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12月27日訊】

這個時候,吳王闔閭已經殺掉王僚,他非常擔心慶忌回來,就派兵在江邊等著慶忌。慶忌的車過來時,吳王就用弓箭去射慶忌,慶忌當時就用手接那個箭。箭若飛蝗一樣射來,慶忌就拿手這麼接。他動作非常非常敏捷,然後他下了車就跑。吳王就率領兵車在後面追,但是追不上。《東周列國志》上說慶忌「走逾奔馬」,「走」在中國古代的詞中,它的意思是跑。慶忌就跑掉了。

闔閭又回到都城,這個時候楚國又發生了一件大事,就是楚國的費無忌定了一條奸計,把當時楚國的一個大將叫伯郤宛滅門了。滅門之後,伯郤宛他有一個兒子跑掉了,從楚國也跑到了吳國,這個人叫做伯嚭。伯嚭到了楚國的時候看見伍子胥,那不只是老鄉見老鄉,兩眼淚汪汪,他們都有一個共同的仇人費無忌。所以伍子胥對伯嚭非常同情,他也稟告吳王闔閭,封了伯嚭做大夫。

這個時候神相被離就跟伍子胥說,你怎麼能留下伯嚭?伍子胥說,俗話說「同憂相救,同病相憐」,我跟他有一個共同的仇人,他也像我一樣被滅了門,然後跑到這裡來,我怎麼可能不幫他?

被離說你只看見了事情的表面,沒有看到事情的本質。伯嚭這個人鷹視虎步,就是他看人像老鷹一樣,走路像老虎一樣,這樣面相的人「專功而擅殺」,就是他妒忌別人的功勞,而且殺人不眨眼。如果你跟他做同事,將來你一定會被他害死。結果伍子胥不聽。

我們看費無忌,他害死了伍子胥的父親,害死了伍子胥的哥哥,然後通過殺伯郤宛把伯嚭送到了吳國,後來伍子胥死在了伯嚭的手裡。等於是費無忌不但直接殺掉了伍子胥的父親和哥哥,也間接害死了伍子胥。那麼伯嚭就留在了吳國,也做了大夫,做了將軍。

闔閭向伍子胥問政,說我們國家在東南海邊,道路險阻,地勢又低又濕,加上海潮為患,倉庫不設,土地沒有開墾,國家沒有城郭守禦,百姓沒有堅定的志向,怎麼能夠與強國抗衡?

伍子胥說,我聽說安民之道,就是要讓他們能安居樂業,而稱霸的人必須立城郭、設守備,實倉廩、治兵革,做好軍事和經濟的準備,才能進可攻退可守。

闔閭說我就把這件事情委託給您吧。於是伍子胥根據地勢的高低,選了一塊風水寶地,開始規造新城。城有8個門在陸地上,有8個水門,每一個門所處在的方位,和它上面的裝飾品的樣子都是有講究的。在城市中,甚麼地方設置朝廷的宗廟,哪裏是上朝的地方,哪裏是集市,甚麼地方放置祭祀土地神的社壇等等,全都是伍子胥規劃的。

然後伍子胥又開始教老百姓怎麼樣去作戰,怎麼樣射箭,怎麼樣防守。這個城就是現在的江蘇省蘇州市。伍子胥他真的是有經世濟民的才華,安邦定國的能力。

這個時候闔閭登上王位,民心也歸附了,但是他還有一個最大的心病,就是公子慶忌還活著。他就跟伍子胥商量。伍子胥說如果要解決公子慶忌的話,我再給你推薦一個人。公子光說難道還有像專諸這樣的勇士嗎?伍子胥說此人並不是個身材高大魁梧、武功很高的人,這只是一個普通人,名字叫做要離。這個人呢,他的武功雖然不是很高,但是他的腦子非常好使。闔閭說你帶來我見一見。於是伍子胥就把要離帶到了吳王的面前。

吳王一見要離,覺得太失望了。他身高不滿五尺,只有伍子胥一半那麼高,腰帶一束,就是腰非常非常的小,完全不是虎背熊腰的形象,而且長得非常難看。當時闔閭就跟伍子胥說,你怎麼能推薦這麼一個人?慶忌筋骨如鐵,萬夫莫當,這樣的一個侏儒,怎麼可能去做刺客?

伍子胥說我給您講個故事,東海有一個勇士叫做椒丘訢。椒丘訢當時在一條河邊飲馬,別人告訴他說,河裡邊有水神,一旦在這個地方飲馬,水神就會出來把馬吃掉。椒丘訢說,我是一個勇士,沒有誰敢冒犯我。他不聽別人的勸告,結果馬真的就被河裡邊的一個東西拖下去了。椒丘訢就帶著寶劍跳到水裡面去,跟河裡邊那個河神決戰。經過了三天三夜的時間,他從河裡邊跳出來。這個時候,他一隻眼睛瞎掉了,那個馬也沒有帶回來。但是他仗著自己跟河神作戰的經歷,在一次大的宴會上傲視所有的人。

要離就有不平之色。要離就說,像你這樣的一個人,花了3天3夜的時間沒有救回你自己的馬,還瞎了一隻眼睛。我覺得你是天地間最沒用的一個人,你怎麼還可以去瞧不起別人?當時椒丘訢就一句話都沒有講,站起來很不好意思,就離開了宴會。

要離回到家裡面跟他妻子說,今天晚上有一個人會來殺我,因為我在大庭廣眾之下,讓他下不了臺。於是要離就大開他們家的門,包括他睡覺臥室的門,躺在床上。半夜的時候椒丘訢真的來了,一路走到要離的床前,拔出劍來放在要離的脖子上。

