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9年01月24日訊】【熱點互動GDP28年最低 中國經濟出現「斷崖式下跌」?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今天是1月23日星期三,歡迎收看《熱點互動》節目。本週一中共公布了2018年的GDP增速是6.6%,儘管是28年來的最慢增速,但是仍然有不少的經濟專家在懷疑這個數據的真實性。而中共總理李克強在前不久也說不能讓經濟「斷崖式下跌」。

那麼中國經濟的真實狀況究竟是什麼樣?造成中國經濟「斷崖式下跌」的因素究竟有哪些?就這些相關的話題我們今天邀請兩位嘉賓一起來做分析解讀。兩位都在現場,一位是時事評論員傑森博士,另外一位是時事評論員唐靖遠先生,兩位好。

傑森:你好。

唐靖遠:主持人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的,觀眾朋友,節目的開始我們先來看一個資料短片。

1月21日,中共國家統計局公布,2018年全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同比增長率為6.6%,其中,2018年第4季的GDP成長率放緩至6.4%。

長期以來,中共官方公布的經濟數據一直被外界認為不可靠。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理事兼副所長向松祚曾經透露:他看到「一個非常重要的機構的研究小組的內部報告」,兩種測算方法之一顯示,中國2018年GDP增速為1.67%,甚至負值。雖然他的講話視頻迅速在社交網路發酵,不過馬上就遭到中共的刪除。

總值高達430兆人民幣的中國房市,被外界形容是「史上最大泡沫」,並且恐怕瀕臨爆破。

田園博士認為,中共用急功近利,採取盜竊技術、盜竊知識產權,逼迫外國公司向中國轉讓技術的方式,來發展自己的經濟,結果造成了中國的研究,特別是研發產業也極度的空心化。

有「中國經濟學界良心」之稱的知名經濟學家吳敬璉,日前對中國的「國家資本主義」提出警告:中共政府伸手干預市場,將動搖人們對中國經濟未來的信心。

吳敬璉指出,由國家掌控經濟,很容易就會引發「裙帶資本主義」(crony capitalism),不但讓人連想50年代民間資產遭國家接管的情況,這最終也會跟前蘇聯的計畫經濟一樣,以失敗收場。

主持人:好的,觀眾朋友,您現在收看的是《熱點互動》節目。歡迎您在節目當中給我們發送手機簡訊,或者是在YouTube平台上和我們進行文字互動。我們今天的話題是中國的經濟發生「斷崖式下跌」了嗎?今天的兩位嘉賓,一位是傑森博士、一位是靖遠先生。

節目的開始我們先來向傑森請教一下,就是說中共的GDP的數字全年增幅是6.6%,然後第四季度是6.4%,但是它說是這樣一個增速,可是有很多的經濟專家都在懷疑這個數字的真實性,好像是說這個中共把這個數字已經美化了。我不知道您怎麼來看待中共的這個數字是不是真實?

傑森:當然是騙人的,它年初的時候給2018年訂的是6.5%,最終結果是6.6%。像這個魔術般的準確又稍微超出預期,中共一年一年的玩這樣的數字遊戲,讓人覺得很沒意思,沒一點新意。

我們都知道了向松祚在去年年底的時候說中國國內,向松祚本身就是體系內的人,然後他說有一個非常權威的國家機構,他不可能胡說,說GDP的增長速度研究的結果是1.67%,甚至是負值。其實國外很多就是說用非常粗線條的、大的這種外行能看的數據分析也只不過是4.1%。整體來說的話,6.6%這個數字絕對絕對是不可能的。

我們知道美國這邊2018年GDP可能也就是百分之三點幾,但是美國只要是百分之三點幾的GDP就會出現方方面面就業,美國現在空缺的工作要比失業的人數多。美國整體工資,這個工資收入持續上漲,美國各方面,去年年底的購物,就是年終購物創了歷史新高。方方面面這種經濟是真實的GDP增長3%、4%的情形。

