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互动】美国拟刑事起诉华为 川普政府新战略?

【新唐人2019年01月22日讯】【热点互动】美国拟刑事起诉华为 川普政府新战略?

主持人: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热线直播节目,今天是1月21日,星期一。

华为风波持续延烧,美国联邦检察机构正在调查华为是否窃取美国公司的商业机密,并且可能提起刑事诉讼,以刑事检控来应对商业窃密,这被视为川普政府的新战略。其成效和挑战是什么?是否符合美国法治和公平竞争的原则?而中共方面继续大力维护华为,中共驻加拿大大使上周宣称,如果加拿大禁用华为5G产品,将会面临后果。

为何中共如此重视华为的全球布局,威逼加拿大能否奏效?在今天的节目中我们将讨论这些话题。今天的两位嘉宾,一位是在现场的横河先生,横河您好。

横河: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一位是在加拿大通过Skype和我们视频连线的赵培先生,赵培您好。

赵培: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节目开始,我们首先来看一段背景短片。

《华尔街日报》16日报导,根据知情人士透露,美国联邦检方的刑事调查来自于多起针对华为的民事诉讼,其中一件可回溯到2014年的官司。华盛顿州西区联邦地区法院陪审团认定:华为盗用美国电信商T-Mobile实验室的机器人技术。

据了解,当时T-Mobile委托华为供应手机,也开发出一款测试机器人Tappy,进行手机品管测试。合作期间,华为员工反复询问有关机器人的专有技术,并且未经许可进入实验室拍摄机器人,将Tappy机密夹带出实验室。

1月16日,美国国会两党议员提出法案,将禁止美国生产的晶片或其它科技零件卖给违反美国制裁或出口管制法规的华为、中兴和其它中国电信公司。

主持人:观众朋友,欢迎您通过热线电话或者手机简讯、或者YouTube平台和我们进行文字的互动。首先请赵培给我们进一步介绍一下2014年华为和T-Mobile的民事诉讼原委。

赵培:刚才背景短片也讲了原委。当时T-Mobile开发的一款能模拟人手的小机器人,大家也看到有图像,模拟人手的点击就需要测几家的手机,T-Mobile都要用,把华为的人也请去了,请了两个人,结果华为那两个人发现这东西挺好,又多加了一个人进来,这3个人就在这个区域当中拍照,拍了照还顺手把小机器人背后的一个零部件给顺进自己电脑包,带出实验室。

但是人家的实验室有严密监控,就把这个行为拍下来了,这名华为员工、后面夹带进去的这名员工承认盗窃,两家就打上了法庭,打上法庭了之后,T-Mobile和华为的合作也就凉菜了!T-Mobile说自己付出了巨大代价;当时是民事诉讼,最后华为只赔了480万美元的判罚,T-Mobile觉得非常不公平。因为它要求5亿美元,估计它是看到类似的机器或者华为也能造出来,或者有别人在用它专利权的问题。

在此之后,2016年,华为觉得,这个事我让你T-Mobile告了我一下,心情十分不爽,就又去告T-Mobile,华为的4G LTE的相关通信专利,你T-Mobile用了,要付我钱。然后T-Mobile拒绝,对14项专利就说出它的理由,认为授权各个方面你可能对全球授权,或者我没用你华为,我用别人的,别人是不是从你那授权,你要跟别人要啊等等各种技术理由。双方就一直在打官司。

但是最近T-Mobile要和第四大运营商合并,但是背后又涉及与中共牵扯很深的资金问题。所以这个收购案又摆在桌子上了,也涉及到华为问题,因为T-Mobile后面有一个大股东是德国的一家电信公司,跟华为关系十分密切;另外,与中共官方关系密切的日本远银的钱也将会进来成为控股26%的股东。所以这一系列涉及到美国电信安全的事,一下就被摆到美国国会桌子上了,等于是这么一个小小的侵权案背后涉及到了中共的资金、中共在全球的渗透等等各种事情摆在桌子上。看起来是个小事,其实是个很大的事情。

主持人:是,非常多的纠葛。我们知道这起民事诉讼案在2017年就已经结案了,就像刚才赵培说的,最后判赔了480万。但是现在美国检察官又追加了刑事调查,这里就要请问横河先生,一起民事案件在什么样的情况下会转变为刑事案件?它的程序是什么呢?

