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9年01月22日訊】【熱點互動】美國擬刑事起訴華為 川普政府新戰略?

主持人:觀眾朋友大家好,歡迎收看新唐人電視臺《熱點互動》熱線直播節目,今天是1月21日,星期一。

華為風波持續延燒,美國聯邦檢察機構正在調查華為是否竊取美國公司的商業機密,並且可能提起刑事訴訟,以刑事檢控來應對商業竊密,這被視為川普政府的新戰略。其成效和挑戰是什麼?是否符合美國法治和公平競爭的原則?而中共方面繼續大力維護華為,中共駐加拿大大使上週宣稱,如果加拿大禁用華為5G產品,將會面臨後果。

為何中共如此重視華為的全球布局,威逼加拿大能否奏效?在今天的節目中我們將討論這些話題。今天的兩位嘉賓,一位是在現場的橫河先生,橫河您好。

橫河: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一位是在加拿大通過Skype和我們視頻連線的趙培先生,趙培您好。

趙培: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節目開始,我們首先來看一段背景短片。

《華爾街日報》16日報導,根據知情人士透露,美國聯邦檢方的刑事調查來自於多起針對華為的民事訴訟,其中一件可回溯到2014年的官司。華盛頓州西區聯邦地區法院陪審團認定:華為盜用美國電信商T-Mobile實驗室的機器人技術。

據瞭解,當時T-Mobile委託華為供應手機,也開發出一款測試機器人Tappy,進行手機品管測試。合作期間,華為員工反覆詢問有關機器人的專有技術,並且未經許可進入實驗室拍攝機器人,將Tappy機密夾帶出實驗室。

1月16日,美國國會兩黨議員提出法案,將禁止美國生產的晶片或其它科技零件賣給違反美國制裁或出口管製法規的華為、中興和其它中國電信公司。

主持人:觀眾朋友,歡迎您通過熱線電話或者手機簡訊、或者YouTube平臺和我們進行文字的互動。首先請趙培給我們進一步介紹一下2014年華為和T-Mobile的民事訴訟原委。

趙培:剛才背景短片也講了原委。當時T-Mobile開發的一款能模擬人手的小機器人,大家也看到有圖像,模擬人手的點擊就需要測幾家的手機,T-Mobile都要用,把華為的人也請去了,請了兩個人,結果華為那兩個人發現這東西挺好,又多加了一個人進來,這3個人就在這個區域當中拍照,拍了照還順手把小機器人背後的一個零部件給順進自己電腦包,帶出實驗室。

但是人家的實驗室有嚴密監控,就把這個行為拍下來了,這名華為員工、後面夾帶進去的這名員工承認盜竊,兩家就打上了法庭,打上法庭了之後,T-Mobile和華為的合作也就涼菜了!T-Mobile說自己付出了巨大代價;當時是民事訴訟,最後華為只賠了480萬美元的判罰,T-Mobile覺得非常不公平。因為它要求5億美元,估計它是看到類似的機器或者華為也能造出來,或者有別人在用它專利權的問題。

在此之後,2016年,華為覺得,這個事我讓你T-Mobile告了我一下,心情十分不爽,就又去告T-Mobile,華為的4G LTE的相關通信專利,你T-Mobile用了,要付我錢。然後T-Mobile拒絕,對14項專利就說出它的理由,認為授權各個方面你可能對全球授權,或者我沒用你華為,我用別人的,別人是不是從你那授權,你要跟別人要啊等等各種技術理由。雙方就一直在打官司。

但是最近T-Mobile要和第四大運營商合併,但是背後又涉及與中共牽扯很深的資金問題。所以這個收購案又擺在桌子上了,也涉及到華為問題,因為T-Mobile後面有一個大股東是德國的一家電信公司,跟華為關係十分密切;另外,與中共官方關係密切的日本遠銀的錢也將會進來成為控股26%的股東。所以這一系列涉及到美國電信安全的事,一下就被擺到美國國會桌子上了,等於是這麼一個小小的侵權案背後涉及到了中共的資金、中共在全球的滲透等等各種事情擺在桌子上。看起來是個小事,其實是個很大的事情。

主持人:是,非常多的糾葛。我們知道這起民事訴訟案在2017年就已經結案了,就像剛才趙培說的,最後判賠了480萬。但是現在美國檢察官又追加了刑事調查,這裡就要請問橫河先生,一起民事案件在什麼樣的情況下會轉變為刑事案件?它的程序是什麼呢?