而中國是什麼樣子的?你可以看到失業、你可以看到企業根本就不怎麼賺錢,你可以看到一系列的經濟問題,在這樣的情況下,誰會相信的它的GDP有6.6%呢?這個數據完全是統計局做出來讓黨完成任務的,騙老百姓,實際的這個數據一定是非常淒慘的。因為現在中國大學生就業各方面的數據都已經是國家機密了,實際上中國大學生就業的問題各方面展現出這個國家其實沒有多少實實在在的擴充經濟的實際能力了。

主持人:就是說中國經濟現狀非常不好。靖遠,中共是把這種經濟的增速,中國經濟下滑的影響歸咎到了貿易戰的身上,認為是貿易戰影響到了中國經濟才造成經濟下滑。我不知道您怎麼看,這個貿易戰真的對中國經濟影響那麼大嗎?

唐靖遠:我是這樣看的,就是說其實貿易戰我覺得它只是影響中國這個經濟下行的可以說是一個外部的因素。那麼真正中國這個經濟下行,它最主要的因素應該是它自己內部的原因,就是它體制性的原因。

在我個人來看,其實我們可以使用一種叫做逆向思維,我們可以來看一看,就是回過頭來看看,就是中國經濟當初所謂的崛起它是因為什麼原因?儘管中共自己把這個鼓吹為是「中國模式」,認為這個是極權體制特有的優越性等等。

但是其實我們仔細的去看看它這個經濟崛起的真相,我們就可以看出它真正經濟下行的原因是什麼。其實中國經濟這些年的發展它只不過是得益於下面這幾個因素,當然第一個因素是得益於就是剛剛文革結束以後,對計畫經濟和公有經濟的這種一定程度的鬆綁。其實這個它等於是無形中把中國民眾那種長期窮怕了的,被共產黨搞得已經窮怕了的這種對於財富的巨大的追求的動力把它結合起來,所以產生了這樣一種經濟效益。這是一個。

第二個就是西方大量的技術和資金,在打開國門以後大量的湧入,其實產生了一個輸血的效益。那麼第三個因素就是我們看到中共它加入WTO,其實加入WTO對中共來說等於是一個非常快捷的方式讓它進入了國際市場,也打開了這個國際市場。

第四個因素就是我們看到中共它,因為中國畢竟是一個非常龐大的國家,它的人口基數、環境、地理各方面它有一些先天的優勢積累在那兒,所以就是這種人口紅利和環境的這種紅利,我們看見中共通過這種破壞性的開採、開發,它其實也能獲得經濟上的一些成長。

第五個因素就是中共自己所說的叫做「彎道超車」,也就是說它利用一些不道德的手段在國際社會上去佔了很多的便宜,其實是一種非法獲利。其實不外乎你回過頭來梳理就能看到,中共所謂的經濟成長就是這五個最主要的原因造成的。

那麼現在我們回過頭來看,中國現在為什麼經濟下行了呢?就是我們看見這五個原因裡面其實你會發現,除了中共現在依然還留在WTO,這一點沒有什麼改變以外,其它的這四個因素都在急速的處在這種消失、改變的這種過程之中。所以它其實帶來一個最直接的後果,就是中國這種經濟下行它其實可以說是一種必然的。我覺得它這種必然可以說是它宏觀上的體制上的原因造成的。

當然我們看見有些經濟學家他也提到了什麼中國經濟下行它有一些直接的因素,比如說這個貿易戰,比如說這個龐大的債務,以及包括民營企業對這個經濟前景這種信心的喪失,就國進民退等等,反正就是很多技術層面的因素,我覺得其實它都是比較微觀上面的這個層面所造成的。

至於說貿易戰,我覺得它可以說是一個外部因素。因為貿易戰它直接影響到的就是這個外資的輸血,以及包括就是現在我們看見國際社會對中共這種「彎道超車」,其實就是偷、搶這種技術等等這些行為越來越強硬的這種反擊。它其實是影響這兩個因素。

主持人:好的。如果按照中共公布的GDP的數字來說,我們看到中共的四個季度來說基本上是在一點點的下滑,第一個季度是6.8%,然後第二季度6.7%、6.5%,最後6.4%。如果按照這樣的一種趨勢下滑的話,我想瞭解一下就是說,我們都知道物體下落它會有一個加速度,那這個經濟滑落,中國的經濟會不會滑落的也是越來越快?