横河:是这样的,民事诉讼案是个人或者是公司作为原告;刑事诉讼案实际上是政府作为原告,可以是联邦,也可以是州,是属于政府这一级的。这一起案子是美国司法部,司法部就属于联邦政府。一般来说,如果一件普通民事案但是有刑事内容在,那原告得自己去要求,写一份要求,然后看政府愿不愿意接手为刑事诉讼;但是也不一定需要原来民事诉讼案,如果政府觉得这个案子可以的话会自动接过来。

像这一起我觉得跟T-Mobile就没有关系了,T-Mobile不会去叫政府,因为已经判完了;很可能是美国政府行政当局认为这起案子是值得做的,所以就主动找出这起案子来。因为它可能会找华为以前有过的案子,那么找到这个案子主动提出来,所以政府是可以自己提出来作刑事起诉,也可以是别人要求以后符合条件的也会考虑。这一起就是这样的情况。

主持人:那么这里就要提到民事起诉和刑事起诉的区别问题了。《华尔街日报》在报导这个案例的时候说,现在这个似乎是川普政府的一个新战略,是在民事诉讼的基础上来追加刑事诉讼。那么这里就要跟横河先生请教一个问题,如果是为了遏止商业窃密,那么由原告,被侵权、侵害的原告公司提起民事诉讼不足以应对吗?

横河:这里有几个问题。第一个问题,像这一类民事诉讼案是公司对公司的,所以不会造成很大的影响,一般的媒体不会去关注这样的事情。像T-Mobile和华为之间的这场官司,我们基本上算是很关注华为的,都没有注意到有这么一场官司,但是如果由美国政府、司法部来起诉的话,马上就变成了新闻。因为司法部会在网站上、甚至开记者招待会上说,我们在考虑。这一次是它故意泄露出去,说,我们现在正在进行刑事调查,有可能起诉。是这样的情况。那么媒体肯定就会报导,所以它就起作用,对整个社会的影响力是不一样的。

另外一个,作为公司对公司的调查,这个官司实际上是一个不平等的官司,因为美国公司就真的是公司,而中国的公司,往往像这一类的案子打起来的话等于是跟政府在打,对面是政府。所以美国公司在跟中共打交道的时候处于非常不利的地位,不仅是在官司方面,也包括知识产权方面,包括各种规则方面都是用一个公司的力量来对抗整个政府,所以是很困难的。

美国政府最近在贸易战关于知识产权方面就是政府出头;既然你是政府,那我们这里也是政府,对等了,这样使得美国的公司就更有谈判的实力。在这一起官司上其实也是的,讲是讲跟华为打,实际上这是跟中共在打。那么美国政府出面的话,我觉得比较符合对等的原则。这两条,我觉得可能是美国司法部考虑要介入这个案子的原因。

主持人:如果说到对等,现在中美的贸易谈判,它也直接就是中美对等两个贸易谈判队伍在谈判,重点核心之一也就是停止商业窃密行为。司法层面的对等跟谈判上的对等能达到的成效有什么不一样呢?

横河:谈判上的对等就有一个问题,即使是达成协议,对原来的每一起侵权案是没有惩罚措施的;是要靠中共来惩罚,中共如果不惩罚就没有办法。还有一个,协议达成以后继续侵权,美国还是没有办法,所以这就是为什么美国现在谈判代表在这里谈到,不管达成什么样的协议都存在查核的问题。这是最困难的,要比谈判、落实谈判难得多。但是司法就不一样了,如果打赢了官司直接就是惩罚,美国可以动用行政力量、通过金融力量进行惩罚,那就是实打实,一个案子就是一个案子。它的缺点是,在对付全面知识侵权的情况下只能针对个案,做不完,跟中共做是做不完的,这就是谈判所要达成的一些协议所想要解决的问题,但是个案的震慑力量要更大一些。

主持人:还有一定的警示力。赵培,接下来想请教您一个问题。如果美国的检察部门完成刑事调查,并且提起刑事诉讼,假设最后这一系列的检控罪名成立的话,那么华为可能会面临什么呢?

