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唐人2018年12月24日訊】

大家好。今天我們繼續講伍子胥的故事。伍子胥歷盡千辛萬苦逃出了楚國,中間在吳國吹簫乞食。本來吳王僚答應替他出兵報仇,但這件事情被公子光攪黃了,所以伍子胥就帶著公子勝回到陽山去種地。

吳國開國的人叫吳太伯。在《史記》中專門有一篇,叫做《吳太伯世家》。吳太伯是周太王的兒子。周太王當時有三個兒子,一個是吳太伯、一個是仲雍,還有一個叫季歷。季歷這個人非常賢明,他的兒子是姬昌,也就是後世非常著名的周文王。因為姬昌非常賢明,季歷就把這個兒子叫聖子昌,就是像聖人一樣的兒子。

當時吳太伯爲了避免周太王把王位傳給他,他和他的弟弟仲雍就跑掉了。因為前兩個哥哥跑掉了嘛,季歷才可以繼位。季歷繼位,才有可能把王位傳給他的兒子姬昌。所以說,為了讓姬昌將來有一天能繼位,周太伯和他的弟弟仲雍就離開了當時周國的治所,跑到了江蘇省定居了下來。

他爲了避免自己將來繼承王位而斷髮紋身。就是把自己的頭髮都割斷了,而且把自己身上刺上刺青,以示自己不可能將來再作王。但他也是一個有賢德的人,所以當他到了地方之後,老百姓都來歸附他。這樣就在這個地方另起了一個國家,就是吳國。

伍子胥在吳國種地的時候,公子光來了。公子光給伍子胥一些錢、一些米,就把伍子胥收在了自己的門下。有一天公子光就問伍子胥:你是一個非常有才華的人,你看一看我們吳國的國中,有沒有一個能夠跟你相比的人。伍子胥說:我何足道?有一個叫做專諸的人,是真正的勇士。

公子光問:專諸是一個甚麼樣的人?伍子胥說,我剛到吳國的時候,到達一個地方叫梅里,看見一個大漢壯若惡虎,在跟另外一個人廝打。一看就是一個非常勇猛的人。就在兩個人打得難解難分的時候,忽然間門裡傳出一個女人的聲音,喊「專諸不可」!大漢馬上就控制了他的情緒,把手放下來,就像甚麼事情也沒有發生一樣回到了家裡。

伍子胥就感到非常奇怪,這個大漢像是個萬人敵,為甚麼一個女人的聲音讓他如此的順服?於是伍子胥就問周圍的鄰居,因爲他認爲專諸「屈於一人之下,必伸於萬人之上」。鄰居說專諸只怕一個人,就是他的母親。他也不是真的怕,就是他侍母至孝,而他生平好打抱不平。當他發現一件不平的事時,出盡全力,他也要把問題解決了。但是即使是在他盛怒的時候,他的母親只要叫他一下,他馬上就會停下來,叫「聞母命則止」。伍子胥就覺得這個人很不一樣,既有孝又有義,他就去跟專諸結交。後來伍子胥就跟專諸約為兄弟,伍子胥的年齡大一些。

公子光聽說專諸的事蹟後,就到專諸的家裡面去拜訪專諸。專諸家很窮,他自己是一個屠戶,也就是殺豬殺牛的人。公子光當時給了專諸一些錢和米,對他的母親也是非常好,經常到他們家去給他的母親問安。

過了一段時間,專諸就問公子光說:我是一個很普通的老百姓,為甚麼您這麼高爵位,這麼高社會地位的人要來拜訪我?公子光說:我想做一件大事,就是要刺殺吳王僚。專諸就問了公子光兩個問題。第一個問題,就是為甚麼做吳王的應該是你而不是王僚?因為不是說你花錢收買了我,我就可以甚麼事情都不顧原則地替你去做。不是這樣的。

專諸的第一個問題是,這件事情在道義上來講是不是正確的。那麼當然公子光就跟他解釋,本來我的三叔應該把王位回傳給我,但是他傳給他的兒子,所以說是該我做吳王的。

專諸又問了第二個問題,《東周列國志》上是這樣講,他說:「何不使近臣從容言於王側,陳前王之命,使其退位,何必私備劍士,以傷先王之德。」意思就是說,既然該你繼位,為甚麼不讓親近的大臣好好地跟他商量,讓他自己退位,為甚麼要自己去準備刺客,這樣的話豈不是既傷了你父親的心,也傷了他父親的心嗎?

公子光說王僚這個人「貪而不讓」,如果我要去找他商量的話,他不但不會退位,他還會開始對我有所懷疑,兄弟之間就會生了嫌隙,而且他會想辦法害我,所以我是沒有辦法跟他商量的。

專諸說:那好,如果這樣的話,我還有一個問題就是我的母親。我知道如果我替你去刺殺了王僚的話,肯定我就活不成了。可是我的母親已經老了,我很想侍奉她到天年。所以我現在這個身體還不能夠完全交給公子使用。公子光就跟他講,我也知道你是一位孝子,你母親已經很老了,我向你保證,如果刺殺王僚事情成功,我會把你的母親像我的母親一樣對待;我會把你的兒子當作我自己的兒子一樣。

專諸想了想說,那好吧,我再問你一個問題,如果我要想刺殺王僚,我必須能夠接近他,那麼王遼到底喜歡甚麼?我必須得有一個投其所好的東西才可以。公子光說王僚「好味」,就是他特別喜歡吃好吃的。