傑森:其實這是中共最害怕的。中共進入經濟下行軌道這個事情事實上是從2017年就開始了,中共當時有個詞叫做「新常態」。就說我們歷史上百分之十幾的發展,那是歷史啦,我們現在得要認可7%的發展速度,這個叫「新常態」。他們總會有一些創造性的辭彙發明。

那麼其實就是說,到2018年經濟整個就是,2017年事實上是老百姓先感覺到經濟上不像以前那樣子,就是花錢各方面不在乎了,整個經濟就開始有點,我們看到消費降低了等等這樣的概念都出來了;2018年各種經濟數據非常,就是毋庸質疑的,各方面展現出,在中共拚命造假的情況下,它還是不得不讓自己的GDP逐季度往下走,所以現在經濟下行是個不爭的事實,中共已經不能否認中國經濟在下行。

那麼現在中國經濟面臨的就是剛才你說的,這個下行的過程會出現加速度下行,加速度下行就叫「斷崖式下跌」,就是直線下跌。你這樣緩慢的下行,這叫下行;你要是這樣子下走,那就叫下跌了,更快的就是「斷崖式下跌」了。這是中共努力在防範的事情。

這就是為什麼中共在2018年底的時候做出了一系列的這種,就是2018年底、2019年初的時候做了一系列的往回收的政策。我們知道就包括前面2017年、18年有一個去槓桿,後來不去槓桿了,又開始往裡頭注錢了,比如說降準等等。然後其它的包括在2017、2018年又開始喊出什麼私有制、是不是應該退出歷史舞臺這樣的話。

那麼現在在10月份,中共的頭又站出來說,我們堅持不懈的要讓你私人掙錢等等,就它又往回收,是因為它發現它前面的政策使得經濟在持續的越來越快的下滑,它努力地想用這些口頭上的心理安慰,加上一些其它的灌水、灌錢這樣的方式,在挽救、迴避這樣經濟下滑的方式。

可是在我看來的話,核心的風險其實它根本沒有觸及。核心的風險其實最關鍵的,整個來說,中國經濟已經失去了動力。中國經濟的轉折點其實發生在2008年,奧運是整個中共輝煌的頂峰。奧運之後,當然又遇見了世界經濟危機,然後整體來說的話,中國從那個時候開始走向了一個靠借債、靠花未來的錢這樣的方式擴充,這樣一條道路。

你可以看到中國的企業和家庭債務和GDP的比例,從2008年的百分之一百億,到2017年、2018年的百分之二百多,這個增長速度是人類歷史上沒有的。就是整個來說,過去從2008年到2018年這10年的增長是帳目上的虛假增長,是靠印錢印出來的增長,而這個增漲徹底毀了中國人靠實業賺錢的基本思維方式。

過去10年大家就靠兩樣東西賺錢,一個是金融,靠玩各種花樣的金融概念;第二就是房地產,股市上大約好樣是所有上市公司的利潤加在一塊兒是3萬億,其中2萬億被銀行和房地產拿走了,其它數以千計的公司構不上這兩個方向的一半。

當然很多很多方向,就是說核心的問題就是中國經濟徹底失去了最基本的,一方面失去了實業創造價值這樣的思維方式,或者是運作方式,再一個是整體國民性被中共影響的浮躁的這種玩概念,就是靠債務擴張這樣的問題,很多其它問題都是從這個衍伸出來的,而這個問題是未來中國經濟的定時炸彈。這個炸彈當然它可以把它引爆了,有其它各種一系列的因素。但是這個是最核心的,其它是導火索,這個是埋在地上穩定的一個炸藥包。

主持人:靖遠,除去這個貿易戰的因素,在國內諸多的因素當中,在您看來哪個因素對中國經濟影響最大?