赵培:那要看美国的法律是什么了!根据最新的消息,美国国会正在寻求对于中共违反禁令的高科技公司的出口,就是美国的零部件不准出口这些;另外也会追究个人,比如孟晚舟就是因为违反美国对伊朗出口禁令的个人,要进行追究,罚款是避免不了的,等于是美国会切断跟你所有的贸易联系。为什么呢?因为任何购买美国高科技产品包括通讯产品的一些公司,当时都跟美国签了协议:我买的商品绝对不能卖给这些流氓国家,比如伊朗、朝鲜。一旦出现了,美国就要追查到底。

当然伊朗的猪队友把它给卖了,这是另外一说,但是你确实违反了,美国就要追究。大家总觉得这种追究是美国在做什么;其实“美国”是笼统的概念,比如孟晚舟案真正提起诉讼的是检察官,在纽约的一个地方法庭上提起诉讼,为什么呢?因为追究伊朗洗钱的事就追究到花旗银行,花旗银行最后把孟晚舟、华为的事给供出来了,顺藤摸瓜就找到了这个事,所以顺道把孟晚舟给起诉了。

这个事一直走到司法部,司法部可能要发正式的拘捕令给加拿大,这是走司法程序。在这一点上美国不知道,美国的白宫、政府,我们通常说的“美国政府”并不是很清楚,直到川普跟习近平开完会他才被通知,喔,我们要求加拿大把孟晚舟给抓了,加拿大也确实抓了。大家可以看到美国真的是司法独立的国家。所以这个事闹到什么地步还是一个关键的问题,美国的法律会重新制定到什么地步;另外,在哪判?要是在中共那边判,判了等于没判,中共的司法系统不会执行。

所以中美的谈判我一直讲一个问题,关键是“信任”,能不能信得过中共呢?没人信得过!对于跟流氓打交道,你就需要有一定的司法管辖权,比如说美国跟朝鲜这个流氓政权打交道,说,你要停止核武器,条件是什么呢,你必须允许联合国或者我们的稽查员去查,而且不需要事先通知你,你不能够拦阻,他查到了证据,你就是违反协议。这就是司法管辖权。

现在的问题是,中共跟美国在知识产权方面美国怎么办。美国现在有没有对于中共这些官员的司法管辖权呢?很难很难!大家知道,孟晚舟这个事情是要把她从加拿大弄回美国,当然她背后的力量比较大,已经通天了,美国之前在瑞士抓捕了江苏国安厅偷取美国知识产权的官员,给诱捕到美国是十分困难的。

现在的问题是中美两方在谈,中共说的美国鹰派,其实就是谈判代表莱特西泽,他经常跟川普说,一旦华尔街吹吹枕边风,你不要听他们赶快跟中共妥协了!莱特西泽就拿出小本子:你看,它以前答应过我们,它做了吗?它没有做。

我刚才讲到司法管辖权,中共能不能让步到司法管辖权呢?让步不了!所以莱特西泽说什么呢?他说,他们信不过,怎么办?你先把税加上去,他们真的做到了咱们再把税降下来。所以这个事情到最后就是“谁都信不过中共,拿中共怎么办”的问题,这是个全球性的难题啊!

主持人:是,刚才赵培谈到一方面。还有一方面,T-Mobile案当时陪审团的裁决是,虽然华为公司确实违反了和T-Mobile的商业合同,但是华为公司并没有故意和恶意。这是当时陪审团的裁决,那么在这样的基础上,现在要来追加刑事诉讼,在您看来挑战是什么呢?