橫河:是這樣的,民事訴訟案是個人或者是公司作為原告;刑事訴訟案實際上是政府作為原告,可以是聯邦,也可以是州,是屬於政府這一級的。這一起案子是美國司法部,司法部就屬於聯邦政府。一般來說,如果一件普通民事案但是有刑事內容在,那原告得自己去要求,寫一份要求,然後看政府願不願意接手為刑事訴訟;但是也不一定需要原來民事訴訟案,如果政府覺得這個案子可以的話會自動接過來。

像這一起我覺得跟T-Mobile就沒有關係了,T-Mobile不會去叫政府,因為已經判完了;很可能是美國政府行政當局認為這起案子是值得做的,所以就主動找出這起案子來。因為它可能會找華為以前有過的案子,那麼找到這個案子主動提出來,所以政府是可以自己提出來作刑事起訴,也可以是別人要求以後符合條件的也會考慮。這一起就是這樣的情況。

主持人:那麼這裡就要提到民事起訴和刑事起訴的區別問題了。《華爾街日報》在報導這個案例的時候說,現在這個似乎是川普政府的一個新戰略,是在民事訴訟的基礎上來追加刑事訴訟。那麼這裡就要跟橫河先生請教一個問題,如果是為了遏止商業竊密,那麼由原告,被侵權、侵害的原告公司提起民事訴訟不足以應對嗎?

橫河:這裡有幾個問題。第一個問題,像這一類民事訴訟案是公司對公司的,所以不會造成很大的影響,一般的媒體不會去關注這樣的事情。像T-Mobile和華為之間的這場官司,我們基本上算是很關注華為的,都沒有注意到有這麼一場官司,但是如果由美國政府、司法部來起訴的話,馬上就變成了新聞。因為司法部會在網站上、甚至開記者招待會上說,我們在考慮。這一次是它故意洩露出去,說,我們現在正在進行刑事調查,有可能起訴。是這樣的情況。那麼媒體肯定就會報導,所以它就起作用,對整個社會的影響力是不一樣的。

另外一個,作為公司對公司的調查,這個官司實際上是一個不平等的官司,因為美國公司就真的是公司,而中國的公司,往往像這一類的案子打起來的話等於是跟政府在打,對面是政府。所以美國公司在跟中共打交道的時候處於非常不利的地位,不僅是在官司方面,也包括知識產權方面,包括各種規則方面都是用一個公司的力量來對抗整個政府,所以是很困難的。

美國政府最近在貿易戰關於知識產權方面就是政府出頭;既然你是政府,那我們這裡也是政府,對等了,這樣使得美國的公司就更有談判的實力。在這一起官司上其實也是的,講是講跟華為打,實際上這是跟中共在打。那麼美國政府出面的話,我覺得比較符合對等的原則。這兩條,我覺得可能是美國司法部考慮要介入這個案子的原因。

主持人:如果說到對等,現在中美的貿易談判,它也直接就是中美對等兩個貿易談判隊伍在談判,重點核心之一也就是停止商業竊密行為。司法層面的對等跟談判上的對等能達到的成效有什麼不一樣呢?

橫河:談判上的對等就有一個問題,即使是達成協議,對原來的每一起侵權案是沒有懲罰措施的;是要靠中共來懲罰,中共如果不懲罰就沒有辦法。還有一個,協議達成以後繼續侵權,美國還是沒有辦法,所以這就是為什麼美國現在談判代表在這裡談到,不管達成什麼樣的協議都存在查核的問題。這是最困難的,要比談判、落實談判難得多。但是司法就不一樣了,如果打贏了官司直接就是懲罰,美國可以動用行政力量、通過金融力量進行懲罰,那就是實打實,一個案子就是一個案子。它的缺點是,在對付全面知識侵權的情況下只能針對個案,做不完,跟中共做是做不完的,這就是談判所要達成的一些協議所想要解決的問題,但是個案的震懾力量要更大一些。

主持人:還有一定的警示力。趙培,接下來想請教您一個問題。如果美國的檢察部門完成刑事調查,並且提起刑事訴訟,假設最後這一系列的檢控罪名成立的話,那麼華為可能會面臨什麼呢?