唐靖遠:我覺得可以這樣說吧,就是說在這個尤其是私營企業對現在這種經濟前景失去了信心,我覺得這個可以說影響是最大的。因為就是說一旦私營企業主他對這個經濟前景沒信心,這個會直接影響到他的經營行為,整個的這個經營會出現一種短期化,會出現一種收縮、防守這樣一種策略,那甚至很多私營企業已經在開始準備跑路了,就是它會呈現這樣一種狀態。那麼你在這樣的一個背景之下想要刺激經的成長,我覺得是一種癡人說夢一樣。

而且我覺得這個問題其實它直接涉及到一個非常關鍵的中共體制性的話題,就是關於公有制和私有制。因為我們知道現在中共一直都把公有制視為它的優越性和它的特色所在,但是我個人看來這個所謂的公有制,它其實聽上去名聲好聽,但是其實公有制它的本質是一個反天道、反人性的這樣一種制度。

我為什麼這麼說呢?我們都知道公有制它名義上資產是國家共有,或者叫作全民所有,名義上是這樣。但是它最終一定會落到某個具體的特定的個人、或是某個階層。也就是說它最終一定會形成特權的人物和特權的階層。從這個角度上講,這個所謂的公有制其實它的本質就是一種掠奪和搶劫。

這個制度它實質上起到的作用就是放大了社會的不公、放大了人性之中惡的一面,它加劇了人的這種妒嫉、懶惰等等,就是放大人性惡的這一面,它直接造成的就是對社會道德的敗壞,起的是這樣一個作用,所以它對正常社會的經濟形態,它一定起的是一種破壞性的作用,這是一個。

第二個,反過來,就是我覺得這個私有制,其實它是符合人的天性,為什麼呢?就是人要通過勞動來求生、通過勞動來過上追求美好的生活,這個是人的天性,這個其實才是順應天道的。而這個原動力就是人追求美好生活的這種原動力,它可以說是所有社會經濟、生活之中,能夠促使社會經濟出現創新、發展一個最大的動力。

這是我們看見實際的中共在文革以後開始實行所謂的改革開放。它那個所謂的改革開放它的實質是什麼?其實它的實質就是對中國的私營經濟進行了一種鬆綁式的操作,就是放鬆了很多的限制和綑綁了以後,私營經濟就獲得非常迅速的發展。

其實我們都知道中國的私營企業、私營經濟它在中國的政治生態之中其實是比較艱難的,無論它的在貸款、或者在經營政策方面,跟國有企業完全是沒法比的。很多時候,很多這個企業甚至可以說是在夾縫中求生這樣的一種狀態。

但是即使是這樣的一種狀態,我們看見經過這個多年,就是因為民眾他都有追求財富的天性,就像我們剛才說的,他創建私營經濟所創造出來對中國經濟的貢獻已經都非常的大了。因為根據中共自己在2017年的數據,中國私營經濟它佔到的GDP比例都已經超過60%;而且在中國的專利獲得的,一個是專利、一個是創新技術和新產品的開發這方面,有超過75%以上都是由民營企業來完成的。而且在鄉鎮一級的行政單位之中,就業率90%以上也都是由私營企業來吸納的。也就是說民營企業實質上是真正促成中國經濟發展的最重要的動力。

那麼我們看到中共對待私營企業它採取的不管是「國進民退」也好,還是採取像「割韭菜」這樣一個待遇也好,不管它是哪種,它最終造成的一個結果就是讓整個民營企業這個階層、龐大的群體,他們對中國經濟的前景基本上是已經喪失了信心,所以在這樣的一種情況下,我覺得它可以說是一個比較主要的原因。

主持人:傑森,剛才您提到一個「斷崖式下跌」,我們知道這句話,中國總理李克強他前不久也說了,允許經濟是彈性的浮動,但不能大起大落,更不能「斷崖式下跌」。這個「斷崖式下跌」究竟是一種什麼樣的情況?中國經濟是不是已經出現這樣的情況了?