横河:刑事诉讼挑战确实是比较大的。因为在美国是这样的,法庭是不搜集证据的,证据必须是原告控诉的证据,还有被告辩解的证据,都是由原告和被告来处理的,在T-Mobile问题上,原告举证的责任是在T-Mobile,如果现在是美国司法部出面,那么举证的责任是在美国的司法部,它负责举证,这时候T-Mobile就变成了证人,打法庭官司的时候不能再作原告;它做证人。

其实是观点的问题,上一次判决是一个观点的问题:这个人是有意还是无意、恶意还是善意。

主持人:有一定的主观性。

横河:这个带有太大的主观性,而中共打官司最善于就是在这个地方。美国人很天真的,就是陪审团也好,陪审团员都是一般的老百姓,是电脑随机抽出来的。

主持人:我们都会收到很多陪审团的邀请。

横河:对,是电脑抽出来的,所以是随时随地。陪审团员一听他辩解,嗯,觉得很有道理,他也挺可怜的,就会把案子离开了原来的轨迹,变成了情绪上的。所以这个案子你看,最后判决并不是华为犯的罪行和对T-Mobile所造成的危害,而是它的态度问题。这种案子经常出现,在跟中共有关的一些官司当中,它的很多解释其实是很明确的,对我们来说是非常简单的事情;但是对美国人来说,无论法庭也好还是个人也好都不是很清楚。

甚至公司都很难拿出举证来,这一点倒是美国司法部的优势,因为司法部从全局看,尤其是现在,今年比去年的条件要好很多,司法部从全局看,可以举证出很多别的例子来证明不存在无意、是不是恶意或者是不是计划好的事情;可以用别的方式来证明它。

主持人:因为它有一系列类似的情况。

横河:对,现在有一系列的案子,最早是从思科(Cisco)偷路由器,还包括路由器的生产和软体,连说明书都一字不差地就直接连到思科的网站上,自己连写都不愿意写,拿都不愿意拿过来。像这种事情对于美国司法部来说就有一系列的证据,这是它的优势,但是刑事举证的责任要比民事的更大,所以要拿出更多新的证据来证明这个案子成立,或者要判对方有罪的话,会遇到很多困难。美国是司法独立,法庭如果不认可,司法部也没用,所以有它的好处、也有它的不好处。

主持人:是,您刚刚提到它其实是有一定的风险。如果没有十拿九稳的胜算,现在提起刑事诉讼的意义到底何在呢?

横河:就是我刚才讲的第一点,它可以把这个事情搞大,让大家都知道。目前事情是这样的,华为的5G造成国家安全的危害,最早意识到的其实是美国,美国意识到以后就会和它的一些盟国去商量,商量的过程当中有很多障碍,其中一些障碍就是认为没有很多证据。因为大家利益不一样,没有很多证据证明这个安全会有问题。所以美国需要来说服它的盟国,现在已经有一部分盟国或者是一些公司、一些政府同意了,比如澳洲、纽西兰、英国的一部分,甚至德国也开始考虑这个问题了。

这时候如果这种案子多了,就会引起关注多。因为人家政府是这样的,没有舆论、没有民间的压力是不会采取行动的;一定有相当的压力。所以这个案子能够至少起到这样的作用,把华为以前所犯过的一些明显的盗窃知识产权的证据重新翻出来,用这些案子把它重新翻出来,以前虽然曝光过,但是不一定会引起关注,这是它最主要起到的作用。

主持人:引起更多的舆论关注。

横河:对,引起更多的关注,还有给各个国家、民间有更多的机会来表达他们的声音。

主持人:了解!我们再来看一下中共方面的回应,中共外交部说,如果动辄把普通的民事案件扩大化、政治化,任意动用国家机器来打压中国企业,这不符合自由、公平竞争的原则,也违反了法治精神。赵培,您怎么评论中共的这番说法呢?