趙培:那要看美國的法律是什麼了!根據最新的消息,美國國會正在尋求對於中共違反禁令的高科技公司的出口,就是美國的零部件不准出口這些;另外也會追究個人,比如孟晚舟就是因為違反美國對伊朗出口禁令的個人,要進行追究,罰款是避免不了的,等於是美國會切斷跟你所有的貿易聯繫。為什麼呢?因為任何購買美國高科技產品包括通訊產品的一些公司,當時都跟美國簽了協議:我買的商品絕對不能賣給這些流氓國家,比如伊朗、朝鮮。一旦出現了,美國就要追查到底。

當然伊朗的豬隊友把它給賣了,這是另外一說,但是你確實違反了,美國就要追究。大家總覺得這種追究是美國在做什麼;其實「美國」是籠統的概念,比如孟晚舟案真正提起訴訟的是檢察官,在紐約的一個地方法庭上提起訴訟,為什麼呢?因為追究伊朗洗錢的事就追究到花旗銀行,花旗銀行最後把孟晚舟、華為的事給供出來了,順籐摸瓜就找到了這個事,所以順道把孟晚舟給起訴了。

這個事一直走到司法部,司法部可能要發正式的拘捕令給加拿大,這是走司法程序。在這一點上美國不知道,美國的白宮、政府,我們通常說的「美國政府」並不是很清楚,直到川普跟習近平開完會他才被通知,喔,我們要求加拿大把孟晚舟給抓了,加拿大也確實抓了。大家可以看到美國真的是司法獨立的國家。所以這個事鬧到什麼地步還是一個關鍵的問題,美國的法律會重新制定到什麼地步;另外,在哪判?要是在中共那邊判,判了等於沒判,中共的司法系統不會執行。

所以中美的談判我一直講一個問題,關鍵是「信任」,能不能信得過中共呢?沒人信得過!對於跟流氓打交道,你就需要有一定的司法管轄權,比如說美國跟朝鮮這個流氓政權打交道,說,你要停止核武器,條件是什麼呢,你必須允許聯合國或者我們的稽查員去查,而且不需要事先通知你,你不能夠攔阻,他查到了證據,你就是違反協議。這就是司法管轄權。

現在的問題是,中共跟美國在知識產權方面美國怎麼辦。美國現在有沒有對於中共這些官員的司法管轄權呢?很難很難!大家知道,孟晚舟這個事情是要把她從加拿大弄回美國,當然她背後的力量比較大,已經通天了,美國之前在瑞士抓捕了江蘇國安廳偷取美國知識產權的官員,給誘捕到美國是十分困難的。

現在的問題是中美兩方在談,中共說的美國鷹派,其實就是談判代表萊特西澤,他經常跟川普說,一旦華爾街吹吹枕邊風,你不要聽他們趕快跟中共妥協了!萊特西澤就拿出小本子:你看,它以前答應過我們,它做了嗎?它沒有做。

我剛才講到司法管轄權,中共能不能讓步到司法管轄權呢?讓步不了!所以萊特西澤說什麼呢?他說,他們信不過,怎麼辦?你先把稅加上去,他們真的做到了咱們再把稅降下來。所以這個事情到最後就是「誰都信不過中共,拿中共怎麼辦」的問題,這是個全球性的難題啊!

主持人:是,剛才趙培談到一方面。還有一方面,T-Mobile案當時陪審團的裁決是,雖然華為公司確實違反了和T-Mobile的商業合同,但是華為公司並沒有故意和惡意。這是當時陪審團的裁決,那麼在這樣的基礎上,現在要來追加刑事訴訟,在您看來挑戰是什麼呢?