傑森:其實中國經濟總是一團霧,因為它的數據不像其他的國家是公開的,就是說你看不清它的經濟具體的狀況。網上有一些流傳,比如說以前從來不裁員的行業開始裁員了,很多人在網上流傳裁員的風波波及到哪兒,但是這都是一個面,非常難看清全貌。但是李克強說到這個話了,就是這個東西是存在風險的,不然的話他不會說這個話。

主持人:對,咱都知道中共是有這個毛病的,缺啥喊啥嘛。

傑森:對,李克強他自己也不傻,他原來有個科學經濟學,他自己也說他不相信中國統計局給他報上來的GDP數字,他知道那都是水,他就是靠運貨量、用電量和其它的一些數字測算出來GDP的概念是多少。反正今天這個數字中共也不太給大家報了,因為李克強把這個機密給露出來了。

所以整個你可以看到最基本的情況,我從李克強這個話,他很緊張有「斷崖式下跌」這樣的情況會出現,但是中國是很大的國家,而且這個盤子已經很大了,而且中共方方面面都在控制,它在金融上,而且在貨幣流動上,比如你錢不能拿出中國,企業都不能拿出中國,還有其它的一些包括統計數據上、包括媒體輿論上,它都可以控制。這些控制使得,你會出現一個概念,可能局部經濟已經非常淒慘了,你還完全看不到。

其實我們知道有些地區的經濟,比如說東北地區的很多經濟,它已經是衰落得不成樣子了,但是它就被全國這個數據蓋著,你也不一定能看到它這個情況。我知道「春江水暖鴨先知」,最開始明白這個事的,很可能是老百姓。我們不講中國經濟是不是有「斷崖式下跌」,我們只談中國老百姓2019年收入、或者他的財富有沒有可能會有這種巨大的損失?這一點上我覺得是可以說的。

其中幾點,第一點就是房地產,房地產在中國,中共自己說,中國老百姓的財富7、80%來自於房地產的概念。房地產會不會使得老百姓有迅速喪失財富的感覺?這一點我感覺可能老百姓和中國政府都會處於這種捂著眼睛的狀態。

中國整個經濟有一個大的「灰犀牛」,「灰犀牛」就是必定要來的災難,就是中國人口。中國人口這個概念來說,有人原來說2025年中國人口進入頂峰下降。最近出來一些數據展現可能2018年去年中國人口已經進入頂峰了。如果人口一進入頂峰的話,在2012年、2014年勞動力人口已經進入頂峰了,而現在的絕對的人口,2018年絕對人口進入頂峰。這個概念是房地產的需求幾乎已經到了極限,而房子還在蓋。

供需關係比如果出現差別的話,你會看到,不說是所有的城市,但是很多城市,特別是三、四、五線城市,它的房地產其實已經是有價無市。這個時候人們還說,我的房子1平方米值5千、1平方米值1萬,這是自欺欺人的一個做法,這是空喊。從這一點上來說,我感覺中共不會讓你概念上、價格上知道你的財產損失很多,但是中國老百姓可能心知肚明的會知道很多。

下一個就是股市,股市有些老百姓會投錢,過去中國股市,據說過去10年,去年一年損失了7萬多億這樣的一個概念,這是一個巨大的損失。老百姓在這個過程當中,2018年如果你玩股,你的股票市場已經是「斷崖式下跌」了。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2019年有沒有「斷崖式下跌」的可能性?我覺得已經跌得滿低了,現在2,500點、2,600點,就是跌穿到2,000點以下也不叫「斷崖式下跌」,因為才跌了2、30%,股市上可能下跌的曲線已經很少了,大家可能會回憶2018年的「斷崖式下跌」。