赵培:我一般是选择不听,因为听了没有用,特别在加拿大这件事情上有些媒体一直在讨论,当然是海外媒体,它说,抓加拿大人是不是有法治的问题。其实我说,我能举出上万条例子中共没有法治,你再跟我谈这一条里面没有法治?那我只能说你的智商就跟小学生差不多,太幼稚了!咱们没办法在同一个基点去讨论。中共所说的话你把它全拿到自己身上就对了,它说“外国人怎么做”,就是它怎么做。

比如说加拿大的这名毒犯,2016年,因为他是加拿大人,所以他即使藏了222公斤的冰毒,你都可以判他15年的刑期;站在一个中国人的角度上,一个中国人犯了这样的罪,你判他多少年?死刑,很可能早就执行,2017年就执行完了。到2018年年底,这个加拿大人觉得:我还能挽救挽救,上个诉吧,不是上诉不加刑吗?起码不加刑我还能减一点呗。他就上诉了,结果刚好碰上孟晚舟事件,接着就把这个案件发回重审,说判轻了,接着死刑执行,而且还没有缓期。为什么?因为你是加拿大人!之前轻判因为他是加拿大人;后面重判因为他是加拿大人,你跟我讲这是法治精神吗?我不觉得有法治精神。

而加拿大跟美国这个事情办起来十分有法治精神。比如我们刚才解释了孟晚舟这个事,川普其实比习近平晚一步知道。加拿大早就通知中共驻加拿大的大使了,习近平是在和川普晚宴之前就知道;川普是在晚宴之后知道的。所以非常透明,而且什么东西都在法庭上,川普要想干预只能让司法部不去递最后的逮捕令,既使这样他也是面临着很多政治风险,所以他可能不会这样做。这是美国司法和政府的关系。

另外,现在一直说美国政府怎么针对华为,其实美国政府没有针对,美国国会是一定要立法;上一次中兴的事,本来川普的意思是它违反了禁令罚它钱就完了,但是美国国会硬是要把它抬到太平间里,彻底让中兴不能用美国任何的零部件。这时候中兴急眼了,一直关系走到习近平,习近平亲自打电话给川普,川普这才多罚点钱,这个事情算是过去了!这一次美国国会还是要继续做,不光针对中兴而且包括华为,一系列有中共在背后的公司都要这么做,这就是立法权。

大家可以看到,执法、司法、立法三权分立,美国给中国上了一堂完整的什么叫法治的教育课,在孟晚舟这件事情上。当然,如果你非得站在中共那边讲、非得站到共产党所谓的“爱国”去讲,说,都是中国人怎么怎么样。都是中国人,咱们中国人以前叫什么呢?叫伐不义,伐无道;我们是天朝,这才是中国人。

你看看现在华为、中兴在海外干的什么事?委内瑞拉都已经把老百姓迫害到穷到那个样子,中兴去帮马杜罗开发了一款叫“祖国卡”的ID,追踪委内瑞拉人民。你就觉得你是助纣为虐啊?!咱们中国人不干这个事。记住什么叫中国人,中国是“天朝上国”,我们是有道统的,讲究的是道义。你别再站错边了啊,谁不讲道义你就把谁开除出中国国籍,共产党不讲道义,就把共产党开除出中国国籍,就算完、就算中国人清理了自己的队伍。当然我们就说法治就讲这么多。

主持人:横河先生,您有什么补充?

横河:他是说不要把这个政治化。其实这件事情倒真的是没有政治化。因为美国政府来决定是不是应该采用它,考虑的是国家安全;并不是政治化。我们知道,其实中共的司法体系才是真正的政治化,不要说别的,两天前刚刚出台的中国《政法工作条例》,讲中国现在的政法工作,明显的就是把中央政法委放到了公安部、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的上面,党务机构已经放到它们上面,就是明确了;原来也是这样执行,只是没有放到面上。现在等于是把政法委放到面上来了,走到前台来了,就是明确地说“中国是没有法治的”。现在外交部发言人也好、什么发言人也好,说“中国司法是独立的”,现在马上就用中央文件给他们打一耳光:中国的司法不是独立的,什么都得听政法委的。

主持人:我们看到华为风波另一个中心就是加拿大,加拿大现在也正在对华为的5G产品进行安全调查,中共驻加拿大的大使卢沙野上周就说,如果加拿大禁止华为参与当地的5G建设的话,他相信一定会有后果。横河先生,跟您请教,中共为了一家中国企业的市场准入,公开对另一个国家进行外交威胁,这是不是一件比较常见的事情呢?

