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9年01月22日訊】大陸知名經濟學家向松祚曾指出中國經濟下行已達到非常嚴峻的地步,引起轟動。1月20日,他參加鬥牛財經舉辦的投資峰會上,再度發表演講,分析了中國2018年經濟下行的四大原因。

1月20日,在上海舉行的中方信富策略發布會暨鬥牛財經峰會上,人大國際貨幣研究所副所長、國際金融戰略專家向松祚,再度發表驚人演講。

向松祚開篇點評了統計局最新公布的6.6%的GDP增長率,表示2018年到目前為止的經濟下行到什麼幅度,中外研究機構都有數據,但沒有共識。

他去年的演講中曾引述中國權威機構發布的數據,得出了兩個中國經濟增長的測算結果,一個增長率是1.67%,還有一個是負增長,與官方的6.6%的增長率相距甚遠。

這一數據揭開了中共當局造假的假面具,同時也向外界傳遞了一個強烈信號,即中國經濟處於危險中。

向松祚最新演講中重點談到造成了2018年的中國經濟下行的4大因素,其中有3個是國內原因,1個是國外原因。

他認為,由於企業家被傷透的心還需要療傷、債務增長模式/高槓桿、上市公司都不賺錢、缺乏創新等原因依舊,因此2019年不會有牛市,相反,債務灰犀牛卻可能降臨,明斯基時刻可能發生。

第一個原因是採取了債務擴張模式

國內第一個原因是,我們金融去槓桿,防風險、嚴監管、去槓桿的政策,很多企業面臨資金鏈的問題,資金鏈斷裂。但這並非出現金融風險的主要原因。

為什麼中國企業槓桿這麼高,負債這麼高,過去十年以來,中國企業高速擴張,資產擴張,負債擴張,但靠的不是技術、增長動力、利潤和自有資金,而是靠的銀行借錢,靠發債,靠影子銀行。

中國債務規模的惡性膨脹到什麼程度,沒有一個人說的清楚,作為在銀行工作這麼多年的經濟學者,向松祚表示,他也說不清。

前總理朱鎔基之子朱雲來曾多次提到,中國債務的總額已經突破600萬億,並多次說,「像中國這樣上上下下,政府、公司、個人,全部都通過債務的泡沫,通過槓桿在擴張,這種經濟模式能持續下去嗎?如果能持續下去,就是天理不容」。

第二大原因:中國股市企業不賺錢

中國的很多企業,通過債務的瘋狂擴張,報表很好看,資產快速擴張,幾百億,幾千億,幾萬億,但卻不賺錢。為什麼中國的股市不行,中國股市最根本的麻煩是企業不賺錢。

他曾經碰到江蘇一家銀行董事長,他非常吃驚地發現,江蘇是全國經濟第一大省第二大省, 利潤超過10億人民幣的企業找不到幾家,鳳毛麟角。在A股裡面能找到幾個?

所以第二個根本的問題,是中國的資本市場。去年一年跌掉30%,市值收水7萬多億(近14萬億,他後面隨即做了糾正),如果按照過去10年算,中國十年的股市下跌同美國1929年崩盤有的一比。

不就是絕大多數股票都被腰斬嗎?1000多家、2000多家跌去70%,還有多少跌去80%,還有多少跌去90%,1929年股市崩盤10年不過如此。

但是,對2018年的經濟下行,這兩個雖然很重要,但還不是最重要的原因。

第三大原因才是最重要、最要命的原因

第三個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去年出現了消除私有制的雜音,造成民營企業的信心遭受重創。他認為這也是造成2018年中國經濟下行最重要和最要命的原因。

先是人大的周大教授,80多歲了,突然跳出來要消滅私有制。(註:2018年1月,周新城教授撰寫了《共產黨人可以把自己的理論概括為一句話:消滅私有制》),

緊接著,是《環球時報》的胡大總編(胡錫進)說,不著急,先暫時別消滅,以後再慢慢消滅。緊接著,是吳小平站出來說,你們民營企業的任務已經完成了,該退場了,走人吧。

當然還有更多的噪音,導致民營企業家的信心遭受重創

向松祚認為這是造成2018年經濟下行、最重要、最要命的原因。中央最高層幸虧算是發現了,11月1號,召開座談會,再一次給企業家吃下定心丸。

一個外部原因是中美貿易戰

一個外部原因,就是中美的貿易戰,中美的貿易摩擦,這可以講是一個黑天鵝。

2018年3月23號,川普(特朗普)在白宮公布301調查結果,其實中國當時沒有多少人認識到這個貿易戰對中國有巨大影響。此後,中國人差不多都變成了貿易的專家。

向松祚說,當時他讀了一篇復旦大學華民先生寫過一篇文章,分析的很到位,而且很中肯,講的也非常清楚,中美兩個國家如果出現貿易摩擦,貿易紛爭,誰受的損失更大?會造成什麼樣的損失?但是我們很多人沒有預計到啊。