橫河:刑事訴訟挑戰確實是比較大的。因為在美國是這樣的,法庭是不蒐集證據的,證據必須是原告控訴的證據,還有被告辯解的證據,都是由原告和被告來處理的,在T-Mobile問題上,原告舉證的責任是在T-Mobile,如果現在是美國司法部出面,那麼舉證的責任是在美國的司法部,它負責舉證,這時候T-Mobile就變成了證人,打法庭官司的時候不能再作原告;它做證人。

其實是觀點的問題,上一次判決是一個觀點的問題:這個人是有意還是無意、惡意還是善意。

主持人:有一定的主觀性。

橫河:這個帶有太大的主觀性,而中共打官司最善於就是在這個地方。美國人很天真的,就是陪審團也好,陪審團員都是一般的老百姓,是電腦隨機抽出來的。

主持人:我們都會收到很多陪審團的邀請。

橫河:對,是電腦抽出來的,所以是隨時隨地。陪審團員一聽他辯解,嗯,覺得很有道理,他也挺可憐的,就會把案子離開了原來的軌跡,變成了情緒上的。所以這個案子你看,最後判決並不是華為犯的罪行和對T-Mobile所造成的危害,而是它的態度問題。這種案子經常出現,在跟中共有關的一些官司當中,它的很多解釋其實是很明確的,對我們來說是非常簡單的事情;但是對美國人來說,無論法庭也好還是個人也好都不是很清楚。

甚至公司都很難拿出舉證來,這一點倒是美國司法部的優勢,因為司法部從全局看,尤其是現在,今年比去年的條件要好很多,司法部從全局看,可以舉證出很多別的例子來證明不存在無意、是不是惡意或者是不是計畫好的事情;可以用別的方式來證明它。

主持人:因為它有一系列類似的情況。

橫河:對,現在有一系列的案子,最早是從思科(Cisco)偷路由器,還包括路由器的生產和軟體,連說明書都一字不差地就直接連到思科的網站上,自己連寫都不願意寫,拿都不願意拿過來。像這種事情對於美國司法部來說就有一系列的證據,這是它的優勢,但是刑事舉證的責任要比民事的更大,所以要拿出更多新的證據來證明這個案子成立,或者要判對方有罪的話,會遇到很多困難。美國是司法獨立,法庭如果不認可,司法部也沒用,所以有它的好處、也有它的不好處。

主持人:是,您剛剛提到它其實是有一定的風險。如果沒有十拿九穩的勝算,現在提起刑事訴訟的意義到底何在呢?

橫河:就是我剛才講的第一點,它可以把這個事情搞大,讓大家都知道。目前事情是這樣的,華為的5G造成國家安全的危害,最早意識到的其實是美國,美國意識到以後就會和它的一些盟國去商量,商量的過程當中有很多障礙,其中一些障礙就是認為沒有很多證據。因為大家利益不一樣,沒有很多證據證明這個安全會有問題。所以美國需要來說服它的盟國,現在已經有一部分盟國或者是一些公司、一些政府同意了,比如澳洲、紐西蘭、英國的一部分,甚至德國也開始考慮這個問題了。

這時候如果這種案子多了,就會引起關注多。因為人家政府是這樣的,沒有輿論、沒有民間的壓力是不會採取行動的;一定有相當的壓力。所以這個案子能夠至少起到這樣的作用,把華為以前所犯過的一些明顯的盜竊知識產權的證據重新翻出來,用這些案子把它重新翻出來,以前雖然曝光過,但是不一定會引起關注,這是它最主要起到的作用。

主持人:引起更多的輿論關注。

橫河:對,引起更多的關注,還有給各個國家、民間有更多的機會來表達他們的聲音。

主持人:瞭解!我們再來看一下中共方面的回應,中共外交部說,如果動輒把普通的民事案件擴大化、政治化,任意動用國家機器來打壓中國企業,這不符合自由、公平競爭的原則,也違反了法治精神。趙培,您怎麼評論中共的這番說法呢?