横河:为一家公司这样子威胁很少见。它以前讲的是国家核心利益,但是对于一家公司的作为,它很少出头去这样做。这倒说明了什么呢?华为确实是跟中共的核心利益有关系。原来讲两件事情,为什么对孟晚舟的事情这么重视?一种认为可能是跟孟晚舟掌握的机密情报有关系,但现在看来,跟华为的地位、在中共的全球扩张当中的地位有直接的关系;很可能华为所代表的这种类型的扩张和监控全世界,是中共长期战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所以中共就直接了当地出面,甚至为华为的5G来说话。

主持人:是,这是很罕见的表态。赵培,讲到这里,想请您回应一下,有一种观点是这么说的:美国能为了美国企业的利益去向中共施压,要求中共开放市场;中共为什么不能为了一家中国企业的利益来向加拿大施压、要求加拿大开放市场呢?

赵培:我等着你们来抵制“加拿大鹅”,我一直在等,你们却都冲进去北京三里屯的旗舰店用人民币砸店,你们太不仗义了,我还等著“加拿大鹅”降价,今年冬天我卖一件呢!今天讲这事当然是玩笑话!中共这个事是怎么做的呢?中共对加拿大一开始就是通过舆论先上,本来我们加拿大华人论坛冷冷清清的,结果一堆“五毛”冲出来要求我们加拿大华人爱国,整个华人论坛充斥这种论调,看那些ID是以前没有注册的都开始鼓吹这种论调。这两天环球网又开始说,加拿大百姓清醒了、反戈啦,意思就是我们都跟总理做对了。

前两天,澳洲代理的外交部长又替加拿大兄弟说两句话了,然后参考消息说:加拿大民众倒戈了。其实你就过嘴瘾,你一直说抵制加拿大,但是你想过没有?贸易真的跟玩似的吗、跟打仗似的吗、就跟过家家似的吗?你说抵制谁就抵制谁?!你知道加拿大和中国贸易逆差是四五百亿加币,而2015年加拿大只从中国进口二百亿加币,你要抵制,不是加拿大商人吃亏;而是中国商人吃亏,咱们中国人真的吃亏。

加拿大这边的华人很多日常产品都是从中国进口,这也是占大部分;你看看加拿大出口中国,也是中国急需的,比如粮食、天然气等各种基础设施,过冬你需不需要天然气、你需不需要吃粮,你都抵制,中国粮价涨不涨价呢?大家还一脑门就跟着共产党去,要绑在共产党战车上,要解放全世界、要跟全世界为敌的态度!想想自己,哥儿们,站在自己中国人的利益上去想想自己,这时候就能明白是什么情况!

比如网上喊得很凶“要抵制加拿大鹅”,加拿大鹅其实就是加拿大军大衣,就这么一个东西。加拿大鹅12月28日在三里屯的旗舰店开张,加拿大人真的以为五毛们会来砸店,非常紧张,但是一看门口排了一大堆人,店长开门一问:“您是来干什么的?”“我们来买加拿大鹅。”当天北京最高气温只有零下3度,那些人都站在店外面排著队,加拿大人没办法,弄警戒线给拦起来让大家排队、怎么进来,加拿大就这样,店里有多少人就不再放人进去,等这批人买完了再放下一批进去,加拿大鹅就这样一直火了三四天,一直都这样,为什么?要抵制寒冷啊!而不是跟着中共去瞎抵制加拿大鹅。抵制蠢材才是最关键的,大家一定要站在我们中国人自己的利益去考虑问题,而不要被中共绑上它的战车。