椒丘訢說你做了3件該死的事,你知道不知道?要離說不知道,請講。椒丘訢說,第一件事、在大庭廣眾之下侮辱我;第二件事、回家不關門;第三件事、看見我來了,不起而走避。

要離說我沒有三件該死的事,但是我覺得你有三件事做得特別沒出息。第一件事,當我說你沒用的時候,如果你有道理你就講,但是你一句話都沒有講,顯然是理虧,你就走了,這是第一件;第二件,登堂不咳,有掩襲之心。進我家門連門都不敲,開門就走進來,不講禮貌;第三件事,如果你認為自己是勇士,可以把我叫起來決戰,但是你沒有,你把寶劍放在我脖子上之後,才敢跟我講話,顯然是你心裡非常膽怯,這是你第三件沒出息的事情。

椒丘訢說,哎呀,我一直以為自己是一個勇士,沒有想到世間還有比我更勇敢的人。椒丘訢說我實在是沒臉再活了,他就以頭觸柱撞死了。伍子胥像闔閭推薦的就是要離這樣一個人。

(旁白)在刺死了王僚後,闔閭把專諸的兒子封為上卿,拜伍子胥為大夫,收留了同樣遭滅門之禍的伯嚭。伍子胥幫闔閭規劃營建了都城,訓練士兵,讓吳國變得富庶和強大。而闔閭還有一個心病,就是王僚的兒子慶忌。慶忌是個武功奇高的人,而伍子胥所推薦的要離,卻是手無縛雞之力的侏儒。那麽要離又是用什麽方法刺死慶忌的?

要離跟闔閭說,如果要刺慶忌,我們也必須想一個辦法能夠接近他。當然這回烤魚已經不行了。要離說,我給你出一個主意,你砍掉我的右手,把我的妻子(古代妻子指太太和兒子)全部都殺掉,就假裝我是得罪了你。然後我就去投奔公子慶忌。

苦肉計呀,很慘毒。要離說這樣公子慶忌就會相信我了。要離也就是靠這個計策接近了慶忌。慶忌最開始還不相信要離,又派人去調查,好像真有這麼回事,就把要離帶在身邊。一個五呎高的人,他覺得成不了甚麼大事。

當時公子慶忌在衛國,衛的都城都在朝歌,就是現在的河南省滑縣。慶忌帶著衛國的兵開始向吳國進發,準備報仇,要離就站在他的邊上。當時在大江之上,要離就跟慶忌說,公子應該坐在船頭戒飭舟人。於是慶忌就坐在了旗艦的船頭。要離拿著一杆槍,就是矛,就站在慶忌的身後。

突然之間江上起了一陣怪風,吹得慶忌睜不開眼睛。慶忌當時一閉眼的時候,要離突然間從他的身後轉過來,一下子就把他的矛刺到了慶忌的心裡,從前胸插進去也是從背後透出來。慶忌睜開眼睛的時候,他已經知道自己沒法活了。他就把要離抓起來,從船頭按到水裡面,一共浸了要離三次,然後他把要離抱起來放在自己的膝蓋上。

慶忌就笑了,說像我這樣一個勇敢的人,你還敢來殺我,天底下還有比我更勇敢的人嗎?說完後他就對周圍的人說,今天我肯定會死了,一天之內不能死兩個勇士。

他說要離是一個勇敢的人,我死了之後,你們就把要離放回去吧。說完之後,他就把矛從胸口這兒抽出來,血流如注,很快就死了。死了之後從人就準備按照慶忌的遺言釋放要離。

要離說,我做了三件大不義的事情,第一件事情,投奔了慶忌卻去刺殺他,是不忠;第二件,妻子是無辜的,卻因為我要做這件事情而死,這是第二件不義的事情;第三件、就是為了要做這件事情,我讓吳王砍掉了我一隻胳膊,他說這是不義也不智,所以我也不想再活在世間。然後他就跳到水裡,也死掉了。

要離刺慶忌的事情不見於《史記》的記載,但是在《戰國策》的《魏策》中有記載。先秦的諸子也提到過要離殺妻子刺慶忌,但是沒有講得這麼詳細。《東周列國志》對這個事情的經過就寫得非常詳細。司馬遷的《史記》中,專門有一章叫做《刺客列傳》。專諸是在《刺客列傳》裡面排名第二的。但是要離刺慶忌的事跡沒有收在《刺客列傳》裡,我想可能也跟要離的計策過於慘毒有關。

那麼現在我們就回到吳國,吳王闔閭現在已經解決了慶忌的問題,城池也修好了,那麼他也通過賑濟百姓安撫了民心,他的政權已經相當穩定,沒有人再能夠從國內挑戰他。伍子胥也因此立下天大的功勞,這個時候伍子胥認爲這是向闔閭請求吳國派兵,幫他報仇的時候了。

闔閭說,我也想幫你報仇,但是我覺得如果我們要去攻打楚國,這是一個非常危險的事情。我們需要一個將軍,他能夠有百戰百勝的信心、才華和戰略,只有此時,我們才可以出兵去滅掉楚國。

對於伍子胥和伯嚭帶兵的能力,吳王闔閭顯然心裡邊還不是完全的信任。伍子胥就跟吳王闔閭說,我認識一個人,此人胸中有包藏天地之妙,鬼神不測之機,只要他來領兵打仗,打楚國可保必勝。那麼伍子胥推薦的人是誰?請看下集《兵家孫武》。謝謝。(待續)#

(《笑談風雲》是新唐人製作的視頻版中國通史,目前已出版《東周列國》、《秦皇漢武》和《隋唐盛世》三部。第四部《兩宋繁華》將於2018年年底出品,第五部《大明王朝》2019年面世。點播節目視頻和音頻,請訪問《笑談風雲》官方網站 https://xtfy.ntdtv.com )

點閱【章天亮笑談風雲】系列文章。

──轉自《大紀元》

(責任編輯:張信燕)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