趙培:我一般是選擇不聽,因為聽了沒有用,特別在加拿大這件事情上有些媒體一直在討論,當然是海外媒體,它說,抓加拿大人是不是有法治的問題。其實我說,我能舉出上萬條例子中共沒有法治,你再跟我談這一條裡面沒有法治?那我只能說你的智商就跟小學生差不多,太幼稚了!咱們沒辦法在同一個基點去討論。中共所說的話你把它全拿到自己身上就對了,它說「外國人怎麼做」,就是它怎麼做。

比如說加拿大的這名毒犯,2016年,因為他是加拿大人,所以他即使藏了222公斤的冰毒,你都可以判他15年的刑期;站在一個中國人的角度上,一個中國人犯了這樣的罪,你判他多少年?死刑,很可能早就執行,2017年就執行完了。到2018年年底,這個加拿大人覺得:我還能挽救挽救,上個訴吧,不是上訴不加刑嗎?起碼不加刑我還能減一點唄。他就上訴了,結果剛好碰上孟晚舟事件,接著就把這個案件發回重審,說判輕了,接著死刑執行,而且還沒有緩期。為什麼?因為你是加拿大人!之前輕判因為他是加拿大人;後面重判因為他是加拿大人,你跟我講這是法治精神嗎?我不覺得有法治精神。

而加拿大跟美國這個事情辦起來十分有法治精神。比如我們剛才解釋了孟晚舟這個事,川普其實比習近平晚一步知道。加拿大早就通知中共駐加拿大的大使了,習近平是在和川普晚宴之前就知道;川普是在晚宴之後知道的。所以非常透明,而且什麼東西都在法庭上,川普要想干預只能讓司法部不去遞最後的逮捕令,既使這樣他也是面臨著很多政治風險,所以他可能不會這樣做。這是美國司法和政府的關係。

另外,現在一直說美國政府怎麼針對華為,其實美國政府沒有針對,美國國會是一定要立法;上一次中興的事,本來川普的意思是它違反了禁令罰它錢就完了,但是美國國會硬是要把它抬到太平間裡,徹底讓中興不能用美國任何的零部件。這時候中興急眼了,一直關係走到習近平,習近平親自打電話給川普,川普這才多罰點錢,這個事情算是過去了!這一次美國國會還是要繼續做,不光針對中興而且包括華為,一系列有中共在背後的公司都要這麼做,這就是立法權。

大家可以看到,執法、司法、立法三權分立,美國給中國上了一堂完整的什麼叫法治的教育課,在孟晚舟這件事情上。當然,如果你非得站在中共那邊講、非得站到共產黨所謂的「愛國」去講,說,都是中國人怎麼怎麼樣。都是中國人,咱們中國人以前叫什麼呢?叫伐不義,伐無道;我們是天朝,這才是中國人。

你看看現在華為、中興在海外幹的什麼事?委內瑞拉都已經把老百姓迫害到窮到那個樣子,中興去幫馬杜羅開發了一款叫「祖國卡」的ID,追蹤委內瑞拉人民。你就覺得你是助紂為虐啊?!咱們中國人不幹這個事。記住什麼叫中國人,中國是「天朝上國」,我們是有道統的,講究的是道義。你別再站錯邊了啊,誰不講道義你就把誰開除出中國國籍,共產黨不講道義,就把共產黨開除出中國國籍,就算完、就算中國人清理了自己的隊伍。當然我們就說法治就講這麼多。

主持人:橫河先生,您有什麼補充?

橫河:他是說不要把這個政治化。其實這件事情倒真的是沒有政治化。因為美國政府來決定是不是應該採用它,考慮的是國家安全;並不是政治化。我們知道,其實中共的司法體系才是真正的政治化,不要說別的,兩天前剛剛出臺的中國《政法工作條例》,講中國現在的政法工作,明顯的就是把中央政法委放到了公安部、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的上面,黨務機構已經放到它們上面,就是明確了;原來也是這樣執行,只是沒有放到面上。現在等於是把政法委放到面上來了,走到前臺來了,就是明確地說「中國是沒有法治的」。現在外交部發言人也好、什麼發言人也好,說「中國司法是獨立的」,現在馬上就用中央文件給他們打一耳光:中國的司法不是獨立的,什麼都得聽政法委的。

主持人:我們看到華為風波另一個中心就是加拿大,加拿大現在也正在對華為的5G產品進行安全調查,中共駐加拿大的大使盧沙野上週就說,如果加拿大禁止華為參與當地的5G建設的話,他相信一定會有後果。橫河先生,跟您請教,中共為了一家中國企業的市場准入,公開對另一個國家進行外交威脅,這是不是一件比較常見的事情呢?