主持人:我们很快来读一下观众的简讯发言,他说:“中共是靠谎言、恐怖、暴力维持的流氓政权,在中共治下难有正常的人性可言。华为助中共镇压国民,罪恶罄竹难书,华为只是中共的一条狗罢了!川普总统执政以来,以事实真相唤醒了西方联盟,当今面对的最大威胁不是俄罗斯、不是ISIS更不是朝鲜与伊朗,而是中共。如果让中共实现2025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中国梦,人类的末日就快了。”

感谢这位观众朋友的参与。说到中共对加拿大的强硬姿态,请教横河先生。我们知道,全球已经有很多国家和地区相继禁止或限制华为的产品,但是中共对它们的态度相对来说很少有像对加拿大这么激烈,您认为为什么单独对加拿大表现这么强硬的姿态呢?

横河:我想有几方面。一是中共历来寻找西方盟邦当中最薄弱的环节,它可能认为加拿大目前是最薄弱的环节。加拿大对于中共的不管是全球扩张也好还是霸凌行为也好,一直都是、至少是比较软弱的吧!至少中共是这么认为。这是其一。

另外就是,加拿大到目前为止没有对中共的这种行为进行过抵制,但是其它国家不一样,就说澳大利亚,澳大利亚从去年、前年开始,对中共的渗透全面揭露,从统战、用金钱买通政治或者介入政治运作等方面全面揭露,包括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这么一系列的揭露出来以后,反而中共就不敢动它了,没办法动它,这时,5G只是整个系统当中的一个问题。其它国家相对来说可能中共认为对它们的依赖性更大。所以它就认为可以去霸凌加拿大。我觉得这是最主要的原因。当然可能它有别的考虑,但是我不知道别的考虑是什么,至少从外观上来看是这样的结果。

主持人:是不是因为它在美中贸易中让了很多步,也需要有所展现它仍然很强硬?

横河:对,它需要对国内和国际上都要有表态。因为贸易战方面,估计在截止日期之前的贸易谈判当中它会作一些让步,当然我们知道它不会执行,但是所谓“结构性改革”如果它一点不让步,美国肯定不会跟它签协议。但是签了协议以后再不执行的话,那么它的让步,不管是国际上还是国内,可能都会有人认为中共太软弱。所以它在这时候一定要在其它方面体现强硬,最容易的就是找美国的盟友当中比较薄弱的、它可以去敲打的,到现在为止,我们可以看到一是对加拿大的敲打,再是对台湾的敲打,这两个是最明显的。

主持人:我们看到加拿大面对中共的威胁,最近不断跟它的一些盟国寻求外交上的支持。中共驻加拿大大使卢沙野对加拿大说:加拿大寻求盟友支持只会激化矛盾,中加单独谈才能解决问题。赵培,您怎么评论这种说法?

赵培:中加单独谈不是已经谈了吗,你给我们解决吗?不给我们解决啊!我补充一下刚才横河先生的观点,横河先生说得非常对。它为什么这个时候对加拿大下手呢?因为它对加拿大的自由党倾注了很多力量。大家知道,特鲁多总理的父亲老特鲁多就是在全球有一点共产主义倾向的,而且自由党也是被全球的共产主义渗透比较严重的一个方面。

那么保守党就是另外一个概念了。之前的保守党政府一直是跟中共冷接触;能不接触就不接触,不搭理的状态。特鲁多上台了3年,现在也受到教训了,他干什么呢?他一看,你中共是一个流氓,我已经跟你谈了这么多你都不听,我首先去找我的大哥,找美国。加拿大跟美国虽然在贸易上互相有利益冲突,但是在人权上是一致的。大家可以看到,当时加拿大的外长、防长是直接跟美国国务卿和美国国防部长开的联合新闻发布会;在此之后,蓬佩奥美国国务卿也说了,中共拘捕两名加拿大人是不合法的。就直接说,这是政府层面,他是支持加拿大的;先不谈华为,他是十分支持加拿大的一个过程。