其它的一些,你的就業還有沒有可能?如果你沒有收入了,可能你的收入會「斷崖式下跌」,因為你沒有收入,下一個工作又很難找,或是再的找工作沒有前一個工資高。所以說從這一點上來看的話,房地產、股市、就業、還有其它的一些灰色收入的機會,都可能使中國人會體會到2018年不好過。

所以說2018年我給大家的概念,防止你個人「斷崖式下跌」的一個辦法就是不要再炒房了,同時千萬要在各方面走避風險這條道路,而不要再去進入風險,不要為那麼1個百分比、2個百分點這樣的利率,把自己的錢投在一個比較有風險的理財或者投資上。

主持人:擔心收不回來。靖遠,我們知道中共它出臺了好多刺激經濟的政策,比如「定向降準」,這個降準、那個降準、還有相對減稅等等,這樣的措施不少,可是中國經濟為什麼還是這麼糟糕?

唐靖遠:我覺得分兩方面,首先說降準,我覺得降準其實帶來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使得整個金融機構和企業之間出現一種比較尷尬的叫做「兩不怨」這樣一個警惕,什麼意思呢?就是說之前早期的時候,金融機構是它不願意貸款給,尤其是貸款給民營企業,因為私營企業普遍來說風險比較高,按照中國這種概念來說的話。

現在是反過來的,因為整個經濟現在不景氣,經濟在往下行,所以很多私營企業本身也不願意去擴大投資,也就是他自己不願意到金融機構去貸款。這樣一來就直接造成一個現象就是,它降準以後釋放出來大量的資金它會積壓在金融機構,這個水它流不到企業的頭上去,流不到企業的手裡去,這樣它就必然會帶來一個現象,它會拖累股市和樓市,始終遲遲難以走出困境。因為業界有一些經濟專家他們就認為這種模式基本上進入了一種等死的模式。

所以也就是說降準為什麼失效,它這個刺激經濟的效果不好?是因為,剛才我們提到最關鍵的一個原因,是因為私營企業、私營經濟它們對經濟前景已經失去了信心,而這個失效的背後它反映出來的就是中國整個實體經濟的下滑。

這個就涉及到中共體制性的問題了,為什麼實體經濟下滑?因為很多企業不願意去做實體經濟,都不願意踏踏實實的去做實體經濟,都願意去做類似金融投資短平快這樣的項目,它跟中共這個體制是有直接關係的。

因為剛才我們談到了,中共所謂的經濟政策其實就是一種「割韭菜」的一個機制,養一段時間韭菜長高了,然後它再割一把,然後再養一段時間,然後再割,它其實就是這麼一種模式。所以大家都看得很清楚了。那我為什麼要去做長期的,投資很多風險又大的去做的實體呢?我就這種短期,短平快的,我趕在下一個週期韭菜被割之前,在你的下一把鐮刀舉起來之前,我先逃離,這是一種普遍的心態,我覺得這是一個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這個降準為什麼失效。

就說減稅,我覺得就更是了。減稅當然它是刺激經濟的非常主要的一個手段。尤其我們看到現成的,川普2016年上臺執政以後,上臺的第一個大動作就是大規模的減稅,而且確實產生了非常良好的效果,大批資金回流到美國,因為資金回流,它必然帶來大量的工作就業機會的出現。所以我們看到,眾所周知的,美國現在的失業率只有百分之三點八,這個已經創下了近20年以來的新低,就最低了。當然這是一個立竿見影的經濟刺激的例子,中共不可能沒有注意到。所以我們看見中共從去年、前年都有開始在喊,要大規模減稅等等。

但是我覺得非常搞笑的事情是什麼呢?去年10月份,中共財政部長劉昆公開宣布2018年中央減稅達到了1.3萬億,這個力度已經不小了,而且他們還在醞釀著更大規模的減稅。

但是非常詭異的是今年1月份,中共國家稅務總局發布了他們去年2018年整個一年的稅收記錄,整個稅收首次突破了14萬億,同比增長了9.5%。這個增長的9.5%可不是一個小的數字。也就是說你都可以看到這是一個非常荒唐的,那邊你財政部公開說有大規模的減稅多少,這邊稅務總局直接告訴你說我們的稅收是大幅度地有所增加。