橫河:為一家公司這樣子威脅很少見。它以前講的是國家核心利益,但是對於一家公司的作為,它很少出頭去這樣做。這倒說明瞭什麼呢?華為確實是跟中共的核心利益有關係。原來講兩件事情,為什麼對孟晚舟的事情這麼重視?一種認為可能是跟孟晚舟掌握的機密情報有關係,但現在看來,跟華為的地位、在中共的全球擴張當中的地位有直接的關係;很可能華為所代表的這種類型的擴張和監控全世界,是中共長期戰略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所以中共就直接了當地出面,甚至為華為的5G來說話。

主持人:是,這是很罕見的表態。趙培,講到這裡,想請您回應一下,有一種觀點是這麼說的:美國能為了美國企業的利益去向中共施壓,要求中共開放市場;中共為什麼不能為了一家中國企業的利益來向加拿大施壓、要求加拿大開放市場呢?

趙培:我等著你們來抵制「加拿大鵝」,我一直在等,你們卻都衝進去北京三里屯的旗艦店用人民幣砸店,你們太不仗義了,我還等著「加拿大鵝」降價,今年冬天我賣一件呢!今天講這事當然是玩笑話!中共這個事是怎麼做的呢?中共對加拿大一開始就是通過輿論先上,本來我們加拿大華人論壇冷冷清清的,結果一堆「五毛」衝出來要求我們加拿大華人愛國,整個華人論壇充斥這種論調,看那些ID是以前沒有註冊的都開始鼓吹這種論調。這兩天環球網又開始說,加拿大百姓清醒了、反戈啦,意思就是我們都跟總理做對了。

前兩天,澳洲代理的外交部長又替加拿大兄弟說兩句話了,然後參考消息說:加拿大民眾倒戈了。其實你就過嘴癮,你一直說抵制加拿大,但是你想過沒有?貿易真的跟玩似的嗎、跟打仗似的嗎、就跟過家家似的嗎?你說抵制誰就抵制誰?!你知道加拿大和中國貿易逆差是四五百億加幣,而2015年加拿大只從中國進口二百億加幣,你要抵制,不是加拿大商人吃虧;而是中國商人吃虧,咱們中國人真的吃虧。

加拿大這邊的華人很多日常產品都是從中國進口,這也是佔大部分;你看看加拿大出口中國,也是中國急需的,比如糧食、天然氣等各種基礎設施,過冬你需不需要天然氣、你需不需要吃糧,你都抵制,中國糧價漲不漲價呢?大家還一腦門就跟著共產黨去,要綁在共產黨戰車上,要解放全世界、要跟全世界為敵的態度!想想自己,哥兒們,站在自己中國人的利益上去想想自己,這時候就能明白是什麼情況!

比如網上喊得很凶「要抵制加拿大鵝」,加拿大鵝其實就是加拿大軍大衣,就這麼一個東西。加拿大鵝12月28日在三里屯的旗艦店開張,加拿大人真的以為五毛們會來砸店,非常緊張,但是一看門口排了一大堆人,店長開門一問:「您是來幹什麼的?」「我們來買加拿大鵝。」當天北京最高氣溫只有零下3度,那些人都站在店外面排著隊,加拿大人沒辦法,弄警戒線給攔起來讓大家排隊、怎麼進來,加拿大就這樣,店裡有多少人就不再放人進去,等這批人買完了再放下一批進去,加拿大鵝就這樣一直火了三四天,一直都這樣,為什麼?要抵制寒冷啊!而不是跟著中共去瞎抵制加拿大鵝。抵制蠢材才是最關鍵的,大家一定要站在我們中國人自己的利益去考慮問題,而不要被中共綁上它的戰車。