所以2018年的經濟下行,這四個原因,好像看起來都是黑天鵝似的,都是沒有想到的。然而這4個原因背後深層次的根源,實際上是長期的,所以中國經濟下行有它長期的因素,只不過2018年又與短期的因素疊加起來。

2019年謹防明斯基時刻

2018年經濟下行的原因之後,那麼緊接著就怎麼辦?

第一個問題就是民營企業家的信心遭受重創,現在有復甦嗎?總書記吃了定心丸,這個葯吃的怎麼樣?現在這個療傷,療的怎麼樣?他和江浙的企業家,珠三角的企業家接觸的還是比較多的,感覺現在最多恢復了30%。

這個康復需要有過程,通過國家最高領導人的對民企的講話,就能把這個傷療好?沒有這麼簡單。物理學的原理早就告訴我們,世界上的事物是不可逆的,一旦你把這個杯子打破了,你想把我這個杯子復原,不是那麼容易的。

第二個問題是金融的去槓桿,當局連續出台一系列政策,也會起一定作用,但不能全部發揮作用。「因為現在的政策根本執行不下去。根本是這麼多年的快速擴張,快速的加槓桿,相當一部分企業已經陷入了資產負債表的困境,資產負債表衰退,雖然監管部門出台優惠政策, 很多民營企業已經沒有能力再去融資,再去投資。」

第三個問題就是股市能否起來,中國股市的核心問題,2017年上市公司全部利潤3.3萬億,上市的四十幾家銀行和上市的房地產公司快拿走全部利潤的2/3,其它公司哪有利潤可賺,並且很多上市公司的利潤是造出來的。

1444家上市公司的全部利潤加起來比不上一個工商銀行,這麼樣的利潤結構怎麼可能有牛市?靠炒作啊?靠忽悠啊?所以這樣一個要素,2018年,2019年,仍然要非常的謹慎,甚至可以講是非常的悲觀。

第四問題就是中美貿易戰。在3月1號以前,應該能夠達成協議,這個協議的基本框架,媒體都已經有過公布,總之這是一個好事。美國至少會答應不會再追加新的關稅,這是一個基本的條件。

至於會不會把以前加的關稅取消掉,那個2500億不是都分別加了關稅,是不是會取消掉?那現在還沒有結論。希望能夠取消。但是這個可能性不是很大,最起碼美國答應不再追加新的關稅,這是好事兒。

2019年還有幾個非常嚴重的灰犀牛

所以這四個因素加起來,2019年,從經濟的增速來講,從2018年的基礎上來說,可能要好一些。

向松祚提醒說,2019年還有幾個非常非常嚴重的灰犀牛,他並舉例了「房地產」。對人口大幅度流入的城市,也許房價不再下跌。但現在中國有幾個城市仍存在人口的大幅度流入?

現在中國老百姓的財富80%是房地產,房地產的市值已經高達65萬億美元,相當於全世界所有發達國家約一年的GDP總和。對於未來,中國的企業家和投資者,應該把注意力、精力真正放到創造價值、創造財富上來。

「玩槓桿, 玩債務,玩金融,最終是建立在沙漠上的海市蜃樓,很快要全面崩塌,這個崩塌就是明斯基時刻」,前央行行長周小川多次警告,中國是完全有可能出現明斯基時刻的。

如果突然有一刻大家意識到,你所購買的資產變得一錢不值,會瘋狂地逃走,所有的金融是建立在資產的信心之上的,當有一天,人們對所有的金融資產,對股票、房地產、基金、銀行、證券公司都失去信心的時候,沒有一個人逃得出去,這就是明斯基時刻。

推特有人留言說,剛看完向松祚2019年的最新演講,感覺有點悲哀:他不斷在問大家「到底是什麼原因?」相信在座的人,包括他,都知道真正的原因是中共的專制體制,只是無人敢直接點破。

關於這個中國社會當下所有問題的根源,政商精英們都非常清楚,但還是只能發出擦邊球式的聲音。他們也知道船必沉,無解,只能各自珍重。

(記者李韻報導/責任編輯:祝馨睿)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