它背後反映出來的是什麼?它背後反映出來就是中共這些權貴利益階層,他對他們的利益可能到死他都不會放手的。別說是放棄他的利益,哪怕是減少一點他的利益,能給國家帶來一點好處,他們都是不可能做得到的。也就是說你減稅也好,降準也好,這些措施你在正常的國際社會都是行之有效的這種經濟刺激的手段;但是你一旦到了中共的體制之下,它就變形走樣,就是因為這個原因。也就是說它根本的原因是因為體製造成的,而不是說這些經濟手段它本身,它就是這麼一個關係。

主持人:這兩天我們看到中共財政部前兩天公布了這麼一個消息,說要通過購買國債的方式發行貨幣,這種做法對中國的經濟會有什麼樣的影響?

傑森:政府要印錢,你要有個根據,不能憑空印,過去中國政府印錢是靠外匯儲備,比如說外匯儲備增加了1萬億美元,它相應的在國內印1萬億的人民幣,因為它外匯儲備都拿著。中國的錢,我看有位經濟學家分析說,70%的錢是跟外匯儲備的增長,國內印相應的錢,以美元、歐元作為背書來印錢。

後來又有人說它用地方政府的債務,剩下來30%用政府的債務作為背書來印錢,這就有點胡整了。你說這邊我發債,這邊作為印錢的根據,地方政府的信譽,錢就是政府的債卷,等於說背後就是我地方政府的信譽,地方政府的信譽差極了,以那個印錢,所以中國政府的錢裡頭已經有30%的水分很厲害了,而印錢的速度又非常非常的快。

中國過去2017年、2018年印錢的數量,貨幣發行量是整個GDP的240%。創造一份的財富,印2塊4。我就不知道為什麼中國的GDP才6.6%?按這樣印錢,在我看來怎麼算都是很高很高的。

此時此刻它出現什麼樣的問題呢?它看見了中國在國際貿易中它是在賺錢的,但是它賺的80%錢是從美國那兒賺的。其實我跟美國人是這麼說,美國跟全世界是貿易虧空的,但是往中國那虧空,虧空了美國全國的60%。而中國在全世界是掙錢的,但從美國那掙了80%的錢。換句話話說,如果它跟美國有貿易戰的話,它第一大損失就是它靠外匯,外貿賺的外匯儲備的增加量會減少。增加量減少的話,如果還用老的方式去印錢,那國內錢就不夠了,就是說它要大量印更多的錢來刺激經濟。

那怎麼辦呢?它創新招,它說以國債為背書,換句話說以我黨政府的信譽為背書,我給你欠條上落欠條,貨幣就是國家的欠條,而這個欠條又基於我給你國債,黨給你寫的另外一個欠條。你知道中共是毫無信譽的,如果這個門打開了,那中國的錢就可以無限制的印下去。政府印錢就是從老百姓的銀行裡偷錢,因為你錢印得越多,老百姓銀行存的錢佔的財富比例就越少,那就等於是偷錢,這就是一種變相的盤剝。

如果我們一批一批地割,叫割韭菜,我覺得這個就叫做捏牛奶,每天都在搞,搞你的錢,把你銀行錢往出搞。這個點上我可以這麼說,叫極端流氓的做法,就是它把它自己的債務危機,經濟發展GDP數字缺少的這樣一個概念往老百姓身上轉嫁,全轉嫁到老百姓身上。

老百姓在未來看到如果通貨膨脹起來的時候,你知道你的銀行已經在損失了,而那個時候你不要怪街口賣菜的老太太,你要怪中共今天做的這個決定,它是印錢造成的。

剛才靖遠也談到了很重要的概念,官方說GDP增長6.6%,我們知道這是水灌得不得了的數字。它的稅收將近10%,而這個稅收將近10%是真打實在的,這個數學是小學五年級的人都會算出來的,去年值、今年值一比,你就知道這個值是真實存在的。或者說一個真實增長了將近10%的數字,和一個加了泡沫的GDP,這已經是不合理的一塌糊塗了。你在大量降稅的情況下,你的財政收入是2倍於你的GDP增長,那是什麼概念呢?就是你額外的從老百姓口袋裡盤剝錢。因為創造財富的比例,你超過這個比例的拿錢,那你就在搶錢了。