主持人:我們很快來讀一下觀眾的簡訊發言,他說:「中共是靠謊言、恐怖、暴力維持的流氓政權,在中共治下難有正常的人性可言。華為助中共鎮壓國民,罪惡罄竹難書,華為只是中共的一條狗罷了!川普總統執政以來,以事實真相喚醒了西方聯盟,當今面對的最大威脅不是俄羅斯、不是ISIS更不是朝鮮與伊朗,而是中共。如果讓中共實現2025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中國夢,人類的末日就快了。」

感謝這位觀眾朋友的參與。說到中共對加拿大的強硬姿態,請教橫河先生。我們知道,全球已經有很多國家和地區相繼禁止或限制華為的產品,但是中共對它們的態度相對來說很少有像對加拿大這麼激烈,您認為為什麼單獨對加拿大表現這麼強硬的姿態呢?

橫河:我想有幾方面。一是中共歷來尋找西方盟邦當中最薄弱的環節,它可能認為加拿大目前是最薄弱的環節。加拿大對於中共的不管是全球擴張也好還是霸凌行為也好,一直都是、至少是比較軟弱的吧!至少中共是這麼認為。這是其一。

另外就是,加拿大到目前為止沒有對中共的這種行為進行過抵制,但是其它國家不一樣,就說澳大利亞,澳大利亞從去年、前年開始,對中共的滲透全面揭露,從統戰、用金錢買通政治或者介入政治運作等方面全面揭露,包括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這麼一系列的揭露出來以後,反而中共就不敢動它了,沒辦法動它,這時,5G只是整個系統當中的一個問題。其它國家相對來說可能中共認為對它們的依賴性更大。所以它就認為可以去霸凌加拿大。我覺得這是最主要的原因。當然可能它有別的考慮,但是我不知道別的考慮是什麼,至少從外觀上來看是這樣的結果。

主持人:是不是因為它在美中貿易中讓了很多步,也需要有所展現它仍然很強硬?

橫河:對,它需要對國內和國際上都要有表態。因為貿易戰方面,估計在截止日期之前的貿易談判當中它會作一些讓步,當然我們知道它不會執行,但是所謂「結構性改革」如果它一點不讓步,美國肯定不會跟它簽協議。但是簽了協議以後再不執行的話,那麼它的讓步,不管是國際上還是國內,可能都會有人認為中共太軟弱。所以它在這時候一定要在其它方面體現強硬,最容易的就是找美國的盟友當中比較薄弱的、它可以去敲打的,到現在為止,我們可以看到一是對加拿大的敲打,再是對臺灣的敲打,這兩個是最明顯的。

主持人:我們看到加拿大面對中共的威脅,最近不斷跟它的一些盟國尋求外交上的支持。中共駐加拿大大使盧沙野對加拿大說:加拿大尋求盟友支持只會激化矛盾,中加單獨談才能解決問題。趙培,您怎麼評論這種說法?

趙培:中加單獨談不是已經談了嗎,你給我們解決嗎?不給我們解決啊!我補充一下剛才橫河先生的觀點,橫河先生說得非常對。它為什麼這個時候對加拿大下手呢?因為它對加拿大的自由黨傾注了很多力量。大家知道,特魯多總理的父親老特魯多就是在全球有一點共產主義傾向的,而且自由黨也是被全球的共產主義滲透比較嚴重的一個方面。

那麼保守黨就是另外一個概念了。之前的保守黨政府一直是跟中共冷接觸;能不接觸就不接觸,不搭理的狀態。特魯多上臺了3年,現在也受到教訓了,他幹什麼呢?他一看,你中共是一個流氓,我已經跟你談了這麼多你都不聽,我首先去找我的大哥,找美國。加拿大跟美國雖然在貿易上互相有利益衝突,但是在人權上是一致的。大家可以看到,當時加拿大的外長、防長是直接跟美國國務卿和美國國防部長開的聯合新聞發布會;在此之後,蓬佩奧美國國務卿也說了,中共拘捕兩名加拿大人是不合法的。就直接說,這是政府層面,他是支持加拿大的;先不談華為,他是十分支持加拿大的一個過程。