那么还有哪些人支持加拿大呢?去年12月23日,德国外交部密切关注加拿大公民被中共拘留的事件、英国也表示担忧、欧盟甚至是正在对中共研究经济和贸易挂勾的行为十分担忧。这件事等于是让加拿大跟全球串遍了。我刚才讲了,这两天澳大利亚的代理外长也表示支持。你等于是被加拿大在整个同盟里面散了一个便,这是共产党害怕的。所以中共驻加拿大使才出来这个话,那等于认了、我软了,你跟我谈可以,你直接打电话给习近平,找我们谈可以,你千万别在外面给我们张扬啦,我们丢不起这个人啊。他其实背后说的是这话,当然他脸放不下,说,你要敢禁止我们华为的5G,你等著,会有后果的。

这就是流氓嘛。咱们中国有句俗话叫作“杀人不过头点地”,加拿大的一个毒犯,因为我是一个在加拿大的中国人,我要站在中国人和加拿大人双方的角度讲,你可以跟中国人一个等级待遇,死刑没得说,但是你因为他是加拿大国籍轻判,这我就觉得对中国人不公,而你现在又把他因为加拿大国籍重判,我觉得对加拿大人也不公,你等于是因为政治来做个事。你杀人可以,“杀人不过头点地”你就杀了,你还想诛心,让加拿大跟你屈服。加拿大人虽然是很谦逊的一群人,但是他们也是有脾气、有自尊的。你要记住“杀人不过头点地”中国这句古话。

加拿大现在是自由党政府在台上,你通过各种勾结想让自由党向你服软,但是可能吗?华为前任刚刚辞职的负责政府公关的副总裁为什么辞职?他其实也是看不惯或者他已经无法再做下去才辞职,证明你华为的公关已经失败了。加拿大的媒体不断地问加拿大的公共安全部长:“全球都禁用华为了,你什么禁啊?”当然媒体它要公正性,它其实是在不断地提醒加拿大的公共安全部长:你禁华为了!媒体说话很有涵养、很有潜台词的,不断地问就代表不断地在施压啦。那么好,如果特鲁多处理不好这个事,没有维护加拿大的利益,2019年10月份加拿大就要大选了,那么将会有更强硬的政府上台。那么你中共等于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你从来都干这种蠢事。

主持人:是。谢谢赵培。横河先生要补充吗?

横河:今天法国《回声报》披露了一条消息,法国准备在一条法律加一条修正案,修正案当中特别是对华为、中兴这样的中国通讯公司要回溯检查它的安全性。

主持人:回溯就是已经……

横河:已经有过的合同或者什么都要去重新检查。现在只是《回声报》的报导,来源还不是很清楚,但是说明法国也开始采取行动了。

主持人:刚才我们谈到卢沙野对加拿大的一系列威胁,您认为能否奏效?它实质上到底会起到什么样的后果呢?

横河:这一点,我觉得中共的这种做法是很奇怪的。在国际社会对一个主权的民主国家进行这么赤裸裸的威胁,实际上是得不到任何效果的,只会起反作用,既使政府想跟你达成协议都达不成的。中共以前是做惯了这样的事情,你知道,“它跟加拿大谈”意思就是我们两个私下谈,不要捅到外面去给大家看见;以前关于中国的人权问题就是这样的。这几十年来中国的人权中共说可以谈,我们一对一的谈,这是第一;第二,只能私下谈,不能公开谈。用这种方式实际上就是让中共的霸凌可以遍及全世界。

但是现在我觉得加拿大是这个问题,这种霸凌会对加拿大的民众、媒体起到非常反面的作用,民众不会像政府这样考虑,但是民众会用选票说话。所以这种压力对于加拿大政府来说,即使想作出某种妥协都不可能。所以中共这种做法就是非常可笑的!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今天的精彩点评。感谢观众朋友们的收看,我们下次节目再会。

相关文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