中共在高喊降稅的時候,它在搶老百姓的錢。老百姓在這個時候,私營企業還會相信你今年減稅會給他們帶來安全福利嗎?一次一次中共的失信,它喊了私有制要退場,中共歷史上搞的是「悶聲發大財」這樣的概念,就是說我不吭聲的搶你錢,最近很傻的開始搶,現在收回來說我們再回到「悶聲發大財」的概念上。但實際上老百姓也不傻,越來越看清楚中共其實就是搶錢。

主持人:前兩天我們看到大陸有位知名經濟學家,向松祚,他演講當中提到了2019年要謹防「明斯基時刻」。其實我們知道「明斯基時刻」,像前中共央行行長周小川,他就喊過多少次了,老是提防「明斯基時刻」。這個「明斯基時刻」真的會到嗎?

唐靖遠:我是這樣來看的,這個「明斯基時刻」我們都知道,它最初是美國經濟學家海曼.明斯基,是用他的名字來命名的。它的意思是指什麼?就是指一個經濟體它的資產價值的突然崩潰的時刻。其實你用另外一個方式來描述它,就是相對於老百姓說的,經濟泡沫全面破裂的這樣一個時刻。

而這個「明斯基時刻」,他提出這個概念存在著兩個重要的條件,一個是槓桿率的上升,一個是大量負債的出現。如果我們從它的定義,以及它所具備的這兩個條件來看,我們可以說中共經濟現在的這種局面已經是完全具備,完全具備這樣一個局面的。也就是說,我們看到有一些經濟學家他直接就提出來說,中國其實實質上已經悄然進入了「明斯基時刻,這個說法我覺得是有事實基礎存在的,是有這個基礎的。

但是從另一方面我們又可以看到一個比較奇怪的現象就是,儘管誰都知道,都能看到中共的經濟問題其實已經非常嚴重了,甚至嚴重到都已經覺得不可思議了。但是它為什麼仍然還是沒有出現這種大規模的經濟蕭條,然後出現這種劇烈社會動盪變化的到來?至少目前暫時還沒有出現。

那麼我覺得它其實有一個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因為中共這種體制它其實不是一般正常社會的。明斯基當初描述這個「明斯基時刻」,他考察的對象是民主政體下的一個正常的市場經濟;而中共這種是一個極權專制體制下的一種不正常的經濟形態,背後最主要的一個原因是由於中共它可以通過這種權力,應用它的權力,它是壟斷一切社會資源嘛,它通過權力強力的干預可以一定程度上延緩「明斯基時刻」的爆發。

比如說它可以採取一種手段,就是定向爆破,我們舉個例子,比如前段時間P2P暴雷,P2P暴雷製造了大量的金融難民,甚至失去生命,自殺、上吊都有,但是這種暴雷我們知道其實是官方有意造成的,它的目地就是像排除風險、釋放壓力一樣,它是通過了這種手法。

其實這種手法它不是第一次幹,它之前幹過很多次了。那麼它造成的一個結果就是,它實質上是用行政權力強行的犧牲了一部分國民的利益,甚至犧牲一部分國民的生命,來交換整個大盤的安全和穩定,它其實是這樣一種手段。這是任何一個正常政府幹不出來的。也就是說這個「明斯基時刻」它的危險始終是存在,但是為什麼這個時刻它一直沒有到來?是因為暫時地把它給拖延住了,只不過這種手法就相當於飲鴆止渴一樣,最終必然會有一個總爆發的時刻遲早會到來。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兩位的精彩分析,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觀眾朋友再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