那麼還有哪些人支持加拿大呢?去年12月23日,德國外交部密切關注加拿大公民被中共拘留的事件、英國也表示擔憂、歐盟甚至是正在對中共研究經濟和貿易掛勾的行為十分擔憂。這件事等於是讓加拿大跟全球串遍了。我剛才講了,這兩天澳大利亞的代理外長也表示支持。你等於是被加拿大在整個同盟裡面散了一個便,這是共產黨害怕的。所以中共駐加拿大使才出來這個話,那等於認了、我軟了,你跟我談可以,你直接打電話給習近平,找我們談可以,你千萬別在外面給我們張揚啦,我們丟不起這個人啊。他其實背後說的是這話,當然他臉放不下,說,你要敢禁止我們華為的5G,你等著,會有後果的。

這就是流氓嘛。咱們中國有句俗話叫作「殺人不過頭點地」,加拿大的一個毒犯,因為我是一個在加拿大的中國人,我要站在中國人和加拿大人雙方的角度講,你可以跟中國人一個等級待遇,死刑沒得說,但是你因為他是加拿大國籍輕判,這我就覺得對中國人不公,而你現在又把他因為加拿大國籍重判,我覺得對加拿大人也不公,你等於是因為政治來做個事。你殺人可以,「殺人不過頭點地」你就殺了,你還想誅心,讓加拿大跟你屈服。加拿大人雖然是很謙遜的一群人,但是他們也是有脾氣、有自尊的。你要記住「殺人不過頭點地」中國這句古話。

加拿大現在是自由黨政府在台上,你通過各種勾結想讓自由黨向你服軟,但是可能嗎?華為前任剛剛辭職的負責政府公關的副總裁為什麼辭職?他其實也是看不慣或者他已經無法再做下去才辭職,證明你華為的公關已經失敗了。加拿大的媒體不斷地問加拿大的公共安全部長:「全球都禁用華為了,你什麼禁啊?」當然媒體它要公正性,它其實是在不斷地提醒加拿大的公共安全部長:你禁華為了!媒體說話很有涵養、很有潛台詞的,不斷地問就代表不斷地在施壓啦。那麼好,如果特魯多處理不好這個事,沒有維護加拿大的利益,2019年10月份加拿大就要大選了,那麼將會有更強硬的政府上臺。那麼你中共等於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你從來都幹這種蠢事。

主持人:是。謝謝趙培。橫河先生要補充嗎?

橫河:今天法國《回聲報》披露了一條消息,法國準備在一條法律加一條修正案,修正案當中特別是對華為、中興這樣的中國通訊公司要回溯檢查它的安全性。

主持人:回溯就是已經……

橫河:已經有過的合同或者什麼都要去重新檢查。現在只是《回聲報》的報導,來源還不是很清楚,但是說明法國也開始採取行動了。

主持人:剛才我們談到盧沙野對加拿大的一系列威脅,您認為能否奏效?它實質上到底會起到什麼樣的後果呢?

橫河:這一點,我覺得中共的這種做法是很奇怪的。在國際社會對一個主權的民主國家進行這麼赤裸裸的威脅,實際上是得不到任何效果的,只會起反作用,既使政府想跟你達成協議都達不成的。中共以前是做慣了這樣的事情,你知道,「它跟加拿大談」意思就是我們兩個私下談,不要捅到外面去給大家看見;以前關於中國的人權問題就是這樣的。這幾十年來中國的人權中共說可以談,我們一對一的談,這是第一;第二,只能私下談,不能公開談。用這種方式實際上就是讓中共的霸凌可以遍及全世界。

但是現在我覺得加拿大是這個問題,這種霸凌會對加拿大的民眾、媒體起到非常反面的作用,民眾不會像政府這樣考慮,但是民眾會用選票說話。所以這種壓力對於加拿大政府來說,即使想作出某種妥協都不可能。所以中共這種做法就是非常可笑的!

主持人:非常感謝二位今天的精彩點評。感謝觀眾朋友們的收看,我們下次節目再會。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