專諸又問,甚麼東西他最喜歡吃。公子光說「好魚炙」,就是喜歡吃烤魚。專諸說我現在希望離開你一段時間。公子光問去哪裡。專諸說,我要去跟別人學烤魚。

專諸就離開了公子光,到太湖邊上跟人學魚炙,三個月的時間盡得烤魚之妙。專諸可能也是一個很聰明的人,因為他可能本來殺豬殺牛,對做這些菜可能就有一些心得,那麼烤魚時,他也有很多獨到的地方。凡是吃過他烤魚的人,都說烤魚的味道太鮮美了。然後專諸又回到了公子光的身邊,此時他技藝已經精良了,就問公子光可不可以舉大事。

公子光就跟伍子胥商量,伍子胥說現在還不行。為甚麼?他說王僚身邊有幾個人,我們是搞不定的。

第一個人就是王僚的兒子,叫慶忌。在《東周列國志》上說慶忌這個人「骨騰肉飛,走踰奔馬,矯捷如神,萬夫莫當」。慶忌的筋骨就像鋼鐵一樣堅硬,一隻鳥在他的面前飛過,他可以一把就把鳥抓住。他可以徒手格斃猛獸,這樣的一個人跟王僚行坐不離,王僚去哪兒他跟到哪兒,就很像當時董卓身邊總是帶著呂布。搞不定呂布,是沒有辦法殺掉董卓,是一個道理。慶忌是第一個搞不定的人。

第二個搞不定的人,王僚手下他有兩個弟弟,一個叫做蓋(此處發音「葛」)餘,一個叫做燭庸。蓋餘和燭庸是吳國兩個大夫,手綰兵符,國家的軍隊在他們的掌握之中,如果我們要殺掉王僚的話,他這兩個弟弟肯定會擁兵作亂的,這也是搞不定的。

第三個人讓我們有道德顧忌,就是延陵季子。我們上次不是講壽夢想把王位傳給季札嗎?季札就是王僚和公子光的四叔。這個人道德非常高尚,而以臣弒君這樣的事情,如果季子在,你不太敢做,他也不會允許你做。

公子光想一想覺得非常有道理,就說那好吧,請回去繼續種地,就這樣伍子胥又回去種地。

(旁白:公子光將伍子胥收在門下,伍子胥又推薦了專諸。專諸到太湖邊學習烤魚,希望以此接近王僚。但伍子胥告訴公子光,王僚的身邊有武功奇高的公子慶忌,掌握軍隊的蓋餘、燭庸,還有聲望極高的季札。如果不能使這些人離開王僚,就沒有可能行刺成功。於是伍子胥又退回陽山種地,等待時機。這一等就是四年。)

這一種地就種了四年,從西元前519年種到了西元前515年。到了西元前515年,楚國發生了一件大事——楚平王病死了。消息傳到吳國,伍子胥搥胸頓足、放聲大哭。公子光就很奇怪。他問伍子胥,楚平王不是你咬牙切齒,最恨的一個人嗎?現在他死了你哭甚麼?伍子胥說我恨我不能親手加仞於他,讓他死在床上了,而不是被我殺死的。

伍子胥聽說楚平王死了之後,一連三天三夜都沒有睡著覺。他也是繞著屋子走,三天三夜想出了一個主意。他就跑去跟公子光說,現在如果我們要殺吳王僚,有一個很好的機會。趁著楚國的喪事,吳國出兵去攻打楚國。因為楚國跟吳國本來在邊境上就經常有一些小的摩擦。伍子胥說我們趁著楚國的喪事,剛剛繼位的人就是太子珍,當時也不過就是十歲左右,非常幼小。而且楚國當時的令尹,就是宰相叫做囊瓦,是一個非常貪婪的人,他打仗也不行。

伍子胥說我們趁著現在他們國君幼小,大臣無能,國家又有喪事,去攻打楚國,這是一個很好的時機。但是公子你不能去,讓誰去呢?讓蓋餘和燭庸,就是吳王的那兩個弟弟,掌管兵符的,讓他們帶兵出去,這樣不就把他們兩個給支出去了嗎?然後讓延陵季子觀風於晉,讓延陵季子到外國去出使,做一些外交工作。同時派公子慶忌到鄭國和衛國去,收取鄭國和衛國的軍隊聯軍作戰。

這樣就以乘喪伐楚一個事件就把王僚的兒子慶忌支走了,兩個弟弟帶著兵符的支走了,有道德顧忌的延陵季子也給支走了。一舉將王僚身邊的人全都派走,王僚他就孤立了,這是刺殺他一個很好的機會。

公子光就說,如果萬一王僚希望我領兵怎麼辦?伍子胥說很容易,你就假裝從車上掉下來把腳扭了,這樣就不會再派您了吧。

結果公子光跟王僚一講,王僚也是一個非常傲慢的人,就聽了他的話,就把蓋餘、燭庸、季札全都派出去了,但是他沒有派慶忌出去。慶忌還跟著他。

結果蓋餘和燭庸出兵打楚國的時候,打了一個敗仗。告急的文書送回到吳國的時候,王僚就決定讓公子慶忌到鄭國和衛國去收取他們的軍隊,所以這一下子這四個人全走了。(待續)#

(《笑談風雲》是新唐人製作的視頻版中國通史,目前已出版《東周列國》、《秦皇漢武》和《隋唐盛世》三部。第四部《兩宋繁華》將於2018年年底出品,第五部《大明王朝》2019年面世。點播節目視頻和音頻,請訪問《笑談風雲》官方網站 https://xtfy.ntdtv.com )

點閱【章天亮笑談風雲】系列文章。

──轉自《大紀元》有刪節

(責任編輯:張信燕)

評論