看看大纪元网站、新唐人网站,她知道中共就是这么个玩意儿,跟它生气没必要,我能够想办法灾后止损,把我的孩子给养大。这才是她当时应该想到的,可是她没有想到,她被中共建立的三观牢牢地控制着,最后崩塌那一刻,她承受不住,自杀了,临死之前告诉她前夫一定要把孩子送出国,我不想让他在谎言的环境下继续长大。

所以我这也是告诉国内的朋友们,不要在谎言的环境下长大,哪怕你在这里长大,你也要用真实的事实去建立自己的三观,不能任由百度或者中共的媒体给你建立虚伪的三观;还有微信上胡传的这些红色的谣言,你想想看共产党为什么不封,那是谣言为什么不封?是因为它可以建立你虚假的三观,共产党的宣传政策也是这个目的,就是条件反射,让你一听到“美国”就想上去咬两口、一听到“孟晚舟”就说,我要爱国、我要买华为。想一想这样对吗?

既然国内说得很明白,转个头一想:我用iPhone不爱国,那孟晚舟在加拿大买400万加币的豪宅,她怎么就爱国了呢?什么理论、事实经不住普世价值的推敲那就完蛋!所以我说,用真实事实重新构建自己的三观,您将生活得更加宽容、更加快乐。

主持人:杰森,你怎么看国内民众如何建立自己的讯息来源?

杰森:保持开放的心态,开放自己的内心,不要认为自己历史上的学习百分之百是真实的。我在国外已经二十多年了,我把中国的历史重新读了一遍,世界历史也读了一遍。

主持人:那真就是从历史中去看自己的一些思维方式。

杰森:对!因为我们当时学的很多都是有问题的。当然最新的时事、各方面视角多看一些有好处,最关键的问题是,千万要有机会到国外去看看网上的东西。

主持人:翻墙出来;哪怕人身不能出来。今天节目时间很快又到了,非常感谢二位嘉宾。感谢观众朋友精彩的参与,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次节目再见。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